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六十五回

更新:2018-04-08

     刘备新野遇单福。他把这位单福先生请到了县衙,款待了一番。经过这一番谈话,玄德发现了,单福先生是个能人。怎么知道的呢?就由打这个谈话当中流露出来的。这个人有多大的学识,他谈出来那个话,就不一样。自然而然的把他那个学识呀,经历呀,就流露出来。

    这位单福先生,可以这么说吧,他把当时后汉时期的、经济、文化、军事,说的是头头是道。

    玄德心想:诶哟,这位单福先生,不是水镜庄~~司马徽水镜先生说的那位,伏龙~~和凤雏啊?准是。

    说什么玄德也不让这单福走了,就把他留到县衙待如上宾。这位单福也不想走了,他跟玄德也没隐晦,“我呀,就是投您来了。因为我听说最近,新野有一首民谣,这民谣怎么说的呢?说新野牧,刘皇叔,自到此,民丰足。我在街上看见您呐,为什么指出您这个马来?那不过我是试探试探您,都说您是个仁德的君子。我这几句话说出来之后惹得您很不高兴,果然,名不虚传。这么着我就跟您到县衙来。那么您要能把我收留下呢,我当然高兴。”

    玄德一听,“单福先生说的是哪里话来?我请,都请不到,何况您找上我的门来呢。”

    玄德,立刻拜单福为军师。单福哇,开始给他操练人马,演兵布阵,井井有条。玄德,是挑大指赞美呀。自己一想:诶哟~~~这回我身边儿可有了能人喽。玄德高兴的不得了啊。

    单福在新野这儿一练兵,让曹操手下的大将曹仁知道了。曹仁,现在在哪儿呢?他屯兵樊城。这樊城在什么地方?就是现在的湖北,襄阳县北。曹仁怎么跑樊城屯兵来了?自从,曹操平定北方灭了袁绍之后,他就有取荆襄之意。曹操,在樊城这儿安排了两万精兵,派大将曹仁,在这儿镇守,给他配了一个偏将,李典。这叫什么啊?这叫虎视荆襄啊。如果说曹丞相,哪天一进兵,那曹仁,就是他的马前第一路先锋官啦。所以曹仁,在樊城这儿屯扎着。

    探报来这么一报,曹仁一听怎么着?刘备~~~在新野招兵买马聚草屯粮?每天排兵布阵?他要干什么呀?曹仁立刻,把他手下的将官全找来,把这事情这么一说,大家一听,“大将军,您不用问了,这事情明摆着呢,这刘备呀,是想取咱们的许都。要不然,他干嘛这么昼夜加紧练兵啊?我说呀,您应该赶快传令,派一哨人马,把新野拿过来,把刘备擒住,送往许都交与丞相。咱们丞相,早就想把刘备杀喽,这可是个立功的机会。”

    “嗯哼哼~~~”曹仁一听,“这话说得有理呀。可是谁愿讨这令呢?”

    旁边儿站起两个人来,是河北袁绍手下的两员降将,吕旷、吕翔,亲哥儿俩。“大将军,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啊?您把这令箭就交给我们弟兄叭。我们自从投降丞相以来,直到如今是寸功未立。您只要交给我们一哨人马,我们到那儿取下新野,把刘备的人头,交在您的面前。”

    曹仁一听,“好,他把令箭就拿起来了。”

    “慢着,”旁边儿有个人给拦住了,谁呀?正是曹仁手下的副将李典呐。“大将军,这人马发不得呀。”

    “怎么了?”

