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小说 三国人物

三国演义第五十九回

     许攸居功丧命。他认为曹操所以连连得胜啊,都是他的功劳,他逮谁骂谁,骂到许褚头上了,许褚一怒之下,把这位许先生给杀了。杀完了他之后也有点儿后悔,尤其许褚手下人这么一说,“您看看,这许攸先生是丞相的好友啊,自幼的小朋友,您怎么给杀了?”

    “嗨。”许褚一想,“我怎么能不知道哇,他他……他他欺人太甚呐。我们拼着命一通儿打合着这功劳全是他的呀。行了,我给他抵命得了。”

    提着许攸人头,来见曹操。把许攸首级往曹丞相脚下这么一扔,就把这番经过都说啦。“丞相,你就把我杀了得了。我给他抵偿。”

    曹操一看可生了气了,“你怎么这么鲁莽啊?许攸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呀,若非此人前来投我,我怎么能,取得了官渡之胜呢?今儿个我们能打进冀州,不是也多亏许攸嘛?他不提醒我掘漳河水,我们进又不能退又不肯,不知要耗费多少钱粮。许攸能够弃袁绍来投我,那真使我如猛虎添翼呀。我霸业的成败,全靠这些名人贤士的辅佐。袁绍为什么连连大败?就是他不能举贤任能啊。自古来成大业者都十分器重人才。许攸犯了什么错儿啦?不是就说几句傲慢的话嘛。那算得了什么呀?人家既没触犯军机,也没触动政纪,你许褚凭什么把人家杀了?杀这么重要的人物也不跟我说一声?你这不等于是堵塞贤路吗?”

    曹操越说越生气呀,那他怎么不把许褚杀了啊,给许攸抵命啊?那哪儿能啊?已经损失一位贤士啦,再搭上一位武将,那不赔了老本儿了嘛。

    许褚哇,悔之不及,吓得一声儿不敢吭啊。两边儿的文武都频频点头,丞相真是大人大度,虚怀若谷哇。

    曹操,当即吩咐,厚~~葬~~许攸。

    埋葬了许攸之后,曹操传了一道令,传令安民呐。说是河北袁绍啊,自从起兵兵伐许都那天起,河北的黎民百姓,就遭兵戈之难呐。这仗打得没完没了哇,老百姓啊,算是受了罪了。我这不是把冀州得过来了嘛,从此后,一年,是尽免租赋,什么也不跟老百姓要。

    诶呀,曹操这个措施,可是太高明啦。这是他一项非常重要的政策。历代的封建军阀呀,都不顾老百姓死活呀。而曹操深知,养兵必须养民呀。老百姓不打粮,你军兵吃什么呀。

    然后曹操是申表朝廷。表章送走啦,曹操把文武找来啦。说是明日一早哇,我要祭扫袁绍之墓。你们都跟着我去。

    大家一听,诶哟~~~丞相还要扫袁绍墓啊?啊这得去呀。

    第二天一早曹丞相,沐浴更衣,带领着他的文武,来到袁绍墓前。曹丞相亲自拈香大拜,是放声痛哭啊。哭得这些文武,都觉得奇怪。“哎?丞相,这袁绍跟您敌对多年呐,他总想取许都灭了您。今儿个您把他给打败了得过了冀州,您怎么还这么哭他啊?”

    “嗨,”曹操一听,“列位先生哪里知道哇。我与袁绍,相交甚厚哇。我们一同,统十八路诸侯伐过董卓呀,袁绍是当时之盟主,他是一个很有志向的人。我们在饮酒闲谈之际他曾跟我说过,他有雄心壮志要据北平南定天下一统霸业呀。他打算把这天下都拿过去。”

    大家这么一听,“嗨~~~算了吧,丞相,别人不知道您还不知道他呀,袁绍这个人,是羊植虎皮凤毛鸡胆呐,他外宽内嫉优柔寡断,才有今日这样的下场。”

    曹操一听点了点头,“唉,诸公说的也是啊。”

    祭奠完了袁绍以后,曹操吩咐,多赏金帛粮米,给袁绍的夫人刘氏,把她养起来。刘氏是感恩不尽呐,就把自己的二儿媳妇儿甄氏啊,给了曹丕曹子桓,作了妻子了。曹操在冀州这儿捡了个儿媳妇,他心里挺高兴。

