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二十八回

更新:2018-04-08

    曹操许田射围,他用皇帝的金鈚箭射中了一只梅花鹿。大家一看这支金鈚箭呐,都以为是皇上射中的,立刻是跪倒称贺,山呼万岁。这时曹操往前一催马,他抢到皇上的前边儿来了,迎受这一称贺。大家这才明白,敢情这只鹿啊,是曹操射中的。好多人为之变色,脸都变色儿(发音:shai三声)了。有的是气的,有的是吓的。

    当时关羽想一刀,把曹操给劈死,可把刘备吓坏了,他连忙摆手是以目示意呀,云长这才把马勒住。(若有赤兔马,也许能行)

    刘备,上前称颂曹操:“哎呀,丞相神箭,世所罕及呀。您这箭射的太好了,怎么这么准呢。我看呢,没有人能比得上您。”

    曹操微微一笑:“呵呵嘿嘿嘿~~皇叔过奖啦。这乃是天子的,鸿~~福。”说到这儿,他称颂了皇上几句,可是这张弓,并没还回去,奔儿~~他把它,背起来了。皇上就没敢跟他往回要。

    围猎直到中午,这才在许田设宴,是君臣共饮呐。大家在一起喝顿酒,然后,驾还许都。

    刚回到许都哇,关羽就来找刘备来了。“大哥呀,这曹孟德,明明是欺君惘上啊。他把这个鹿射倒了大家称颂的时候儿,喊万岁,那是对天子啊。他为什么催马到前边儿去迎受这一称贺呀?我当时想一刀把他劈死,那您为什么拦阻我呢?当时把我气坏啦。”

    玄德赶忙,劝解关羽:“二弟,不能这么做呀。你别忘了这投鼠忌器。”

    投鼠忌器是怎么回事儿啊?汉文帝手下有个大臣叫贾谊,又一次啊,他给文帝上了一个表,说了这么句谚语,说“欲投鼠,而忌器。”就是说这老鼠啊,在一个很好的器皿上那儿趴着,你要打这老鼠不就把那件东西给毁了吗?意思就是说,不敢触动贵臣,唯恐伤害君主。

    说“你当时举刀上前呐,恐怕你也杀不了曹操,咱们弟兄三个人,力量多单薄啊。你没看曹操周围那是多少人呐。如果要动手打起来的话,曹操,在这混乱当中,他杀死了天子,把这罪过,不就放在你我弟兄的头上了吗?”

    关羽听到这呵儿点点头,虽是这样,他心里也是愤愤不平。“大哥,我看今天要不把这国贼杀死,久后必成大患。”

    “哎呀。”玄德立刻摆了摆手,“二弟,此事干系重大,望我弟,且勿轻言呐。”你可别到哪儿都说。关羽,生着气走了。

    这满朝文武岂止是关羽生气,生气的主儿多了,还有不少掉泪的呢。就连皇帝呀,这位汉献帝,都哭了好几次了。他心里比别人呐,更委屈。为什么?自从自己继位以来,天下是奸、雄并起呀,摁下葫芦瓢就起来。开始叭,董卓篡权,后来叭,李傕、郭汜捣乱,好不容易请来了这么一位曹操,满以为这位呀,是一位辅佐社稷的一位耿耿忠心的忠臣呐,没想到,他也是弄国专权。就这次行围采猎,哪儿有跟皇帝并辔而行的?就差这么一马头啊,谁有这身份?当大家看到金鈚箭,一欢呼的时候儿,曹操,扬眉吐气洋洋得意,往前一催那个马,一挺这个胸一扬这个脸天子全看到眼里啦。射完了猎之后这金弓就不往回还啦。自己心里头能不难过嘛。他就跟伏皇后说了。

    说:“曹操要是这样作威作福的下去,我每天看见他呀,如负锋芒呐。”就像在背上,背着好多芒刺,扎得那么难受。他又把今天围场的事情跟皇后说了说,“我瞅着这个曹操他是早晚必有异谋。你我夫妻呀,就死无定所啦。”

    伏皇后心里也很难过,“那满朝公卿这么多的大臣,他们都食汉禄竟没有一个人,能够救救国难吗?”

