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阔成评书三国演义004回 谋董卓孟德献刀

    李肃说降了吕布,回来禀明了董卓,按着他跟吕布规定的这个时间,说今夜三更天,吕布就要杀丁原,来投董卓。董卓心里十分高兴。

    李肃带着人马来接应吕布来了,他悄悄把人马,埋伏在大营的四周,等候消息。一直到鼓打三更,李肃听了听,吕布这大营里,声息皆无。不由得李肃这心是嘣嘣只跳啊。

    心说这怎么回事儿啊。我这老乡不是反盆了,说完了不认账了。那可倒好,东西也留下了马也留下了,最后没这码事儿了,那董卓还不得把我宰喽哇。(吕布见利忘义,既然已见利,何必再有义?)

    他刚想到这儿,就听吕布这大营里头一声炮响,跟着是辕门大开,灯笼火把亮子油松照如白昼似的一般。吕布有打里边儿气哼哼地出来了,手里头提着宝剑还有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感情他把丁原,已经给斩了。(果然,见了利,便忘了父子之义)

    李肃一见是喜不自胜,赶忙过来拱手施礼,“恭喜贤弟,从此是高官得作呀。你快跟我来吧。”

    吕布由李肃陪同着,来到董卓的大营,董卓在辕门恭候。把吕布请进大帐,大帐之中已经高摆了酒席。董卓是亲自给吕布把盏,而且把吕奉先,让在上岗岗正当中的座位上,落了坐了。

    吕布感动啊,他就跟李肃说了,说:“我有心,拜董卓为义父。不知仁兄意下如何?”

    李肃一听,“这是个大好事啊。”他立刻挺身站起,跟董卓这么一说,董卓乐得这俩手都拍不到一块儿了。

    “嗨呀!这还了得,我有这福气么?董卓得吕布将军,就如同大旱奉时雨啊。如果吕布将军再拜在我的膝下,那~~我的造化不小哦!”

    董卓的话没说完,吕布已经跪下了。他拜董卓为义父了。您看吕布这人兴,刚杀了一个义父丁原,在这儿又拜了一个。董卓当即,赠给吕布一套金甲锦袍,这就算是见面礼啦。董卓为什么这么高兴呢?一个是收了这么一个干儿子,也可以说是白捡的,这员大将吕布吕奉先。再一个呢,还收了丁原一、二十万人马,自己这势力呀,可大多了。他能不高兴吗?

    第二天一早哇,是班师回朝。回到京师来,董卓从此更加横行无忌喽。他自封为相国,领大将军衔。把何进那差事啊,呵,归他了。他封他兄弟董旻,为左将军,鄠侯。封吕布为骑都尉,中郎将,都亭侯哇。从此董卓,是剑履上殿,旁~~若无人。

    这剑履上殿是怎么回事儿?在古代呀,那有功的大臣,够了一定的爵位,皇上呢,就允许他带着宝剑上朝了。可是当见皇上的时候哇,得把这宝剑摘下来,把鞋脱喽,都放在那金殿的外边儿。哎,这样进去见皇帝。见完驾之后出来,可以再把宝剑挎上,把鞋穿上。(对原文中文言进行进一步解释,翻译成老百姓懂得的白话文,是评书艺人的本事,这本事可不易,要想说的有理,有意思,有根据,不查遍古代典籍是做不到的)

    董卓可不然,他就挎着宝剑穿着鞋,踢哩秃噜,别说是金殿银殿,三宫六院,他哪儿都出溜。百官们看在眼里,是恨在心头哇。但是没办法啊,因为董卓不论到哪儿,都带着他那干儿子吕布。只要是董卓往那儿一坐,吕布就持戟侍立。往旁边那儿一站,你说这谁惹得起呀。吕布,有万将难敌之勇啊。所以这文武百官呐,只落得个背后,长吁短叹呐。