    别看高兴,大事儿他可没耽误,加紧备粮练兵啊。干什么呀?外边儿还有三袁呐,袁谭、袁熙、袁尚。这哥儿仨一个还没逮着呢。曹操光得了个冀州就没事儿啦?还有青州、并州、幽州呢。

    袁谭他们兄弟几人怎么不复夺冀州啊?嘿哟,他们哪儿还有那精力夺冀州啊。袁谭跟袁尚杀了一个狗血喷头,袁谭把袁尚杀得大败,落荒而逃啦。袁谭占据着青州,他有夺冀州之心。但是呢,他没敢轻举妄动啊。他跟手下的谋士辛评商量,“我想诈降曹操复夺冀州,你看怎么样啊?你去给我做个说客啊。”

    辛评一听,“既然将军吩咐了那我就去吧。”

    辛评就跟冀州来了。到这儿一见曹操,曹操问他呀,“呵呵,辛评先生,你~~~从青州到我这儿干什么来了?”

    “禀丞相,我家袁谭将军,有意归顺丞相您。”

    “哦~~~袁谭想投降于我?”

    “正是。”

    “是真呐是假呀?恐怕其中有诈叭。”

    “啊这个……”辛评一愣啊,心说曹操厉害呀,“呵~~丞相,您有所不知……”

    “不必多说啦。你赶快回去吧,让袁谭练好人马,我是即日攻打青州。”我就要灭他了。

    “啊……”

    “走叭走叭走叭~~~”

    辛评没词儿了,让曹操两边儿的人把他给轰出来了。辛评回到了青州跟袁谭这么一说,只好实话实说叭。

    袁谭一听“什么?曹操能一见你面儿就断定我有诈降之意?哈哈,这明明,你是跟曹操说了实话了。你还有脸回来见我?”

    辛评一听这是哪儿的事啊?“啊~~~将军呐,我确实见着这位曹丞相,刚说了这么两句话,你……你怎么能这样冤枉我呢?”

    把辛评气得呀,在屋里来回转了仨圈儿,一跺脚,躺地上,气死了。

    袁谭也后悔了,“嗨唉~~~看来辛评不能啊,我怎么能这样对待他呢。得了,把他抬出去埋了叭。”

    刚把这位辛评先生给抬出去,有人来报:“曹丞相兵发青州。”

    袁谭一看,坏啦,那也得打呀。请降不成,只有决战啦。出兵这一打,他早就让曹操给打得连北都找不着了他哪儿能战得过曹操啊?把袁谭杀得大败而归兵败青州城四门紧闭高悬免战。

    你悬免战,人家曹丞相不答应啊,昼夜加紧攻城,一下子就把青州给打开了。袁谭叫曹丞相给活捉了,当即砍下人头首级高高悬挂。

    曹操吩咐,如果发现有人哭袁谭的人头,立即,抓来见我。

    这道令刚传下来,嘿,有人来禀报,“确实有这么一个人,站到袁谭的首级下哭了。”

    “把他抓来。”

    抓来一问,此人姓王命修,也是袁绍手下一个旧臣。后来因为得罪了袁绍,被袁绍给革职了。

    曹操一听,“既如此你为什么还哭袁谭呢?”

    “丞相有所不知啊。袁氏父子,待我有恩,我不能忘了他们的情意。”

    “哎呀呀~~”听到这儿曹操点点头,他心里头暗想,这河北有这么多的忠臣名士啊,好可惜呀,袁氏兄弟,袁绍、袁术,他们都不会用人呐。如果说,袁绍会用人的话,嘿嘿~~我曹操安敢正视四州?我甭说举兵来伐你袁绍哇,恐怕我连看这边儿一眼,都没那个胆子啊。所以他没杀王修,把王修待如上宾。同时曹操还问他,说:“如今呢,袁熙、袁尚,已经都逃走了,我应该,怎么去打他们呢?”

    王修听到这儿把头这么一低,一言不发。

    嘿嘿~~~曹操,暗挑大指,真乃忠臣也。只好就别问啦,就把这位养起来得了。

    随后曹操就问手下的文武,咱们该怎么办呐?