    夫妻这儿正说着话,由外边儿进来一个人,跪倒在献帝的面前。献帝一看,原来是皇丈伏完。就是伏皇后他父亲。方才他们夫妻的对话老伏完听见了,他跪到这儿,一边儿安慰献帝,一边儿跟献帝说:“老臣我在围场也看得很清楚。可是我没有这力量,我制服不了曹操,我也没有这么大的权柄。万岁您不要难过,保重龙体为要哇。您总是这么哭这么憋闷这可不得了。老臣我可以给您推荐一人,可以灭曹。”

    皇上一听,“你快说,是谁?”

    “那不是旁人,就是曾经,在灞河救过驾的,车骑将军,国舅董承。因为他官拜车骑将军,他手里头有点儿兵权。我看他还能行。”

    “啊。”献帝点了点头,“那,请皇丈,把他召进宫来。”

    “哎呀~~”伏完摆了摆手,“万岁,那可使不得。”因为什么?“您不看看,朝中几乎,都是曹孟德的耳目。万岁,您的举止言行都有人看在眼里记在心中禀报于曹操。所以不能直接召董承进宫啊。”

    献帝一听,“皇丈说的有理啊。那么,依皇丈之见该怎么办呢?”

    伏完想了想,“万岁,这么着吧,您呢,暗暗地写一道密诏,然后,您准备一件衣服,嘶~把这个密诏哇,缝到衣带里,您把这个衣带赐给董承,叫他回到家里去,仔细观看,然后,叫他找些心腹之人,就可灭曹啦。而且此事是神不知~~鬼不搅(即:觉)。不知万岁龙意如何?”

    “好好好~~皇丈,我立刻写诏。”

    献帝掉着眼泪,要破了中指,用血写的这份诏书哇。写完之后交给伏皇后,让她一定要把它缝好,千万不许露出什么马脚。伏皇后,那是更仔细更谨慎啦。她把这道血诏,就缝到这玉带里了,可以说缝了个严严实实的。缝好之后,献帝就把这件锦袍穿上了,他把这玉带也系上,然后才传旨,召董承进宫。(难得有这么一位贤惠的妻子,不过话说回来,哪家的媳妇不向着自己的男人呢?玉带诏堪称中国历史上最早的间谍工具了)

    董国舅不知道什么事,进来见过献帝之后,献帝领着他上功臣阁了,到功臣阁来干什么董承不知道。献帝问他:“你看太庙功臣阁居中坐的是谁呀?”

    把董承吓了一跳,嘶~心说,皇帝这不是成心,明知故问嘛。那我能不知道吗?“正当中坐的是开基立业的高祖刘邦啊。”

    “那么两边站立的那两个人呢?”

    董承赶忙回答,说:“那是留侯张良、酂侯萧和呀。”

    献帝点头,“对,他们都是开国元勋,汉高祖的,股肱之臣。今日我看你国舅哇,也象朕身边的子房啊。”跟张良差不多啊。

    董承一听,“嘶~那我怎么敢承担呢?”

    献帝微然一笑,“你不是也曾经救过驾嘛,我还没有封赏过你。”说到这呵儿,汉献帝往两旁看了看,看那人离得他们很远,他这才压低了声音,“寡人今日有锦袍一件玉带一条,赐与国舅。你把他带回家中,闭门观之。”你把门插上仔细看看。“不要~辜负~~朕意。”说完了把袍脱下来,把带解开,就交给董承。

    董承叩头施礼赶忙把袍穿上,玉带系好,君臣走出功臣阁。董承急忙辞别献帝回府,他心想:嘶~这衣带里,一定有东西呀,我得赶快回府去看。

    刚走到东华门,只听~~踏踏踏踏~~~~一阵马蹄声。啊?他看前面,有一人跨坐在鞍桥上后边儿带着不少的铁甲军,来者不是旁人,正是曹操。吓得董承想回避,往回走?不行了。往前走?那就要冲撞。躲?没有地方躲。只好他往到边儿一站,是躬身一礼。他想把曹操让过去。

    嘿嘿~~曹操走到他的跟前,吁~~~~把马勒住了。敢情是特为他来的。

    董承陪着献帝一进功臣阁,曹操那儿就得着禀报了,说国舅董承,被天子召进宫中进功臣阁太庙去了,不知道什么事情。曹操不放心,他这才催马,赶到东华门,正好儿,跟董承走了个碰面儿。

    曹操甩镫离鞍下了马了,背着手儿,走到董承的跟前,上下打量打量董承。董承的心是突突直跳。曹操看完了他之后,微然一笑,“嘿嘿嘿~~不知国舅~你这是从何处而来呀?”