    可也别说,文武官员之中还真有厉害的。有一位袁绍袁本初在酒席眼前,跟董卓打起来了,把宝剑都亮了,好凶啊。幸亏是文武大臣赶忙解劝,这才算,把两方的这个火气给压住。

    这袁绍是谁啊?此人官拜斯都尉,他是鲁南汝阳人氏。他怎么这么厉害呢?他势力大啊。袁绍,祖宗是四代官居三公哇。就是太尉,司徒,司空。这官衔儿是当朝一品。所以人称袁绍,是四世三公。他还有个异母兄弟,叫袁术袁公路。袁家的门第高,势力大,在后汉当时,全国百分之八十左右的地方官吏,几乎都是他们家的门生。所以呀,谁都不敢惹这哥儿俩。(再次给袁绍开脸儿,之前何进商议时已经开过了,此时应是属于重复,若是在电台广播,因为已经隔了一两天,一般听众不会听出来,也就是我们这些喜好挑毛拣刺的人爱考证)

    这袁绍哇,原来他给何进出过主意,把这董卓请进京师,为了呢,消灭这些宦官。现在可倒好,大将军何进也死了,宦官们倒是完了,这董卓呀,比宦官还厉害、还坏。他不单视文武为草芥,就把当今的皇帝呀,也没放在他的眼里,所以袁绍跟他打起来了。董卓哪儿服他啊。经过这一顿吵闹,最后好多人算把袁绍劝走了。袁绍一气之下,悬节东门,离开了京师。

    这悬节是怎么回事儿?这节啊,就是代表官职大小的那么一种证物。往那儿一挂,他不干了。一赌气领着人马上了冀州了。

    后来有人就给董卓出主意,说袁绍这人不好惹,您真把他得罪苦了他能反喽。您得安抚安抚他。董卓一听,有理。他就封袁绍,为渤海太守。总算暂时啊,把这个事给压下来了。

    可是董卓心里头老不安稳。怎么回事儿呢?虽然他把何进杀了(何进乃董卓所杀么??) ,可是他觉得呀,这国戚的势力还挺大。董卓朝思暮想,他就想把这当今少帝呀,给废喽。董卓一是觉得,这刘辩呐,有点儿软弱无能;二呢,刘辩这势力还挺大,他母亲何太后手下还有一大帮子人呢。我要不把这娘儿几个给除了哇,终有后患呐。

    他把他想好了的这个主意,就跟他手下的谋士李肃、李儒都说了。李肃、李儒是举双手赞成,“如果丞相您要这么做的的话,您是及早不及晚呐。尽快动手,莫迟疑。”

    董卓一听,言之有理,明日动手。第二天一上早朝,董卓是带剑出班,几步走到龙书案前,往这儿一站目露凶光手按佩剑,把众文武都给吓坏了。他看了看这些文武大臣,“列位大人请了。”

    大家赶忙向他拱手,“啊,丞相~~~~”“丞相~~~~”

    “当今天子,暗弱无能,统政荒乱。”说现在这皇上啊,什么不是,一点儿本事没有,他根本管理不了国家大事。“不可以奉宗庙,我今日,要废帝,为弘农王。立陈留王,刘协为君。如有不从者,推出午门~~斩首!”

    他这话音儿刚这么一落,再看他那干儿子吕布,镗啷啷~~~~把手中方天画戟这么一抖,诶哟,好紧张啊。当时,这金銮宝殿上的空气就变了,几乎都凝结了。咔嚓一下儿,所有的文武都愣住了。连个出大气儿的都没了。

    只见董卓一摆手,“动手!”

    哗啦一下,殿脚下闯上来十几个武士,由打这宝座上就把那位少帝刘辩给抻下去了。让他面北长跪,长跪称臣呐。然后,把他的母亲何太后,还有这正宫皇娘唐妃,啪!把凤冠也给打掉了。让她们跪到少帝的身后。这时,就把陈留王刘协,给扶上宝座去了。(乱世之中,废帝如此容易,日后曹操父子,司马懿父子哪个如此容易便敢废了皇帝?看来这篡位的也是一辈不如一辈啊)

    这刘协当时多大岁数啊?九岁,他就是汉朝最后的那个皇帝,汉献帝。当时,里年号为初平元年呐。

    董卓,让文武百官是跪倒朝贺。诶哟,这时候这金銮宝殿上这乱呐。乱什么呀?那少帝跟那何太后以及唐妃是放声大哭呐。文武百官是纷纷落泪。这哪儿是朝贺,跟报丧一样。

    忽然,就在文官的班列之中有人大叫一声:“反了哇!反了!逆贼董卓!你敢上欺天子,下压群臣!无端废帝,罪不容诛!老夫以颈血溅尔!”就是我把这一腔子血,都倒给你了,跟你拼了。随着这说话的声音,只见一位大臣一抖手,啪!把牙简就扔出来了,朝董卓面门就打过来了。

