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六十三回

更新:2018-04-08

     刘玄德马跳檀溪。他让蔡瑁追得没有办法,催他座下的的卢马,想从这水里边儿趟过去,谁知道一下子陷到这河里了。使刘备想起来,哦,伊籍先生跟我说过,这马它妨主人。

    “哎呀~~~的卢啊的卢,难道你真的妨主?”说到这儿,刘备来了气儿啦,他抬手狠狠地,给了胯下马来了一鞭子~噼啊~~~~就这一鞭子啊,不知道使了多大劲儿啊,鞭子差点儿抽折了。

    这一鞭子啊,把这的卢马给打急了,马有马心呐,马心想,水这么深,流这么急,我这四个蹄子在泥里头陷着,你以为我不着急吗?你还这么狠抽我?马也来了火儿了,啊腾愣~~的这么一下子,它由打这水里头蹦起来了。这匹的卢马是连游带泅,稀里哗啦,不是说马是龙性嘛,会水呀。连蹦带跳啊,上了岸了。(狗急跳墙嘛,马急了比龙厉害,更何况马本来就会泅水,连打带吓唬的,肯定蹦上去了)

    就在这时,蔡瑁领着人马也追到了。蔡瑁看见了,他看玄德陷到水里了,嘿~~~心说我让你过檀溪,你呀~~长翅也飞不过去呀。你不是陷到水里了嘛,我过去之后就一声令下乱箭齐发,我就把你攒死在檀溪河中啊。

    等他也快到了岸边儿,他就瞧,玄德连人带马~忽悠~一下子起来了,日~~~的一下儿,上了对岸了。蔡瑁差点儿介马上掉下来,心说这怎么回事儿这是?哎呀~~这是什么神力呀?刘备怎么有这样的本事啊?怎么把马由打河里头一提缰绳,那么老远,上了对岸了呢?不行,我得把他稳住。

    “哎呀~~~使君!您看看,我家主公刘表哇,请您到襄阳来,主持这次庆丰收的盛会,可您怎么刚喝了两杯酒,逃席了呢?现在众文武以及两位公子都在等着您呢。您快跟我回去吧!”(这脸色变得够快的瓦。俗话说,笑嘻嘻,不是好东西。)

    玄德一听, “蔡瑁将军,我跟你远无怨近无仇啊,你为什么三番五次,加害于我呢?”

    蔡瑁心说,加害你?不把你治死我荆襄不稳呐。蔡瑁估摸了一下子,嗯~~~看这距离我这一箭射过去我就能把他射死,不死我也让他重伤。他脸上还笑着嘴里跟玄德说着话他那手悄悄地,就奔弓箭去了。“嗨嗨唉~~~使君呐!您说的这是哪里话呀!您与我家主公好似亲手足一般我怎么能够陷害您呢?”说着他把这弓就摘下来了。

    玄德看见了,“哈哈~~好哇蔡瑁,原来你是个口蜜腹剑之人。”你嘴里跟我说的好听,你那手干什么呢?玄德这话没说完一拍的卢马~~啪嗬哈啊啊~~~~跑了。

    蔡瑁一看不行啦,这箭够不着他啦,他当即传令:“给我下水~~~~啊~~”那“追”字儿还没说出来呢,有人告诉他:“蔡将军,您快看,后边儿来了好多人马。”

    “啊?”蔡瑁赶忙,收起弓箭勒过马头回头一看,可了不得了,赵云来了。

    赵云不是让文聘、王威请去喝酒去了嘛,你想,他这酒能喝得踏实嘛。他不放心玄德呀。喝了那么两三杯他就想,到大厅去看看。刚要出去,赵云的随身小校进来了,“禀将军,蔡瑁带人马走了。”

    “啊?”子龙更坐不住了,他跑进大厅一看,玄德没了。可把子龙吓坏了。他当时点起三百精兵,就追下来。蔡瑁往哪儿走他往哪儿追,一直追出西门。

    蔡瑁一看赵云来了,不好~~他暗自打了个冷战,赶忙一挥手,告诉他手下的兵将:“咱们快回去。”迎着赵云就过来了。“哎呀子龙将军,您也走哇?”