    “啊~禀丞相,董承,蒙天子见召,赐我锦袍一领。”

    “哦~~~为什么天子无端,要赐国舅,锦袍一件呢?”

    “啊这个……啊丞相,万岁说,我曾经在灞河有救驾之功。”

    “哦~~~”说话的同时啊,曹操就注意上,董承这个袍带了,看着看着,“啊呵~~董国舅,能不能,把这玉带解下来,让我看一看?”

     “呃~~”董承吓坏了,心说这袍带里边儿有东西解下来给你看看,那怎么能行啊?他想不解,不解曹操能答应嘛?他稍这么一打迟儿,曹操吩咐手下人:“速与我解之。”你要不解?过去人,把他给我解下来。董承一看,“呃~~且慢,呃呵~我这就解给丞相。”说着,董承把带子解下来,交到曹操的手里。

    曹操接过来看了看,是一条镶金嵌宝的玉带。嘶~~也没有什么呢。可是他不放心,又打量董承,“嘿嘿~国舅,你把袍,脱下来,叫我穿穿不好么?”

    “啊~~啊~可以。”董承不敢说不行啦,要说不行的话曹操立刻能吩咐人过来给他扒喽。他赶快把袍脱下来,交给曹操。

    曹操,接锦袍在手~~啪啪啪~~~抖了这么两抖,嘶~也没发现什么。他又把这个袍举起来,对着这太阳照,他看得可真仔细呀。这时候啊,董承紧张死了,心说他要瞧得这么仔细,一会儿的工夫不得发现了什么呀。那可怎么办呢。

    曹操~啪~~把袍这么一抖,刷~~他穿上了,然后,把那颗玉带他也系上,系好之后,嘿,他告诉手下人:“你们来看,哎~我穿此袍,合体吗?”他手下的这些亲随一看,“呵嘿嘿~~丞相,您穿这袍,太合体了。”其实啊,短半尺。曹操哇,明知道他们这是说好话呢,“呵呵呵~~~~董国舅。”(看得出,此时汉献帝年纪尚幼,身量瘦小,因此衣袍颇为短小,而并非曹操身高体壮过人的缘故。此年,汉献帝刘协18岁,曹操45岁。)

    “啊~~呃~~丞相。”

    “他们都说我穿这个袍挺合适,那么,国舅就把这袍带,转赐与我,你看怎么样啊?”不是皇上送给你的嘛,你现在做个人情就把它送给我得了。曹操嘴里这么说着话他这眼睛死噔噔地盯着董承,看董承什么表情。

    董承都要紧张死啦,我怎么能转赠啊?说不给,这话还说不出口。他转念这么一想,啊~~强作笑颜:“哈~~丞相,这是天子所赐,我怎好转赠呢?我也不敢这么做呀。您容我回府,给您另做一件。”

    “啊?”听到这儿~啪~~曹操把脸儿就沉下来,用手一撕髯,“董国舅,此袍带,你舍不得转赠,难道其中有谋乎?”有什么阴谋吗?

    可把董承吓傻啦,“啊~~不不~~丞相,如果您穿着合体,那您就把它~~穿去吧。”

    “哈哈呵呵呵~~~”曹操点了点头,“董国舅,我这是跟你开个玩笑。你曾经说啦,灞河救驾有功,天子这是赏赐你的袍带,我怎好,夺人之美呢?还还给你叭。”

    诶哟~~~~董承那颗心扑通一下子,才算掉到肚子里。曹操又把这袍带还给他了,董承是如释重负啊。他不敢走哇,站到这儿等着,他等着曹操走了之后,自己好回府,看看这袍和带里边儿藏着什么。这曹操啊,还不忙着走,他就瞅着董承。董承就明白了,哦,这是让我先走哇。“啊~~丞相,董承,跟您告辞了。”曹操点了点头,没说话,笑呵呵地瞅着董承。嘶~~他越端详董承,是董承心里头越紧张呐。他还不能急着忙着走,他走得过急,他怕曹操把他叫回来。“你回来,你跑什么呀?”你说不急着走,我紧着在这儿磨蹭什么呀,我得赶快回家呀。董承转过脸去,还得迈着四方步,装作没事的样子。他走不多远,曹操这时候,已经上了马了前呼后拥的~~哗~~~~~~由董承身旁过去了。