    这牙简是什么呀?就是大臣手里边儿拿着的那块象牙板呐,也叫牙笏。那玩意儿是干什么用的呢?说是大臣向天子奏本的时候哇,有些事儿怕忘了,都记到那上边儿。那玩意儿大多数都用象牙做的。那块板儿也挺沉呐,这玩意儿要削到董卓脑袋上啊,也得给他开了瓢儿。

    董卓这么一低头,啪!是牙板粉碎。把贼董卓是吓了一哆嗦,他注目一看呐,原来是尚书丁管。“老匹夫!来呀!将他与我推出去斩了!”

    丁尚书,临死是骂不绝口,面不改色呀。当时,吓得在场的文武是面面相觑。就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忍气吞声,谁也不敢言语了。这位少帝刘辩呐,就算让董卓给废了。他前前后后,作了四个月的皇上。

    董卓吩咐,把少帝刘辩和他的母后以及唐妃一起,押进永安宫。就给囚禁起来了。开始啊,还给点儿饱饭吃,给几件儿衣服穿。慢慢儿的,饭也不给饱吃了,衣服也不给了。天一凉啊,冻得那少帝刘辩,直打哆嗦。

    就这样,董卓也放不过他们。后来找了个理由,把这娘儿仨都给害死了。把那何太后由楼上给扔下去摔死了。把那唐妃呀,用白绸子给勒死了。那少帝刘辩呐,就叫那李儒呐,揪着耳朵儿,用一杯毒药酒,给灌死了,灌得是七窍流血。杀死娘儿几个之后,就把他们埋在了荒郊野外。一代皇帝呀,就这么样,告终了。(柏杨《中国帝王皇后亲王公主世系录》中详细考察了历代帝王皇亲国戚的死亡方式,刘辩,公元190年毒死,时年15岁。其母灵思皇后,即何皇后,189年毒死。凄惨至极。他兄弟刘协虽说做了一辈子傀儡,可是终究寿活55,也算寿终正寝了)

    从此老贼董卓,是更加肆无忌惮。他不但带剑进宫,而且是夜宿龙床,奸淫宫女,无所不作,无恶不为呀。

    这年时分早春,老贼董卓来了兴致了,干什么呀?他要亲统五百铁甲军,到城外边儿去,行围打猎。当老贼带领着这些人马走到阳城附近,他在马上忽然听见一阵锣鼓声。

    “嗯?吁~~~~~”董卓勒住缰绳举目远望,这儿怎么回事儿啊。诶哟这前面儿怎么这么热闹啊,人山人海。他赶忙派人过去打听。一问这才明白,感情阳城这地方有个风俗,每逢到春二月呐,四乡八镇的黎民百姓就都到这儿来聚齐,搞一次祭祀。祭祀是干什么啊?就是祭神的那么个意思吧。嚯,可热闹啦。到了这天呐,男女老少是整衣相庆呐。无论是谁,都得穿上新衣服。男的都得衣冠整洁,那些妇女呢,都是光梳头净洗脸儿,擦粉,带花儿。都奔这儿来,大家聚齐到一块儿,有唱的有跳的有耍把戏的。繁华已极呀。百姓们的意思就是嘱告上苍,求得今年呐,能有个好收成吧。

    董卓一听这才明白,“哦,原来如此啊。”老贼董卓在马上传了一道令:“把这个场地给我包围起来!这些黎民百姓,一个不饶,都要给我斩尽杀绝!”

