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三十回

更新:2018-04-08

     曹操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刘备说了几个英雄都让曹操给驳了。曹操说,当今真正的英雄啊,那就是你和我。这句话可把玄德吓坏了,他就怕曹操识破他,所以夸嚓一下儿,把手里的筷子、羹匙儿,全掉地下。幸亏此时天上打了个霹雷,玄德赶忙掩饰:“诶呀,想不到这雷声如此之大呀。”

    曹操笑了:“呵呵~~怎么?玄德,大丈夫,也惧雷不成?”

    “嗨,丞相,您忘了,圣人迅雷风烈必变,何况玄德呀。”他说孔子啊,一听见这巨雷声脸儿都变色。

    “嗯,”曹操点了点头,还真没介意。

    曹操就这么好糊弄?不是,这里有两个原因。一呀,现在曹操正在得势是事事如意,第二,曹操满以为刘备是个英雄,能够慧眼独具是满腹珠玑,但是方才听他说的那番话,才知道刘备没有真才实学,因为他所说的那些人,几乎一个不如一个。那为什么曹操,还说刘备是个英雄呢?那不过是句客气话。可把刘备吓得够呛,幸亏这个雷,加上刘备淡淡说了那么一句,有意无意的话,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把曹操给糊弄了。(这种平静的对话中蕴含重重杀机的情景在中国文化中已经见多不怪了,青梅煮酒论英雄不过是其中颇具代表性的一出罢了。而外国文化中对此种意境领悟颇浅。最精彩的也不过是电影《盗火线》里边,罗伯特·德尼罗和阿尔·帕西诺在酒吧里边的那场对手戏了。)

    过了一会儿雨过天晴,曹操,和刘备这酒也酒至半酣了。正在这时,就听着花园门外一阵乱。“啊?”曹操用手一推胡须,这怎么回事啊?只见从门外,怒冲冲、慌忙忙闯进来两员大将。前边儿是关羽,后边儿是张飞。好多人想阻拦这两个人,根本拦不住,张飞一抬手,把拦他的人给推倒了好几个。两个人就直奔花厅这儿来了。

    敢情关羽、张飞呀,今天为什么没在家呢?他们上城外去演习弓马。因为大哥玄德最近哪儿也不去,总在那菜园子里浇菜,哥儿两个都不满意。为这事儿张飞还问了关羽:“嘶~咱们大哥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想起种菜来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儿?你没问问吗?”关羽说:“我问过了,大哥说我不明白,他不让我多问。我只好,有时就读读《春秋》,再不就陪你练练武。”“嗨唉~~~”张飞急得直搓手哇。

    他们在城外练完了武之后回去,刚这么一到府,就听到禀报了,说曹丞相派来两员大将,急急忙忙的,就把使君,给领走了。据说连衣服都没让换。“啊?”关羽、张飞这么一听当时是惊恐的不得了。两个人是扭头就往外走,就奔丞相府来了。

    到门儿这儿人家不让他进去,说要给他通禀一声,关羽、张飞哪儿等得了哇,直接就冲进来了。他们找了几个地方儿没找着,后来听说,刘使君,与曹丞相,正在后园花厅那儿饮酒呢,他们就奔这儿来了。到了门口儿这儿还是不让他进,气得张飞~~唰~~~的一下儿,把铁臂往起这么一抬扒拉倒了好几个,他们两个就冲进来了。

    当来到花厅下举目这么一看,啊?大哥刘备呀,嘶~~正跟曹操那呵儿饮酒呢是推杯换盏,兴高采烈,有说有笑。这……这怎么办呢?

    曹操也看清楚了,原来是关张二将,“噢~~~啊云长、翼德,你们这是从哪里来呀?又来此做甚呢?”我跟你大哥在这儿喝酒你们干什么来了?干嘛这么大的气儿啊?

