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五十五回

     曹操许攸之计,火烧乌巢。

    一下子就把袁绍这军粮给点着了。这下子袁绍可慌了神儿了。他听说乌巢那边儿吃紧,而且他跑出大营来一看乌巢方向是火光冲天。“哎呀~~~~”原来他一直,没拿着乌巢当回事儿,可也不是说一点儿也没往心里去,他搅着,我派大将淳于琼在那儿,还给他安排了几个偏将,又有那么多的人马,守住乌巢,绝无什么差池。不会出错儿。

    没想到啊,曹操怎么会给他来了这么一手儿。难道说是神兵天降?从这儿到乌巢去这一路上的关卡都是我袁绍的人马,那曹操他怎么过去的呢?

    这时候啊,袁绍有点儿举棋不定了。他又想派人马呀,去解乌巢之围,又想呢~~哎~~~曹操领着人马去劫乌巢,那么我是不是能趁这个机会,把官渡拿下来呀?曹操领人马走了官渡肯定空虚呀。

    袁绍这种举棋不定的心情啊,被他手下的谋士,郭图给看出来了。这郭图哇,是一个善观气色善变风向的人。他啊,顺情说好话,看着人的眼色行事。这套郭图来的特别麻利。要使用这种招数他都不用回家拿去,顺兜儿就掏出来了。一皱眉他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要是笑一笑他就知道你爱惜什么。(这也是本事,如今这类人不少,吃香的占了大多数,因为现在的领导喜欢听顺溜话的占了绝大多数。所以,现在虽然是二十一世纪了,已经距离郭图快两千年了,可是这套你还得跟他学着点儿,大有用武之地哦。)

    现在郭图这么一看袁绍~~哦~~~~是要取官渡,所以他就在旁边儿一个劲儿地给袁绍出主意。说乘着曹操不在官渡,官渡肯定空虚,你就把这儿,给他拿下来得了。取了官渡之后曹操听说官渡丢了,他必然从乌巢翻回来,这时候您可以在路上设下伏兵,是曹操可灭呀。“此乃~~~孙膑之围魏救赵~之计也!”郭图哇,还给袁绍说了个典故。

    这孙膑是干什么的呀?孙膑是战国时期有名的兵法家啊。《孙子兵法》嘛。这围魏救赵这一仗就是孙膑打的。当时孙膑领着人马去救赵国,他没奔赵国去,他把魏国的首都给包围了。魏国的军马一看不好,自己大本营要丢,赶忙,由赵国那儿翻回来了。这么着,就把赵国给救了。

    今儿郭图干嘛给袁绍出这么个主意呢?说曹操领着人马偷袭乌巢,咱们要是一围官渡,曹操一听官渡要丢他不得赶忙回来嘛。这不是就把乌巢的围给解了嘛。合着咱们把官渡也能拿过来。这样是一举两得,比围魏救赵还高一筹呢。(拍马屁也要有典故才行,胡拍可拍不到点儿上)

    袁绍一听郭图这主意不错呀。当时他传令,让蒋奇领一万人马去救乌巢,随后他又派大将高览、张郃各领精兵五千,偷袭官渡。

    高张二将这么一听啊,“诶呀主公这可不行啊。怎么说不行呢?郭先生这主意不怎么样。曹操这个人奸诈过人,今天呐,可非是围魏救赵可比。”方才郭图出这主意这俩人在旁边站着全听见了。说,“曹操那个人,想得特别周到。他去劫乌巢粮啊,肯定,官渡那儿有埋伏。咱还不如哇,全力以赴去救乌巢呐。如果乌巢粮食要被曹操给烧光了那可就完啦。咱就有全军覆没之险呐。主公您不可不想哦!”高览、张郃都急了。

    嘶~袁绍听到这呵儿,又看了一看郭图,郭图把那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嗯~~不不不~~”一个劲儿地冲袁绍连摆手带使眼色那意思您不要听这俩人的,还是打官渡为对呀。郭图哇刚才这些话他正是迎合袁绍这心理。

    袁绍就想着取官渡。现在他一看郭图那神气,嗯~~对~~“哎!”他冲高览、张郃一摆手,“休得啰嗦。按令而行。”那意思少说废话,我意已决啦。他当即传令,让高览、张郃各领精兵五千去劫官渡,派大将蒋奇率一万人马去解乌巢之围。

    蒋奇接令在手,带着人马,离开了大营,就奔乌巢进发。走到半路上,忽然见到许多人马。一看这些人马的穿着和旗号哇,都是自己人。见面儿一问:“你们这是哪儿的人马啊?”

