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六十二回

更新:2018-04-08

     蔡瑁为了陷害刘玄德,在玄德的馆驿他写了一首反诗。他怎么这么恨玄德呀?蔡瑁听他姐姐说啦,玄德给刘表出主意,让刘表立长子刘琦,而且,还要慢慢儿地把蔡氏宗族的军权给拿下来,您说他能不急嘛。就打玄德来到荆州那天,蔡瑁就把玄德当成眼中钉了,他说他没安好心,到这儿来,就是为取荆襄九郡来的。他早就想杀刘备

    今儿个他把这反诗的事情跟刘表这么一说,刘表到这儿一看气坏了,当即传令:“你带领人马,包围新野,把刘备的首级,给我~~拿拿~~~拿到荆州。”好么都口吃了,说话都磕巴了。真气糊涂啦。

    蔡瑁一看正中下怀呀,我这把火儿啊,算是烧正啦。“啊遵命。”他立刻去点兵去了。

    这时候刘表,打馆驿出来站到门口这儿提着宝剑,气得他呼呼地直喘。他就觉得刘备刘玄德这人太无义了。他在这儿站了一会儿啊,凉风儿那么一吹,嘶~嗯?刘表这时候有点儿清醒了,他忽然想起个事儿来,想起什么事儿来?这刘备我跟他在一块儿呆了好几年,他也没写过诗啊,我没见他题过诗答过对儿,那今儿怎么好端端的,他在墙上写这么一首诗呢?不对。刘表叫着自己的名字,刘景升,你可得冷静点儿,这是怎么档子事儿?那么既然刘备平素不做诗忽然间他写这么一首干什么呀?这是不是,有人离间我与玄德呀?嗯~~~这事我不可不察。想到这儿啊,刘表的心里头平静多了。(刘表还不算太糊涂,知道刘备是文盲~~~~~~~~= =)

    正在这工夫儿,蔡瑁过来了,“啊主公,我已经把人马点齐,请您传令吧。”

    刘表不是蔡瑁的姐夫嘛,他怎么叫主公啊?这不是当着这么多人呢嘛。叫那个“姐丈”得回家叫去,当着别人他得称“主公”。

    刘表一听,什么?人马点齐啦?“等等儿等等儿。”他上下看了看蔡瑁,嚯,披挂整齐是满脸杀气。“蔡瑁。”

    “主公。”

    “不要发兵了。”

    “嗯~啊?”蔡瑁一听,“主公啊,这么大的事,您怎么能放过刘备呢?他这不是,明明儿,要夺取荆州嘛?这首诗……”

    “慢着。我这兄弟呀,他不会作诗,他写不出这首诗来。这指不定是谁写的呢。”

    蔡瑁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子,“诶哟主公~~~那么您说要不是刘备写的,那是谁写的呀?”

    “别忙,我得好好地查问查问。查出来之后啊~~哼!我饶不了这写诗的。说不定,这是有人给我兄弟刘备栽~赃。”

    吓得蔡瑁当时把头就低下了,怎么回事儿?他脸上有点儿变色儿。刘表还真没看出来。(这叫该糊涂时就糊涂)

    “听见了没有,别轻易就发兵了。这个事,得慎重行事。慢慢儿地再,商量商量叭。”嘡啷~一下儿他把宝剑往地上一扔,刘表回家了。

    嘶~~蔡瑁这气呀,我白折腾了合着。嘿~这人怎么这样啊?哎呀~~~刚才我看他火气不小哇。这怎么办呐?他手下的偏将都过来了,“蔡将军,咱们什么时候起兵啊?点不点炮啊?”

    “去去去……都介哪儿来的?”

