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十一回

更新:2018-04-08

    董卓来到凤仪亭前这么一看:“哈哈。”吕布与貂蝉正在凤仪亭上是倚倚偎偎、情意绵绵呐。气得董卓大叫一声,他就把那方天画戟绰起来了。吕布一看不好,董卓来了,他赶忙跑下凤仪亭,就往花园门外闯。董卓在后面就追。董卓肉大身沉呐,他哪儿追的上吕布啊?眼看着吕布就要跑出花园去了,董卓气得直哆嗦:“该死的奴才,我看你往哪里走?”噗——他来了个撒手戟。

    这方天戟带着一股劲风就奔吕布来了,吕布听见了,他一回身,轻轻地把左臂这么一扬[读rang,二声],“腾”——就把那戟给磕出去了。“嗖——挞啦啦啦……”画戟落地,吕布是夺门而去。董卓苦追不舍:“我非把这奴才捉住不可!”

    他也跑出花园来了,刚到这花园门口儿这儿,介外边儿进来一个人,正好和董卓撞了个满怀。“噔腾噗噗~~~”,这下子把董卓给撞得——“噔噔噔——噗通”,往那儿一坐地下砸一坑“奥……”董卓骨碌[读gu四声lu]了半天也没站起来,怎么回事儿啊?他让那身肉给坠住了!可把撞他这人给吓坏了。

    这人是谁呀?李儒!“哎呀,老相国!我不知道是您呐!这是这么话说的?要知道我天胆也不敢,罪过罪过!”董卓上气儿不接下气儿,连累带气他一个劲儿的喘。李儒光顾了作揖啦,你倒是把董卓搀起来呀!他这才明白过味儿来:“哎呀,啊主公。”赶快把董卓给扶起来,掸了掸他身上的尘土,听董卓嘴里头一个劲儿的骂:“该死的奴才!气煞老夫!”“哎呀主公,您这是跟谁生这么大的气呀?气大伤身。快快……”说着李儒扶着,把董卓扶进了厅堂叫他坐着。

    其实李儒知道,他听见风声了。说是为了一个美女貂蝉,父子要反目了。他特为这个事儿来的,刚才一到花园这儿,他看吕布一阵风儿似的从他跟前过去了。他光顾回头看吕布了,一头,把董卓给撞趴下了。他这时候才问:“主公,您到底儿是因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呀?为什么掷出大戟,戟投奉先?这还了得吗?”

    “嗨嗨~~~李儒啊,你快坐下,让我好好跟你说说,我都叫这畜生吕布,快把我气死了。这畜生多次戏我爱姬,岂有此理!”董卓就把这前前后后的事情,都跟李儒说了。

    李儒听完了之后摇了摇头:“嗨,主公,这就是您的不对了。”

    “什么什么?”董卓一听,这反倒我的不对了?你是哪头的?噢,你是吕布的朋友,你向着他。你也跑这儿来成心气我。我……他真要把李儒给杀喽!

    李儒知道:“呵,您别着急呀。容我慢慢儿向您回禀,我为什么说您不对。主公您忘了?忘了楚庄王绝缨之会?”

    李儒说这个庄王绝缨会是怎么回事儿啊?远在东周列国时期呀,楚国的庄王打了个胜仗,他在宫中大宴文武,同时让自己身边一个爱姬——就是心爱的姬妾,也就是漂亮的妃子吧——给文武满酒。他这个妃子啊,长得非常美。当时在座的有一员武将,此人姓唐,叫唐狡。按着他这个官职啊,不够资格参加这个宴会,可是楚庄王也让他来了。他特别高兴。尤其呀,他看这位爱妃一给满酒。哎呀,这位唐狡将军就动了心了。他觉得庄王这个妃子,长得太好看了!就在这时啊,这个妃子给他斟酒来了。忽然殿外起了一阵大风,呜——噗,一下子把屋里的灯都给刮灭了。这位唐狡将军,多喝了几杯,这么一激动,抬手啊,就扯了这个妃子一把。当时这个妃子没言语,可是呢,伸手把唐狡将军的盔缨给撅掉了。然后她跑到了楚庄王的身边,她告诉庄王,说有人调戏她:“您赶快将其治罪。”当时啊,把这唐狡将军吓坏了,直出冷汗啊,同时他也特别后悔:我怎么这么鲁莽,办这种事呢?就在这时,楚庄王站起来了。他吩咐不让点灯,同时啊,下令:在座所有武将都把头上的盔缨撅掉,然后再点灯畅饮。在座的武将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啊,纷纷都把盔缨摘下来,放在一个金盘子里。这就叫——绝缨会。