    “没有咱丞相的将令。丞相,派咱在樊城这儿,是监视荆襄九郡,刘表有什么活动。如果要是刘表有什么动向的话,咱们马上,禀~报~许都,听丞相定夺。现在没有丞相的将令,您无故兵发新野,嘶~这一旦要闯出什么事情来,可不好办呐。”

    “嘿~~诶~~~~”曹仁看了看李典撇了撇嘴,“李典,你这是怎么啦?你这想哪儿去啦?虽~然~丞相有令让我在这儿屯兵樊城监视荆襄刘表,那刘表派刘备驻在新野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他整天在这儿练兵~~我不打他还留着他呀。小小的新野不过,弹丸之地,刘备,他能有什么本领啊?你不必多说啦。”

    立刻,他给了吕氏兄弟,精兵五千,去取新野。这曹仁呐,自从跟着他家曹丞相,平定北方取四州之后,嗬,他是~~~傲气十足啊。他认为,曹家可以,争衡于天下。不管你是谁,也不是我们曹丞相的对手。所以他今儿不听李典的劝阻,叭~~把令箭就扔下来。

    二吕接令之后带领着人马浩浩荡荡,就奔新野杀来了。

    早有探马,报与了刘备。玄德立刻把单福先生请来了。“单先生,这可怎么好哇?啊~曹仁由樊城派来大队人马,要取咱的新野,啊这便如何是好哇?”

    单福一听,“使君勿忧啊。这您不用发愁。您问明白了吗?是谁率领人马来的呀?”

    “说是,河北两个降将,吕旷、吕翔。”

    “哦~~~那很好哇。”

    玄德一听,啊?曹仁派这么多人马,来取咱的新野,还很好?“啊~不知,好于何处?”

    “使君您想啊,咱们现在练兵~是正用兵啊,也缺人也缺刀矛器械辎重粮台。这曹仁呢?把这些人马派到咱这儿来,这是给咱们送给养来了,送军马来了,你能说不好吗?”

    “嘶~诶呀~~”玄德摇了摇头,不明白,单福这是个什么意思。

    单福当即传令,让关羽,领兵一千,埋伏在敌军的左侧,听这呵儿号炮响为令,往外杀。让张飞领一支令,带一千人马,埋伏在,敌营的右侧,也是,听这呵儿炮鼓响,为号令,往外冲杀。然后,单福告诉玄德:“您,带着赵云将军,迎敌!”打去吧,没事儿了。

    哎哟真挺坦然还是,而且还嘎巴脆,就这么办了。

    单福的令刚传出去,探报来了,说:“二吕人马已经接近新~~野地界。”

    玄德带领子龙和单福,把阖城人马全带出来。阖城人马才多少人呐?两千多人,关羽带走一千张飞带走一千就剩下这么些人儿。您想想,玄德,一共在新野才呆了多少日子啊?这些人马就不算少啦。

    啪~两阵对圆之后,吕旷来到阵前,让玄德马前答话。玄德往前一催马,用鞭子一指吕旷:“咄!大胆曹将,为何无故领兵~~范我境界?是~何~理也?”嗬,玄德还挺横。

    吕旷在马上一看,哦~~~这就是那刘备呀,就这么点儿人儿啊?哎~~呀~吕旷差点儿乐喽,他乐自己,我这令抢对了,我这功,算立上了。“休~~得~啰嗦。我奉大将军曹仁将令,前来取你的首级。”

    由打玄德身后飞过一匹马来,赵云就杀上来。到阵前是举枪就刺。吕旷急架相还。玄德一拨马,回去了。玄德的马还没到自己的阵脚呢,就听阵上大叫一声,玄德回头一看,真痛快呀,吕旷,让子龙一枪,挑于马下。玄德这个高兴,赶快,他把令旗这么一举,三声炮响,就杀过来。

    吕翔一看他哥哥死了,不好~~赶快就往下败。没走多远~叨~一声炮响,杀出一员大将来是关羽关云长。只一个回合呀,就差点儿,把吕翔的脑袋给取下来,一青龙刀把他头盔给砍掉了。吓得吕翔趴到马鞍鞒上跑。又跑了没多远,叨~~~又一声炮响,一员大将拦住了他的去路,是张飞张翼德。

    哎哟我的天呐,吕翔刚想把手里这刀举起来,这刀还没等举呢,张飞骑马到跟前~咔~噗~~一枪,把吕翔由打马上给挑起来了。吡啊~~往地上一摔,张飞的马童过去,就把这家伙脑袋给取下来了。

