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小说 三国人物

三国演义第四十七回

     古城相会张飞生疑

    关云长让孙乾进古城打听打听这位飞将军的来历,按着人们传说呀,这位飞将军的穿戴打扮,喜好脾气秉性,模样长相,嘿,和三弟张飞差不多。关云长想,我能在古城这儿见到我兄弟么?那可真是天助啊!我弟兄在此相逢。

    孙乾领命就奔古城来了,他现住在店里,一问这个店家,店家一说这位飞将军,哎哟,那更神啦!说:“您要见他呀,您不用上衙门去,您就在我店门口这儿就能看见他。我们这位将军大人呐,每天早晨起来都要遛一个弯儿,从我们这儿过。”

    第二天老早孙乾就在门口这儿站着,果然,听见开道锣声。锣声一过,后边儿来了好多人,为首的一位骑着高头大马。“这就是那位飞将军吗?”孙乾不看则已,这一看他险一险喊叫出来,这位飞将军不是旁人,正是三将军张飞张翼德哟。哎呀,孙乾一看呐,三将军张飞比在徐州那时候啊,还真胖点儿了。哎,三将军就这脾气,想哥哥是想哥哥,该吃饭是吃饭呐。孙乾恨不得过去就招呼一声,说“三将军,孙乾在此”。不好,那样惊动百姓惊动店家,干脆我忍一会儿,我跟着他,他不能总在这儿转悠,孙乾就扎在这个人群里,跟着这位三将军。

    哎哟,张飞走到哪儿,那好多人向他打招呼哇,“将军您好”“将军您早”“诶哦,各位父老,哈哈哈哈。”张飞倒是蛮开心的。

    转了一圈儿他回衙门去了,回到衙门,就开始喝酒。最近,三将军添了点毛病。什么毛病?他在跟他大哥呀和二哥在一块的时候啊,他这个酒还有点节制,一天就能喝一遍儿。自从跟两位兄长失散之后,三将军心里难过呀,这酒呀,想什么时候喝什么时候喝,所以今儿个转一圈回到衙门,喝上了。他手下的这些亲随可都知道,三将军喝酒你别拦,你也甭劝,你还得躲他远点儿。他喝着喝着,高了兴了,他就许上马,来通枪,噼里啪啦的射一顿箭;他要是不高兴了,喝着喝着,就把酒杯吧唧一摔,是放声大哭啊,那一哭,二里半地以外都能听见声音,就那么大嗓门儿。

    今儿个,三将军刚把酒杯端起来,由外边进来个小校:“将军!”

    “嗯?你千嘛来了?你大概看我一个人儿喝酒闷得慌吧?来来来,坐这儿,陪着我喝。”

    “哎呀,三将军,那我们可不敢。我们这些人搁一块儿也喝不过您。我们算看透啦,跟您一喝我们先醉,不喝。”

    “我让你喝你就得喝!”

    “那我知道。可是我等会儿喝不行吗?我先告诉你一件事。门外呀,来了您一位乡亲。”

    “我的乡亲?”

    “啊。”

    “他叫什么名字?”

    “他说他叫云游孙先生。”(海外飞将军,云游孙先生,这两个名字袁阔成先生起得妙诶。)

    张飞这气呀:我为了隐姓埋名,我自己给我自己瞎起外号,叫“飞将军”。哪儿又来这么个同乡啊?“云游孙先生”?我看看他是谁!今儿我非揍他一顿不可,“你把他给我领进来!”

    “遵命!”这军校赶忙出去把孙乾给领进来了。

    孙乾低着个头,一撩帘栊进来,深施一礼:“将军您好!”

    张飞一看没看出来,“什么人?嗯?敢冒充是我的相亲?还不抬起头来!”

    孙乾呐,乐得不知道怎么的好了,他要跟三将军开个小玩笑。“我是有罪不敢抬头!”

    “嗯!恕你无罪!”

