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十四回

    刘玄德和孔融来到徐州助陶谦。刘备,先给曹操写了一封信,他劝曹孟德退兵。曹操一见这个信呐,气不打一处来,你刘备是何如人也?胆敢写信劝我?而且这信里边儿话里话外的,还把我给损了一顿。不行,这徐州是非打不可。

    他刚要传令,把下书人斩了!(常言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但此乃杀父大仇,正当决一死战,斩来使以表决心)就在这时候儿,探马来报,兖州失守。啊?孟德大吃了一惊啊,这还了得?老家没了!兖州叫谁给拿过去了?吕布。不单兖州,连濮阳,都让吕布给占了。好么把曹操的老家给抄了。

    曹操可真有点儿沉不住气了,那我打完了徐州之后哪儿呆着去?正在这时候,郭嘉过来给他出了个主意:“主公,趁此机会您就给刘备写封回信,卖个人情叭,这叫顺水人情。就说你的信我接到了,冲着你这徐州我不打了,陶谦也不杀了,由此罢兵,我兵回兖州。”

    “嗯~~是个办法。” 曹操心中暗想,哼,你以为我取兖州,我这仇就不报啦?此仇是非报不可!等我把兖州、濮阳收回来,擒了吕布,然后再进兵徐州杀陶谦,那也不算迟。君子报仇,适时不晚。“郭先生,此计甚好哇。”

    他款待了下书人,然后给刘备写了一封回信,曹操,是班兵回兖州。

    吕布听说曹操,人马回来了,他立刻派宿将薛兰,领一万人马守住兖州,自己要带着人马去濮阳。谋士陈宫一看,“哎?将军?这又何必呢?说曹操回来了,正好,咱们打他一个疲惫之军,一战可以取胜。您何必离开兖州呢?”

    吕布没听, “濮阳我非去不可,使濮阳与兖州成鼎足之势,然后擒曹。”

    “噢。”陈宫想了一想,“将军,离我们这儿一百八十里地,有一条泰山险道,将军可以在那儿埋伏下一哨人马。等曹操的人马来了的时候儿,容他兵马过去一半,拦腰将其斩断孟德可擒。”

    “嗯~~~” (先三声转二声再转轻声,很不屑的那种样子)吕布摇了摇头,“我奉先此次兵去濮阳另有别图,公台何以得知。不必多言。”这意思就是我早就打定主意全安排好了你哪儿知道哇。你就在旁边儿听着叭。合着陈宫的话他一个字儿都没听啊。然后他带着人马就奔了濮阳。

    吕布兵进了濮阳,曹操的大队人马已经接近了泰山。特别通过泰山险道的时候,郭嘉提醒曹操:“嘶主公啊,如果吕布在这儿设下一支伏兵,可怎么办呢。望主公多加小心。”

    “哎呵呵呵~~~”曹操微微一笑,“先生多虑呀。吕布,乃有勇无谋之人,就冲他离开兖州去濮阳,他绝不会,在这儿设伏兵,我等可以,安然度过。”说着他把令旗一摆,催动人马,快走。果然,大队人马,平平安安,由打泰山险道过来了。

    当接近濮阳的时候,郭嘉又给曹操提了个醒儿:“主公,要小心吕布乘我军疲惫前来偷袭呀。”我们这么老远来了还没等站稳脚他们打我们。

    “呵哈哈哈,先生,吕布哪有这样的韬略啊。只管扎下营寨。”

    不出曹操所料,人家陈宫啊,还真给吕布出主意了,出了两次了。让他守兖州,他不听。让他在泰山险道设下伏兵,他也没这么办。现在曹操率领人马直取濮阳,陈宫又给他出了个主意,趁曹操站脚未稳,您赶快起兵,迎头痛击就把曹孟德打得落花流水。

    吕布这么一听,“哎~~~公台差矣。”你说的不对。“俺吕布方天戟天下无敌胯下赤兔兽踏遍乾坤。何必,打人家一个站脚未稳呢?我等曹孟德把营寨扎住之后,开战不迟。他手下这些员将我是,指日,可擒。”好~~又没听。

    所以人家曹操,踏踏实实地,把营寨扎好了。

    第二天早餐战饭,曹操听到了禀报说吕布讨战,曹操立刻带领人马杀出来,叭~两阵对圆。孟德往前一催马,让吕布阵前搭话,吕布催马就过来了。曹孟德用鞭子一指他:“吕布,老夫跟你无缘无仇哇,你为何偷袭我的兖州,占领我的濮阳!”