    这些人才说:“我们是乌巢的败兵。”

    “哦~~~~~”蒋奇点点头,“赶快过来叭过来叭。”

    他一点儿也没加防备,就把这些人马给让过来了。嘿嘿诶~~其实这哪儿是乌巢败兵啊?敢情都是曹操的人马。曹操已经把乌巢给劫完了,粮食也给烧光了,把淳于琼的鼻子耳朵也割下来手指头也给剁了,为了寒碜袁绍。把淳于琼打发走了之后,曹操就秘密传下一道令,咱们赶快回官渡,走到路上要有人盘问就说是乌巢败兵。

    这招儿还真灵验,就把蒋奇给蒙住了。等蒋奇走到近前来这么一看,嘶~诶?这败兵怎么都这么精神呐?“哎哟!”他刚醒过盹儿来,大将张辽就到了他的跟前啦,手起刀落,咔嚓~~~就把蒋奇给劈了。把蒋奇这些人马也给杀散了。

    曹操又传一道令,伪~报~袁绍。怎么叫伪报哇?给他送个假情报,就告诉袁绍,请明公放心,蒋奇大将领人马去已经把乌巢的围给解啦。

    袁绍听见之后这高兴啊,嘿嘿~~心说怎么样?我派蒋奇一去是绰绰有余呀。现在他坐到大帐里就等着官渡高览、张郃劫营的消息了。左等没信儿右等没信儿,怎么回事儿?高览、张郃差点儿回不来了。人家官渡啊,曹操安排得象铁桶一样,早就给他做好啦准备了。

    高览、张郃的人马刚一接近官渡,曹仁、曹洪、夏侯惇就知道了。“什么?袁绍劫营来了?嘿嘿~哎呀~~咱们丞相真是神机妙算呐,他来的好啊。迎敌!”叨唠~一声炮响就杀出来了,一下子就把两员大将给困住了。

    二将这一番苦战呐,杀了个盔歪甲斜汗流浃背。高览、张郃一看身边的人马是越来越少啦,别打啦,再打~~~我们俩这命就搭上了。赶快往回败。正往回败呢,败到半道儿上回不去了。又怎么了?曹操的人马回来了。从后边儿,就包抄过来。诶哟~高览、张郃等于四面受敌好不容易他们才杀了一条血路。他们各领精兵五千来的,现在呀,各自身边连五十人都没了。

    这两员将是又急又气,“哼!等回到大营之中非找郭图算账不可!”

    袁绍的大营啊,现在已经乱了。怎么回事儿啊?那淳于琼回来了。鼻子也没了耳朵也掉了,来到大帐里一见袁绍~~~“嘿呀~~~主羹~~~改我做主呜呜~~~~”说话都岔音儿了。

    袁绍一看,半天没认出来。怎么这模样了?仔细一端详这不淳于琼嘛。“因~何~这等模样?”

    淳于琼这才说呀,说曹操为了羞辱你,这才把我的耳鼻割下。他说不明白呀,哼嚯哼哼~~~哼哼了半天。

    袁绍一听,“你说些什么呀?”

    把淳于琼打发下去一问身边的那些人,这些人都恨淳于琼啊,“主公您别问了。他自从奉令到乌巢守粮去了之后整天喝酒睡大觉,就这么着把乌巢给丢了。”

    “哎~~呀~~~~~”气得袁绍吩咐一声,“将淳于琼与我~斩了!”

    这一杀淳于琼啊,把郭图吓得心直蹦。他心跳什么呀?郭图一想,糟啦,嘶~当时啊,我就应该出主意赶快救乌巢,可是我没有,我一个劲儿的啊,怂恿着主公去劫官渡。如今乌巢丢了粮食也让人家给烧光啦,官渡要再拿不下来这可怎么办呢?

    恰巧就在这时,郭图听见了禀报,说高览、张郃险些丧命大~败~而归。嘶~~诶呀~~~郭图一想我可得想个主意。不然这两个人回来之后当着袁绍,非跟我争辩不可呀。那我不就完了嘛?诶,有啦。我给他来个先下手为强吧。

    想到这呵儿他跑到袁绍的身边,“主公,大事不好哇。”

    “何事惊慌?”