    张飞,敢情暗暗地给自己立了一条儿规定,什么规定?只要是我四弟子龙挑一个,我就挑一个。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在江夏时候儿,赵云不是一下子把张武挑了嘛,啊他就把陈松给挑了。今儿又这样。

    这通儿杀呀,把曹将曹军几乎来了个全军尽没。

    诶哟~~~刘备这个乐呀,简直乐得合不上口了。怎么呢?自己自从出世以来也没打过这么个痛快仗啊。把曹兵曹将杀得这样?啊?那曹操在官渡战袁绍的时候,那多~~厉害呀?今天会让我杀得大败。哎呀~~~玄德想来想去明白喽,正象水镜先生说的那样,原来我一直颠沛流离,是我身边没有能人呐。今天打这大胜仗这是多亏这位单福先生。玄德仔细一想,嗨~~~~什么单福先生?您就是那伏龙!再不然就是那凤雏。这单福啊,准是个假名儿,蒙我呐。哎,你不是沉得住气嘛,我也不言语,是早晚有一天,您必然,自己得说出来。玄德越想越高兴。掌着得胜鼓回到了新野他是犒赏三军呐。

    吕旷、吕翔带着人马来取新野一共来了五千多人,回去多少呢?也就是三十来个叭。这三十多人儿回到了樊城,跪倒曹仁面前,把这经过这么一说,曹仁就火儿了。“好你刘备,胆敢伤我大将。把我这几千人马都给打散了。这还了得?来呀,我要亲自领人,去取新野!”

    “慢来慢来,”李典过来给拦住了,“大将军,您不能亲自带着人去新野呀。根本一开始的时候就不该派二吕,去打刘备。刘备现在,兵强将勇,那新野不是可以轻易就能取下来的。再说,丞相的将令,是让您在这儿镇守樊城,监视荆襄,没让您去打新野。您怎么能这样轻举妄动呢?如果您一定要兵发新野也行啊,您必须啊,得禀报丞相,请他老人家下一支令。再不然,就请丞相亲自带兵,把这新野城拿过来。那时候灭刘备也不迟啊。”

    “嗨嗨~~~~”曹仁一听,“用得着嘛?这点儿小事,何足挂齿啊?还用惊动丞相?就这小新野城?就刘备手底下那点儿人马?我到那儿把他灭了不是就得了嘛。你作我的正印先锋,咱们马~~上~兴兵。”

    嘶~~李典摇了摇头哇,这我劝他他也不听啊,“大将军,要不这么着叭,您呐,领兵打新野,我留到樊城这儿看家得了。咱们得小心点儿,别净为了打人家,一不注意,再把樊城丢了。”

    “你瞧你瞧你~~~~~哎呀~~~~”曹仁一想李典,你这人怎么变成这样了?畏首畏尾呀。干嘛看家啊?樊城是万无一失啊。 “你就跟着我去。”

    “要不还是我留下得了。”

    “我说李典你怎么回事儿?你是不是~~~跟我有二心呐?”

    李典吓了一跳,“嘶~大将军您这话说哪儿去了?我怎么能怀二心呢?”

    “这不得了嘛。要没有,一同兴兵!”

    “遵令。”李典没办法了。

    曹仁传下将令,带着他的全部人马,浩浩荡荡,就奔新野来了。

    这下子,又把玄德给吓了一跳,怎么回事儿呢?那曹仁,是曹操手下的第一流的名将啊,他厉害着的呐。他带着这么多的人马,打新野城来,这小小的新野,怎么能够防守得了呀?玄德立刻,找单福先生商量。“曹仁,亲自统兵,来打新野,这应该如何应敌呀?”

