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小说 三国人物

三国演义第三十七回

     张辽在土山头上啊,给关公指出了三罪。其实啊,指三罪为名他是来劝降关公。为什么非让张辽来劝?因为张辽与关公十分要好。当初曹操在下邳破吕布的时候儿,白门楼上曹操想亲手把张辽杀死,关公为保张辽这条性命,他双膝跪倒在地。那关公轻易给谁下过跪?这才保住张辽不死。所以,张辽张文远,一直记在心头。今天谁来说劝他都不放心,是他亲自,在曹丞相跟前讨的令。曹操也明知道,知道张辽,与关公甚厚,两人特别好,所以才派他来。

    这三罪这么一指啊,嘶~关公心有点儿动。哪三罪呢?那就是说,您关公战死了,假设刘皇叔没死,以后谁还保他成大业?

    您关公今天战死了,那二位皇嫂,谁来保护哇?您是有负兄长之托,这是二罪。

    再说今天您凭匹夫之勇,硬打死拼,这是个最没出息的办法,您成其不了大英雄。就凭您的学问和武艺,兼通经史武艺超群,您还想要保皇叔匡扶汉室,今天,就这么生打硬拼,那太不应该了。这是三罪。

    关公听到这呵儿是沉吟半晌,他也在想啊,自己呀,开始的时候儿,打定主意,打定个什么主意?是死战到底,打死,为止。哥哥也见不着了,兄弟也没有影儿了,现在下邳城中二位皇嫂怎么样,也一点儿音信皆无。我一个人,孤单单的,由何面目活在世上?大将上阵,不死带伤,战死得了。

    现在张辽这一说呀,嘶~关公心里在想,张文远这话说得对呀,我得留下这有用之躯,还得保我家兄长办大事。可是……兄长死活下落,这都不知道哇。目前来说,先得把二位皇嫂保住平安无事,然后再打听兄长,与三弟的下落。

    嗯~~想到这呵儿,关公看了看张辽,“文远将军,你指我三罪,意欲如何?”你说出我有三条罪过来,你要干嘛呀?

    张辽心想,嗨,有门儿,现在啊,关公这心有点儿动了,借此,我再好好儿跟他说说。“将军呐,您看一看,”说到这儿张辽把手这么一举,关公朝他手举的方向这么一看呐,这家伙,漫山遍野旌旗招展,秀带飘扬啊,到处都是曹操的人马,一眼望不到边那真成了兵山将海啦。你怎么往外杀呀?“将军呐,今天你只有投降曹公。如果不然,你就得战死疆场。我觉得那样,是徒死无益。如果您要活着的话,您再打听打听刘皇叔的下落,知道皇叔在什么地方,您去投奔皇叔,这才叫全其大义。您才能称得起,是当代的一位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

    “哦~~”关公听到这呵儿把头低下了,他想了想,张辽这几句话,说得好哇。目前也只好如此了,如果不降,那只有死。自己一死,那全完了。什么二位皇嫂啊,什么哥哥在哪儿兄弟张飞的下落呀,那全谈不到了。可是……这 “投降”这两个字……这字眼儿太难听了。关公听着别扭。

    张辽看出来了,“嘿~~关将军,我劝您归降曹公啊,可有三便。”有三个便利条件。“第一,你可保住二嫂平安无事,此乃一便也。您不悖桃园之好,没有悖恩忘义,二便。留下您这有用之身,保皇叔匡扶汉室,此乃三便。将军~~何乐而不为?”

    “嘶~~~嗯~~~~”关羽沉吟了半晌,他手捻着长须看着张辽,想着心事啊。关公想,这怎么办呢?真的要是战死啊,确实是身负三罪而死啊。人家张辽说的是一点儿都不错。方才这三便说得也很好呀。那……我得怎么办呢?我降曹?这名字不好听啊。不降?不降……我下不了土山呐。一旦哥哥要是没死呢?我这二位嫂嫂完了。那我对得起我家兄长吗?降喽?这个字儿太难听了。怎么能有个权宜之计呢?