    孙乾这么一抬头,这时候屋里屋外好多人在那儿看热闹。看什么热闹?他们听说飞将军来了乡亲了,大家都挺关心,奇怪的是这位飞将军听说乡亲来了谁不得高兴啊?他倒生气了,大伙儿为这事儿纳闷儿,我们到底看看是怎么回事儿。

    等孙乾这么一抬头,张飞一看呐,哎哟,是孙乾先生,把他乐的。“啊!”吡啊!把酒杯捧了。屋里屋外那些人吓的一哆嗦,心说坏了,这乡亲活不了。

    张飞~腾~的一下就蹦起来了,他绕过了桌案,张开两臂,他要把孙乾给抱住。可是,他想起这里有不少看热闹的,张飞把这大环眼这么一瞪,冲着屋里屋外洒摸了一眼:“都给我滚开!”这些人一看看,“哦”“噼了啪啦啪啦”全吓跑了。张飞上前拉住了孙乾的手:“哎呀孙乾先生,我怎么会在这儿见着你了呢?快快请来上座。”

    他把孙乾让到座位上,随手~~“嗯!来一杯……”诶呀杯呢?杯摔了“来人呐!来人!”连喊两声没动静。你刚才叫人家滚嘛,谁敢在这儿站着呀!张飞也不生气了,亲自到外边去,取了两个杯子,给孙乾满了一杯:“孙先生,你可知道我家大哥的下落?皇嫂在哪里?靡竺靡芳先生可有消息?”

    他这一连串的发问,孙乾没法回答呀:“哎呀,三将军,你等我喘口气啊,我慢慢儿跟你说。”

    孙乾先把皇叔的下落跟三将军说了。然后,又说到关云长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保皇嫂,已经来到古城。

    “嗯——”张飞听到这儿,把牙关这么一咬,他把环眼圆睁啊,是须眉倒竖,就瞅着孙乾:“哦……就是那关羽关云长?哇……”

    孙乾一看,这是怎么了这是?听到大哥刘备的时候嚯眉开眼笑的,简直是坐不稳站不安呐,看三将军那急切的心情,恨不得一下子见着大哥的面,简直连手脚都没地方放了。如今一听二哥关云长,他这笑脸没了。

    这位孙乾没太十分介意。还那么嘚吧嘚吧嘚往下说呢:“二将军现在已经到了古城啦。他让我先到城来,探听探听,是不是这位飞将军就是您。要是您的话,二将军吩咐让您出城迎接二位皇嫂。”

    “哦,多谢孙先生啊!你等一会儿啊,我出去安置安置,我立刻出城,迎接皇嫂。”说完了张飞出去了,工夫不大,他回来之后吩咐一声:“给这位孙先生准备一匹马,走,咱们接人去!”

    孙乾举目一看:诶?三将军不是方才那样了,怎么回事儿啊?顶上盔,贯上甲,着袍束带,外边儿把乌骓马也给备好了,两个士卒,扛着丈八蛇矛枪在那儿站着呢。张飞来到外面儿是绰枪上马呀。嘶,诶啊,孙乾一想:这是迎接皇嫂和二君侯啊,是出去打仗去呀?转念一想孙乾也笑了:咳,这大概是三将军呐,与二位皇嫂以及二哥云长好久没见啦,以示尊重。是这么回事儿!

    张飞和孙乾是并马而行啊,在路上走着走着,这位三将军把马勒住了:“吁……”瞪着个大环眼他坐在马上那儿看着。孙乾一看,看什么呀?他这么一瞧,路边儿上有做小买卖的,那儿吵起来了,大概横是给东西给少了。这位三将军翻身下了马了,敢情他过去要管管,因为治理古城有法嘛!三将军到跟前一问这才明白,那少给分量了,这怎么能行?他吩咐一声:“把这少给秤的呀,摁倒在地,重责四十!”大伙儿苦劝了一番,这才算没打,反正把这分量得给补上。

    嗨,孙乾想:你管这事儿干吗呀!“这这……得了得了……咱们赶快走吧!”

    等快出城了,张飞这才嘱咐孙乾:“哎,孙先生。”

    “啊。”

    “待会儿我接我嫂子进城,乘着我嫂子那车帐进城那工夫,你快点儿跑过来啊!你可别晚了,要是晚了的话我把你关在城外头,你可没地方后悔去!”

    三将军这几句话把孙乾给说的稀里糊涂:“啊?你干嘛把我关城外边儿?”

    “嗨,就别管了,听见了没有?只要见车帐一动,你就赶快催马过来!啊?别忘了啊。”

    “哦。”孙乾赶忙答应:“我记住了。”

    一出城,张飞让孙乾:“你快走!快把我嫂夫人的车帐请来!快着呀!”