    单福先生微微一笑,“使君,这在我的意料之中啊。他是非来不可。我早~~已做好安排,我要让他知道知道咱们新野城的厉害。您别看这地方小,可不好啃呐。他想把新野那过去,那是势比登天。”

    说着单福拿起将令来,告诉云长,你必须如此这般。云长领令就走了。然后单福先生又把三将军张飞派出去了。这回派兵啊,不象第一次,第一次说得很清楚,说谁在敌之左谁在敌之右,这次呢,都是附耳交代,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等把这两支人马派走了,单福先生,这才跟玄德说,他这用兵之法。玄德是挑指称赞呐。

    单先生刚把人马派出去,有人来报:“曹~~仁~讨战。”

    单福先生,请玄德带队迎敌。玄德领着人马杀出城来把队伍列开阵脚押住这么一看,哟,玄德一愣,怎么了?这曹仁要干什么呀?这人马怎么这样儿啊?不象平常,两军对垒的样子。现在一看,曹仁把这人马全都疏散开了,是这儿一堆儿那儿一块儿,你看着挺乱吧,要是仔细这么一端详啊,还挺整齐。玄德莫名其妙了。敢情曹仁,在新野城前布了一个阵。

    曹仁一看,刘备领人马出来了,他往前一催坐骑,大~~声喊叫:“刘玄德!你可~识~此阵!”你认得我摆的这是个什么阵?玄德哪儿认得啊,一下子就让人给问住了。曹仁仰天大笑:“嚯哈哈哈……谅你也不识啊。你能认识我这个阵吗?你既不认识,我劝你刘玄德,赶快是下马归降,在我的马前授首。把新野四门给我打开。不然,今天我要把你这座城池,杀个鸡~~犬,难~~存。”嗬,你瞧曹仁这气魄。

    就在这工夫儿啊,玄德低低的声音问身边的单福:“单先生,他这叫什么阵啊?”

    单福早就看明白了,“使君,您告诉他,他这叫八门金锁阵,也就是个八卦阵。八卦分阴阳。阳八卦,乾坎艮震巽离坤兑,阴八卦,休生伤杜惊死景开。今天曹仁摆的这个啊,是个阴八卦。如果,我们要从生门景门开门打进去的话,那就万事大吉啦,是准能取胜啊。如果要是从伤门惊门休门,打进去,不死带伤啊。要是从杜门死门,往里头一冲,那么进去多少人马,也休想生还呐。今天曹仁布的这个阵很整齐,不过呀,他缺少~太极。就是当中间儿没心儿,没有主持的。此阵,不难打破。”(高起点严要求,现在,连曹仁都能摆个八卦阵呢,日后八卦阵可是高人的秘密阵法了。不只是说书人无心之处,还是文明衰落的特征)

    哦~~~玄德连连点头,往前一催马,用鞭子指了指曹仁,“曹仁听了!你这是一座小小的八门金锁阵,按阴阳八卦所摆。你这是~~~~~~~”玄德一着急差点儿忘喽,心说他这是阳八卦阴八卦来着,哦~~对了,阴八卦。“休生伤杜,惊死景开。小小金锁阵~~~有何难破之处啊?”这算得了什么呀?

    哦哟~~~把曹仁吓了一哆嗦。我说,他心想,这刘备不光是净卖草鞋来着,有两下子呀。居然一眼就把我这阵给识破了。“刘备,你可有胆量与我阵~~中~~一会?”敢进我这阵吗?

    玄德一听,“嗨唉~~~小小的金锁阵,何~~~须~~我破。”就你这阵势还用我进去打去呀?说到这儿玄德往旁边儿一带马,他派子龙率五百精兵,由~~打生门,东南,往里杀,由景门正西,往外杀,一下子就把阵脚给他冲乱了。子龙领命飞马向前,杀进阵中,那条枪就象出水蛟龙一样枪这么一摆,曹兵曹将是纷纷落马呀。

    这一下儿,曹仁就傻了。诶哟,他们怎么知道从生门往里杀由景门往外杀呀?这叫我怎么抵挡啊?