    张飞这么一听,“啊……他这……嗯~~”张飞没词儿了,看着关羽。关羽往上一抢步,叉手施了个礼,“启禀丞相,末将听说丞相与大哥,在此饮酒,我是特地前来,舞剑~~助兴~~”

    “噢~~~~”曹操全明白了,这个两个人,是怕我把他们大哥刘备,给害喽。“嚯哈哈哈~~~二位将军,此处非昔日之鸿门宴,焉用项庄、项伯乎?”

    曹操说这什么意思啊?汉高祖刘邦,和楚项羽交征的时候儿,项羽手下有个谋士叫范增,在鸿门摆了一个酒宴,想要在这酒宴上,让项庄舞剑杀死刘邦,幸亏有大将樊哙保驾。从那儿留下了一句话,叫“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曹操今儿跟关羽、张飞说我这儿不是鸿门宴,我不害你大哥刘备,你们舞的什么剑呐。

    他立即吩咐:“赶快给这二位樊哙将军,备酒。”

    关张,谢过,坐在旁边儿那儿也跟着喝起来了。这可以说是尽欢而散。

    喝完之后弟兄三人辞别曹丞相回到府里,一到府里呀,关张,这才跟刘备说:“大哥,你吓死我等兄弟啦。这还了得?您怎么上他那儿去喝酒去了,您也得告诉我们一声儿。”

    “嗨~~”刘备一听,“快别说啦,我也没承想。我正在后园那儿浇菜,张辽就来了,就把我给叫走啦。我还以为呀,是玉带诏的事情已经泄露了呐。”

    关张一听,吓得激灵打个冷战,“大哥,那曹操没提玉带诏的事?”

    “嘿嘿哟~~~提起那事来还了得啦。虽是这样啊,二位贤弟,也把哥哥我吓得,是魂飞天外呀。”

    两兄弟这么一听,“哥哥,曹孟德既然没说玉带诏的事情,这说明是没有走漏半点风声您何必吃这么大的惊呢?”

    “嗨嗨~~二位贤弟哪里知道,曹操问我当今谁是英雄。我想啊,把他蒙哄过去就算了,说了几个他说都不是英雄好汉。最后他说,真正的英雄,是我,与他。”

    张飞一听啊,把两个大指挑起来了,“嘿嘿哎!曹孟德要这么说呀,那他真有点儿眼力。”

    “诶~~别嚷嚷,”刘备赶忙,把张飞的手给捂住了。“你瞎喊叫什么。我就怕他说我是英雄。”

    “你看这事儿新鲜不新鲜,”张飞听着别扭,“我就爱听谁说我是英雄。”

    “得了别嚷嚷了。以后我等兄弟,还得要格外小心。”

    “嘶~那干嘛您怕他说……”

    “以后再说不行吗?”刘备怕张飞苦苦追问,就不跟他说了。

    到了第二天,曹丞相又派人来请刘备。嘶~看来,这位曹丞相是真想跟这位刘皇叔亲近亲近。昨天青梅煮酒,今儿又来了。刘备一想不能辜负丞相的厚意,“嘿哎~~~我这就前往。”关张二人一听,“呃~我们两个兄弟跟着去吧。”

    “嗨呀~~”刘备摆了摆手,“别跟着啦,那多不好意思呀。如果他找我谈论什么军情大事,你们兄弟两个可以跟我一齐去。人家一劲儿请我吃饭又没提你们二位你们总跟着,这……这合适吗这个?”

    关羽、张飞也笑了,“哈哈~~~大哥言之有理,您多加小心。”“望安吧,万无一失。”

    刘备,来到了相府,曹操,还是执手相让,手拉手,叫玄德坐下,亲自给玄德满酒。这酒喝了还没有三巡呢,忽然从外边儿进来一个人,这个人好像是曹丞相的亲随。他走到丞相的跟前,伏到耳边,说了两句话。刘备也听不见,不知道说的是什么。隔着个桌案,他只见曹丞相点头,“啊?哦……哦……回来的好快。请满先生到这里来。”

    满先生?刘备一听是不是满宠啊?果不出所料,满宠打外边儿进来了,风尘仆仆,他先见过了丞相,然后,又见过玄德。曹操让他坐下。

    “啊嘿嘿~~皇叔,丞相,在此焉有我的座位。”

    “有座便坐不必客套。”

    “谢座。”坐下了。

    “啊~满先生,你什么时候从冀州回来的?”