    文武一听,“请丞相您在这儿歇兵几日然后咱们先把并州拿过来。一个州一个州地打呀。现在冀青二州不是已经归了咱们了嘛,并州还有高干呢,把他灭喽,再取二袁不迟。”

    “言之甚善。”

    曹操,在青州歇兵几日,然后率领大队人马兵伐并州。诶哟~~这时候儿可不怎么样啊。天寒地冻啊,是道路难走。把这些兵将累的是疲惫不堪呐。

    就在这时,曹操,作了一首名诗,叫《苦寒行》啊。

    打高干打了两个月,才算把并州取下来,赶走了高干。高干跑哪儿去了?跑到单于左贤王那儿去了。左贤王一看他,“你上我这儿干什么来?我与曹操无冤仇,你想让我结怨于曹丞相吗?真是岂有此理。”把高干给轰出来了,不要他。

    高干一看,我上哪儿去呀?嗨,干脆我上荆州投刘表去吧。他走到半道儿上,叫人家把他给杀了。把高干的首级送到了曹丞相的跟前。曹操是重赏来人呐。

    这样就把冀青并三州拿过来了。只剩下幽州了。这幽州没费吹灰之力,就得过来了。为什么呢?袁熙、袁尚,一听说,袁谭也死了高干也完了,把这俩吓跑了,弃幽州远逃哇。逃哪儿去了?逃到乌桓蹋顿那儿去了。

    曹丞相顺手牵羊,得过来了幽州。他当即是大聚文武哇,嘶~在一块儿商量商量,咱们是进兵啊,还是退兵呐?四州已经全得过来了。文武坐下来议论了一番,有人可就说啦:“丞相啊,嘶~我看咱们不能再进兵。因为到这地方咱们已经,离许都,很远了。这么长驱直入还了得啊?咱那家,还要不要啦?如果说,咱们要再追这袁熙、袁尚,那么荆州的刘表,他要偷袭咱们的许都,那可怎么办呢?”

    这位慢条斯理地说了这么两句话,诶哟~~~这反响可大了。 “诶哟这话说的对呀。”“可是呢,丞相啊,那咱可不能不防啊。”“咱就打到哪儿去咱也不能不要家呀。”是你一言我一语几乎哇,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文武,全都同意回兵许都。

    曹丞相这时候也拿不定主意啦。这儿离乌桓可还远着的呐。这乌桓在哪儿啊?辽东辽西,右北平啊。乌桓三郡嘛。

    这时候曹操看了看在座的郭嘉,郭嘉坐在那儿是微笑不语啊。曹操向郭嘉问计:“奉孝,你看这事儿该怎么办呢?”

    “丞相,我们绝不能~~~回~兵。”

    当时,这大帐里头就鸦雀无声啦。大家对郭嘉是十分敬重,这些谋士当中啊,属郭嘉年轻,他今年才三十六岁,可是,计谋过人呐。胸藏锦绣,腹隐机谋。他给曹操,出谋划的策呀,是十有九中。所以大家都很佩服他。

    “郭先生,您怎么不同意,我们劝丞相回兵呢?”

    “不能回兵啊。我们已经打到这儿了,现在,袁熙、袁尚逃到乌桓蹋顿那儿去了,袁绍活着的时候,他就经常地,收买乌桓的民心。他就想把这个地方拿过去。如今,他们两个兄弟跑去了,一定要和乌桓是勾结一处。咱们要是放着不捉,就等于纵虎归山。剪草不除根为丧身之本呐。终究是咱们的后患。说不定,咱已经得过来的冀青幽并,得而复失啊。所以说,必须兵进乌桓,杀死二袁。”

    “啊~~~~~~哎,奉孝,那咱们要兵进乌桓,那刘表要偷袭咱们许都呢?”

    “不能。列公且请放心,刘表他没有这个胆识。他只能守摊子。别看刘备,去投他,他不能重用刘备。他要一重用他,刘表自己就完了。他不重用他,刘备怎么能够替他卖命去驰骋于疆场呢。恐怕刘表连想都不敢想。很可能刘备呀,能提醒他,说现在曹丞相已经带兵北征,咱们打许都得了。但是刘表,他绝不敢点头。所以,我们的许都,万无一失。丞相,您就只管进兵。”

    诶呀,大家议论了一顿,嘶~郭嘉说的也对。“哎,奉孝,就~算~刘表不打咱们的许都,那……那咱们怎么往前运这个兵马呀?人马能过去咱这粮草上不来呀。我们听说呀,前边儿这个道儿是越来越难走,那可怎么办呢?”

    郭嘉一听,“这个呀~~~~~这个我想过,可也没想好。正好儿,大家这一问,我跟丞相说一说。我想在这儿啊,开两条河。”

    “开河?”