    当时,玄德一摆令旗,大军就掩杀过来杀得曹仁,兵退三十里。

    又胜了。

    玄德呀,吹吹打打率领人马,回了新野了。

    曹仁这窝火哟,这回他服啦,服了谁啦?服了李典了。 “哎呀李典呐,你说的不错呀。刘备,这兵这么精,将这么勇,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我想凭着金锁阵就把他生擒活捉喽可他他……他给我破了。打我个措手不及。”

    李典一听,“得啦大将军,你也别叨念这些事儿了咱们回去叭。”

    “回哪儿去?”

    “回樊城。”

    “哎~~~~打了个败仗怎么能回去?今夜晚间,我要偷营劫寨,偷偷打进他的新野。”

    “不行不行,”李典一听,“那可使不得。我看刘备用兵很精啊。这个营不能偷。咱可别接连上他的当啊。”

    “诶呀呀~~~怎么能打个败仗,就把你吓成这~~样了呢?你甭管了。今天晚上早餐战饭,二更动身。”

    不是离新野二三十里呢吗?二更动身能来得及吗?这么多的人马,甭说二更,三更也来得及。那一动身,就到哇。说是往新野杀,人家刘备的人马没在城里,在城里等你把城给围住?那哪儿行啊。人家营寨,离城还十多里路呢。曹仁就摸到大营来了,还真顺当,一兵一卒都没有拦挡他的。等他摸进刘备的大营来一看,怎么一人儿没有啊?不好!曹仁一想,上当了。他想拨马回去来不及啦。四外一阵鼓响,就把曹仁给包围起来了。这通儿杀呀,把李典、曹仁杀的是到处乱撞。他们领着残兵败将也不知道这是往东南西北哪边儿跑呢。都让人家给追晕啦。

    只见前面白亮亮一条大河,刚到河边儿这儿,叨唠~一声炮响,唰~~~~大旗这么一摆,曹仁一看,张飞~~~“别过去,快~~~”他们赶快,想扭头跑,张飞就杀过来了。幸亏呀,李典保着曹仁的驾,要不然呐,今儿个就让张飞,用丈八矛把他给挑啦。

    曹仁领着这些败兵,好不容易杀条血路,他算杀出来。一直到天光大亮,他一看这是哪儿啊?有人告诉他:“大将军,这是咱们回樊城的路。”

    “哦太对了。赶快回家~~不得了啊,好厉害的新野,好厉害的刘备呀。”这回他才算彻底服。

    曹仁领着败将残兵往回走,远远看见樊城了,不管怎么说,算回了家了。嘶~可是仔细一看这樊城的城头上是静~悄悄,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嗯~~~曹仁心想,行,我留下看家的这些人儿,倒是挺稳当,还真不错。走到护城河前一看吊桥高悬,太对了,吊桥放着?那有敌军来了怎么办呢?得悬着呀。曹仁吩咐:“叫城!”

    手下人这才喊:“大将军回来啦!赶快放吊桥啊!”

    没动静儿。怎么回事儿?守门官睡着啦?再喊。连喊几声,忽然间听城楼上一声炮响,紧跟着是金鼓大作,随着这一通鼓声,唰啦啦啦~~~~~在城楼上,飘起一杆大纛旗来。嗯?曹仁瞪眼一瞅,纛旗上斗大的一个 “关”字,他心里就一哆嗦。只见旗下站立一员大将面如重枣蚕~~眉凤目五~~绺长髯,左边儿站着一员年轻小将面白如玉手持宝剑,右边儿站着一员大将黑盔黑甲肩上~~扛着一口青龙偃月刀大刀。

    诶哟!关羽!

    关公用手一撕长髯,“曹仁将军,云长~~在此是久候~~~多~~时。”

    曹仁呐,是二话没说,拨马就跑哇,马不停蹄,逃回许都啊。

    云长,把得樊城的捷报,报进了新野县,玄德是喜不自胜。这仗打得多漂亮,大破金锁阵巧得樊城,多亏单福用计。这可真应了水镜先生那句话了,伏龙凤雏,两个人得一人可安天下呀。

    伏龙凤雏啊?哼~~他就是我身边的这位~~~单福先生。

    (可怜的樊城,如今得来不费功夫,日后却成了关羽的心病,并从此每况愈下走了麦城)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