    “我刚刚赶回。”

    “哦~~啊~~袁绍公孙瓒交战之事,如何啊?”敢情曹操是派满宠啊,到冀州去探听消息去了。

    满宠这么一听,“哎~~丞相,”嘶~嘴里说着话,他看了一眼刘备。

    曹操冲着满宠一摆手,“满先生,无妨事。只管说来。”

    “是。学生我到了冀州,才打听清楚,袁绍,是大败公孙瓒。”

    嘶~哎呀,刘备听到这呵儿心里头咯噔一下子暗吃一惊,“满先生,公孙瓒,他现在如何呀?”

    满宠一看刘备那个样子很着急。

    “啊,玄德公,不忙,让满先生慢慢儿说。”

    “啊,是。”

    “回禀丞相与皇叔,公孙瓒,叫袁绍杀得大败,最后无计可施,他自己修造了一座,易京楼,有十多丈高,屯了好多粮草,他想背城一战。可是袁绍呢,是苦苦困着城池不放啊。逼得,公孙瓒走投无路,他曾经写信到许都来,向丞相您求救。可是,他那位使者呀,叫人家袁绍给捉住了。后来,公孙瓒又写一封书信给张燕,这封信也落到袁绍的手里。袁绍拆开信这么一看在信中约定,举火为号,里外夹攻,想兵败袁绍。袁绍来了个将计就计,带领人马,冒充是张燕,说是来救公孙瓒。公孙瓒一见火光喜出望外带着人马杀出来他没承想,让袁绍杀的是丢盔卸甲。从此,他登上易京楼是再也不下来。可是他没想到,袁绍哇,挖开一条地道,直通易京楼下,最后还是把这座高楼给取下来了。公孙瓒走投无路,杀死了他的妻子,他是自缢而亡。”自己上吊死了。“公孙瓒的人马粮草,皆归袁绍所有哇。”

    刘备听到这呵儿,不觉眼睛这么一酸,掉了泪了。曹丞相一看,“诶?玄德公,为何落泪呀?你是为公孙瓒吧。”

    果然叫曹操给猜着了,曹操知道,刘备与公孙瓒既是同窗之好,还有推荐之情。公孙瓒帮过刘备不少的忙。现在所以他挺难过。刘备一方面是哭公孙瓒呐,他心里在想着一个人,想谁啊?赵云,赵子龙。不知这员虎将,现在落于何处?刘备这心里话,没敢往外说呀。

    可曹操这时候儿,已经把双眉锁起来了。曹操怎么皱眉了?他心中在暗想:袁绍,本来就是我的劲敌,我希望呐,他和公孙瓒多打一段时间把他们两下的力量都消耗消耗,然后,鹬蚌相争,我来个渔翁得利。现在看来呀,袁绍很迅速地把公孙瓒给灭了,公孙瓒的兵马粮草地盘儿那就全归了他了,现在袁绍的势力是越来越大。本来袁绍就是曹丞相的心头患,如今,他的势力这么大,这怎么得了哇。更使曹丞相担心的,是怕二袁携起手来呀。

    所以他赶忙问了一句:“满先生,袁绍兵败公孙瓒,你听说袁术怎么样啦?”

