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三十六回

更新:2018-04-08

     三将军张飞,献计劫曹营。他想趁曹操,远路而来站脚未稳打他一个措手不及。没成想哦,人家曹操,是早有防范。当张飞率领着人马杀进曹营来的时候一看,这大营里头怎么这么静啊。知道上了当了再想回马,已经来不及了。一下子,就让人家曹家战将给包围起来。

    张飞在这边儿叫人家给围住了,刘备刘皇叔在那边儿,也让人家给困住了。张飞拼命冲杀呀,好不容易算杀了条血路,他回头一看,哟,自己带来的那些人马,都光啦。不是都是战死的,有好多呀,都跑到曹操那边儿去了。原来那就是曹兵嘛,上文书不是已经说过了。张飞一看顾不得这些了,干脆我回小沛叭。小沛去路已被人家给铡断,根本回不去了。张飞想往徐州杀,徐州也去不了了。下邳?哪儿都是人家曹操的人马了。如果跑那两个地方去要让人家给截到那儿这可怎么办呢?“唉呀~~~~”张飞在马上大叫了这么一声,落荒而走了。哪儿去了?他上了芒砀山了。

    张飞走了,再说刘备刘皇叔。他原来一听三弟献了这个计策,刘备很高兴,我兄弟粗中有细,既有勇也有谋,说不定今夜劫寨准能成功啊。好么,打起来才知道,成不了功啦。四面八方前前后后都是人家曹将。这可怎么办呢。刘备的双股宝剑上下飞翻呐,论武艺本领啊,刘备的本领不错。可是对方的兵马太多啦,再强,你也难以抵敌呀。打来打去刘备身边只剩下十几个军卒啦,刘备好不容易从重围杀出来他想回下邳回不去了,回徐州也不行了。到处都是人家曹操的人马。“这……这可怎么好哇?杀回小沛叭。”刘皇叔登高一望,小沛城中火光冲天。嗨呀~~不行啦。

    他稍这么一愣神儿,有一员大将杀过来了。“刘~备~休走!”玄德回头一看,是曹操手下大将夏侯渊。刘备心说我哪儿打得过他呀,干脆我败叭。他就一直啊,往北边儿跑。

    败北败北的么,大概横是就从这儿留的。

    反正刘备是认准了这个方向了。跑出也不知道有多远,他听听身后没有动静,刘备这才把马勒住,抹过头来这么一看,嘿~~~这倒好。怎么啦?刘备今儿可成了孤家寡人了。就自己啦?身边连一兵一卒都没了。这怎么办呢?刘备越想,越怨恨这曹操,你太狠毒啦,带二十万人马取我的徐州哇,嗯?如今闹得自己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两个兄弟也找不着了,家眷也顾不上了,只身一人,落荒而走。我要不杀你曹操哇,妄为英雄。可我怎么杀得了他呀?刘备想,现在我上哪儿去呢?想来想去无处可走,要想,报这个仇出这口气杀了曹操,现在谁的势力能敌得住曹孟德呀?江东的孙策呀?荆州的刘表?谁也不行。目前,能与曹操势均力敌,甚至于比曹操势力大的,只有袁绍。我投奔他去吧。

    刘备想起来,在自己徐州吃紧的时候曾派孙乾,求助于袁绍,袁绍因为他那幼子生病,没能够发兵来援助我,所以今天是徐州大败。可是袁绍,让孙乾带回一个口话儿来,说是倘不如意,可来相投。只好去找他叭。刘备呀也是硬着头皮去投袁绍,他们两个人不是那么很顺和。别扭。尤其是,自己,杀了他的兄弟袁术,心里总觉得不大得劲儿。另外呀,刘备并不喜欢袁绍这个人。可现在没有办法。

    诶?刘备又想起来,我不能直接去见袁绍去,我先见见他的长子袁谭得了。哎刘备和袁谭不错,而且袁谭呐,素穆刘备的大名,对刘皇叔非常敬重。我先到袁谭那儿看看他那口气怎么样,如果行,我就去投袁绍,不行,再奔他乡也不迟啊。他就奔青州来了。

    门军一禀报袁谭说是刘皇叔驾到,袁谭吃了一惊啊。诶哟,刘备来了。赶快亲自率人出城相迎。刘备一见袁谭,就说啦,我徐州失守啦,现在没有办法,来投贵父子。袁谭远接高迎,赶忙把刘备请到城中去厚礼款待。随后给他父亲写了一封书信,告诉袁绍说刘皇叔来啦。然后这才把,刘备给送到平原界口。

