袁阔成评书三国演义002回 竖宦作乱董卓进京

张翼德怒鞭督邮之后和大哥玄德二哥云长,扬~~鞭策马,出城而去。他们弟兄三人,上哪儿去了呢?投奔代州刘恢去了。刘恢一见玄德,乃皇室宗亲,就把兄弟三人,给藏起来了。

单说这位督邮。督邮被打的是,皮开肉绽呐,已经昏过去了。等他缓醒过来的时候,他那手底下的天使军,跑回几个来。急忙把这些看热闹的百姓,给驱赶开,这才把督邮给救下来。(欺软怕硬乃是强人本色)

“哎哟哦~~~~”督邮强打精神睁开双眼看了看,“那姓张的~~~~哪儿去了~~~~”

“大人,您想他啊。”

“啊不~~我~怕他再来~~~~给我抓抓~抓住他啊!!!”

那上哪儿抓去啊?手底下天使军就问他:“大人咱是回定州哇还是在安喜县这儿呆着啊?”

督邮一听,“哪儿也不呆了,赶快回朝啊!”

这家伙不是张让的亲信吗,他回去这么一说呀,张让只说了一句话说:“画影图形捉拿这三人就是了。”

完了?这怎么回事儿啊?(话锋一转,天下大乱)

感情朝里边儿,这些日子正乱~~着呢。灵帝现在身染重病卧床不起啊,他自己知道,将不久于人世。那么他要办的第一件大事呢,就得立太子继承皇位。这事儿就乱在这儿上了。诶哟,如今朝里边儿出现了两派。这两派都什么人呢?一方面呐,是以何后和大国舅何进为一派。那一派呢,是以董后,还有那个阿父张让,为一派。这两派是勾心斗角,强权争势啊。这皇上要死喽,不要立个新君嘛,这两派呐,都想把这新立的皇上啊,攥到自己手里。

手里攥个皇上,就不得了了?那当然了。手里有张王牌还那么神气呢(不知是打升级还是斗地主),何况有个皇上呢。所以这两派呐,近日来都很紧张。尤其是这张让,这几天忙的他是茶饭懒咽坐卧不安呐,经常出入皇宫,给董太后出谋划策呐。

那么这新君,到底立谁呢。这灵帝呐,有俩儿子。一个是,何后所生,叫刘辩。一个是啊,灵帝有一个宠妃叫王美人所生叫刘协。灵帝特别喜欢刘协这小孩儿。何后嫉妒,为这事儿用毒药把王美人给药死了。现在这刘协,就在长乐宫,他奶奶那儿,董太后那儿抚养着。现在灵帝知道自己不行了,他就把张让给找~到~龙~塌~前。

跟张让商量,“阿父,寡人我想立刘协为太子,继承大统~,不知道,阿父你意下如何?”

张让心里头暗暗的高兴呐,因为董太后特别信宠他,他也知道董太后喜欢刘协,真要是刘协登基坐殿,那么这些朝政大权还得在张让等人的手里。“万岁,你想的太好了。可有一样,你想要立太子刘协得先办一件事情。”

灵帝就问他呀:“我得办个什么事儿?”

“您得先把,何皇后的哥哥,大国舅千岁何进,杀喽。不然的话,久后,必成大患。”

那当然了,人家的外甥没当上皇上,立了别人了,他这作舅舅的心里能痛快吗。“嗯。”灵帝点了点头。“哦,阿父,你先退下,容朕思之。”

合着他算同意张让这个主意了。

还没等灵帝下手除何进呢,也不知怎么走漏风声了,何进知道了。他当即派袁绍袁本初率领五千御林军兵,由自己带领包围了皇宫。

灵帝正在病榻上,一听这个消息打心里往外这么一着急呀,当时就驾崩了。皇帝死叫“崩”。何进,把天子的尸体收敛起来之后就在棺木前,立了太子辩,登~~基继位。那么何后呢,就是皇太后了。这位大国舅何进,自然而然的就是朝里的大将军。所有的军权都掌握在他一人的手里。兄妹两个人这权势是越来越大呀。

董太后心中十分不悦,就把张让给找到自己的长乐宫就跟张让商量,说:“何进兄妹,他们是什么出身,乃屠沽小人呐。是哀家我和你们,把他给抬举起来的,他才享受这样的荣华富贵。如今他们兄妹两人大权在握,朝内朝外有他们很多心腹,如此飞扬跋扈,嘶~哀家我该怎么办呢?”