    吕布一听冷笑了一声:“哈呵~~,这城池乃是汉家的城池人人有份,难道说,只是你一人的不成么?”

    他撇着那嘴把头一晃,曹操越看越生气呀:你这人太不讲理了,把人家地方给占了你还有了理了?

    没等曹操说什么呢,吕布把方天戟一摆:“什么人,将曹孟德与我拿下?”他手下大将臧霸,一催坐下马就过来了,他举枪就刺。

    曹操身后有人大吼一声:“呔!休~伤我主!”一骑马飞到了臧霸的跟前敢情是乐禁。

    两员将就杀到一处了,二马盘桓双枪并举杀了个难解难分,三十回合未见胜负。曹操阵上的夏侯惇就有点儿急了,拍坐下马就过来了。他要助乐禁一臂之力,双战臧霸。人家吕布这边的大将张辽张文远也不让啊,干嘛?俩打一个儿啊?“哎!夏侯惇,休~得猖狂!”他催马上阵,四员将打到一处了。

    又战了二十几个回合,吕布有点儿生气了:“这么半天,取曹将不下,你们真是废物!尔等闪开了!”他把方天戟往起这么一举,紧跟着就~呜噜鼓~~呜噜鼓~~鼓噜噜噜~~一通战鼓,吕布一催赤兔兽就杀过来了。他这一上阵,那乐禁、夏侯惇,哪能抵挡得住哇。一下子把曹兵杀得大败,败下去三十多里路,曹操这才算收住了人马呀,扎住了营寨。(吕布虽有勇无谋,陈宫连献妙计却一个也未曾施行,但常言道:一力降十会。任凭你多大的计谋,什么计谋放到我跟前,我一战,你就得败,也不算吕布骄傲自大。人家有这本事。)

    曹操有点儿窝囊啊,原想到濮阳是一举而下,没想到,让人吕布给杀成这样。他赶快,把文武都找到了中军,这事儿得怎么办得商量商量啊。于禁给出了个主意,说:“主公啊,我在阵上观阵的时候儿,我看濮阳西,有一座营寨,就好像濮阳一座翅膀子似的,那儿可能,有吕布的人马。它和濮阳相呼应,对我们这个威胁就很大。主公,您能不能给我一支令箭,今天晚上三更时分我把西营给他劫喽。”

    诶~曹操点了点头,他看看于禁,心里说:我这武将,也知道用谋啦。不是在阵上就那么傻看着,他也看到西营了。“老夫我也看见了,于禁所说,是正和我意。今夜三更,我亲自率领你们,咱们劫他的西营。”将他的翅膀砍断。

    曹操,让曹洪、李典、毛玠、吕虔、于禁,为先锋。自己带着,大将典韦。

    这典韦可了不得。曹操特~~别器重此人。此将,身高过丈,生的是赤发朱髯,面似青苔,金睛涂框,声如闷雷,臂力千斤。嘁这力量特大。这个人不但勇猛而且忠义。为朋友报仇,抗拒官军,赤手空拳,与官军奋战,官军数百,是不敢靠前呐。多少官军呐?好几百,没有敢往前上的。而且他追逐猛虎,在深山打猎的时候,叫他把这老虎哇,给撵的满山跑。后来有人发现他就把他给推荐给曹操了。

    曹操见典韦那天呐,是个大风天儿。那时候还没有气象预报呢,那天风那大呀,要按着气象学说呀大概也有九级,快赶上台风了。风刮得呀,营里边儿那个旗子都倒了,就那帅字旗呀,三四十个人扶都扶不住。典韦过去咔哧一下儿,用一只胳膊就把大旗给扶住了,在那狂风之中,帅字旗,纹丝儿不动。这一下子惊镇了,全营的将校。把曹操喜欢的不得了,当时脱下锦衣,披在典韦身上。锦衣呀?就是曹操里边儿那大缎子棉袄。你说,那是什么感情叭。所以典韦呢,非常感激曹公对他的知遇之恩。