    刘备与袁谭分手之后直奔邺城。袁绍不是早已得到禀报了嘛,一听说刘备来了他得摆个样子给刘备看看。嘿哟,这气派~~~是旗罗伞盖金瓜钺斧以贵宾之礼相待,由邺城一下子接出来三十里地。一个是,袁绍想摆摆派头儿让刘备看看,自己的气势,再一个呢,这表示对刘备是无比的尊重,因为你是当今的皇叔。再说袁绍这个人呐,他很讲究礼节。(郭嘉十胜十败之说,有这条哦)

    刘备一见袁绍老远就下了马啦,说:“将军呐,孤穷刘备久欲投于门下呀。”孤穷啊?说现在就是我只身一人啦,孤苦伶仃啊,我早就想到你这儿来。“可惜,是机缘未遇,”没有这么个好机会。“今日,徐州被曹操所破,家小俱陷,”我的家眷呐,都困到那儿啦。“所以我不避羞惭前来相投望将军勿弃。”我也不顾什么羞耻啦,来投奔你来了,你别不收留我。

    袁绍一听,握着刘备的手,“玄德公说的是哪里话来。因小儿抱病我是有失救援呐。我心中一直不安。玄德公今日既然到此,不必多虑,胜败乃兵家常事,你在我这儿暂歇息几日,然后我起兵,与你夺回徐州也就是了。”

    随后,他们手挽着手到了邺城。小住两天,就是没呆多少日子,袁绍又把刘备给请到冀州去了。过了几天有人禀报袁绍哇,说是我们看见刘皇叔,总是一个人儿闷坐在那地方儿,那儿掉眼泪。哦,袁绍就明白了,不用问,他是思念他的家属,与他的兄弟。果然还叫袁绍给猜着了。刘备,想关羽想张飞,想两个兄弟,以及自己的家小,还有糜竺、孙乾等几位先生。嘶~他们都怎么样了?自己那天晚上从乱军中杀出来,他亲眼所见,奔徐州奔下邳哪呵儿的道儿都不通了,都让人家,曹兵,给截断了。特别是小沛,城中火起,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结果了。刘备怎么能不挂念,所以他经常偷偷地落泪。(刘备擅长流泪,此处初见端倪)

    不提刘备刘皇叔在冀州这儿怎么想念两个兄弟与家小,再说说下邳城的关羽关云长。

    关羽是死守下邳不出哇。他也不出来打,我就在这儿守着这城。为什么呢?因为刘备的家眷就在下邳城。关羽唯恐两位夫人有失所以他坚决不战。我不打,你要来下邳攻城我就揍你。

    曹操那天晚上,杀散了张飞与刘备之后,把徐州、小沛全都得过来了,尤其得这徐州根本没费力。糜竺、简雍把守着徐州,后来一看曹兵这么多他们守不住啦,这两位是弃城而走。城里头不是住着陈珪、陈登父子二位嘛,这陈登,立刻把徐州是四门大开,献给了曹操。他把这位曹丞相,给请到城里去了。所以曹操得这徐州还挺省事儿。

    得过来之后他手下的谋士荀彧就告诉他,说:“丞相,您可赶快取下邳,关羽,在下邳保护着玄德的妻小,他死守此城不出。您要不速战,恐怕呀,刘备就要求袁绍的救兵了。袁绍发兵来到那时候咱们就不好办了。”

    曹操一听,“对。哎~对可是对~~荀彧先生,我有件心事想跟你说说。”

    “啊丞相您请讲吧。”

    “我呀,素日最爱的,就是云长之武艺。如果说我要得关羽这位将军,能够降了我,嘶~那~~可再好不过了。”

    还没等荀彧说话呢,郭嘉搭了茬儿了:“呵呵,丞相,关云长义气深重,他怎么能够降咱们呀?”说这个人特别重义,他不能投降您。

    “嘶~~嗯~~”曹操点头,“我想过……”

    这时候在武将中有人搭声:“丞相,我愿讨一支令箭去下邳说云长,劝其来降。”众人举目一看,不是旁人,大将张辽张文远。(关羽在白门楼救过张辽一命,张辽自然希望与关羽交好,更不希望曹操转过念头不再打算收降关羽反而取其性命)

    程昱摆了摆手,“嘿,文远将军,您和关云长很好我们知道,不过我看关云长这个人呐,不是用言词可以打动的人。我倒有一条计策,如果说使云长进退无路,然后,再让文远去说,我看还差不多。”

    曹操一听,“哎~~程先生,我愿意听听你这进退无路之计。”