张让听到这儿哈微微一笑,“太后千岁,这您何必忧虑呢?天子年幼,当每次天子临朝的时候您可以去垂~帘~听政。再者朝内朝外有些什么事情,请千岁您,就把这个事儿交给我们去办。”张让,他是很明显了,他要权。你把权力给我,我帮着你,一点儿一点儿,咱把这权再弄回来。

董太后一听,此计甚妙!从此啊,天子刘辩一临朝,董太后就垂帘听政。

这垂帘听政是怎么回事儿啊?古代呀,男女有别,作为一个皇太后,不能亲自和文武百官去面对面,商量国家大事。那怎么办呢?皇上不在前边嘛,太后就在后边儿挂个帘子往里边儿这一坐。这就叫垂~帘~听政。(原来垂帘听政早就有了啊?不过这垂帘听政和慈禧太后比起来就差远了,如今一听到垂帘听政这个词儿,首先想到的就是刘晓庆演的慈禧太后)

董太后这一垂帘听政啊,首先加封刘协为陈留王。合着张让又参了政了。何太后一看就明白了,这是要把朝内外的大权,全都揽~过去啊。她赶忙秘密派人把她哥哥何进招~进了宫中,跟何进商量这事儿怎么办。

何进这么一听说:“太后你不用着急,我告诉文武群臣一起上本,把董太后贬了就算了。什么理由呢?就说她出身藩妃不宜在宫中久居打回老家去得了。或者另外给她找个地方让她在那儿一呆不就完得了么。”

真的文武群臣上本了,就把董太后给贬了,把她贬回河间。走到半路上还没等到地方呢,董太后得了个暴病儿给死了。真得暴病死的啊?不是。是何进秘密派人用鸩酒把董太后给鸩死的。

什么叫鸩酒啊?有这么一种鸟啊,叫鸩鸟,说那鸟的羽毛含有剧毒。不用说用那个玩意儿泡制酒,就把那翎儿拿下一根儿来搁那酒里涮涮,人要喝了就能七窍流血立即死亡。(饮鸩止渴,原来如此,怨不得是鸟字边儿。袁阔成的评述,以一线引出一段故事者甚众,这也是他的三国演义的魅力所在,而且比《尤利西斯》之流暗藏无数线索让人不明所以故弄玄虚的章法光明正大,让人听了痛快痛快!)

何进鸩死了董太后,张让知道了。他就把风儿放出来了,说何进,把董太后亲自给鸩死了。这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儿的京师都知道了,何进就受不了了。他要把张让给杀了。张让的权势很大,何进呐,要杀张让得跟她妹妹何太后商量。何太后一听呐,不同意这么做。

“你别忘了,咱们是什么出身呐。咱们是屠沽小人~”杀猪的。“咱这荣华富贵哪儿来的?还多亏这些宦官张让他们的提携。咱哪儿能把他们杀喽啊?而且以后咱们还得倚靠这些人呐。”

“嗯~~~~”何进一听,太后说的有理。他又从宫里头悄悄回来了。

一进他的府门,哎哟,他府里头有好多人都在这儿等着他呢。这些文武大臣呐,知~~道,何进到宫中找太后商量,要杀张让的事情。大家来问他,说:“太后同不同意杀死张让?”

“嘶~~”何进摇了摇头,“太后不同意这么做,说这些人杀不得。诸位大人,你们看,该如何是好呢?”