    “您知道高览、张郃此次去劫官渡,他们是大~败~而归呀。”

    “哼!”袁绍听到这儿用手一捻胡须瞪了郭图一眼,“不是你给我出的主意嘛?这不是什么围魏救赵之计吗?”

    “主公您听我说呀。我这计策不错呀,可有一样,高览、张郃二将不用力,我有什么办法呢?再说了,主公您兵败呀~哼~~高览、张郃二将乐得不得了~~~~”

    “嗯?”袁绍一听,“岂有此理呀。我败了他们怎么倒高兴呢?”

    “嘿~这话我就不能再跟您讲啦。”

    “诶~~~~郭先生,有话你只管请讲当面。干什么欲言又止啊?你不要又要说又不想说。”

    “不是我是不敢说啊。”

    “你只管讲来。”

    “因为高览、张郃二将有降曹之心~~~他们要投降曹操。这事我一直没敢跟您提起过。”

    “哈哈啊~~~”袁绍一听,“可恼!这两个匹夫!赶快传我将令让张郃、高览二将~~来见!”

    这令还没等传出去呢,郭图,派身边一个亲随,“你们赶快去,给高览、张郃二将送个信就这么这么这么说。”

    这亲随赶忙跑到高张二将的大帐这么一说,这两位将军一听啊,是又惊又气呀。“果~有~此事?”

    “哎呀~~是我家先生派我来给您通风报信,我怎么敢撒谎呢?”

    “好,多~谢~郭先生。”(这才叫精名,不但保住自己的地位,也能除掉眼中钉肉中刺,竞争对手)

    高览、张郃,把郭图的那亲随给打发走了。刚~~~打发出去,有人来报:“启禀将军,主~公~传令,请您二位~~到大帐回话。”

    “传令者何在?”

    传令官打外边儿就进来了,还没等跟高览张郃说一句话,高览,拔剑在手过去~噗~~~把传令官给斩了。把张郃吓一跳,“哎?我说高将军,你这算何意?”

    高览一听,“什么?方才郭先生派人来跟咱们说那话你没听见呐?”

    “我听见了。难道,果~真~主公要杀害我等吗?”

    “嗨嗨唉~~~我说张郃将军你现在还瞒在鼓里呐。实话告诉你叭,我看久后成霸业者只有曹丞相。我们这位主公袁绍早晚必被曹孟德所擒。他是忠言逆耳不纳良谋我们还保他作甚?”

    “那么依高将军只见?”

    “我等不如倒戈归降于曹操。”

    “他能收留我们吗?”

    “怎么会不收留?如果不收留的话,你我也应该是远~走~高飞。”

    张郃听到这呵儿一拱手,“就~~依~~将军。”

    “随我来!”

    高览拉着张郃呀,连夜跑到曹营来了。来到官渡,说他们要面见丞相请降。夏侯惇一听啊,“嗯?张郃、高览前来投降?啊~~丞相,我恐怕其中有诈叭,您要多加小心。”

    “哎~~~~”曹操摆了摆手,“不必多想啦。如果二将真心实意来投降我以恩相待他们虽有异心也可能变呐。立刻传令,开门相迎。”

    把袁门大开把这两员将给请进去了。二将一见曹操双膝跪倒,曹丞相亲手把两员大将给搀扶起来了,“诶~~嘿嘿~~快快请起吧。如果公路,要用二将之言,不至有今日之败呀。今天两位将军肯来相投曹某,真好比微子去殷、韩信归汉也。”

    曹操这两句话说的口气可不小哇。微子是谁呀?商朝的时候,最后一个皇帝,叫殷纣王啊,那微子就是纣王的哥哥。后来纣王无道,新宠妲己残害忠良,微子给他出了多少好主意他一次都不听。后来气得微子离开他了,去投周朝,保周武王去了。那韩信归汉呢?韩信原来不是保楚霸王嘛,霸王看不起他呀,他才弃了霸王去保刘邦。

    说今天你们这两员大将啊,如果出的那主意,袁绍要听,他就对了。之所以他没听,你们才象微子和韩信一样,弃了他到我这儿来了。

    为什么说,曹操口气大呢?他虽然,把高览、张郃比作微子和韩信,可是他把他自己呢,也比成了周武王和汉刘邦了。说明曹操,野心不小。(这也是拍马屁,上司拍下属的马屁无非是收揽人心。每当领导表扬你夸奖你的时候,你就要小心了,那可不是为了你好,而是表明他自己的英明,所以,当领导表扬你的时候可不能洋洋得意,更不能欣然得昏了头,其实,只是说说而已)