    “哦,丞相,袁术给他哥哥写了一封书信,劝他哥哥称帝。袁术这个人,在淮南一带是骄奢过度,手下将校离心离德,有好多大将都离开他。现在听说袁术也病了,他根本在淮南,就混不下去了。他想带着玉玺,和他手下那些人马,去投他的哥哥袁绍。”

    刘备听到这呵儿赶忙冲曹操把双拳一抱,“哎呀丞相,您可不能叫袁术去投袁绍,要是那样的话,那袁绍等于,猛虎添翼啦。丞相应该,早作打算。”

    “诶,玄德公,言之有理呀。”

    话刚说到这儿,由外边儿慌张张进来一个人,“启禀丞相,袁术已经在淮南起兵兵奔徐州。他过徐州,是上冀州去投他哥哥袁绍。请丞相定夺。”

    诶哟!还没等曹操说话呢,刘备可乐坏了,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他急忙~哗啦~~把杯筷这么一推站起来了,“丞相,绝不能叫袁术兵过徐州啊。”

    “呵~~玄德,以你之见呢?”

    “请丞相赐刘备一支令箭,刘备不才,愿生擒袁术,来见!”

    “哦呵~~玄德公,有劳了啊。如果有你带关张到徐州,那,袁术是插翅难逃。待我面君之后,然后起兵。”

    第二天,曹操就奏明了天子,天子当时降旨了,曹操立刻派,五万人马,然后配备两员大将,朱灵,和路昭,听从玄德调遣。这曹操,哪儿是派两员将听从刘备调遣呐,是监视着刘备。刘备,亲自到朝中面君,向天子辞别。天子哭着,把刘备给送出来了,刘备低低的声音嘱咐天子:“您多多保重龙体,臣自有安排和主张。”

    刘备回来之后立即吩咐啊,让关张催促着,朱灵与路昭二将,快快起兵。回到府里赶快收拾,忙得不得了,噼里啪啦收拾了一气落下不少东西,不要啦,走吧。这人马就出城了。

    出来走了还没有十里路呢,国舅董承前来饯行。董承也哭了,拉着刘备的手:“皇叔哇,您可别忘了这玉带诏哇。”刘备一听:“我时刻没忘。”说到这呵儿,他用眼往四外看了看,左右没有曹操的人,他这才告诉董承,“国舅,请您耐心等待,刘备此去,必有奉报。”

    董承啊,拉着刘备的手,眼泪汪汪,“愿公,莫负帝心呐。”你可别辜负了,天子对你的期望。刘备点了点头,冲着董承一拱手,然后飞身上马马上加鞭~啪~踏踏哗~~~~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就开下来。

    人马走出老远来,关羽张飞这才问呐:“大哥,您忙什么呀?自从我等兄弟出世以来直到今天,我从来没看见过您这么忙过。府里的东西还丢下不少呢。”

    “嗨嗨~~不要啦。”刘备冲着他们两个摆了摆手,一看,这儿离朱灵、路昭很远,这才告诉两个兄弟,“二位贤弟呀,我此次离开曹丞相,等于樊鸟出笼,是龙归沧海呀。从此我再不受这网中的羁绊啦。曹操其人呐,是只能同忧不能同乐,不知何时其心一变,你我兄弟,就要死无葬身之地啦。快走叭。”

    关张这才恍然大悟。

    刘备的人马刚走,郭嘉与程昱,讨教钱粮回来了。嘶~他们发现,这么些个人马,浩浩荡荡的这是上哪儿去呀?一打听才明白,说丞相,给了刘备五万兵奔徐州了。

    诶哟,郭嘉和程昱赶忙来见曹操,说:“丞相,您怎么让刘备带着人马去徐州了?”

    “哦,二位先生有所不知,我让他去堵截袁术。”

    “诶呀!”程昱听到这呵儿一摇头哇,“丞相,当初荀彧我们几个人,就主张把刘备杀了。跟您说了几次,您也不听。今天您怎么又给他人马呀,那这不是,放龙归海,纵虎归山嘛。以后您再想把刘备带到您的身边来,没有这天啦。”

    郭嘉一听:“程昱说得对呀。丞相,古人说:一日纵敌,万世之患。您不杀他行,可也不能放他走哇。”

    曹操一听,二位先生说得对呀。“那……那这怎么办呐?”