何进的话音儿还没落,司隶校尉袁绍袁本初站起来了。袁绍这人可了不得,他是上攻太傅袁魁的侄儿。

祖居汝南,汝阳人。就是现在的河南省呐。袁氏,当时人称是四世三公之家。怎么个四世三公?这三公,在汉朝,是最高的官职了,就是太尉,司徒,司空。

“何将军,末将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本初有话,请讲当面。”

“既然太后,不同意,杀死张让,那您可以,假借一道诏书,招来天下英雄好汉,齐聚京师,将这些宦官们斩尽杀绝,免~成后患。”

“嗯~~”何进点了点头,“本初之言,甚善。正合我意呀。我想招来西凉刺史,董~卓~到京师来。”

何进这话音儿还没落由旁边急忙站起来了老主簿陈琳,他把手这么一摆,“何将军万万使不得呀。古人云‘掩目而捕燕雀’是自欺也。本初之言,荒谬。您可不能听他的。这些英雄如果都招到京师来他们各怀异心,不但不能成事,反生大乱。”

老主簿陈琳的话还没说完旁边有人鼓~掌大笑,“主簿之言,乃金~石也。如~果说要按照本初的话去做,何将军,你是倒持干戈授人以鼎,功必不成呐。尤其不能把董卓招进京师,董卓身为西凉刺史统雄兵二十万早有不臣~~之心。董卓,豺~~狼也!万万~招~~他不得!”

“啊~~~?”何进,手捻胡须举目一看说话的不是旁人,官拜骑都尉,此人姓曹名操字孟德。

孟德生的是上中等身材黑眉细目,白~面长~须。曹操方才这几句话说的不错呀。怎么个不错呢?确~~实董卓,有野心。董卓呀,身无寸功。那么他怎么能作了西凉刺史呢?这刺史在汉朝时候了不得啊,地方割据,有很大的军权呐。他~~~这个刺史啊,纯粹是花钱买的。用钱,运动了十常侍,走十常侍的门子,就做了这么大的个官。看来,这行贿受贿,误国呀!(从古就有行贿受贿,80年代初袁阔成就大声疾呼,可是如今到了21世纪了,行贿受贿不但未止,反而更加轰轰烈烈)

今儿个曹操如实地告诉了何进,他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何进把手摆了摆,“呵呵呵~~~~~”冷笑了一声,上下打量了打量曹孟德,“汝小辈安知朝廷之大事乎?”你懂什么呀?随后他又看了看陈琳,和这帮文武大臣,“你们,都是儒妇小人之见,不足与谋啊。吾意已定!我与本初英雄所见略同。在本初给我出主意和你们大家商量这个事儿的时候,我已经秘发诏书,去请董卓啦。他,即~刻~便到~京师。”

孟德听到这合儿,离席而去。走到门外边儿,长叹一声:“唉!乱天下者,何进也。”

何进在这儿商量着杀张让呢,没有不透风的篱笆墙,张让已经知道了,他赶忙把十常侍找到了一块儿,说:“你们知道不知道?何进,要下毒手了。他伪造诏书招来天下英雄要和我们作对。我看还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呐。咱们这么办得了,假借,他妹妹何太后的懿旨,把他招进宫中咱们埋伏下刀斧手,将贼子何进,乱刃分尸,你们看如何?”

十常侍一听,“此~~计甚妙!”

当即派人去找何进,何进一听说他妹妹找~他,立刻,更~~衣上马。刚要走,让袁绍和曹操给拦住了,“大将军,去~~不得呀,现在是什么时候哇,张让老贼,诡~~计多端!恐怕此事,凶~~多吉少。”

“嗯~~~”何进听到这合儿把嘴一撇,“你们太~~多虑了。进,仗皇位掌兵权龙镶虎目高下在心呐。几个小小宦官,能~~~奈~我何?”说话,他上马走了。

“且慢!”袁绍上前一步抓住缰绳,“大将军一定要去,我袁本初,愿保驾,前往!”

孟德一听,“我也愿往!”

“好!”

率领五百名军校,保着何进,就奔宫廷来了。走到长乐宫宫门这儿,皇门官不让袁本初和曹孟德进去。为什么?因为这是太~后千岁,召~见大将军何进,曹操他们没有这资格。怎么?你们得在门儿外这儿等着。孟德,和袁绍只好,在这长乐宫前等候。何进一个人,挎着剑,高挺胸膛,大步走进了宫门。他刚一进宫门就听“嘎吱!”这么一声响,双门紧闭。