    哗~~~~五百铁甲军一个大笸箩圈儿,就把这祭祀场给包围了。当时是刀枪并举哦。哎~~呀~~像削瓜切菜似的,一眨眼的功夫,直杀得是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董卓在马上一看,“吼哈哈哈~~~~~好不痛快!”他又传一道令告诉他手下的铁甲军是任意行抢!干什么都行呐。我今儿不是领着你们出来玩儿来吗,咱们就玩儿个痛快。(如此行围打猎,真真算是草菅人命。把人当做猎物了。)

    他手下的这群铁甲军就像洪水猛兽一样,不但杀人,而且放火带抢东西。把抢来的那些财物和妇女啊,还有斩掉的那些人头,全都装到车上了。车头连车尾,车尾接车头哇,一望几十里。董卓让掌得胜鼓回京。

    说这次啊,我打了胜仗了。回到京师,把这黎民百姓给吓得,是东藏西躲啊。原来这座京城是多热闹来着,现在让董卓是闹的路静人稀呀,鸡犬不宁。

    朝中那些忧国忧民的文武大臣呐,是寝食不宁坐卧不安呐。在这些文武中有一人姓王名允,此人官拜司徒。要说这司徒这官衔不小了,比丞相稍小点儿。可是王司徒不行啊,尽管职位高,他两手空空无权无力。他恨董卓恨得牙长似指(此处不知是何文字,有何典故),但是也束手无策。

    这天突然,王允司徒接到一封书信,他把这信打开一看呐,这王司徒更愁了。怎么回事儿呢?这信谁来的呀?是袁绍袁本初给他来的信。袁绍让王司徒想方设法,把国贼董卓杀了。我给你做接应。怎么王司徒见了这封信倒越发的发愁了呢?(关键人物王司徒出场,好戏开锣)

    王司徒早想杀董卓,可是无从下手哇。董卓的势力太大了。这可怎么办?想来想去啊,想了一个办法。他假作办寿,把他那些知心的文武大臣,给请到府中来,让到了密室。

    酒宴也摆好了,王司徒把酒杯往起一端,还没等喝这酒眼泪下来了。在座的文武都愣了,“大人今日办寿,是个喜日子啊,因何落泪?”

    “唉!”司徒王允长叹一声啊。“不瞒列位大人,今天并不是我的生日。我把列位大人请到家中来,是为了汉室的安危。如今老贼董卓专权,上欺天子下压群臣,在朝中横行霸道。我们这些人,叨食汉禄多年呐。”我们都是汉室的,股肱之臣呐。“难道就看着老贼,这样任意横行吗?今天我把列位大人请至此处,是共商除贼之策啊。你们给我想个办法。”

    众文武一听这几句话,都哭了,整个席间是悲悲切切,一筹莫展呐。杀董卓?那是说着玩儿的?谁也想不出个良策来。大伙儿不都哭吗,单独有一个人,是鼓掌大笑。一边儿拍着巴掌一边儿乐。(众人皆哭我独笑,众人皆醉我独醒,此人必定不凡)

    “哈哈哈……列位大人,你们这么哭管什么用呢?你们就是从今晚哭到明朝,由明朝又哭到夜晚,难道能把国贼董卓哭死不成?”

    诶哟,大伙儿一听,这是谁呀?这话说的有理呀。当时所有在座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这个人的身上。

    只见此人是黑眉细目白面长须。这位姓曹名操字孟德啊,乃是沛国谯郡人氏。他原来不姓曹,复姓夏侯哇,是因为后来过奉给姓曹的了。这曹操哇,也是镇压黄巾起义所起家的。现在呢,官拜骁骑校尉。(曹操也二次开脸儿,不过上次是借助何进的眼睛看他)

    他这一乐啊,把王允给乐火了。啪,把酒杯往桌子上这么一摔,“孟德!你这算何意呀?你家祖宗,也是食汉朝俸禄的。今日不思报国,反倒大笑我等!你这做的对吗?”

    曹操听到这和儿一摆手,“司徒大人,呃~您不必动怒。我不是笑别的,我是笑列位大人怎么就会没有除国贼之策呢?”

    “噢~~”王允一听,“孟德呀,你笑我们没有办法,那么难道你有灭贼之计吗?”

    曹操冷笑一声,“操虽不才,我愿斩董卓之首级,高悬国门,以谢天下!”

    “哎呀呀!”王司徒一听这句话赶忙绕过桌案,给曹操深施一礼呀,“不知孟德有何高见?”