    “丞相,您可以呀,把徐州咱们抓到的,刘备的人马,找这么几个人,把他们放回下邳,就说他们是逃回去的。回到下邳,作为内应,然后您再这么这么这么办,此计可成。”

    “啊~~~程昱先生,这可真是一个上策。”

    曹操立刻,挑选了些人儿,把这些人儿给打发到下邳去了。这些人,回去一见关羽将军就说他们是跑回来的。关羽将军也没多想,就把他们给收留到城内了。没过两天,有人前来禀报,说城外有夏侯惇,骂战。

    “哼,”关羽摇了摇头,“免战牌高悬。”我不跟你打,但是我并不是怕你。啪~把免战牌挂出来了。

    夏侯惇一看,挂了免战了,好,他挑选了好几百人,都是那嗓门儿特亮堂的,声音特粗壮的,干嘛呀?站成一排,站到这儿冲着这城里头骂。先是骂关公,胆小如鼠,不敢出战。有人禀报了关公,关公一听,冷笑了一声:“哼,谁在城前骂战呢?”“夏侯惇。”“哼,小小的鼠辈。”敢在这儿骂?我要不是为保护我的两位嫂嫂,出去我就把你脑袋给你拿下来了,你怎么会是关某的对手呢?“不要理他。”不理了。(通信兵到底是帮着哪头的呢?如此污蔑自家将领的话都要传送来?)

    探报又来报,说越骂呀,嘶这词儿越难听。说您贪生怕死,让您赶快献城投降,是匍匐出城啊。匍匐出城,肘膝而行。爬出去顺城里边儿。关公一听,“满口胡言,不要理他。此乃激将之法。”关羽,熟读《春秋》,我上你这当?我并不是不敢跟你打,我是为保护下邳城。

    到了下半晌儿了,这夏侯惇呐,更厉害,不光是骂了,外加羞辱。什么词儿都有了。说你关羽不是曾经温酒斩过华雄嘛?那是撞大运。要没有那几十路诸侯给你仗着胆子,你根本杀不了华雄。什么温酒斩华雄啊,瞎吹。温酒呢,说是杀完华雄回来那酒还热乎的?当然热乎,我们有人都看见过,一直在火上烫着呢。(此骂颇有水准,且颇有幽默感,如无能够急转弯之脑筋,绝然想不出来。为什么人们爱听评书呢?为什么爱听评书的程度要远远超过看原著的兴趣呢?就是因为说书人会在故事中编进自己创作的东西,这种东西有些是借鉴历史书中的历史原貌,澄清小说话本中的不实之处,让听众在娱乐中明白“哦,原来是这样。”也能创作出各种各样的包袱笑料(“包袱”一词源于相声术语,后来由于相声的广泛普及与发展,强烈影响到了各个领域,于是在各种艺术形式中,把制造笑料的东西都叫做“包袱”了),袁阔成先生的评书中就有各种各样的包袱,虽有,却不泛滥,并不将评书变成了长篇相声,虽少,却又不觉稀罕,似乎每段书都能带给人快乐。比之现在什么晚会上也好,电视剧也罢,动不动就要让观众一分钟一个小笑,三分钟一个大笑的愚蠢做法强得多。与之相比,刘兰芳先生的评书气势实足,包袱略微少了一点,只有在现场表演小段的时候才会略微多些;连丽如先生的评书,讲述的可说有板有眼,内容可说绝无瑕疵,但是包袱绝少,太过于正经了一些;而田连元先生的评书,则包袱显得过多了一些,有时候显得都有些矫情了,据熟悉他的人说,他在家研究段子的时候大量的精力就是在琢磨这些东西,使得评书真的有些象长篇相声了。虽然好听,但是却不太耐听了,哪里有一段相声能让人听个几十遍还象首次听那样捧腹大笑呢?就象杨少华先生的那段《枯木开花》,头次听的时候真的是从头乐到尾,眼泪都止不住。可是这么好的段子终究没能上春晚。因为一次又一次彩排让审查的领导麻木了,觉得没什么可乐的了。当时旁边的摄影师,在头一次拍摄的时候,笑的浑身直抖,都没法好好拍摄了,后来,那摄像机端的,比王义夫都稳。)嗬~~你说这气人不气人。这还不算呢,有人骂着骂着又把虎牢关三英吕布的事儿提起来了。刘备、关羽、张飞你们哥儿仨打人家吕布一个人儿,不害臊,那叫欺负人家,你关羽有能耐你怎么不一个人儿跟人家打呀?一个人儿打你早就让吕布方天戟把你给挑啦。