    “把他追回来吧。”

    “啊~对。”

    曹操刚一点头,由旁边儿过来一员大将,许褚。“丞相,您给我一支令箭吧,我带领五百铁骑,立刻,把刘备给您追回来。”

    “你可要多加小心。”

    “请丞相望安。”

    许褚带着人,由后边儿就赶上来了。有探事马禀报玄德,说后有追兵。啊?哦~~~刘备看了看关张心说你们看怎么样?曹操不放心了叭。张飞一看,“兄长您不必挂怀,待我去,丈八矛挑死来人。”

    “慢来。”刘备摆摆手, “那可使不得。我看看他怎么回事。来,把营寨扎住。”

    临时扎住营寨,时刻不大,许褚就到了。翻身下马见刘备施了个礼,“使君在上。末将许褚这厢有礼。”

    “呵~~免啦。啊~~许校尉,你来此何干呐?”你上我这儿干吗来了?

    “啊呵~~回禀使君,奉丞相之命,请将军您速回,有要事商议。”

    “哦~~~许褚将军,我是奉君命,还有丞相口谕,到徐州堵截袁术。你看,”他用手一指,“帅印在此。我刚从许都出来,丞相会有什么事把我叫回去呀?有事不早就说过了?再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请许褚将军你回去叭。回去替我禀复丞相,你说呀,我一定,按丞相口谕行事。”

    诶哟~~许褚一听人家不回去,不回去哪行啊?我讨令来,就是追你回去,追不回去,我也得把你捉回去呀。“啊这个……”许褚听到这呵儿,把双眉往上这么一挑眼睛一瞪他握拳举目,一看,嗯~~嗯?可了不得了。怎么了?他见刘备身后站两员大将左边儿,是关羽关云长,右边儿是张飞张翼德呀。一位手里头,扶着青龙刀,那位手中紧握,丈八蛇矛。诶呀~~~许褚一看不好,我真要一动横的非打起来不可呀,嘶~再说了,丞相也没告诉我跟刘备打呀,说“他要不回来,你就跟他死战”,没这句话。嘶~再说我近来听说刘皇叔,和我们丞相挺好,经常在一块儿谈心,饮酒。刚才刘备那话说得也对,人家是奉君命,天子有旨,丞相有口谕,挂着印出来的。我呀~~~我回去得了。“那刘使君,既然如此,我就回去回复丞相。”

    “将军保重。”

    “再会。”

    许褚带着人马~哗~~~~~回去了。这倒好哇,这位许褚将军领五百铁骑,跟潮水差不多。追来的时候儿~~哗哇~~~象涨潮一样,挺快,回去~~哗~~~~跟落潮一样,也不慢。(小时候听广播听到这儿感觉很纳闷儿,什么叫做“铁旗”呀?知道红旗、白旗,可是没见过铁的。难道是五百个人都拿着铁板做的旗子?那也太震撼了叭!而且那时候也没见过什么是潮水,头一次知道有涨潮、落潮这么个东西。)

    回到相府,跟曹操这么一说,郭嘉、程昱一听,明白了,刘备既然不肯回来,可见其心已变。曹操一听,“不能叭,我虽然叫刘备去了可是我还派下了朱灵、路昭二将在他身边,谅他未必敢变。再又说了,他去堵截袁术,我已经答应他了,怎好又反悔呢?请二位先生,不必多虑。”郭嘉、程昱,只好不再说什么了,那就等着看吧。

    再说玄德呀,他领着人马来到徐州。车胄这么一听说,刘备是丞相派来的,为堵截袁术,当然他高兴了,亲自出城来迎。到帅府大摆筵宴,款待刘备。刘备到家里去探望探望家小。刚到徐州没有两天,袁术的人马就到了。袁术派一员大将纪灵,为先锋,在前边儿为他逢山开路遇水叠桥。