    这没头没尾的话问的子龙一愣,“蔡瑁,我来问你,我家主公何在?”刘备哪儿去啦?

    蔡瑁一听,“嗨,您别提啦,我这儿还找呐。不知道哇,使君为什么,半道儿逃席了。”

    “岂有此理。”赵云不搭理他了,他得赶快找玄德呀。带着人跑到檀溪边这么一看,没有玄德的踪影,子龙更着急啦。他在马上欠起身来,举目远望,看那河对岸呐,有好些水印儿。玄德,那的卢马,一下子跃到岸上去了,带上不少水去呀,所以那水印儿还没干呢。可就是没有玄德的影子。

    赵云一想,不行,我还得回去。他拨马回来,把蔡瑁给追上。“蔡瑁,等一等!”

    蔡瑁:“吁~~~~”把缰绳勒住一回头,“子龙将军,你有什么事啊?”

    “蔡瑁,我来问你,你把我家主公,给逼到哪儿去了?”说到这呵儿子龙把眼睛瞪起来,他一抬手,由咬拧环把亮银枪就摘下来了。

    嘶~~蔡瑁这么一看,不好~~~他要跟我发火儿。蔡瑁一想不要紧,我打,我肯定打不过你,我给你来个软磨硬儿,“嘿~~子龙将军,您别着急呀,这事儿我还想问您呢。我家主公刘表,把使君由打新野县请来的。请他代替我家主公。没想到,他老人家半道儿走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会说是我逼他呢?”

    “嘶~啊~他这个~~~~~”子龙是个精细人,这今儿要换了张飞呀,一丈八蛇矛,就把蔡瑁给挑了。要是换了云长,也得把蔡瑁捉过鞍鞒,绳捆索绑,找不着我大哥玄德,我不放你。子龙没这么做,他怕引起别的事情来。他谨慎行事,“哼~我再去找一找,如果找不到我家主公回~~来~再找你算账也~~不迟!”

    说完了,子龙又拨马回到檀溪来了。他吩咐手下的人马,散开了给我找去。这通儿找啊,找了有俩时辰,说目下钟点儿四个来钟头,还是没找着。子龙又探身看了看河对岸那片水印儿~~~那水印儿都快干啦。子龙站这儿发呆呀,嘶~你说我家主公哪儿去了呢?他没过河?没过河对面怎么好端端出那么一片水印子啊?过去啦?这么宽的檀溪,可怎么能过得去呢?哎呀~~~~把子龙急得是心如火焚呐。

    他身上多大的责任呐,开始的时候儿人孙乾呐,连三将军张飞呀,都不让玄德来,是子龙自己提的,我带几百人保着主公万无一失。现在可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了。你说他不急呀?

    不行,还得回襄阳。子龙带着人马,又翻回襄阳来了。到这儿再找蔡瑁没影了,蔡瑁已经进城了。“吁~~~~”子龙把马勒住了,他心想,我进不进襄阳?嘶~我进了襄阳,中人家埋伏怎么办呢?哎呀……

    哎,子龙转念这么一想,说不定我家主公玄德,也许回了新野了。对,我回新野县看看去,好在,襄阳离新野,是咫尺之遥也不算太远。想到这儿他一拨马,带着人,赶回新野县,找刘备去了。(可爱的赵云,勇武,心细,不莽撞)

    哪儿找去?玄德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走出多远来。的卢马跑了一阵子,只跑的是通身是汗。“吁~~~~”玄德把马勒住啦。他用手,抚摸一下这马的鬃毛,“嘿嘿诶~~你太累啦,咱们歇一歇叭。”现在是日已平西了,玄德翻身下马,牵着这马遛了几圈然后往道旁的树上这么一拴,自己找了一块青石往这儿一坐,看了看的卢马,“唉,此马~~~并不妨主啊。”你不妨主人,要妨主人我今儿就完啦。“是多亏此马,我才~~逃~得~性命。”