    “哎~呀!”啪!气得云长一拍桌案~腾楞~一下儿,令箭呐,由桌上都掉下来了。“好你夏侯惇,胆敢羞辱关某!大丈夫,可杀,不可辱!”这就是关羽的信念。关羽这一生气呀,头晕脑涨啦,他把守下邳城的重任给忘了。传令,出城应敌。

    这不因小失大嘛?关二将军平生就这么个脾气,一个字——傲。

    立刻传令:“点~兵~出城!”叨~叨~叨!三声炮响,率领三千人马,杀出下邳城。

    城里边儿炮一响啊,可把外边儿这拉拉队吓坏了。那时候它不叫拉拉队,就是好几百人都排到那儿,有一个人在前边儿喊着号,“一!二!”这些人就开骂,“一!二!”这些人就骂。那儿骂得兴高采烈一听炮响?坏了,关羽撒出来了。“快!”快什么呀?“跑!”呼~~~夏侯惇这气,你们跑什么有我在这儿呢。

    门旗往两边儿这么一分夏侯惇一催马,到了阵前了。关羽一看夏侯惇这气不打一处来,“好匹夫!焉敢辱我!”你跑这儿来羞臊我来了,呜~~的一下儿把青龙大刀就举起来了,二马盘桓打到一处。夏侯惇根本,不是关羽的对手,可是今天他也不是诚心实意地打。打了二三十个回合呀,夏侯惇就装成盔歪甲斜的样子,汗也下来了,在马鞍桥上张着嘴一劲儿喘。关公一看,就你这个?嗯?你这点儿本领,还敢跑到下邳城这呵儿连喊带骂。再有三个回合我就把你劈于马下。

    夏侯惇呐,不打了,是拨马就败。关羽一想,嘶~我不能追。因为什么?我这要一追,那我这城池出点儿意外怎么办呢。“匹夫,怕死贪生跑了,饶你一命。吁~~~”关公把马勒住了。

    这夏侯惇也够气人,他跑出一段路去了,“吁~~~”他叫住马回头,把那一只眼睛瞪得滴溜圆,瞅着关公,怎么不追我呀?关公一看,哎?怎么回事儿?干嘛他冲我撇嘴晃头的。然后他又冲着关羽,点了点手,那意思,你上来啊。

    关羽一看,“你这是何意?”

    “哎!关公听了!方才那地方十分狭窄,我想找一宽阔所在,你我大战三百回合。你可敢追~追~你家夏~侯~将军?”

    关公这气,哦,你嫌这地方儿窄呀?哪儿宽敞哇?哪儿你也不是对手哇。“夏侯惇,休得猖狂!”嘡啷啷……

    夏侯惇一看,行了,来了。哇嘞哇楞哇楞哇楞~~~他骑马在前边儿跑。跑一段路啊,他有时候还跟关公打两下儿,他怕关公生疑,打个三招五式的他就败。这么样,断断续续的,一下子,关公追出来好几十里地。

    猛的呀,关公想起来了,不好,他这是不是诱我呀?急忙带领人马,往回杀。刚这么一回头,叨!路边一声炮响,左有许褚,右有于禁,一下子,就把归途给掐断了。关公明白了,我上了夏侯惇的当了。他举刀就杀上来了,力敌二将。一眨眼的工夫儿把这两员大将给杀得突噜乱转。许褚啊和于禁都暗挑大指,好勇猛的关公,不得了。他们且战且败,败出去有个一里多地,叨叨~~!徐晃、李典上来了。跟着,就是乐进、夏侯渊。

    关公并没把这些员大将放在他的心头,要是打,他还是真不在乎。不过今日关公无心恋战呐,他一再提醒着自己,我可不能跟他们耽搁时间,不能总这么打,这打的时间一长我的下邳城怎么办呢。他恨不得一步飞马回城。可是人家曹操,计策已定了,就是不让你回下邳城啊。不是说单独的大将打不过你么?俩人儿打,俩人打也战不了你不是么?诶,弓箭齐备,梆梆梆~嗒嗒嗒~~箭弩齐飞。逼得关公只好勒马往回退。

    一直战到天晚,关公带领着人马败到一座土山的山头,临时,算扎了个寨。这儿离下邳城好远呐。赶天也晚了,他来到这山头上刚把这寨扎住,有人来禀报:“启禀二将军,下邳城中火起。”