    “好好好……”孙乾打了一鞭子~哇啦哇啦……催马,他回来了。

    孙乾一进门儿,先给云长将军道喜,然后他才说:“确确实实这位飞将军不是旁人,正是我家三将军张飞张翼德呀。”

    诶哟,云长这一高兴,眼泪差点儿淌下来,立刻他到后边儿亲自请嫂嫂上车,进古城!这所有的从人谁不高兴啊?二将军与三将军兄弟在此相遇了,他们恨不得一步就跨进古城啊。

    催动车帐直奔古城来了。打老远,关羽在马上就看见了,嚯,古城前有一哨人马,二龙出水排开了,正中间一杆大纛旗,旗下乌骓马,马上正是三将军张飞,手握丈八矛,大瞪着环眼,在那儿看呢。他看车帐到了,三将军扬起臂来,冲着孙乾招手,那意思好像是:“快!你跟车赶快过来!”

    孙乾看了看云长将军:“呵呵,二君侯,您看,呃,三将军他向您招手呐!”

    哎呀,云长这时候有点儿看不清楚了,怎么回事儿?泪水遮住了关羽的视线:果然是我家三弟呀,确实在向我招手呐!云长急忙把青龙偃月刀交给周仓,自己往前一催马,身边只带着个小马童,小马童牵住缰绳,人的两条腿要追上赤兔兽那四条腿,这也真是够快的,风驰电掣一样,就跑到张飞的跟前来了。

    云长在马上一拱手:“三弟,翼~~~~德……”这“德”字儿没叫出来,云长这眼泪就下来了。

    再看张飞,他招完了手一看过来的不是孙乾,也不是两位皇嫂的车帐,而是云长将军。张飞不看则已,这一看呐,他把他这两道眉毛~唰~就立起来了,环眼圆睁,须发倒竖啊,怒吼一声:“红脸汉,亏的你还有脸前来见我!”啪~~他两脚一踹绷蹬绳,乌骓马往前一扎腰,张飞把手中丈八矛这么一拧啊,一个蛟龙出水“嗖噗”枪尖就直奔云长的咽喉。

    这下子,可把云长给吓愣了:“啊!?”他往旁边一带这个缰绳,幸亏胯下是赤兔兽,马通灵性,呼~~的一下儿,马往旁边儿这么一闪,这一枪刺空了。云长将军愣住了,他俩手一抱铁官梁:“啊?!三弟,你、你你你……你这算合意?”

    张飞更不答话,催马上前,是举枪又刺。关云长一连躲过几枪啊。

    云长将军这一路上保皇嫂夺关斩将,除去和那些守关将打起来不算,一路所有见着过关羽的人,没有一个不远接高迎跪倒磕头的,你象什么胡华老人呐,还有周仓啊、廖化啊,不都这样么?今天没想到在古城前见着自己的兄弟了,这兄弟,抡着枪一个劲儿的刺,你说这谁受的了?

    云长不得不问问:“贤弟你这是何故如此啊?难道~~难道你将桃园结义忘怀了不成?”

    “呸!”张飞怒吼一声,“红脸汉,你既无义你还有什么面目来问我呀?是你先违背了桃园结义之好啊!忘了恩负了义,你干嘛还来指问别人呢?”好么,从前是兄弟相称啊,现在改成了你我啦。三将军话不多,可说的是字字愤声声激,他真火儿了!

    云长这么一听委屈死了:“三弟,愚兄有何无义之处?”我哪点儿做得不对?

    “嘿嘿?”张飞一听,“难为你问得出口啊!你背叛了我家兄长降了曹操,曹操封你为汉寿亭侯!据说给你那钱都没数儿啊!又赠你袍又送给你马,你这不算是背了桃园结义好啊?啊?你跟我有什么说的?你看枪吧!”他扑棱一下拧枪又要刺。

    旁边儿关云长那马童不让了,抬手“噗”的一下就把三将军的丈八蛇矛枪给抓住了:“三将军且慢!”

    张飞一看:“呀嗬?哈哈!你这个小子,你抓我的枪干什么?找死啊?”

    “三将军,您冤枉了我家君侯!我家君侯没有降曹!”