    关公的灵机这么一动,有~~了~~。他一拢长髯,“文远将军……”

    张辽这么半天没说话,他坐到对面儿就瞅着关公,他在猜测关公心理的变化。我这几句话是不是打动他了?张辽一看呐,有门儿。他赶忙冲着关公一拱手,“啊呵~不知关将军有何话讲?”

    “啊呵呵~~文远将军,方才呀,你这三便,说动了我的心肠。我想托你,回复曹丞相,关某,有三誓相约。”你不让我投降嘛,我有仨条件。“如果丞相应允了,关某是当即卸甲。”我立刻,盔摘喽,甲卸了,不打了。

    张辽啊,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啊~~关将军,但不知,有哪三誓?丞相待人宽宏海量,莫要说三件事啊,就是六件事九件事,恐怕也不会不应。请将军您讲吧。”

    关公一听,“那好,我与皇叔,曾立下誓言共扶汉室今日我是只降汉帝不降曹操。第二我二位皇嫂,必须让曹操,以皇叔俸禄赡养。”那就是说皇叔开多少工资啊,他得给多少,少一分钱也不行。“一应上下人等都不许到门。”随随便便的那些闲杂人谁也别去。“第三,只要我知道皇叔下落不管千里万里,我便辞曹而去。三者缺一,断~不~肯降。望文远将军,急急回~报~丞相。”快回去吧,就这么些事儿。说完了,关公把脸,甩过去了,不理他了。

    张文远一看,那我回去告诉一声儿吧。“关将军,少~侯~片刻。”说完了张辽给关公施了个礼飞身上马是打马下山,回了大营了。

    自从张辽上土山说关公去之后,曹操这心就在嗓子眼儿这儿悬着。他不知道,张文远能不能说得动关公。曹操正在大帐里背着手这儿来回溜达呢,忽然有人来报:“启禀丞相,张辽将军回营了。”“啊,呃~~快叫他来,快来见我。”随着这话音儿,唰~~帐帘一起,张辽打外边儿就进来了。曹操先看张辽的神色,因为见其面知其其肺肝然呐,看这回说得怎么样,张辽脸上能带出来。曹操一看呐,嗨,张辽啊,虽然比不了刘备那样,喜怒不形于色,他也是个整脸儿人,很少有笑模样。今儿他回来了,走时候什么样儿,回来还什么样儿。嘶~~曹操一想,嘶~大概没说成。“呵来来来,文远,有话坐下讲。”

    “参见丞相。”

    “啊,不必多礼,坐下坐下。关将军说些什么?”

    张辽先把呀,自己,跟关公说的那三罪三便说了一遍,然后这才说,关公说,投降可以,但是他有三个条件。

    “呃?快快讲来。哪三个条件?”

    “第一,关羽说他只降汉帝,不降您曹丞相。”

    “啊?~~啊~~~~哈哈哈哈~~~~~”这句话把曹操给说乐了。怎么呢?降汉不降曹啊?我身为汉相,我即汉汉即我汉室就是我曹孟德,那算得了什么呀?这个,曹操没说出来,心想,小孩儿话。“行,我答应了。但不知这第二个条件是……”

    “啊~~需要给二位夫人,发俸禄。”

    “嗯?哦~~~给二位夫人发俸禄啊?那,理所应当。我应该加~倍发俸。”比如说,原来刘备,在朝中的时候儿,他每年拿两千石粮食,这次刘皇叔不是没在这儿嘛?就是关羽这一说呀,我发四千石,也没什么。“可以给。”

    “他还说这一应人等就是三岁顽童古暮先生不许随便登门。”谁上哪儿去串门儿去也不行。

    曹操听到这呵儿,“啊~~啊~~~~此乃家法家规呀,提的对。”曹操把大指挑起来了。“没事儿闲杂人等,上人那儿干嘛去啊。谁也不许去。去了,让我知道,立即斩首。答应答应。那么这第三呢?”