    楚庄王啊,把这唐狡将军给救了。后来有一次,庄王和秦国打仗,让人家给包围了。有一员大将破着性命,由重围之中把楚庄王给救出来了,庄王问他:“你是什么人?”

    此人跪倒磕头哇,说:“我谢大王在绝缨会上不斩之恩。”正是那位唐狡将军。

    (《三国演义》中,说绝缨会上戏爱姬的是蒋雄,袁阔成这里讲的与《东周列国志》《说苑》相同,是唐狡。《史记》与《资治通鉴》中似乎没有这件事情的记载,只有刘向的《说苑》等文艺作品中有描写,不知史实为何。)

    今天李儒,给董卓说的这绝缨会,就是这段故事。李儒告诉董卓呀,说:“相国,您想称帝,要没有吕布将军辅佐,能行吗?您想一想,今日您能够排开銮驾,坐龙车[读:拘]凤辇上朝下朝,那不还多亏是吕布?您怎么能,为了这么一个女子,就能跟吕布伤了感情呢?女子不足一论,吕布是您的心腹猛将啊!望主公,深思。”

    “嘶……呃……”董卓看了李儒一眼,心说:这话说得对。“李儒,那按你这么说……该怎么办呢?”

    “主公,您好好安慰安慰吕布,然后啊,您就把这貂蝉,赐给他不就得了吗?他不是喜欢这貂蝉吗?您给了他之后,他会呀像唐狡一样,破出性命去,保着您。您看看,对比一下儿,哪个重要?是舍此一女啊,还是舍去江山呐?”

    “嗯,啊这么着吧,李儒啊,我给他十斤黄金,百匹彩缎,你用好言安语他一番。至于貂蝉,呃,让老夫我再想一想。”

    “啊,多谢主公!”

    李儒笑呵呵的走了,董卓就把貂蝉找来了。他沉着脸问貂蝉:“你怎么和吕布私通呢?”

    这句话,貂蝉当时就哭了:“妾身哪儿是和吕布私通啊?”说,“贵人您上朝去了我一个人在府中闷倦,我在凤仪亭前赏花。正在这时候,狂徒吕布就来了。我想回避于他,可是吕布亲口跟我说他是贵人的义子螟蛉是自家人,你又何必躲我呢?我一想也有道理。我就没有走开。谁知道这狂徒上来就调戏于我。我一看他在我跟前撒野,逼得我走投无路,我就想投莲花池一死。幸亏是贵人赶回这才救了我。怎么能说我与他私通呢?”

    “哦……呃……你就不必啼哭啦,私通也罢,吕布欺负你也罢。这么办吧——我看吕布,呃~很喜欢你,你与吕布年岁相当,郎才女貌。我想把你许配给奉先,岂不强于老夫多矣?”董卓说这心里怪难受的,我就把你给出去得了。

    他这句话可把貂蝉吓坏了,貂蝉一听,暗打了个冷战:什么?把我给吕布?哎哟这谁给老贼出的主意啊?噢!刚才李儒来过,准是李儒说的!那么样一来,那我家司徒大人王允的连环计就完了!貂蝉一着急,她急中生智,听了这句话,是放声大哭!

    把董卓给哭糊涂了:“哎?美人呐,我这是为你着想啊。也是为了你好,你哭些什么呀?”