    “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我家君侯的马童。”

    “呵呵。”把张飞给气乐了:“你这不是简直找死吗?我杀的是关羽红脸汉,与你有什么关系?嗬嘿——”他两臂一用力~贲儿——把这马童给撅起来了。

    这马童这俩手抓着枪,说什么也不撒开:“如果三将军您要不信,您就饶过我家君侯刺死我吧!”

    “我刺死你干吗?跟你没怨没仇的。”好么,他这枪上挑着个马童啊,像举着个三岁的娃娃似的。张飞两臂一用力:“滚吧你!”噔嗖吧唧咕噜噜噜——把马童摔出去有三丈多远。他举枪又奔云长来了。

    周仓不让啊,周仓扛着大刀在旁边那儿站着看半天了,气得他直哆嗦。他知道,张飞张翼德和云长将军是磕头的兄弟,桃园结成弟兄,亲如手足,不过你这么左一枪右一枪的刺我家将军这也不行啊。我这位将军够说啦,真有点儿哥哥样,受那么大委屈一连让过你好几招了你还往前捅啊?“岂有此理!呔!翼德将军休得无礼!”

    哦?张飞一看,嚯,哈哈!关云长这帮忙的不少啊!他转过脸来那么一看,“嗯?”他看周仓这模样跟自己差不多,也那么高个儿长得虎头虎脑的。哎?好像在哪儿见过!对,对对对我想起来了!这家伙叫周仓!我曾经告诉过他,不许打家劫舍!哦……他跟了关云长啦?“你有什么话讲?”

    “三将军,我二家君侯冤枉!他为保二位夫人,历尽千辛万苦啊!辞别曹操,过了五关斩六将来到古城,好不容易见到三将军你,你还不下马兄弟相认?你就这样的绝情用枪刺我家君侯?你,你欺人太甚!”周仓急了。

    张飞一看:“嚯?我们的事,你管得着吗你?啊?你别在这儿跟我瞎嚷嚷,上一边儿扛刀站着去!你再这儿紧着跟我这儿捣乱,我把你也扎死!”

    周仓这一听:“那好!你要刺我家君侯你还是先把我扎死为对!”说着呼的一下,就把青龙大刀举起来了。

    “哟呵!”张飞一看,“好大胆子!你想要动手不成?”嘭~~就是一枪,奔周仓刺来。张飞不想把周仓刺死,他吓唬吓唬他,把他吓跑就行了。现在张飞张翼德就想杀云长。

    周仓刚把这青龙刀往起这么一举,云长大喝一声:“周仓,不许无礼!那是你的三将军,你这还了得?”

    “啊!”周仓停刀这么一愣神儿,噗~~~让张飞一枪把他那战袍给挑了个窟窿。你想啊,翼德将军要想扎死周仓,那不这一枪就完了吗?

    周仓腾腾往后倒退了好几步,他不敢再说什么了。云长将军往前一带马:“三弟!住手!”

    “住手?哪儿有那事儿!你看枪吧!”

    噗,嘭,云长把丈八矛抓住了:“你不是说我无义吗?你不是说我降曹吗?我现在不在你跟前这儿跟你多说什么,你可以问问两家嫂嫂。”云长一招手:“把车仗推过来!”

    孙乾跟着车仗跑过来,满头大汗,他站到了张飞的马前:“三将军呐!”嗨嗨唉~~孙乾一想,这我才明白,我说在衙门里一见到你,提到我家二君侯的时候你脸上一点儿笑纹儿都没有了呢!敢情是这么回事儿啊!“你赶快住手吧!我家二君侯他冤枉!”

    “哈哈?”张飞一看,马童,周仓,加上你孙乾,你们都是一头的呀?全都替关羽说好话,劝我住手?“你要说些什么?嗯?”张飞刚把眼睛这么一瞪,孙乾知道三言五语说不透彻讲不明白,他抹头就跑。张飞以为自己一瞪眼把孙乾吓跑了呢!不是!孙乾要干什么呀?他想请车帐里的夫人,您赶快劝劝。其实呢,二位夫人早就急坏了。

    多着急也不行啊,那深沉在那儿呢!她不能一条车帘儿,呗儿~一个箭步,由打车上就蹦下来,到了张飞的马前,抓住张飞的马的缰绳,跟他说长道短,那不行啊!她让老军把这个车尽量往前推,等孙乾跑过来的时候,甘夫人那车辆在最前面。夫人亲手把车帘摘下来:“三叔,你赶快住手!”