    “嘶~~第三……呵~~呵~~丞相,这第三句……”文远光笑不说。

    曹操有点儿着急了,心说你乐什么呀?这第三条他提的是什么呀?“嗯?文远,你说下去呀。”

    “丞相,这……”

    “哎~~~~~这不比为难嘛。怎么咱们可以商量啊。你看咱让人家提条件,人家提出来了,嘶~~咱们再听听,他提的怎么样,合不合理,要不行,你再回去跟他说说。关羽我想他提不出别的来,第三……也就是什么多要金银~~呃~~还是什么别的事儿~~~大概就这些了吧?你说吧。”

    “啊嘿丞相,第三呐,关将军说只要他探听到皇叔的下落……”

    “怎么样?”

    “他就辞别您,去投刘皇叔。”

    “啊?”曹操一听,有点儿急了。“啊~呃~~这可不行这个这个不成不成~~~”怎么,“诶呀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我为收降关羽我是要他保我呀。怎么着?哦我在这儿养着他呀?等吃饱了喝足了又白又胖,然后梆~一下儿,打马扬鞭走了,找他大哥去了,那我费这事干嘛呀。这这~~断断不能答应。”曹操这才明白,我说张辽跟我说这第三个条件的时候,这么吞吞吐吐的呢,啊~~敢情是这么档子事儿。

    张辽啊,也预料到了,曹操听到这呵儿非着急不可。搁谁,也不能答应这个条件。可是呢,这不答应不行啊,不答应关公降不了哇。张辽早已打定主意了,他要劝说曹操。“丞相,您不必过急嘛。”

    “哎~~文远,他这事儿不能不着急啊。你想想,咱们能办这傻事儿吗?”

    “呵~~这并不傻。丞相,我想是这样,您呢,熟读经史,大概您没忘喽,豫让众人国士,这个故事吧?”

    “嘶~哦?”曹操刚从座位上站起来,一听这句话,他又坐下了。

    这豫让众人国事是怎么回事儿?这豫让啊,是战国时候儿的,这么一个人,他曾经有这么个议论,他说国君呐,对待我,要像对待一般人那种态度的话,我呢,就以一般人态度来对待他。如果,他对待,象国事那样,就是国中的特殊人才,那么对待我,那么,我也以特殊的态度,来报答他。

    其实豫让这态度不对,文远没有别的办法了,用这个故事,说服一下儿曹操。曹操还真听进去了,对呀,文远说得有点儿道理。张文远赶快,又盯了一句:“丞相,您别忘了,刘皇叔,为什么对关公这么好?关公,为什么这么死心塌地的,死保刘备?您想,这不是恩义之交嘛?您要对待他好的话,他不是就把刘皇叔忘了,就保您了嘛?”

    “嗯~~~~言之有理。文远,行,那这三个条件,我全都答应了。你立刻回复云长。”

    “遵令。”

    文远高高兴兴的,又回来了。关公一看,张辽办事儿真麻利呀,去得快,回来的也迅速。到了跟前给关公施了一礼,“关将军。”

    “文远将军,曹丞相,可曾答应,关某三约?”

    “呵~~全都答应了。”

    “哦~~那我还要说一件事情。”

    “不知关将军还有什么事?”

    “请丞相,把人马暂退几十里,我得回到下邳城,禀明二位皇嫂,然~后~再降。”

    张辽挺为难,心说,关将军您~~怎么这么些事儿?这三个条件丞相全答应了,您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呐。您这还得到下邳城去跟嫂子商量~如果要请示皇叔这还行……本当不答应,不答应……张辽一看呐,关公把凤目瞪起来,瞅着他呢。心说呀,我别惹祸,别因为这档子事儿把前边儿那仨条件再都吹喽。我怎么去回复丞相去呀?对呀,关将军义气深重,人家跟刘备呀,是异姓亲手足啊。别看,不是一个姓儿,就跟自家兄弟一母同生一样。兄长没在,得问嫂子。张辽一想,太啰嗦了,干脆我~~我走吧我。“啊您在这儿,再少侯一时。”还得回到曹营去说去呀。

    张辽忙了,他象走马灯似的又回来了。

    回到大营跟丞相这么一说,曹丞相,把令箭就举起来了。怎么回事儿?传令退兵。

    荀彧一看,“别介啊。”过来把令箭接过去了,“丞相,您不能传令撤兵啊。”

    “怎么了荀先生?”