    “嘶~~呀~~”关公杵着青龙大刀举目这么一看,果然,下邳城是火光冲天。

    曹操真把下邳城给烧了?没有。怎么回事?他是以惑关公之心。就是搅和你。关公带领人马刚出城不久,曹操,派到城里去的那些诈降兵,就把城门开开了,就把曹丞相给接进下邳城去了。曹丞相一进下邳城先安排人保护起刘备的家小,然后告诉是不许扰民。那么这火光怎么回事儿呢?是曹操,在几个城门楼子上边儿,那城角儿的地方点起来的几把火。让关羽打远处这么一看,就看下邳城火光冲天了,他心就忙了。就为了这个。

    关公一看这怎么得了?吩咐人:“备马。杀~~下山头。”他上马提刀往下杀,他想杀出重围杀不出去。到处都是弓箭,你往哪边儿杀,哪儿边儿就用这箭射你。这么说吧,连续冲杀十几次,都没能离开这土山一步啊。逼着关公无奈,暂且歇息歇息再说吧。

    他把大刀往那儿一戳,马僮给他牵着战马,关公坐到一块青板石上,刚坐这儿工夫儿不大,有人来禀报:“启禀二将军,山下来了一将,是一人一骑,手提大刀。”

    “嗯?”关公举目这么一看,果然,踏踏踏踏~~~飞来一匹白马,马上这员将一看,关羽在那儿坐着呢,他老远的勒住了缰绳,翻身下了马,把刀往鸟式翎环上这么一挂,抢步上前施礼呀,“二将军别来无恙,张辽,这厢参拜。”

    “哦~~”关公一看,“我当是何人,原来是文远将军。”

    “岂敢。”

    “张辽将军,你来此做甚?难道说,要与关某,一战~~不成?”说到这呵儿,云长左手一捻长髯,唰,蚕眉往上这么一挑,凤目微睁,二目神光炯炯。

    嘶~张辽暗暗吃了一惊,冲着关公摆了摆手,“呵,二将军,并不是。”我不跟你打。

    “哦,那么你是前来,游~说~关某?”你当说客来了吗?

    “也不是。”

    “啊~~”关公明白了,“不用问呐,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想必是文远兄前来,助关某,一臂之力。”你帮着我打仗来了。

    “呵,更不是了。”

    “啊?”关公~唰~把脸沉下来了,“公既非助我来此何干?”你不是来帮着我那你到底干什么来了呢?

    “二将军呐,我有几句话,想在二将军跟前陈说不知道您,听与不听?”

    “有话请讲当面。”

    “容禀。二将军,如今玄德公,存亡不知,翼德将军,生死不明啊。昨日,曹操已经攻破了下邳,可是您没到下邳城中去看,是军民无伤。”一个老百姓都没动。“并且曹丞相亲自派人,已经,将玄德公的家属,保护起来,是不许惊扰。为此,我是特地前来,禀报兄长你。”

    关公听到这儿全明白了,啊~~他还是来作说客来了。“嘿嘿,文远将军,关某,虽处绝境,视死如归。你赶快下山,我是稍事休息,立刻~迎战。”咱们还得打。

    张辽听到这呵儿,“哈哈哈哈……”仰天大笑,“仁兄啊,你不怕天下耻笑你吗?”

    “嘶~~啊?”关公愣了,“我仗‘忠义’二字与曹兵死战,安得为天下笑乎?”他们笑我什么呀?

    “嘿嘿~~仁兄啊,你今天一死,其罪有三。”

    这句话关公可愣住了,“文远将军,但不知,我有哪三罪。”

    “二将军听了!当初将军与刘皇叔结为兄弟誓同生死,今日,皇叔败北啦,可是,生死未明啊。”虽然败了,他是死是活的?你不知道哇。“不知皇叔之生死你先战死了,皇叔复出,您还相助何人呢?其罪一也。”就是说刘皇叔要没死他又出来了,你可死了,谁保他呀?“第二,刘皇叔以家眷重托于我兄,兄今战死,二位夫人无所倚赖,”这两位夫人,还倚靠谁呀?“你呢,负了皇叔之重托其罪二也。我兄武艺超群兼通经史,不思,与皇叔匡扶汉室,图与赴汤蹈火以逞匹夫之勇,安得为?其罪三也。”说你那么大的本领,你还熟读《春秋》,可你得想大事儿啊,帮着刘皇叔匡扶汉室,你不能光想着赴汤蹈火、逞匹夫之勇啊。“如果今天我兄你要下山去死打死战,”真跟人家拼命去,“那你就要护其三罪。”

    诶哟,张辽张文远这三罪之说,这才引出来关云长屯土山,约三誓。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