    “啊。咱们挖他两条渠呀。陆地,咱们可以进兵。水路,咱们可以运粮。”

    “喂哟~~~”大伙一听,“我说奉孝,你把这事儿想的可太容易啦。那两条河,要是运起军粮来可不是小河沟儿啊。那大河开起来是多少人力物力呀?仨月五月也玩不成啊。再说就为打个乌桓,开两条大河呀?你也开不到尽头呀。”

    “咱们开到哪儿算到哪儿。再说了,这次咱们把河开好粮食运上去打了乌桓取了二袁,这两条河留下来,以后还能造福于黎民百姓,你种田,离不开水呀。”

    “事儿倒是个好事儿,不过这可真得费点儿劲。”

    “那……”大家都瞅着曹丞相,等丞相定夺。

    曹操,手捻着胡须想了想,“嗯~~~~”他看着郭嘉微微一笑,那意思是,奉孝,你这个主意~~高。就按着郭嘉说的,就这么做。挖渠。

    一声令下,军民齐动。好家伙,就挖起河来了。挖了两条大渠呀。一条平虏渠,一条叫泉州渠呀。这平鲁渠是由滹沱河到沽水,泉州渠由洵河到潞河。投了大~~量~的人力呀,动用的那个民夫呀,不计其数哦。就修这两条渠,不知死了多少民夫,投了多少物力。两条渠修成啦,整用了二年的工夫。真不容易呀。(修这两条渠的事情,《三国演义》和《三国志》以及《资治通鉴》书中都未曾提及,其他典籍手中没有,未曾详查。可是在旧时评书艺人流传的本子里却有此事,参看连阔成先生的口本,确定了这几条河的文字。袁阔成说书时候,洵河读作“居河”不知是口误还是另有考证呢。)

    曹丞相传令:进兵!

    人马从易州(此处应是说书人口误,应该是从幽州发兵往易州去),奔乌中(此地名不知何处,可能字有误),直取乌桓。嗬,旱路,行军,水路,运粮。曹丞相人马浩浩荡荡直取易城。等人马走到易城这儿,走不了了,满地全都是稀泥呀。把这腿呀陷住半天拔不出来。那马就更困难啦。粮还运不上来了呢。怎么回事儿?这河已经到头儿了。你开什么河也有个尽头啊,它不能开起来没完呐。

    再一打听啊,易城这呵儿离乌桓还远着的呢。这下子大家可犯愁喽。都劝丞相,“我说丞相,咱别走了。这仗咱就算了吧。您看看这怎么走啊?我看这个道路这么难咱走到那地方还不知道怎么样,听说前边儿还道儿了。”

    曹操也有点儿犯愁。曹丞相这两天的心情很着急,他着什么急呀?他手下的第一流大谋士郭嘉还病了。郭嘉水土不服,一天到晚呐,他是光吐不吃饭。你说这怎么能行啊。

    曹操听大家这么一说,“嘶~~哎呀,倒是啊。那,咱们问问奉孝叭。”

    曹丞相问问郭嘉想回兵,郭嘉强打着精神由床上支撑起来,“丞相,不能回兵啊。您的将令已经传出是令下如山倒。乌桓咱是非打不可。您不要想我的病,我养一养啊就会好了。不服水土这算得了什么呀?我还能支持得住。咱们的人马已经来到易城了,好不容易,眼看伸手就可取二袁首级了,您怎么能回兵啊?丞相您不用着急。我打听过了前边的道路确实不好走。不过我知道这儿有一个人,这个人叫田畴啊。他是当地有名的一个地理仙,地理非常熟悉,您请他来做个向导,咱就能把乌桓拿过来。”

    “啊~~~~啊那好。奉孝,你安心养病吧。我去,请请这位田畴先生。”

    曹操跟手下人一问确实有这么一个人,据说袁绍请他多少次都没请去。曹操派人去请,诶哟~~费这劲哟,请了俩半月,才把这位田畴先生找着。还真不错,这位还真来了。到这儿一见曹丞相,曹操手下问他说,袁绍请你你怎么不去呀?