    “哎呀,关公啊,他哪能答应这么痛快。刚才文远来了,我没听见。他走了之后您跟我一说我一想,这是一计呀,此乃叫缓军之计。他让您退兵,他提了这么几个条件,您把兵一退,他从下邳城把人马调出来,还得跟咱们打。这兵不能退。之所以挤兑关公出了这么三个条件呐,那就是说,咱们重兵围困的结果。丞相不可不思。”

    “嗨嗨哎~~~~”曹操,把荀彧的手推开,把那令箭抢回来了。怎么?“哎呀荀先生,你十分多虑。”你想的太多了。“云长,以气深重,绝不能自食其言。来呀,兵~退~三十!”

    叨!叨!两声炮响,哗~~~~~~~~~人马退出去三十里。那叫一射之地。三十里一射嘛。

    探事马一看曹兵退了,赶忙来禀~报~关公:“启禀二将军,曹~兵~已退。”

    “哦。”云长一挺身站起来了,手撕长髯举目这么一看,曹丞相的人马,象退潮一样,哗啦~~一下儿,走了。关公点了点头哇,曹丞相这个人,还真讲信义。还不错。怎么办呢?别在这儿呆着啦,下山吧。领着他手下的这些人马,离开土山,回到下邳。

    一进城啊,关公就愣了。怎么愣住了呢?大街小巷,黎民百姓,一切如常,安然无恙,连块瓦都没碎。不是说下邳城中火光冲天嘛?哎,那就是曹操,在城根儿底下点了那么几堆大火,是为扰乱关羽的心。哦~~云长这才明白,敢情那几堆火光啊,是为了迷惑我。行。他再看看呢,曹操,这个兵纪很严呐。他为了收买人心得人心,所以呢,曹操在兵马进下邳的时候儿就下过令,不许动城中一草一木。那就更不能伤人啦。马踏青苗,割发代首,曹操真做出样子来了,所以他这纪律很严明啊。

    关公先到府中看望二位皇嫂,两位夫人一看,云长二弟回来了很高兴。问了问皇叔的下落,关公这才说,现在皇叔下落不明。又问了问三弟张飞,也不知去向。自己呀,就把降曹的事情跟二位嫂嫂说了。两位夫人一听,只得如此,就依二叔。这二叔啊,就是二弟的意思。

    关公和二位嫂嫂把话说明之后,这才带着几个随从,来到曹营见丞相。

    曹丞相一听说关将军来了,是接出辕门外。关羽,赶快下马,见丞相施礼。曹丞相是顶礼相还呐。把丞相手下的文武,给吓了一跳哇。因为关公见丞相要施大礼他刚跪下这么一条腿,曹丞相过去,双手搀扶,而且,丞相那条腿也跪下了。大伙儿一看这是要干什么呀?您对这位关羽将军有活命之情不然就在土山把他困死了,怎么您对他,施这么重的礼呢?(刘能语:这咋还拜上了呢?)

    嘿~他们哪里晓得,丞相的心肠。见了这员大将,把曹丞相给喜欢坏啦。

    关羽先谢,不杀之恩。“嘿呀呀。”曹操摆了摆手。“二将军,我久慕将军大名啊。素知云长之忠义今日幸得相会,足慰曹某平生之愿呐。”嘿嘿,今儿在这儿能见着你呀,我简直就满足啦。

    关公一听,“丞相,文远将军是不是,代我关某已经禀过了我三约之誓?”我对你提那仨条件他说没说。

    “啊嗨嘿嘿~~都跟我说啦。”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