    张飞一看,哎哟,嫂子!赶快把枪往判官头上一横,“嫂嫂啊,小弟甲胄在身,不能下马全礼。没法儿给你磕头啦!你等着,我杀死这负义之人,然后我就接嫂嫂您进城。”

    甘夫人一听,急得呀,眼泪都下来了:“三叔,你错怪了他二叔啦!因为云长不知道你和你家兄长的下落,故此他暂时栖身于曹氏。现在知道你哥哥在汝南,你二哥云长不避险阻,送我们姊妹才来到古城,你休得错怪了他二叔。”

    糜夫人这时候也说了话了:“三叔啊,云长二叔在许都那儿是出于无奈呀!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你家兄长呢?”

    “呃,呃——他这个,哎呀!”张飞一看两个嫂子都说话了,而且,全都向着云长啊,哦,甭问啊,我的两家嫂嫂,都让云长给瞒哄过了!“嫂嫂啊!你不必多说了!常言道:忠臣宁死而不辱,大丈夫岂有事二主之理!待我将云长杀死之后再接嫂嫂你入城不迟!”

    张飞说的有他自己的理啊,忠臣宁死不辱嘛,你要真是个大丈夫,不事二主啊。你既保了刘备,你就别保曹操。不能今儿保这个明儿保那个。

    云长听到这儿,一拱手:“贤弟,你~~屈枉了愚兄!”

    孙乾急得直跺脚:“三将军,云长将军特地前来找你啊!”

    张飞一看:“我说孙乾你跟着瞎呛呛什么呀你?啊?你说关云长他有好心呐?他这是来逮我来了!”

    云长这么一听:“三弟,我要是来捉你,我……我需带些人马来呀!我就这么几个人,怎么能说是前来捉你呢?”

    张飞一听:“嘿嘿!这你瞒哄别人去!你还想哄我呀?你往后面看!”

    看什么呀?就在这同时啊,云长就听到身后远处是金鼓大作。云长在马上一抹身,用手一推五绺长髯,举目这么一看,从远处里来了一哨人马,旌旗招展,绣带飘扬,打的都是曹军的旗号。“哎呀!"云长奇怪:“这是哪儿的人马呀?三弟,我确实不知这是哪里来的一哨人马!”

    张飞一听:“什么?你不知道?好哇!瞪着俩眼跟我这儿说谎话,还在我这儿支吾呢,那不是你带来的吗?”

    “贤弟呀,确实不是愚兄所带之人马!”

    “你得了吧你!世间哪有这么巧的巧事啊?噢!你前边保着两位嫂嫂,弄这么几十个人儿这儿糊弄我,把大队人马藏在后边,是为了夺我的古城!”

    “哎呀!”现在云长浑身是口,难以分诉,是怎么也说不明白了。

    张飞一看云长将军不说话了:“哦~~你理亏词穷了吧?等着吧,等着你家三将军先把你扎死之后,我再杀散这哨人马!”说到这儿,他俩脚一踹绷蹬绳,催动乌骓兽往前来是举枪就刺。

    云长万般无奈,他赤手空拳,带着这匹赤兔兽~咵咵~一连又躲过三将军几枪。哎呀!这可怎么办呐?云长将军这么一着急:“三弟你住手!”

    “你还有何话讲?”

    “三弟呀!你不是说这哨人马是我带来的吗?待我将来将斩首,以表愚兄之心,你看如何?”

     “嗯?”张飞把大环眼一瞪:“怎么着?哦,你把来将杀了啊?那好啊!我翼德助你三通战鼓。如果你斩了来将,我下马相认,你是我家兄长。你要是杀不了来将,我再与你算帐也不迟啊!”

    说到这,张飞一招手,先请两位皇嫂车帐进城,然后白己弃了乌雅马,跑上城楼,准备击鼓。

    这时候,那哨人马就到了。只见两扇门旗往两边这么一摆,大纛旗噗啦迎风一展,云长这才看明白,啊——只见纛旗上红月光里写了一个斗大的“蔡”字!“噢!原来是曹承相手下的老将军蔡阳!”

    云长刚看明白这展纛旗,城楼上鼓就响了“咚咚咚咚……”云长由周仓手中把青龙大刀接过来,往前一撒赤兔兽。

    此时老蔡阳也看见关羽了,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他急忙往前这么一催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