    每次打仗曹操都把典韦带在身边,今儿晚上劫营,也是这样。

    天到三鼓,曹孟德率领人马就来到西营了,一声炮响,就杀进去了。西营的人马还真不多,到这儿没费事儿,曹操占了西营。还没有一个更次呢,就听东边儿一声炮响,叨~~!坏了,吕布在这儿有伏兵!还真不是伏兵,刚来的。

    吕布打了胜仗回到濮阳就犒赏三军,陈宫就提醒他,说:“将军呐,嘶咱们的西营,为濮阳一翅啊,您可不能不小心。应该派一哨人马去,看住西营,以防,孟德劫寨。”

    “哈哈哈……”把吕布说得大笑,“公台你想哪儿去了?曹操被我杀得大败,一杀,几十里出去了,他还哪儿有这个精力,来劫我的营寨。”

    陈宫一听:“不不不,将军呐,孟德其人,是极能用兵啊。将军不可不防啊。”

    “好好好,既然公台提醒,我现在就派高顺、魏旭、豪成,领兵五千,去镇守西营。”

    这几位呀,喝多了,人马走的晚,所以他们来到这儿的时候人家曹操已经把西营给占了。高顺赶忙夺寨啊,一声炮响,杀到营门前,曹操立刻迎战。两下刚混战到一处,忽听东边儿一声炮响,张辽、臧霸来了。紧跟着西边儿是郝萌、曹性,北边儿是成廉、宋宪。陈宫安排的太周密了,四路人马一齐往西营这儿杀。吕布哇,是四路总接应,带着陈宫也杀上来了。简直像四面张网一样就把曹操给困在这儿了。

    曹操一看不好哇,他立即吩咐曹洪、李典、毛玠:“你们一个一个给我杀开血路,咱们赶快冲出重围。”说着曹操,催马就往前跑。对面儿,一阵梆子声,梆梆梆~~~~哧哧哧哧~~~~~哗~~~诶哟!万箭齐发呀,根本你就走不了了。曹操一看这怎么能行?踏踏踏~~他的马往后退了几步,孟德这么一着急,“哎呀!谁来救我!”这句话是脱口而出哇,这不完了嘛?我要乱箭下身亡啊。

    正在这时,在曹操的身后有人喊一声象打了个闷雷似的:“主公勿忧!典韦~在此!”哇呀呀~~一匹青熜马跑过来了。马上端坐着一员将头戴赤金吞天盔朱婴倒挂,身穿大叶黄金甲,大红绲裤,足下一双五彩虎头战靴。手里头,举着一对,短把镔铁戟,八十多斤重,肋下斜挎一只豹皮囊,里边儿装着十二支凤翅金戟,每一支是一尺二寸长。

    典韦的马抢到曹操的前边儿去,他这短把戟这么一抡呐,象车轮相仿。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啪啪啪~~~把这弩箭呐打得是到处乱飞,愣把吕布的兵杀得步步倒退,让典韦开出条路来。

    此时,后边儿的追兵上来了,哗~~~~~~漫山遍野都是人家吕布的人马。典韦一看~啪~一翻身由打马上跳下来~咔楞~把短戟往鸟翎环得胜钩上这么一挂,他让曹操走到他的前边儿,典韦在后边儿,只见他一伸手~啪啪啪~从豹皮囊里把这短戟就抽出来了,往手里头这么一合。他告诉身边的小校:“当敌兵离我十步的时候提醒于我!”

    “是!”这小校都回头看,眼看着追兵是越来越近了,“哎呀典韦将军!十步了!”

    “当敌军离我五步之时,提醒于我!”

    小校一听怎么又五步了?哎一会儿咱让人捆上得了。五步那还不快,一眨眼,敌兵就到了。“典韦将军,五步!五步啦!”都喊岔声了。

    只见典韦不慌不忙地这么一回头,他把手里的这短戟这么一抛,噗~~那头一个骑马追过来的一头顺马上就栽下去了。只见典韦把他这短戟这么一扬,啪啪啪~~噗噗噗噗噗~~十二支短戟,戟不空发,把追上来的,最前面的这十几匹马上的将官全都给掼下马去了。

    咔噔的一下子,追兵就愣到那儿了,不敢追了。就在他们一打愣神儿这工夫典韦二次翻身上马,挥动铁戟,杀出了重围。后边儿追兵这才明白过味儿来,哎哎~~还得追呀,哗~~~~又追上来了。