    关羽、张飞一听纪灵啊,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上次他领着十几万人马,来伐我们,你瞧他那派头儿,那个狂傲劲儿。“今儿个,我张飞会会他。取其首级来见大哥。”张飞领一哨人马就把纪灵给堵住了。两个人一交锋,二马盘桓没有二十个回合张飞大叫一声~~咔~~~一枪,就把纪灵挑于马下。

    袁术就到了。刘备往前这么一催马亲自来会袁术。袁术哪把刘备放在眼里呀,“我当是什么了不得的英雄,原来是你刘玄德。你不过就是一个织席编屦的小儿,安敢堵我的去路!”

    两军交战,这通杀呀。刘备正居中,关羽、张飞在左边儿,车胄在右边儿,把袁术给杀得呀,是望风而逃哇,丢盔卸甲。一眨眼的工夫儿尸横遍野血流成渠呀。

    袁术一口气儿败到了江亭,诶哟还剩一千来人儿喽,都是些老弱残兵啊。当时啊,那天气特别热呀,那时候儿是没有温度表哇,要有温度计这么一量大概也有四十二度左右。把袁术给热的汗流浃背口渴生烟,他吩咐手下人:“啊~看蜜水伺候。”他要喝点儿蜜水解渴。

    手底下人一听,“明上,这儿只有血水,哪儿有蜜水呀。”(酸梅汤总应该有叭,刚刚才青梅煮酒过不久嘛,看来手下人实在办事不力)

    “哎呀!”袁术,仰天大叫一声一张嘴~噗~~~~~一口鲜血喷出老远,当时,昏倒在地。连呼带叫叫了半天也没缓醒过来。

    袁术,于建安四年六月,死于江亭。(一杯蜜水渴死了袁术?中学时候,历史老师说到某某人“客死他乡,”因为口音的问题,还要连忙解释一下, “不是没水喝渴死了,是客死~~~”。如果老师记得这段书的话,恐怕会说“不是象袁术那样渴死了”叭。)

    袁术死了,他侄子袁胤呐,押着灵柩和妻子直奔庐江。走到半道儿上,让他手底下一员将官叫徐璆,把袁胤给杀死了。徐璆得过来了玉玺,跑到了许昌,献给了曹操。这下子可把曹操给乐坏啦。立刻,封徐璆为高陵太守。

    从此,是玉玺归曹了。(从此曹操名正言顺挟天子,连圣旨都可以自己下发了。)

    刘备打败袁术之后,知道袁术已经死了,刘备,是犒赏三军。然后,又申表朝廷,随后又给曹操写了一封书信,把朱灵、路昭,两位将军找过来了,说:“你们二位很辛苦哇。现在你们可以回去啦。”

    这俩一听,啊?我们俩人回去啊?“使君您呢?”

    “我在徐州小住几日。”

    “哦,那么请问您这人马怎么办呢?”带来五万人马,又得了袁术这么多兵马,那这该怎么办呢?

    “哦~~你可以回复丞相,把人马留在这呵儿,卫守徐州。”

    这俩一听傻啦,合着把人马扣下把我们俩打法回去呀?还不敢说不走。拿着书信回去一见曹操,可把曹丞相,给气坏啦。“好哇,你们这两个废物。我让你们干什么去啦?让你们监视着刘备。你们怎么自己回来啦?刘备不会来,而且把人马还都留下这还了得。两个无用之才,推出~~斩了!”

    旁边儿几位谋士一看,“哎呀~~丞相,您不要杀他们。这两个人,是两员偏将。您把兵权不是给了刘备了嘛,怎么能埋怨此二人呢?”

    曹操一听这话说得对呀。他抬头一看呐,程昱、郭嘉两个人正看着他呢。嘶~曹操心里挺不是滋味儿,面有愧色。“唉~~~我中了刘备的韬晦之计。”

    荀彧搭话了:“丞相勿忧,乘刘玄德在徐州站脚未稳,某施一计,是可除,刘备。”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