    董承一看,曹操走远啦,他抹过头来,赶快上马,快马加鞭呐,就往家里跑哇。到了家门口儿啊,镫都没摘利索,差一点儿从马上掉下来。府中的那些仆人,不知道国舅今儿这是怎么了。

    董承急忙跑到小书房,把门关上,窗户放下来,把这件袍,和这带,全脱下来了。董承先在这袍上找。这么说吧,把这件袍由领子、前心、后心、底摆、袖头,全都找遍啦,没有哇。嘶~~哎呀,这里没什么呀。当时曹操举着这件袍冲那太阳照把我差点儿没吓死。我怕他呀,照出点儿什么来,看来这里边儿是什么也没有哇。

    董承又开始啊,看这条玉带。他先用手摸,摸来摸去,也没摸出什么东西来。把董承急坏啦,晚饭都没吃,天黑以后长上灯他又接茬儿找。他把那袍子几乎都给拆开了,也没找着。这带子他翻过来调过去看了几乎有一百遍了,也没看出什么东西来。

    董承都困啦,他趴伏在这个桌案上,打了个盹儿。嘶~这个蜡灯灯花儿很大,忽然间掉下个小灯花儿来,整好儿,就掉到这玉带上了,一下子烧个窟窿,把董承的胳膊给烫了一下。“哟嗬。”他一激灵醒了,诶呀,把董承吓坏了,这玉带怎么烧了。他用手这么一糊撸,就由打这小窟窿里呀,透出点儿东西来,好像里边儿,卷着这么一条白绢。诶呀在这儿呢!

    董承赶忙找来刀剪把这玉带拆开了就把这条白绢抻出来,他铺开这么一看,敢情是一份血诏。皇上,把中指咬破,用血写的。

    这诏书什么内容啊?诏书里说,曹操挟天子令诸侯,接连党羽败坏朝纲,封赏都由不得汉献帝做主啦,所以汉献帝,把这道血诏给了董承让他纠集忠义两全之士,灭曹操,辅安社稷呀。董承哭了。

    他正哭着呢,从人进来禀报:“外面,有您的挚友求见。”就是他最好的朋友。

    天都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来见我呀?吓得董承,赶忙把玉带诏收藏起来。他刚把诏书藏好只见帘栊这么一挑由外边儿进来了四位。董承一看呐,确实是自己,换命之交的好友喔。其中有工部侍郎王子服,长水校尉种辑,议郎吴硕,昭信将军吴子兰。几位大人进来一看,嘶~董国舅怎么俩眼通红啊?

    “哎呀,几位兄长,天到这般时候,你们来此做甚?”

    “嘿~我们来给您道受惊来了。”

    董承一听奇怪,“给我道的什么受惊啊?”

    “唉,国舅,我们听说,天子,不是赐给您,一件锦袍一条玉带么?”

    “对呀。”

    “据说是险一险让曹丞相给没收了?在皇宫门前,翻过来调过去看,有这么回事儿么?那么,万岁给您的这件锦袍,和这条玉带,是怎么回事儿?”

    董承听到这儿,看了看几个人,不能再隐瞒了,他的眼泪也止不住了。他过去亲手,把门关上插好回过头来,把诏书拿出来叫这几个人这么一看,这几位都掉了泪,一个个气的是咬牙切齿啊。“必须,得把曹贼灭喽。”“咱们怎么办?”“咱们把名字写到这诏书上吧。”“对。”几个人都在这诏书上签了名了。

    刚把名字写完,家人敲门,当当当~~~~董承开门这么一看,“哎~~~~何事叩门?”