    玄德看了看的卢马,又打量了打量自己,您瞧这份儿惨像儿,那袍子还没干呐,两靴筒儿里净是水。嗨~~~~一看自己这样儿,玄德,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儿掉下来。怎么回事?难免~~~就使他想起了自己的身世。

    我呀,是志大命乖呀。当初一日我跟我两个兄弟关羽、张飞,说的清楚啊,大丈夫生于世上,应上报国家,下安黎庶。现在您看我这惨样儿,自从出世以来,出任安喜县尉,后来让那督邮逼得没办法,投了代州的刘恢。多亏好友公孙瓒呐,带着我,随十八路诸侯去讨董卓。后来,才弄了一个平原令儿。孔融借兵,让我去解围,陶恭祖三让徐州,我才找了一个安身立命之地,没想到又让吕布把我给挤兑走了。后来我投了吕布,又投袁绍又投曹操。好不容易呀,从曹操这张虎口里~~逃出来。要不是自己用个韬晦之计,怎么能里得了许都哇。现在我又来投荆州刘表哇,实指望,这是我们汉室宗亲,怎么也有个照应。刘表兄长,待我不薄啊,没想到,他身边有这么个蔡瑁,总想杀了我。刘表这才把我安排在,这新野小县。今儿个在襄阳一会,檀溪河畔,又差点儿丧了生。多亏这匹,的卢马呀。

    马~~~~也好象很同情玄德的身世,稀溜溜溜~~~它打了个唤。不打唤还好这一打唤,玄德这眼泪掉下来。怎么回事儿?他想起曹操来。看看人家曹孟德,挟天子令诸侯统一北方,打灭了群雄啊。吕布,叫他给杀了,张秀叫他给收过去了,所有的人都让他给灭了,就连袁氏兄弟那么大的势力,也没逃脱得了曹操之手。如今人家那势力多大。再看看江东的孙权,继父兄之业~~统六郡八十一州,手下是兵精粮足~~文齐武备。再看看自己,嗨~~怎么跟人家相比呀。我还,有何面目~~活在世上。

    想到这儿不由自己,用手一弹胡须,“天呐!”仰面叫了一声天。(这段文字实乃回顾前文故事,回顾了刘备的平生。也是给紧张的故事来一个中断,自此开始,故事完全换了一个风格,因为诸葛亮就此开始步入说书舞台)

    就在这时候儿,从远处啊,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笛~~声。嗯~~~吹得怎么这么悦耳,这么好听。一下子,就能把人心头上的愁云给吹散。就这一阵笛声啊,玄德不哭了。他不由自主地站起来看了看这环境,诶哟!玄德刚才坐到这呵儿,光是想些愁苦啦,他也忘了看看这是个什么地方。当他站起来仔细这么一打量,嘿哟这环境可太好了。

    周围是,青山叠翠,松柏成行,远处山庄,炊烟袅袅。哎~呀呀~~~~这今儿个练兵,明儿个打仗,过惯了戎马生涯的人,偶尔来到这么一个环境,觉得是,一~~派~~清~~新。

    哦~~~~在这儿呢,玄德看见了,只见,从远处羊肠小道上,来了一个牧~童。他骑着一头~~板~撅~青(撅,应该就是“角”,方言读作:“绝”音)。板撅青是什么啊?牛啊,这牛的名字,叫板撅青。(后文书还有个板撅青,是到了七擒孟获的时候了)牛背上搭着一个小口袋片儿,那小牧童偏身儿坐到牛背上。他大不过十三四岁,头上梳着两个小抓髻扎着红头绳。前发齐眉后发盖颈。这小孩儿生得宽脑门儿尖下颏儿细眉毛大眼睛,挺好看的。身上穿着一身粗布衣,是赤足草履呀。就是光着脚呀,穿着一双草鞋。后背斜插着一支柳条鞭手里头拿着一根横笛。诶哟这个悠~闲~喏。

    玄德一看这牧童,叹了一口气,“唉~~~我~~不如此童啊。”就我刘备啊,都赶不上这么个小牧童。看人家这小孩儿,多么清闲,多么自在,是无忧无虑呀。你再看看我,东~奔~西~跑,兢兢业业,惨淡经营~~出~生~入死,今儿个,差点儿死到檀溪那儿。哪儿如这孩子啊?(如此悠闲的生活,也实乃吾之心愿。可惜,现在挣钱这方面先不说,这样的地方也越来越少了。都是拜房地产开发的福)