    典韦保着曹操好不容易突出了重围,只听前边一声炮响,叨!~~~~孟德一看这回可完了。没想到,吕布在这儿,还安排了一哨人马。现在已经杀得筋疲力尽啦,前有堵截后有追兵,那就算完了。他仔细一看,是自己的旗号,他沉住气了。敢情是夏侯渊,率领的援兵杀到。这算把曹操给救啦。

    一下子曹兵大败了五十里,比第一次还惨呢,勉强算把残兵败将收拢住了。这下曹操可着了急了,开始的时候儿,他没把吕布放在眼里,以为到这儿,就能把濮阳拿过来,把吕布抓住。现在一看满不是这么回事,吕布确实是勇冠三军呐。不单吕布勇再加上陈宫用谋,所以曹兵是连连大败。

    曹操能不着急嘛,到徐州父仇没报了,现在老家兖州和濮阳又丢了,再取吕布不下,老家收不回来,我怎么办呢我呀?把他急得真有点儿是坐卧不安呐。

    正在这时候有人来报:“启禀主公啊,营门外有人前来下书。”

    “嗯?赶快把下书人带到。”

    “是。”

    工夫儿不大这下书人进来把书信往上这么一呈。谁给曹操来的这封信呐?濮阳城里有个大财主,田氏,这个人是家称万贯。他怎么给曹操来封信呢?他在信中说呀,吕布残暴不仁,他在濮阳这儿呆不长。我知道明公的人马到了,一时,取濮阳不下,我想给你做个内应。请您今晚三更,来取濮阳。我在城头上挂一面白旗为号。您的人马一到,我是开关落锁,接您进城啊。

    曹操当时乐坏了。赏了下书人。“今晚老夫兵进濮阳。”

    怎么田氏来封信,曹操就相信了?当然了,田氏啊,是濮阳这儿的首户。曹操想过,他准是不敢得罪我,知道吕布在这儿呆不长,所以他愿意给我做个内应。正好里应外合一战成功啊。

    刘晔提醒曹操:“主公啊,吕布无谋,陈宫多计。主公不可不防啊。”

    “先生所见,与老夫相同。我已做好安排。”

    曹孟德兵分三路,一路人马进濮阳两路人马做接应。天到二鼓,曹兵,杀到,濮阳城下。走到这儿一看吊桥已经放下来了。曹操催马要过桥,夏侯惇过来,嘶~他低低的声音跟曹操嘀咕:“主公,您别进城啦。恐怕有什么危险,还是让我们进去先探一探。”

    “哎~~~”曹操瞪了夏侯惇一眼,“我不先行,谁肯前往。”

    曹孟德,身先士卒。他刚到城口这儿,拢眼神一看,借着星斗之光,影绰绰看见在城门口上边挂着一面小白旗儿。这就是暗号儿哇。还没等他叫城呢就听~哗啦~锁一响~吱扭扭~城门开了。真顺利。曹操,领着人马就杀进了濮阳。

    一路上,什么动静都没有。孟德的人马已经到了濮阳的帅府了,一个人儿没看见。曹操一看呐, “不好!赶快退兵!”后队改前队,顺着原路往回退。

    退呀?还没等转过脸儿来呢,帅府里头~叨!炮就响了。曹操的人马往回跑,刚到北街街口这儿,叨!随着这一声炮响,北街街口杀出一哨人马来,左边儿是高顺,右边儿是魏旭,就把来路给掐断。紧跟着这城里是金鼓大作火光冲天喊杀声不断。到处都嚷嚷抓曹操。

    曹操有些紧张啊,那当然,一人说话众人听众人说话乱哄哄啊,要大伙儿冲着一个人儿嚷嚷,多不爱紧张的人起码也心忙。

    曹操就想从南门杀出去。南边儿也是吕布的人马,现在曹操的那些人就好像进了口袋阵一样,人家吕布已经把口袋嘴儿都给勒上了。他们就在这城里撞叭。

    正在这时啊,在曹操身后有人说话:“主公休得惊慌!典韦在此!随~~我来!”说着,他把双戟这么一摇,就杀开了一条血路,杀出南关去了。来到南关口外已经到了吊桥了,这典韦才放了点儿心。“哎呀主公,好险呐!这回您不能再在后边儿了,您在前边儿由我来断后!”刚才开路我在头里,现在已经出了重围了,您在前边儿走。说着典韦回头这么一看,曹操没了!“哎呀!”可把典韦急坏了,他拨马就回来了,走到城关口这儿,正好儿碰上李典了,“李典将军!你可曾看见我家主公?”