    大伙儿一听,“嗯?都介营房来的。”

    “介哪儿来回哪儿去。你没听主公说嘛,不发兵了。这首诗啊……”

    “啊~~”

    “是假的。”

    “哦~~”全没明白。

    蔡瑁站到这儿气的俩眼发直,他想了一想,哼,刘备,你以为这就算完啦?我非把你杀了不可。他上马,就找他姐姐蔡氏夫人来。到这儿他跟蔡氏夫人这么一说这经过,蔡夫人生气了,“你说你这个废物,让你办这么点儿事儿你都办不成啊?你怎么会让刘备跑了呢?插着双翅也不能让他飞出荆州啊。”

    “是啊,要么这事儿我怎么……嗨,您别生气了。我觉着啊,我写这首反诗啊,使我家主公能信。”

    “你真是个没用的人。刘备从来没写过诗,那主公他怎么能信呢?”

    蔡瑁一听,“可也是啊,您看我把这事儿忘了。不是说,刘备挺有才学吗?”

    “哦,有才学,就得能写诗啊?你那个脑袋怎么就不会转个圈儿呢?”

    “我这不是转了嘛。”

    “别废话了。”蔡氏想了一想,自言自语的,“绝不能,让刘备在我荆襄九郡这么逍遥自在。一定得把他除喽。”

    蔡瑁一听连连点头,“姐姐,您说得对。可怎么个除法儿呢?”

    这一句话呀,给蔡氏提了醒儿了,“有~~了。兄弟呀,咱们荆襄不是有个规矩嘛,每年只要是,丰收喽,就要开个庆丰收的盛会。”

    “啊~~~”蔡瑁猛地想起来了,“得了,您别说了,我知道了,您等着瞧叭,”瞧什么呢?“瞧刘备的首级,我把他脑袋给您提拎来。”蔡瑁说完转身就走了。

    蔡氏望着兄弟的背影儿,微微一笑。

    蔡瑁找刘表来了,“主公啊,咱们每年,要是丰收了不是都要开一个庆丰收的盛会吗?今年您知道吗?咱们荆襄九郡可是个大丰收哇。嘿哟~~那粮食,打的就象山一样,一眼都望不到边呐。这真是您的福气。主公,我看今年咱们得好好庆贺一番。您说,咱们这盛会,在襄阳开好不好啊?”

    刘表点头,“可以呀。”

    “可得把各地的郡县官员都请来呀,您得好好地在那会上啊,勉励勉励大家。您得亲自到会。”

    刘表一皱眉,“嗨唉~~蔡瑁啊,你没看出来吗?我,气疾正发作。”犯了病儿了,上不来气儿。这气疾症,是什么病啊?就是哮喘症。厉害了的时候儿啊,食水不进呐,上不来气儿。

    嘶~~哎呀,蔡瑁一听可是这么回事儿,“那……那您不去怎么办呐?”

    “叫刘琦和刘琮去吧。”

    “哎呀主公啊,两位公子,当然要到会,可是,那分量太轻啦。他跟那些各地的官员怎么说呢?”

    刘表一听是这么回事儿,“哎?有了,你到新野,把我兄弟刘备请来,叫他,替我招待各郡县的官员。”

    “哦~~~您想的真周到。遵命。”蔡瑁这乐呀,心里说我就等你这句话。

    他一方面,传令各郡县,告诉各地官员开会的日期,另一方面写一封请柬派人送到新野去请刘玄德。

    刘备接到这封请柬一看,就把眉头皱起来。自从那天伊籍给他通风报信,他离开了荆州之后,刘备心里一直不痛快。今天一接这请柬,嘶~那么荆襄开这个庆丰收的盛会干嘛叫我去呀?这是怎么回事儿?刘备,就把关、张、赵云,还有孙乾、简雍、糜竺等人全请来了。他就把那天呐,到荆州,怎么和刘表在酒席宴前说的那番话,以及晚上,伊籍先生怎么给他报的信,就全说了。

    刘备这嘴可真严,这~么长时间啦,他一句没提。大家都不知道这事儿。

    在座的孙乾这么一听啊,“嗨,我说看主公那天回来您起色不好呢,我就觉得您有什么心事。我也没好意思问。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么蔡瑁既有加害主公之心,今天又来了这么一封请柬,让您代替刘景升去开这个会呀,我说您不能去。为什么?恐怕这又是蔡瑁的圈套。”

    嗯~~刘备点了点头,孙乾说的有理呀,这不是多心,是不可不防啊。

    云长听到这呵儿,把蚕眉这么一皱,“大哥。”

    “啊?”