    这一问,貂蝉更伤心了,她一边儿哭着一边儿说:“妾以身侍贵人——我嫁了你了,怎么能够又下嫁一个家奴呢?我虽然是贵人身边一个小小的姬妾,我也做不出这样无耻的事情,想来这是方才李儒蛊惑[读he,四声]贵人你啦,李儒是吕布的朋友,他光顾去向着吕布,他就忘了你相国的脸面了。”

    哎哟,貂蝉这话说得挺厉害——我虽然是个姬妾可是我是你老婆呀!你把你的老婆就给你儿子呀?你浑了你?——没这么问他,“既然相国如此无情,我貂蝉也不活了!”说到这儿仓啷把镇宅宝剑拉出来,她要自刎而亡。

    可把董卓吓坏:“哎哟哎哟……慢来慢来……”董卓俩手哆里哆嗦的把宝剑抢过来了:“美人千万不能寻此短见。老夫,刚才不过是说了句戏言——我这是跟你开玩笑呐!”紧跟着董卓说了那么多好话哟。这貂蝉才不哭了。

    不哭可是不哭啊,貂蝉一想,“这个地方不能再呆了,因为吕布常来常往。咱们得找个地儿。”

    董卓一听:“干嘛找啊?不是有郿坞城吗?美人呐,明日,老夫带你去郿坞城小住数日,你看如何呀?”哎,貂蝉这才转悲为喜。

    董卓立即吩咐:“大摆酒宴,我要与美人痛饮。”

    一夜无书,第二天一早,李儒就跑来了。他干嘛来这么早啊?李儒这两天是吃不稳睡不安呐。就董卓跟吕布一发生这事情,没有比他再着急的了。他心里最清楚,如果吕布要跟董卓吵起来,他也就跟着完了,您说他能不着急吗?他跑进屋来一看:“呵,主公。您起来啦?”

    “嗯,罢了~李儒。”

    “主公。”

    “你来此作甚?”

    “啊”李儒一听,我来此作甚?我来听回话儿来了,“主公,呃,我是为了貂蝉的事情,您什么时候把貂蝉,赏给吕布啊?”

    “嗯……岂有此理!奉先戏我爱姬,老夫不怪,也就是了。怎么能将我之爱妾赐予奉先?那不是乱了伦理了吗?不给!”

    “啊?”李儒一听,又不给啦?“嘶,哎呀,主公。我劝您还是给了吧?不要因为这么一个女子,耽误了大事啊。”

    “咄!胆大的李儒,你在这儿胡言乱语些什么?你的老婆怎么不给奉先呐?!”

    “呃他这个……嗨!”李儒一听这哪儿跟哪儿啊?这两码事,我的老婆吕布他也不爱呀。“相国……”

    “轰了出去!以后再要跟我提起此事,定斩不容!”就这么着,把李儒由院儿里给轰出来了。

    李儒站在门口叹了口气呀:“唉,完啦!可惜呀!连董卓带吕布加上我,会毁在这么一个妇人的手内。”你看那十八路诸侯百万雄兵怎么样?都没能制服得了董卓和吕布。

    这可真是:

    司徒妙算托红裙,

    不用干戈不用兵。

    三战虎牢徒费力,

    凯歌却奏凤仪亭。”

    “我呀,我回家吧我。”李儒从此回家闭门不出,弄二两酒一喝,什么事儿也不管了。董卓你爱怎么地怎么地。

    董卓是说走就走啊,他骑着皇帝的逍遥马,貂蝉在后边儿坐着车,大队车帐往外这么一走,文武百官都来相送啊,吕布正站在高处,往这边儿看呐。貂蝉看见他了:啊?吕布那儿看我呢。好!貂蝉吩咐:“把车帘卷起!”卷起车帘,貂蝉往车外这么一探身,看了吕布这么一眼。这一眼可了不得呀——情人眼,赛夹剪。这一眼差点把吕布给看的坐到地上。随后貂蝉用这袖子一掩脸面她就装出了哭的样子。那意思她太难过了,现在我就要和将军你分离啦,不知何日再得相逢!这最可恨的呀,就是那老贼董卓呀!貂蝉这俩手是连抹眼泪带比划,这一忙活呀,把吕布都给忙活晕了!