“嘶~~啊?”何~~进,心里边一愣呐,这怎么把门关上了?他还没等明白过味儿来呢,只见,由打嘉德门后边儿转过一个人来,手持利剑。他一看不是旁人,正是张让。

张让是满脸杀气,用手指着何进,“何进~~泽(发音:泽)!”泽呀~~贼!(戏台上便是如此发音念白,因此在评书中需要解释一下发音问题)“我把你这屠~~沽小儿,忘~~恩负义的东西!是我张让把你们兄妹抬~举起来才享尽人~~间的富贵。你反倒恩~将仇报要加~~害于我!制造流言蜚语,恶毒中伤说我为官不正贪~赃枉法。你干净吗?你干净!你用鸩酒鸩死了董太后,如今是天人共愤。我要替太~~后~~报仇!”

何进一看不好~~~他扭项回头夺门想跑。只见张让把手里宝剑往起这么一举一晃,他埋伏的那铁甲军一拥而出哇。乞吃咔嚓~~手起刀落,就把何进给杀了。

这时候宫门外边儿站着的袁本初一听,嗯?这声音不对呀。他大喊一声:“将军转回!”他让何进回去。

张让冷笑一声:“哼哼~~好~~~他不是在讨他们大将军嘛,来!把人头给他扔出去!”

咔嚓一刀把何进的人头砍下来了,张让,朝这宫门外边儿喊:“逆~~贼何进!有篡位谋朝之心!今已被诛!你们接着他的首级!”咚昂!把脑袋打里边儿就扔出来了。

袁绍一看何进的人头,“唉呀~~~将军呐,你不听本初之言!才落得个尸首异处!来呀!杀进宫中给何进将军报仇雪恨!”

“杀呀!”哗~~~一下子就把长乐宫,宫门,给冲开了。袁绍带着人就杀进来了。是逢太监就杀呀,遇宦官就斩呐。有的啊,不是宦官,就因为没有胡子,也给宰了。赵忠、程旷、夏恽、郭胜,全都被剁为肉酱啦。

张让一看大事不好,他赶忙带着人,劫持着天子和陈留王,由打宫门后边儿跑了。

袁本初和孟德一看天子不见了,可急坏了。随后边儿率队是紧紧追赶呐。正追着呢,张让就看远处里旌~~旗飘摆绣~~带飘扬。紧跟着又听“叨!叨!叨!”号炮连天呐。“咚咚……”战鼓像爆豆一样。“嘟~~~~”鼓号齐鸣!这怎么回事儿呀?张让手打凉棚这么一看,坏了,只见一哨人马飞驰而来是盔明甲亮刀枪耀眼呐,喊~杀~~震天!迎面一杆大~~纛旗,迎~~~风飘摆,蓝底儿金字儿红飞火焰儿上边儿这小串铃迎风这么一吹“哗呤呤~~~~~”特别的悦耳。看上边儿横书几个大字“西凉刺史”,正中间儿一个斗大的“董”字。

“嘶~”张让一看,“完了,前有并将堵截,后有追兵来赶,我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啊。唉~~天绝~~让也!”他惨叫一声,噗通的这么一下儿由马上跳下来,一头,扎到河里去死了。(自古宦官乱政者甚伙,直到清朝才禁止宦官参政,可惜已经晚了。宦官乱政肯定是身体残疾导致心理问题所致)

后边儿,袁绍他们过来就把段珪这几个宦官乞吃咔嚓就像削瓜切菜一样,都给杀了。一眨眼的功夫儿,对面儿,董卓的人马也到了。随着一阵马走銮铃之声过来了一个人,只见,怀抱着令~~旗~令~箭。

袁绍一看,大喊了这么一声:“哎!来~~者何人!?”

抱令旗的这个人根本没搭~理袁绍,他的这嗓门儿啊,比袁绍的嗓门还大:“哎~~!天~~~子~~何在!?”大吼了这么一声。

把天子刘辩给吓的,磕磕磕~~抖成一团,吓的是,面无人色呀,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了。陈留王刘协这个胆子,比天子刘辩可大多了。他急忙往前一带马,用鞭子指了一指来人喝问了一声:“来者何人?”

“我乃,西~凉~刺~史~~,董~~卓~~是也。”

“哦~~我来问你,你是前来保驾,还是前来~~劫~~驾呢?”