    玄德自言自语的这句话他说出来了,嘶~叫人小牧童听见了,牧童,立刻把小笛子,收起来了,他愣磕磕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玄德。牧童,这地方儿没见过这样儿的人儿,又看玄德这样子,上身儿是干的下身儿是湿的,旁边儿拴着一匹马,马身上可也不知道是出的汗呐,还是弄的水,连主人带坐骑都这么水淋淋的。

    你别看,刘备这样子很狼狈,可是他这长相~~~也挺惊人呐。

    牧童一看,这人这俩耳朵怎么这么大呀,他看愣了。猛地小牧童想起来了,“啊~~~~~可能是他啊。”牧童,把手一抬,指了指刘备。

    嗯?玄德吓了一跳,心说什么?可能是他?谁呀?

    小牧童欢喜地由打牛背上跳下来了,他~腾腾~几步,跑到玄德的跟前,上下又打量了一番,“诶呀,您莫非就是,刘备刘玄德将军吗?”说着他给玄德,深施一礼。

    嗯?玄德愣啦,在这远~乡~僻壤的小~小~山村,嘶~怎么小牧童,会能叫出了我的名字呢?“嗨呀~~~牧童,你认错人了吧。”

    “我没认错,您准是玄德将军。因为我家庄主,常~~常~提起您。”

    “你们庄主?他是什么人呐?”

    小牧童回过身来,抬手指了指,说:“您看,在绿荫深处,有座小小山村,那儿叫水镜庄。我家庄主,就是水镜先生~司~马~德~操。”

    嘶~~~~哎~呀呀~~玄德大吃了一惊啊,“我是久闻其名啊,就是那~~司~马~徽?”(不知司马徽和司马懿是啥关系~~~~~~~~~= =)

    小牧童点点头,“正是他老人家。”

    “司马水镜先生~~怎么能够常常提到我呢?”

    “哎呀玄德将军你有所不知啊,我家庄主,喜交山林隐士,这儿有庞氏叔侄,您没听说过吗?就是那,庞德公字山民,庞统,庞士元。他们叔侄两人,都是我们庄主的好朋友。他们三个人经常,在树下对弈清谈,是终日不倦呐。”就是这几个人要是一块儿下棋呀,说起话儿来呀,一天到晚都不知道乏。“他们有时,也议论这些天下英雄。我常听我家庄主,和庞氏叔侄,提到刘关张。说你们兄弟三人,都有特点。您的耳朵特大,喏~~真不小哦!”说着,小牧童拍着手儿,乐得跳起来了。“说您二弟关羽,面如重枣,蚕眉凤目五绺长髯。您三弟张飞豹头环眼。我记得可清楚了。所以我一见您,就把您给认出来了。”

    “啊~~~~牧童,你真聪明啊。哎,你能不能领着我,到水镜庄上,拜一拜庄主,司马先生啊?”

    “能啊。我家庄主,也早想要见见您呢。玄德将军,您随我来吧。”

    “多谢你引路。”

    玄德回手,把的卢马,解下来了,跟着小牧童进了水镜庄。刚一进庄门呐,就听屋子里边儿有人弹琴。小牧童告诉玄德:“将军,我家庄主正在弹琴,您听他弹得好吗?”

    “好哇,非常好听。你不要惊动庄主,让我听一听叭。”

    小牧童点头,就把玄德的马缰绳接过来了。玄德往前紧走几步,站在廊檐下,他把手一背头一偏站到这儿~~~听开了琴了。

    屋里弹琴的这位弹着弹着,咔,不弹了。就听屋里有人说话,诶哟,嗓音,非常洪亮:“啊?这是哪里的贵客~~在窃听我的琴声?”随着这话音儿,由打屋里走出一个人来。(抚琴,能净化心灵,并非夸大之词。只要心思澄灵,有外人扰动,乱了琴弦,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并非神话传说。只是现代生活,纷乱杂芜,人已经难得清净了)

    玄德举目这么一看,他还真没见过这样的人。看此人,年纪在六旬左右,是鹤~骨~松~形,布~袍~麻~履。此人出得门来,冲着玄德一拱手,“失敬失敬。我当何人,原来是~~当今英雄~使君~~刘备呀。将~~军~~请~了。”

    玄德赶忙还礼,“岂敢。恕我刘备来得鲁莽,打~~扰~先生。”

    “哪里话来。将军,你这是由何处而来呀?”