    等车帐已经走出老远去了,吕布这才由打那高坡上下来,他望着貂蝉去的方向,轻轻叹了一口气:“唉——”

    “啊?吕温侯何故在此望尘兴叹?”

    “嗯?”吕布一听,这谁呀?他手抚佩剑转脸这么一看,原来是司徒大人王允。王允手里拄着一根棍子。“哎呀司徒,您这是从何处来呀?”

    “温侯,近来老夫身有小恙,抱病在家,今天听说相国去郿坞城,我是前来送相国,才看见了将军。将军呐,你不保着相国去郿坞,为何事站在这里长吁短叹呢?”

    “不瞒司徒大人,我正在为令爱貂蝉而叹。”

    “哎呀呀!”王允大吃了一惊,其实他心里很清楚,“温侯啊,如此说来,相国把貂蝉已经带到了郿坞?”

    “正是!”

    “嗨嗨……”王允一跺脚,“老相国呀,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禽兽之事呢?温侯,此地不是讲话所在,随我到府下一叙!”

    司徒拉着吕布回到府中,备酒款待。喝着酒,吕布就把凤仪亭的事跟王允又说了一遍,其实王司徒早已经知道了,可他听了吕布这番话,还是顿足捶胸摇头叹气呀:“老相国这个事情做的可太不对了,他霸占了我的女儿,霸占了将军你的妻子!这人们能不议论吗?要是议论起来,即使于相国脸面没有什么,只是老夫与将军你……嗨,我也提不到话下,我也是一块朽木了。只是将军,你乃盖世英雄,这好说不好听啊!”

    吕布听到这儿拍案而起,啪——“气煞我也!”

    王司徒吓坏了,赶快站起来给吕布施了个礼:“呃……温侯啊,方才我这句话说的有点儿太莽撞了,将军你可不要往心里去,我也是一时着急,说了这么两句话。”

    “哎~司徒大人,这与您何干呢?是老贼实在欺吾太甚呐。我要不是念父子之情啊,我早就杀了他。”

    “恩~”王司徒听到这儿摇了摇头,“将军此言差矣,请你恕我直言呐,相国对将军如果要有父子之情他能够父霸子妻吗?要有父子之情,他能在凤仪亭前用画戟刺将军你吗?再又说了,相国姓董,将军姓吕呀。”

    “哎呀呀!”吕布一听,“司徒大人说得对。多谢大人提醒。我吕布堂堂英雄好汉,怎么能够郁郁久居于人下?我是誓杀老贼报此夺妻之恨!”

    “哎呀!”吓得王允站起来就把吕布的嘴给捂住了,“将军住口……这话可说不得呀!一旦要传出去,我王允必遭灭门之祸……”

    “诶~大人你怕他何来?奉先所说,并非戏言。”我不是说假话呢,这是真的呀!

    王允看了看吕布,他心想:吕布这个人反复无常啊,我应该再进一步用话激一激他。“将军呐,如果将军真心实意扶汉室那你是忠臣,青史传名、流芳百世啊;将军若是助董卓,你就成为了反臣,是载之史笔、遗臭万年。”

    “大人言之有理!”吕布不住的点头。虽是这样,王允还是不放心,他摇了摇头:“唉,办这么大的大事谈何容易。将军,我看这个事情,就叫它作为罢论吧!”

    “哎呀!”吕布差点儿哭了!心里说:这是司徒不信我呀!他一回身“仓啷”把宝剑抽出来了,照着自己的左臂呀,“噗”就是一剑,呲一下,那血就蹿出去了,叫“刺臂为誓”。王允一看这可是真的了,当即撩衣跪倒:“汉室得救,全在将军!”