    田畴笑了:“袁绍这个人他依附豪强欺压百姓,难成大气。我烦他。”

    哦~~~言外之意,那就是挺欢迎这位曹丞相。曹操挺高兴。就把让他带路的事跟他说了,田畴一听,“可以。这个路是不好走,只有两条路能取乌桓,第一就像您想的那样由易城这呵儿兵进乌中奔乌桓。但是一路上,有人家乌桓重兵把守。那是乌桓的咽喉要道你根本过不去。还有一条道,我听老人传说呀,这条道已经有二百来年没有人走了。咱们是不是由这条道插过去?那就是由易城奔卢龙,直奔柳城,取白狼滩,我看是二袁可灭呀。”

    “哦,多谢先生。那我们就要有劳先生您,做我们人马的先导。”

    “我愿与丞相带路。”

    曹操大喜,厚谢田畴。曹操又把这事儿跟郭嘉说了,郭嘉一听,“太好了。丞相,您要轻装进兵啊。把能不带的那个辎重都留下,仅带些口粮就得了。越轻便越好。人马您要好好挑选挑选,让他兵强马壮。”

    曹操一听,“这话对。”

    “另外还有一件事丞相您得办。您必须如此这般。”

    “嗯~~奉孝,你想的太周到了。”

    曹操,一方面挑选精兵,一方面,让军校往外传扬,乌桓不打了,回兵许都。为这个,曹丞相在这易城的要路咽喉口挂起了大牌子来,干什么呀?“曹孟德回兵许昌”。这几天的工夫就传扬出去了。然后,这呵儿把这人马也挑选齐了。曹操带着几员上将,由田畴领路,就奔卢龙开下来。

    诶哟这道儿是真不好走啊。幸亏有田畴领着路,不然呐,休想前进一步呐。越走道路越艰难还不算,粮食没了。能带多少口粮?这怎么办呢?就只好杀马,吃这马肉。最大的困难没水喝。军士掘井啊,一挖井挖好几十丈深才见点儿水。这些军士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来到了柳城。

    这柳城在哪儿啊?就是现在辽宁省锦西县西北。

    曹操的人马悄悄地已经把白狼滩给包围起来,蹋顿呐,这时候跟袁熙、袁尚在那儿饮酒欢歌呢。

    袁熙、袁尚有点儿坐卧不宁。他们俩人问蹋顿:“曹操要领人马打来怎么办呢?”

    蹋顿一听,“嗨嗨~~~~不能。曹操除非神兵天降。再不他由地里长出来。他哪儿能来得了这儿啊?另外探报已经说了,他回兵许都啦。您二位啊,就……”

    “报!”

    把蹋顿吓一哆嗦,“怎么了?”

    “大事不好,曹操的人马已经包围了白狼滩!”

    “什什什~~~什么?满~口~胡说。”

    他的话音儿没落~叨~~~~外边儿一声炮响是喊杀震天。蹋顿跟二袁一看,赶快迎敌叭人家杀~~来啦。他们上马迎敌,当时,乌桓的人马,与曹丞相的人马就混战到一处了。曹丞相人马有些疲惫了,一个个劳累的不得了。乌桓这些人马是以逸待劳哇,而且都十分凶猛,杀得曹兵都纷纷后退。

    曹丞相登高一望,这怎么能行啊?他仔细一看呐,哼,乌桓这人马不怎么样。怎么回事?没有经过训练,满世界乱撞。那队伍都不整齐。曹操撇了撇嘴,哼。他一点手就把张辽、徐晃、李典、乐禁叫过来。“你们呢,分四路往上杀。只许前进,不许后退。我亲自给你们,擂鼓助阵。”

    张辽一听,“诶呀丞相,您可不要冒这个风险呐。那怎么能行呢?我们一定打上去就是了。”

    话没说完,张辽几员大将扳鞍上了马了,大喊一声~杀,就冲下山头去了。曹操亲自为几将是擂鼓助阵。几员大将奋力冲杀。张辽,斩蹋顿于马下。

    杀到天明,他们才发现,哦哟~~袁熙、袁尚~~~~不见了。

    (苦寒行:

    北上太行山

    艰哉何巍巍

    羊肠坂诘屈

    车轮为之摧

    树木何萧瑟

    北风声正悲

    熊罴对我蹲

    虎豹夹路啼

    溪谷少人民

    雪落何霏霏

    延颈长叹息

    远行多所怀

    我心何怫灪

    思欲一东归

    水深桥梁绝

    中路正徘徊

    迷惑失故路

    薄暮无宿栖

    行行日已远

    人马同时饥

    担囊行取薪

    斧冰持作糜

    悲彼东山诗

    悠悠令我哀)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