    “启禀将军,外边有西凉太守马腾将军求见您。”

    “啊?”董承打了个冷战,“不不~~我不能见他。你赶快出去跟他说,你说我~~染病在床。”

    “哦是。”这家人赶忙出去了。

    出去工夫儿不大,董承就听啊,这院子门口那儿有人吵,嗓门儿还挺大,“岂有此理!什么有病!我在皇宫门前亲自看见,他面带春色,满面春风,精神百倍。怎么这么会儿的工夫儿,他就有了病了呢?岂有此理。我一定要见国舅。你们与我,闪开了!”家人拦不住了,马腾大踏步地打外边儿就进来了。

    董承回过头来冲这几个大人使了个眼色那意思,你们可都别言语啊,我出去,我一个人儿对付他。董承赶忙由屋里跑出来了,“诶哟呵呵~~~我当是谁呀,原来是马腾将军。啊~~快,厅堂中一叙。”董承,就把马腾给拉到客厅来了。

    分宾主落座之后,“啊~~不知道,马腾将军天到这般时候,来到府下,有何指教?”

    把马腾都给气晕了,瞪着俩大眼睛上下打量董承。“国舅。”

    “啊,将军。”

    “我听说你病了,你这不是满精神嘛。”

    “啊~~哦~~我是偶染风寒。”我确实有点儿病,“刚才我想着这个……挡驾,实在是~~有些不恭啊。”

    “哼!”马腾啊,把脸儿甩过去了,好大的不高兴啊。“唉~~~”他叹了口气“我实话对你说吧国舅,我要回西凉,我觉得这满朝中啊,能够我向他辞别辞别的,只有你。可是我没想到,你差点儿给我来个闭门羹啊,险一险连见都不见我。哎呀~~我真是百思不解呀。”

    “哦,马腾将军,我董承,有失迎候,罪过罪过。”

    “算了吧!”说到这呵儿,马腾挺身站起来~啪~~把袖子这么一抖,长叹一声,“据我看来,这朝里边儿没有几个救国之人。再~会。”一挑帘子出去了。

    嘶~诶呀~~董承一看,这马腾说话话外有音呐,几步他从屋里就追出来了。“呃~马腾将军,请留步。”你回来。他又把马腾给拽回来了。“方才将军所言 ‘朝中没有救国之人’,这话是冲着谁说的呀?”

    “我就冲着你。你还身为国舅呢?许田射围时候曹操,那些举动你都没看见呐。我现在一提这档子事儿,气得我马腾浑身直抖哇。想不到,你贵为国戚,”你是皇上的亲戚,“你不思念报国,你整天净在家里干什么呀?哦~~不是喝酒,就是歌舞升平,再不然你就躺在床上装病啊。你给我闪开叭。今天晚上这国舅府哇,嘿嘿,我都多余来。”(这西凉太守比起前任——董卓来,实在差劲了许多,虽然勇猛无双。)

    马腾说完了还是要走,董承把马腾给抱住。方才马腾将军这些话呀,董承不单没生气,他还很感激,“马腾将军,我有话对你说~~~~我家里还有几个人呢我把他们请过来你见见。”说着董承把王子服几个人给请过来。马腾一看,哦~~全在这儿呐。

    董承,又把血诏拿出来叫马腾将军看,马腾也在诏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了,签完之后他一看就这么几个人儿啊?这么几个人儿怎么能够灭得了曹操哇? “哎,国舅,我给你推荐一人叭。”

    董承一听,“呃~马腾将军,这可不能乱推荐呐。天子在诏书上写的明白,让咱们纠集忠义两全之士。”

    “诶呀~~国舅,此人堪称忠义。”

    “但不知他是哪一家。”

    “就是那皇叔刘备。”

    “哦哎~~不行不行,”董承一听,“那是曹操的人呐。他和曹操交往甚厚,这次就是曹操把他给带回许都来的。”

    “哎呓~~”马腾一听,“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在许田射围的时候儿,曹孟德,把马,带到天子的前边儿去了。当时我看,刘备他的二弟关云长,用青龙刀要把曹操给劈喽。”

    “是吗?”

    “我亲眼所见。刘备用眼神制止了他的二弟。”

    “嗨嘿~~”董承一听,“招哇,那说明刘备还是曹操的人呐。”

    “哎~~~国舅,你怎么能这样讲话呀?刘备那是投鼠忌器。再说曹操周围手下有多少爪牙,根本云长也下不了手哇。所以他才制止了他的二弟。”

    啊~~~~几句话说得董承恍然大悟。董国舅,这才夜访,刘玄德。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