    “那么既然您跟刘景升说了这么一番话,那天,刘景升对您怎么样?”

    “他没怎么样。”

    “招哇。既是人家也没说什么,是您自己这么想,您这话说的有点儿口敞,话说的有点儿大,使刘表会不高兴。当时刘表不是没申斥您嘛,那您干嘛想这么多呀?我看景升一直带您如兄弟呀,那么这次,请您到襄阳,去开这个庆丰收的盛会,您应该去,您要不去,我怕~~倒引起~~刘景升对您的疑心。”

    刘备听到这呵儿点了点头,没说话。刘备心里头很清楚,他知道刘表啊,目前还不至于害他,因为刘表,还要利用自己,防备曹操,和抵制蔡家的势力。可是刘备忘啦,刘表啊,他没办法制止蔡家姐弟的阴谋哇。

    张飞急了。“大哥,趁早别去。我看呐,是酒无好酒,宴无好宴。伊籍先生,能五更半夜地跑那儿给您去送个信儿,那就准是真的。蔡瑁?没长好心。说不定啊,这封请柬呐~~哼,刘景升许不知道。”

    “哎呀三弟,你别着急呀,慢慢儿说。”

    子龙一看这事儿僵住了,这让玄德怎么办呢?到底儿是去呀是不去呀?“我看这么着得了,咱们还是去,我率领三百精兵,保护主公,万无一失。”

    玄德一听乐了,“哎~~~子龙跟我去,那可就没事儿啦。还是去对。你们诸公就放心叭,不会有什么差错。”

    大家一听有子龙保驾,也就都放了心了。在开会的前一天,玄德带着子龙来到了襄阳。这个新野离襄阳才几十里路,是撒马就到。

    有人早就报到襄阳城啦,蔡瑁,亲自出城迎接。嚯,他老远就下了马了,站到道边儿那儿,一见玄德是毕恭毕敬,上前施礼:“哎呀,使君,您来啦。迎接来迟,望您恕罪。”

    玄德赶快,在马上拱了拱手,“嗨呀~~蔡将军,免礼免礼,我来迟了叭。”

    “您来的不晚呐。”

    蔡瑁说话,多和气啊?刘备心里有数儿,心说那天晚上,三更天,你带着人包围馆驿,你去没去呀?呵呵~~你准去了你。玄德还不知道呐,不单去了,还在他屋里给写了首反诗呢。今天玄德一看蔡瑁这个样子,不象有什么歹心。刘备心说,不象啊?不象我也得留点儿神。

    嗬,蔡瑁陪着刘备,来到了城关口这儿,公子刘琦和刘琮在关口这儿接着呢。看玄德的马到了,刘琦赶忙上前牵马坠镫,“叔叔您来啦。”对玄德真象亲叔叔一样。

    玄德赶忙下了马,左手拉着刘琦,右手拉着刘琮,“二位贤侄,你们早就来啦?啊~~你父亲能来吗?”

    “哎呀叔叔哇,我父亲病势沉重,来不了啦。他老人家说,让您呐,代替他老,主持,这次庆丰收的盛会。”

    玄德一听,“嗨~~~二位贤侄啊,我哪儿主持得了哇?我也不敢这么做呀。那么既然,我家兄长有命,我只好遵从叭。”

    公子刘琦一听,“啊~有劳叔叔。”