    他当即封张郃为偏将军都亭侯,封高览为偏将军东莱侯啊。当时设宴,给二位将军接风。

    这时候许攸给他出个主意,说:“丞相,趁着两员大将来来降啊,您赶快进兵劫寨叭。”

    “嘿嘿~~~”曹操一听乐了,“许先生,你又和我想到一处去啦。”

    高览张郃一听曹丞相要劫寨,他们两个愿做先锋官。我们给开路。

    曹丞相一听,“那可再好也不过喽。”

    高览、张郃当先锋?这俩人轻车熟路哇。来到袁绍大营一声炮响,诶哟这通杀呀,直杀到个后半夜一直混战到天明。把袁绍杀了个马仰人翻是折兵大半呐。一下子他退兵好几十里。

    退兵就完啦?荀攸告诉曹丞相,说:“丞相您这时候可不能给他喘息机会呀。”干嘛呀?“应该是乘~胜~追击。还得打。这时候您可以派出些人去,扬言,你已经分兵一方面去取黎阳,一方面去攻邺郡,兵分两路断其归途袁绍听说之后必然惊慌失措。乘此机会,丞相您就乘虚而入,是袁~绍~可擒呐。”

    嗬~荀攸这主意可真厉害。他出这什么主意呀?就说呀~先去~~嚷嚷,就说呀,曹丞相的人马呀,象一把老虎钳子似的,从袁绍的左右插过去把他的后路给他切了,让他回不了老家了。这一下子,袁绍不就急了嘛,他必然分兵。趁着他分兵这个机会,您就这一打是一举成功。

    曹丞相一听,“此计上好。”这是个很不错的主意。

    他就派人出去嚷嚷开了,一传十十传百啊,袁绍听说了,“什么?曹操已经兵分两路取我的~~邺郡和黎阳去了?这怎么得了哇?”他当即,派袁谭领兵五万,去守邺郡。派辛平,领兵五万,去救黎阳。

    他把人马派出去了,上当了。怎么回事儿?人家曹操是干嚷嚷根本没派兵。这叫虚张声势,调虎离山,引蛇出洞。

    曹操自从使用了荀攸之计,他心里头也没有底,没想到袁绍分兵这么快。嘶~他能不能相信?我把人马分成两路,把他的归途给他切断了。如果袁绍要不信这可怎么办?别看呐,乌巢粮也给烧了,劫营我也劫了,现在看来是取得这胜利不算小。但是这个力量还是很悬殊哇。自己这势力还没有人家袁绍大,兵马还没人家多。所以曹操,虽然这个计是用了,他心里头也不那么稳当。

    荀攸就在这呵儿陪着他,两个人看来坐在那儿是喝茶谈心实际呀~~想的完全都是袁绍大营里头的事儿。

    正在这时探报跑进来了,“报!”

    “报上来。”

    “启禀丞相,袁绍已经分兵派袁谭~~去救邺郡,派辛平领兵,去救黎阳。分出十万人马去。”

    “哦~~~~呵呵呵~~”曹操看了看荀攸,点了点头,冲他挑起了大指,那意思:荀先生,你这个计策,太高了。他当即传令,“擂~鼓~升帐。”

    随着一阵鼓声众将到齐了。曹操吩咐,让夏侯惇、张辽,攻袁绍大营的正东。李典、乐禁,攻正西。夏侯渊、曹洪,攻正南。张郃、高览攻正北。自己,带着所有的众将,取袁绍的中军。今日是决一死战之时,只许前进不许后退。前进者赏,后~退~者~杀。曹操把人马就带出来。

    袁绍这时候干什么呢?嗬~~袁绍美滋滋儿的~喝了点儿酒,睡上大觉了。他心想,曹操,你想分兵两路断我的归途啊?哼,休想。我已经把人马派出去了。现在,你就再怎么能征惯战,你也没有我的力量大。你想过了河取我的邺郡呐?那是白日做梦。所以袁绍啊心里很踏实。酒喝得也足饭吃得也饱觉睡得也好,正睡着呢,叨唠~一下子耳根子底下一声炮响,噌~袁绍就蹦起来了。“怎么回事儿?”

    只见由打打仗外边儿骨碌进一个来。“啊报!!!!!”诶哟都不是正音儿了。

    “报~~上来。”

    “启禀主公大事不好曹操前来劫营。”

    “啊?赶快给我盔甲伺候是抬刀备备备……备马!”