    “司徒大人,你,随~~我来!”说着曹操站起来拉起王司徒,就进了内室了。这儿说话更方便。曹操低声告诉司徒啊,说:“近日来,我孟德是屈身侍董啊,我就想乘间而屠之。”我现在就在董卓的身边儿,我想找个机会就把他杀喽。“我孟德听说大人您,有一口镇宅七宝刀。这口刀是削铁如泥啊。大人,您能不能,把这口刀借给我孟德一用?我在相府的时间比较长,找个机会我就把逆贼董卓杀了。杀他之后哪怕我给他抵了命呢?我也虽死无恨呐。” (言不由衷,听来忠义至极,可惜临阵脱逃)

    王司徒听到这儿连连给曹操施礼。“孟德功成,天下之幸啊!”

    说着,司徒亲自,给曹操满了一杯酒。孟德把酒接过来,唰~~~~往地上这么一泼。这什么意思?这就算表示决心啦,也就算个誓言吧。

    王司徒把刀递给了孟德,孟德接过宝刀来藏在身边。然后司徒和孟德又回到酒席宴前陪着文武饮酒。文武也不知道曹操和王司徒说了些什么,大家也不好追问。这顿酒直喝到午夜方散。

    第二天一大早,曹操暗藏着宝刀,就奔相府来了。原来呀,曹操是京师里边儿的一个典军校尉。董卓专权之后哇,他挺喜欢曹操,就把他给要到相府来了。让他作了骁骑校尉了。他一到府门这儿,门前的军校都认识,“诶哟,曹校尉您来了。相国正找您呢。”

    噢?曹操心想,好哇,我来的正是时候儿哇,“啊~~相国安在?”丞相在哪儿呢?

    “哦,就在锦阁之中。您快去看看吧。”

    “好,我马上去见。”曹操说着,就奔锦阁来了。

    走到门口这儿,他打了个愣神儿。曹操心想,是老贼一个人在屋里呀?还是吕布陪着他呢?要有吕布在场,那这行刺的事可就不大好办呐。(曹操此时缺谋少略,于日后相比不可同日而语。)想到这儿曹操用手一挑帘笼,进来了。他进门儿一看,嘿嘿,果然,吕布在那儿坐着呢。曹操心里这咯噔一下子。赶忙上前施礼吧。

    “呃,孟德,参见相国。”

    董卓正坐到床上那儿看本章呢。感情这全国各地的本章来了,得先到他这儿,他得先看。

    “嗯~~~罢了。孟德,今日因何来迟?”

    说着话,董卓上下打量曹操两眼。曹操,这心里,嘣嘣,只跳啊。心说,怎么着?我怎么来晚了?哼,曹操心想,昨儿晚上我在王司徒家里喝酒来着。哪儿能告诉你呀?只得撒个谎。“呃~~启禀恩相,是我孟德的马……病了。”

    “哦~~”董卓一听点了点头,“那为什么不早说呢?孟德,西凉,给老夫送来,百骑骏马。”给我送来一百匹好马。“奉先呐,你赶快去,给曹将军挑选一匹。”(定然不是赤兔马)

    “是!孩儿遵命。”吕布说着,一挺身出去了。

    嘿哟!曹操心想,这可是个好机会呀啊。想到这儿,他不由自主的把那右手,就伸到怀里去了。此时老贼董卓坐在床上那儿看本章啊,他有点儿看累了,想躺下歇会儿。只见老贼董卓这么一摘歪身子,呼~~~这家伙体大身沉呐,往那儿一倒哇,像倒了半截儿影壁墙似的,他脸儿冲里躺那儿了。

    曹操一看,太好了,真是天助我成功啊。他那手已经摸着这刀把儿了。可是曹操这时候犯了合计了。怎么回事儿呢?他知道老贼董卓,膂力过人呐。我这一刀刺下去,要不刺到致命处,他死不了。他死不了,我可完了。刚想到这儿,董卓正好叫他。

    “啊孟德!”

    “噢~~恩相!”吓得曹操赶快,把抓着刀把儿那手松开了。

    “一旁坐下。”

    “哦,谢座。”曹操往后退了一步。哦,感情老贼跟我客气呢,让我坐到这儿陪他说话儿。我哪儿有功夫陪你呀,我下手吧!

    曹操想到这儿二次把手伸到怀中抓住七宝刀刀把儿,悄悄地一按这绷簧,哧楞的一下儿,

    寒光一闪,

    宝刀,

    出鞘!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