    吕布赶忙把司徒扶起来:“我听司徒一声令下!”酒也不喝了,吕布走了。

    王允呐,连夜就把几个心腹大臣找到了府下,商量这事儿该怎么办,怎么能够把老贼董卓由郿坞诓回京城?有人就说啦:“这事儿还挺难办呢,董卓疑心很大,去诓他那个人呐,必须得使老贼不生疑,谁去最合适呢?叫李肃。他特别信服李肃,这是一;第二啊,得跟天子奏明此事,然后让天子下一道诏书给吕布,让吕布讨贼!”

    这事情太妙啦。

    王允又跟吕布一说。吕布一听:“好啊,当初李肃到我的大营里劝我杀死丁建阳,今儿个,我让他去诓董卓,正合适。他要是不去,我就把他宰喽。”

    吕布打发人,把李肃给找来了,李肃干嘛呢?在家闹情绪呢。因为董卓呀,没升他的官儿,他一肚子气。今儿听说老乡找,他高高兴兴来了。一见面儿,吕布就问他:“你不是跟我说过董卓是天下第一英雄吗?”问得李肃哑口无言。吕布微然一笑:“仁兄啊,你认错了人啦!逆贼董卓,上欺天子,下压群臣,无恶不作,无所不为,杀人如麻。今日老贼已经恶贯满盈啦。司徒王允大人设下一计要除此逆贼,我们在午门之内摆下埋伏,可是需要一个人到郿坞去把老贼诓进京城,不知,仁兄你愿不愿往?如果你要能助我一臂之力,仁兄你是高官得做呀。”

    “嗨嗨——不瞒贤弟你说,我早有除逆贼之心,苦无志同道合之人呐。”

    “仁兄此话可是由衷?”

    “哎呀贤弟……”李肃站起来一回身由墙上那走兽壶里头出抻一根儿雕翎箭来,嘎巴一下撅折了,“我要是有半句虚言,愚兄情同此剑!”

    “好!仁兄明日一早你带着天子的诏书,动身去郿坞。”

    “贤弟请放宽心吧!”

    第二天,李肃带上圣旨,就奔郿坞城来了。他来到郿坞城这儿有人给他往里头一通禀,董卓一听:“什么?李肃前来传旨?呃叫他入内!”你说这老贼多大派头?别人一听说圣旨到,得摆香案迎接,他这倒好,把传旨官打外边儿给叫进来了。

    李肃恭恭敬敬的站到了董卓的跟前,把圣旨往前一献,董卓接到手里看了看,就放在桌子上了:“李肃,天子召老夫回京,是何意?”

    “呃,主公,天子年幼,他又多病,也没有这样的德政,再治理朝纲啊。他这是要授禅于主公你呀!”让你登基坐殿。

    董卓就爱听这句话:“哦,李肃。”

    “主公。”

    “我来问你,呃,王允可曾说些什么?”

    “王允呐?嗨~~现在王允大人忙着的呐!”

    董卓一听:“呃他忙些些什么?”

    “他这忙着给主公修建授禅台呐,新天子登基,得举行个仪式啊。王允办这事儿。”

    “哦。”董卓点了点头,看来上一次,老夫在王允府中吃酒,他跟我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呀。“李肃下去歇息一夜,明日随老夫还京!”

    “呃遵旨!”李肃退下去了。

    第二天一早晨,嗬,董卓这忙哦,先把李傕、郭汜、张济、樊稠全都找来让他们率领三千飞熊军,看守郿坞城,然后他又告诉貂蝉:“美人呐,老夫即将去京,登基坐殿,等我面南背北之时,我封你,为当朝之贵妃!”

    貂蝉当即跪倒谢恩,貂蝉心里明白:司徒大人这连环计已经成功,老贼呀,你快去吧,到那儿就把你剐了。

    董卓收拾车帐,离开了郿坞就奔京城来了,文武百官都在城郭这儿接着他呢,只有李儒报病没露面儿。一夜无书,第二天一早,老贼带着千名甲士,排开銮驾上朝。

    李肃不骑马,手提宝剑,扶车而行,吕布持戟相随,浩浩荡荡,是直奔宫廷。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