    公子,把玄德给请到了馆驿。嚯,蔡瑁啊,是围前围后哇,百倍殷勤。蔡瑁看的很清楚,玄德不管是在哪儿这么一站,还是在哪儿一坐,身边总有一位大将,赵云赵子龙。他披挂整齐,是肋下配剑,气宇轩昂,面沉似水,二目如剑呐。那两个眼睛那目光跟宝剑尖儿似的,看谁一眼呐,嘶~别人就激灵~打个冷战。蔡瑁一想,这位~~~嘶~~吓人这位。

    迎接完了玄德之后,蔡瑁又把他布置安排好了的人马查点了一遍。他把他的兄弟蔡和安排到了东门,在那儿把守着,让蔡中守南门,蔡勋守北门。只是西门,蔡瑁没安排人。那是怎么回事儿?因为西门外,有一条檀溪河。这条大河呀,是水深流急,直通湘江。所以,蔡瑁在西门这儿没安排人。

    他差点完了之后,又叫过两员大将来是文聘、王威,蔡瑁告诉这俩人:“明天,这个庆贺宴会一开始,你们二位,要这么这么这么办,不得有误。”

    “哦,遵令。”

    第二天在开宴之前,玄德来啦,胯下骑着他的的卢马,子龙牵着缰绳。三百精兵列队相随。好威风啊。

    玄德一到两位公子率文武把玄德请进去。有人把的卢马接过来给栓到了后园。玄德来到大厅,正居中,已经把座位,给玄德安排好了。刘琦,在左首,刘琮在右首,陪着玄德,落了座。子龙,在玄德的身后是按~剑~而立,寸步不离呀。

    眼看要开宴啦,过来两员大将,文聘和王威,走到子龙将军跟前他们一拱手,“啊~~赵云将军,我们单摆下一桌酒席,请将军痛饮几杯。”您跟我们到这边儿来喝吧。这屋里可能有点儿乱,他们要把子龙给请到大厅外边儿去。

    那子龙哪儿去呀,他一摆手,“哦呵呵~~不不~~我~~不会饮酒。”

    这俩一听,“啊?哎呀~~身为上将军哪儿有不会饮酒的呀?子龙将军休得推辞,您随我来吧。”

    “哎,多谢二位将军的美意,改日再饮叭。”子龙把脸就转过去了。

    “唉呀,子龙将军,您怎么好不赏我们这个面子呢?无论如何您也得去坐一坐喝几杯呀。我们久仰子龙将军之大名啊,您快马神枪,名震华夏,谁不知道赵子龙啊。所以我们总想跟您亲近亲近。”

    子龙不去,这俩劝起来没完,赵子龙火儿了,啪~~~把箭袍这么一甩,“哎~~~~我说过了,今日我不能吃酒。你们,休~~得啰嗦!”说到这儿子龙把双眉这么一挑虎目圆睁,把文聘、王威吓了一跳。(说不喝就不喝,酒有什么好喝的?最讨厌那些劝酒的了。仿佛不喝酒就多大罪过似的。还口口声声说什么,不喝酒就是不给他面子。碰上这样的,就直接告诉他,咱本来就不能喝酒,你非让我喝,那你就是不给我面子。)

    “啊~~这个……”俩人也不敢再劝啦,干到那儿了。

    这时候蒯乐过来,蒯乐看了看文聘、王威,心说你们俩,劝赵子龙,怎么能劝得动啊?他在这儿保着驾呢你们没看出来?这得跟刘玄德说。蒯乐过来低低的声音:“哎呵~~~~使君,您看,众武将都想和子龙将军亲近亲近,要痛饮几杯。您说句话叭。”

    开始玄德由新野来到襄阳,他那个心一直提着。自从见着公子刘琦和刘琮之后哇,玄德心里踏实了一点儿,觉得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玄德听蒯乐这一说,他转过脸来看了看可不是嘛,文聘、王威,面红耳赤,站到那呵儿下不了台了。“啊~子龙,你就去喝几杯叭。”

    “主公,我……”子龙看了看玄德,心里说主公您怎么让我离开您呢?那怎么能行啊?