    袁绍说着由打床上光着袜底儿就蹦下来了。盔甲呀?什么也找不着了。刀马也不见了。诶哟您瞧袁绍这惨相儿,穿着一身睡衣脑袋上勒着块绸子,光着一双袜底儿,跑出来抓了一匹马,韂骑着~~那马连鞍子都没有。怎么办呢?没抓挠,干脆就抓着那马的鬃毛得了,跑~~叭。带着他手底下几员将还有他的儿子~西里呼噜~西一头东一头,让人家曹操给杀蒙啦,连东西南北都找不着喽。

    混战到天明啊,袁绍再一看,自己原来,由打邺郡一动身的时候人马七十几万,扎营百余里呀,那是多大的威风。如今再看看,身边只剩下八百来人儿了。就袁绍手底下那人马光是掉水里淹死的,就不下几万。

    所有的锣鼓帐篷辎重粮台刀矛器械都归了人家曹操。这位曹丞相光派人查点这个查了好几个时辰,才算查出点儿眉目来。忽然这时,由打帐外进来了一个人,正是荀攸先生,他手下人怀里头抱着这么一大捆子书信,把这书信往桌案上这么一放。这是谁的信呐?敢情这都是由许昌,发到袁绍那儿去的。也就是说都是曹操身边的人,给袁绍写的,私~通~书信。这里边儿也有情报,有军事的有经济的有政治的反正什么都有吧。

    荀攸一看~~“丞相,您应该按着这书信的名字把这些人都找着赶快除掉。”就是说把这些人都得杀了。

    嘶~曹操看了看这些信想了一想,“呵呵~荀先生,我看不必了吧。为什么呢?因为袁绍当时的势力太大啦。不用说这些写信人呐,就按当时那个力量悬殊来看,”说到这呵儿曹操用手一推胡须,“恐怕,连孟德自身都难保,何况这些人呢?”说到这儿曹操吩咐,“立刻将这些书信,全~部~烧毁。”不要再追问了。

    曹操不愧是个奸雄啊,就这一招儿太高啦。他收买多少人心。就翻着这些书信之后,不用说远处,光是这曹营里,有多少人把那心都提到嗓子眼儿里了。诶哟,曹丞相要按着名字这么一抠哇,一个也跑不了。可是这书信人家没看,全烧了。这些人,就都踏实啦。他们都哇,暗暗地下了决心,辅~保~曹丞相。这就是一个,历史上政治家的~~手段。(如此领袖也是难能可贵了,现在的领导,即便不会在意是谁写的,不会因此而惩罚一些人,他也会看个明白,深入了解下属是领导控制下属的必要手段)

    曹操,犒赏三军大摆筵宴呐,忽然这时就听帐外有人喊:“我要面~见~曹丞相!”由外边儿捆进一个人来。

    曹操不看则已,一看赶忙弃离座位走到近前深施一礼,“诶呀呀~~我当何人,原来是沮授先生。”

    “哼!”沮授连一眼也没看曹操,“曹丞相,愿杀便杀愿剐便剐,沮~授~~不降啊!”你让我投降你呀?没那事。

    “呵呵呵~~~~”曹操冷笑一声,过去亲自,把沮授的绑绳给松开,让沮授来上座。自己亲自给沮授满酒。“沮授先生,很可惜呀,本初无谋,不用君言呐。你何必这样执迷不悟呢?如果我早得足下,天下不足虑也。”说可惜呀,袁绍袁本初他不听你的话呀,你何必还这么真心实意保他呀?如果我曹操要有你的话呀,嘿~现在我已经是并吞天下了。

    沮授是一言不发。曹操厚礼款待,把他留到大帐。可是曹操没成想,午夜三更这位沮授先生出去了,干嘛去了?偷马去了。他偷一匹战马,他想连夜,去找袁绍。这下可把曹操给气了,曹操一想你这人真奇怪,捉住你我不杀你,我以朋友相待。把话都给你说明白了,你不单不听还想去投袁绍袁本初哇?我还留你何用?吩咐人将沮~授~斩首。

    沮授至死~神~色~不变。

    袁绍袁本初听说沮授先生~~临死还对他那么耿耿忠心,自己心里非常难过呀。他要报这官渡惨败之仇。袁绍连传三支将令,让他长子袁谭,次子袁熙,还有他的外甥高干等人,引雄兵前来助战。

    袁本初要在沧亭,与曹孟德是二次~~~决战。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