    “诶~~我正在寻找。”

    “诶呀~~”典韦让李典赶快去搬救兵,自己就杀进城来。这回城里比刚才可乱多了,杀声喊声旌鼓声乱成了一团了。哪儿找曹操去,一连杀了个四街八巷,他也没看见曹操的踪影。二次杀出南关口,正好儿碰上乐禁,乐禁也在找曹操呢。二将合在一处,二次进城,再来找。刚到城门口这儿,咣!~~由城上下来一棵滚木,这滚木带着火,乐禁这马进不去了。典韦一着急,啪~~~拿短把戟照着自己青熜兽,那三叉骨削了这么一下,可把这马给打急了,咴儿溜~~一声怪叫~噗呜~~就冲进城来了,典韦继续找曹操。

    曹操哪儿去了呢?典韦保着他杀到南关这哈儿典韦冲出去啦,火光把南门口就给封死了,曹操出不去了。他拨马往北关跑,他干嘛一劲儿走北关呢?他的人马不从那儿进来的嘛,他觉得那个地方路还比较顺。走着走着看迎面杀来一将,曹操注目一看呐,差点儿介马上掉下来,谁呀?吕布!胯下赤兔兽,掌中方天戟。这么可怎么办?吓得曹操,一低头,把帽子往下一拽,啪,使袖子一挡脸,他特意是缓辔而行。把马倒放慢了,和吕布错镫而过。

    吕布一回身,啪,使那方天戟,一敲曹操这帽子,曹操浑身血都凝了。“哎!你可曾看见曹操?”

    “啊?啊看见啦,就在前面那骑黄马的便是。”

    “哦。”吕布一抖缰绳~~哗啊~~追下去了。

    曹操一看,他往北追去了,行了我的佛爷!我往南去吧!他一拨马~~哗哗呜哗~~玩儿命跑哇,碰上典韦和乐禁了。两个将军保着他,走到南关口这儿,上边儿的滚木擂石一个劲儿地往下砸呀。典韦和乐禁两个人,挥动手中的兵刃,拨打这些擂石滚木,给曹操开道。曹操的马~~哗~~往外这么一突,正好从上边儿落下一棵滚木来。

    这滚木什么样儿?就是那大树哇,摘了帽儿去了根儿,光要那大树厅,一个人都搂抱不过来那么老粗,在上面再洒上油,点着了,由高处往下扔。那怎么搪怎么躲呀。咔!~~~~的这么一声,正好儿砸到曹操的马上,那马~唏溜溜~~~~一声惨叫~噗嗵~~~曹操是连人带马都摔倒哇。那大滚木压着他那马,马呢,压着曹操一条腿,曹操,咬着牙发着狠好不容易把这条腿抽出来了靴子也掉了,袜子也没了。还顾这个呀?

    那滚木还压着马呢,他赶快用这手推。曹操也有点儿晕了,这滚木上净火你哪儿能用手推呀?他这一推~~嗞啦~~一下子“噗噗嚯……”手就焦了。用手这么一划拉,头发,胡子,眉毛,全着啦。费了好大力气总算把这棵滚木给推开了,可那马也站不起来啦。这工夫儿,典韦和乐禁回来,典韦把马让出来,让给曹操骑。二将步行边战边退。

    直杀到天光大亮,曹操人马,这才算收住脚。众文武赶快过来,给孟德道受惊。等众将到跟前一看曹操,诶哟,都不认得了。发也烫了,胡子也打了卷儿了,眉毛?没了。脚底下一只脚穿着靴子一只脚光着,袍子也趔了帽子也瘪了。瘪了?是啊,吕布那一戟给砸的。怎么这模样了?大家也不敢笑哇。“这都是我们的过错,让您~~啊受苦,受惊啦。”

    曹操?乐了。“呼哈哈哈哈~~~”把众文武都给乐糊涂了,就这模样还乐呐?曹操一摆手,“嘿!你等不必担忧,老夫一时大意,中了小儿吕布的奸计。

    此仇,老夫!必报!”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