“啊这个……董卓,是前来,保驾。”

“既是保驾,天子在此,你还不下马,更~~待~何时?”

“哦~~”董卓急忙,翻身下马,跪伏道旁,“臣,董卓,接驾~来~~迟。”说着话的同时,他偷眼看了一看陈留王,心里头非常敬重。与此同时他又瞟了一眼天子刘辩,心里边是顿生厌~恶~之念。随后,董卓和袁绍他们保着圣驾回奔了京城。(董卓的形象见面未曾开脸,直到故事发展中才知道他的身材形体)

董卓到这儿,他首先,先把何进手底下那人全都收买过来。董卓的二十万人马就驻扎在这京~~城的附近,人不卸甲马不离鞍,整天在这街上,是横~~冲直撞啊。感情董卓呀,已存下了废立之心。他打算要要把当今天子,刘辩给废了,另立新君。(与张让所想不谋而合,可见是一奸臣)

他跟他手下的谋士李儒这么一商量,李儒是拍手称赞呐。“主公,您既有这样的打算,应该宜早不宜迟。先下手为强啊。”

“我当如何呢?”

“您把文武百官请~~到府中,饮宴为名,您把这个事情这么一说,大~~~事~可成。”

“要有不赞同的该当如何呢?”

“嗨~顺者生逆者死啊。有不赞成的,您就把他推~~出斩首。”

“嗯~~~言之有理。”

第二天,董卓就把请帖撒出去了,宴请公卿~于温明园~饮宴。好多大臣本想不来呀,但是,屈于董卓的威势,不敢~~不到。当来到温明园的时候,有些细心人仔细这么一看,哎呀,看这个厅堂里边儿高摆酒宴,可是东西跨院儿啊,埋藏着好多甲士。一个个弓上弦刀出鞘,这院子里边儿,是杀气腾腾。

董卓,把这些公卿请进来,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董卓站起来了,“噢~列为大人请了。”

大家一抱拳,“请了,请了。”

“今日,老夫请列公到此,有要~事~想~和~众位大人商议。”(说话技巧:要想说的话至少在表面上有权威,就要一字一顿慢慢道来。说话快的跟小雀儿蹦豆儿一样的,让人听起来就底气不足)

“呃~~我们愿闻刺史高论。”

董卓点了点头,“老夫,见当今天子软弱无能年幼无知,我想,废帝,另~立~新~君!”

这一句话,把文武大臣,都给震住了。大伙儿一听,什吗?废了皇帝另立新君?你瞅瞅我,我看看你,又看了看董卓,谁也没敢言语。不知是谁,大着胆子问了一句:“嘶啊~不知,董公欲立何人?”

“立陈留王为君,列位大人意~下~如何?”

这句话刚说完,在西边儿那,有一位大人,“啪!”一下拍案而起!“岂有此理!董卓身无寸功,妄谈废立,难道,尔有篡位之心不成?”

“啊~~?”董卓,不由自主地,伸手抓住宝剑的剑柄,他一看,噢~~,原来是荆州刺史丁原丁建阳。“丁~~原老儿,你欲试老夫~~之剑,不利否?”你想试试我的宝剑不快吗?

他的话没说完,咔~~嚓~~一下儿,丁原就把桌子绉了。

“嗯~~!”气的董卓大叫一声与此同时,嗯~~?他猛地发现,在丁原身后站着一人。

见此人身高七尺开外,细腰乍背膀双肩抱拢面似敷粉,宝剑眉斜入天仓,插额入鬓,一双俊目皂伯分明,鼻如玉柱口似丹朱大耳朝怀,头戴一顶亮银冠二龙斗宝,顶梁嵌珍珠光华四射,雉鸡尾,脑后飘洒,身穿粉绫色百花战袍,掐金边走金线团花朵朵,腰扎宝蓝色丝鸾大带镶珍珠嵌玉宝,粉绫色兜裆滚裤足下蹬着一双,粉绫色飞云战靴,肋下佩剑。站着那儿合儿,是威~~风凛凛气~~宇~轩昂。正在看着董卓呢,他虎视眈眈,是怒~~目而视。

此人是谁呀?明~~~天,再讲。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