    玄德轻轻摇了摇头,用目示意,那意思子龙你去吧,不要紧,这儿出不了什么事儿。你不会喝两杯就赶快回来嘛。子龙只得领令了,他冲着玄德一拱手,随着文聘、王威出去了。

    蔡瑁坐到那呵儿一看,子龙走啦,他~枯通~的一下儿,把那颗心放在肚子里啦。

    玄德,代表刘表刘景升先说了几句勉励大伙儿的话,然后,这宴会就开始了。玄德坐到那儿,嗬,这丰收酒啊,喝的还真挺踏实。

    他挺踏实啊,可把伊籍先生急得要吐血啦。他知道蔡瑁这番安排,可怎么告诉刘备啊?诶?他灵机一动,伊籍站起来亲自把盏,给挨桌儿满酒。这你谁也说不出嘛儿来。当他满酒到玄德跟前的时候伊籍往前一探身,轻轻说了一句话:“请~君~更衣。”他冲玄德递了一个眼色,那意思,快走。

    玄德就明白了。他酒杯这么一推,看样子好像要出去方便方便,他就奔后园来了。伊籍从后边儿追上来,他看四下无人,走到玄德的身边压低了声音告诉他:“蔡瑁设计要加害使君,如今襄阳东关、南关、北关三处都有军马把守。唯有西~~门可走,是望~公~速逃。”你快跑。

    玄德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呐,他冲伊籍拱了拱手,“多谢先生。”一转身玄德到后园把的卢马解下来缰绳飞身上马,马上加鞭直奔西关。

    小门官这么一看,诶哟,这不是刘使君嘛?今儿个替我家主公刘表,主持这个庆丰收的宴会,怎么跑了?“哎~~~”他把两臂这么一张,想要把玄德给拦住,那哪儿拦得住哇。呜噜~~~~玄德连人带马象一阵风似的就冲出西关去了。这小门官赶快,飞报蔡瑁。蔡瑁领着人马由后边儿就追上来。

    玄德跑了一段路,只听前面有水声~哗呜啊~~~~~诶哟!檀溪拦路。这马一打唤~稀溜溜溜溜~~~踏踏踏踏踏~~~~哎呀,这么宽的一条大河这怎么能过得去呀?常言说远怕水近怕鬼,也不知道这水有多深呐。不行,我得回去。玄德一带缰绳~滴流~这马一打旋儿,刚把马头带过来,玄德举目一看,远处里是征~尘~滚滚。

    哎~~呀~~蔡瑁领着人追我来啦。这可怎么办呢?

    蔡瑁就把这人马散开了,象个大弓背儿似的,朝玄德就圈过来了。

    玄德一看,这真是天~~绝~我也。这可怎么办?他只得就得下河。用手一扽这缰绳,抬起手来狠狠地~啪~~照着的卢马的三叉骨抽了这么一鞭子。这马~~哗~~~~~~就下了水了。这檀溪不单宽,而且是水深流急呀。的卢马还没到河心呢,就走不了了。玄德低头一看,下半身的衣服全湿了。这匹的卢马呀索性站那儿不动窝儿了。

    嗨嗨哟~~~~玄德一看这回完了,他低头看了看这匹马,他想起了伊籍先生那番话,这匹的卢马,妨主人呐。“的卢啊的卢,你真的妨我不成?”说到这呵儿,他~咵~~~又加了一鞭。只听这匹的卢马是一声长嘶,鬃尾一炸~噗哗~~~~由打这水里头,跳起来了,是一跃上岸。由打这河里到对岸好几丈宽呐,它愣跳上去了。

    这时候蔡瑁领着人就追到了,咿呀哎哟~~~~蔡瑁勒住马一看,这怪呀,刘备怎么上对岸去的?飞过去的?“使~君~留步!”

    蔡瑁嘴里和玄德打着招呼,他悄悄那右手就奔那张弓去了。

    他要在檀溪畔,是箭射,玄德。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