    “哦……”玄德一有点儿不好意思了,“呵~~不瞒先生,我信马由纲,(纲,乃缰绳的“缰”也,方言中常有读作“纲”的,不过,纲乃纲领、引导的意思,用来比作控制马匹的缰绳也并非胡来)由山村经过。”

    “哈哈哈~~~~”说的司马先生哈哈大笑,“应该说您大命不死。是不是~~被人~追杀至此啊?”

    “啊他这个……”诶哟,玄德~噌~的一下儿,连耳朵都红了。这多难为情啊,这位先生会算命叭?怎么会看出我,让人家把我赶到这儿来的啊?

    司马先生笑了笑,“玄德将军,不要多想啦,你看,你那袍襟~~不是还湿着呢嘛。”

    “哎呀~~~惭愧。”刘备这才明白,甭说司马先生,别人一看也能看出来,自己这下半身,由檀溪上来之后都是水,走这一路,招了好多尘土全和了泥了。有这么信马由纲的嘛。谁散步没事儿往河里掉啊?别解释了。(其实,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也并非神圣不可侵犯,古之圣贤之人多有此道,只是视侦探拿凶为旁枝末节,并未深入此术罢了)

    司马先生过来,拉着玄德的手进屋了。玄德坐这儿一看,这屋子也与众不同哦。称得起是松宣茶属,琴棋书画,石案清香,窗外盛栽松竹,横琴于,石床之上,真是~清气~~飘~然。(多么优雅自然的环境,突然想到金庸先生的小说,一说到此类环境常常会说:木屋浑然天成,用不去皮的松木搭成。天龙寺的老僧闭关的地方如此,张三丰闭关的地方如此,黄药师的书房也是如此,金庸先生一个包袱屡次使用,用的太滥了~~~~~~~~~= =)

    喝了两杯茶,水镜先生就问玄德呀,“将军呐,我早~~就听说你的大名啊。怎么还是这样落拓不偶呢?”就是说你怎么还是这么不走运呢?“难道没遇上一个施展你自己报复的机会?”就是说,你这么成名,你怎么还不能成其霸业呢?

    “唉~~是我刘备,命运不佳呀。”

    “呵呵不是。”水镜先生摆摆手,“不是命运不佳,而是将军你,身~边~无~人。”你没能人。

    玄德一听,“水镜先生,怎见得我玄德没有人呢?我文有孙乾、简雍、糜竺,武有关、张、子龙等人。他们都是,才智过人,勇冠三军呐。”

    “呵呵~~”水镜先生听这儿微微一笑,“那关张赵云确实~~有万夫不当之勇,但是,他们不会用兵布阵呐。”只能打仗,你让~~他干什么他干什么。他出什么谋,化什么策,不行。“孙乾、简雍之辈,都是些白面书生,并非是经纶济世之才。”

    “水镜先生,我曾~求贤于山谷之中,可以说,遍访贤明,但至今未遇呀。”我到处访贤,一个,也没碰上。

    “使君,你别忘了,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出自《论语·公冶长》)”就是这地方儿再小,也有能人。

    “哎呀,刘备愚昧不识,愿求指教。但不知此地可有奇才?”

    “呵呵呵呵~~”水镜先生蔚然一笑,“天~下~奇才,尽~在~于此。”能人都在这儿呢。

    玄德赶忙站起来,深施一礼,“请水镜先生您给我推荐几名叭。”

    “几名?呵呵呵~~玄德公,我只给你推荐两个人。这两个人里边儿你得一个,天下可定。”

    这俩人是谁呀?明~天~再讲。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