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七十一回

     玄德两次隆中求贤,想见见这位卧龙先生,都没见着哇。他带着关张两个兄弟回到了新野。哎呀~~~玄德想这位卧龙想的呀,是食不甘味,寝不入睡呀。吃东西也吃不出什么味道来了,睡觉也睡不着。

    把关张二位给愁坏了。嘶~这么样儿长此以往,大哥这身体不是就完了嘛。这可怎么办呢?

    玄德呀,简直是度日如年。好不容易,等到了来年的春暖花开,他又把两个兄弟找来了。“二位贤弟,咱们还得商量商量啊。把礼物备好,再到隆中,要三顾茅庐。还得请这位卧龙先生去。”

    张飞这回可真火儿了,“行了大哥,别再去了。您已经够礼贤下士的了。纵然这位卧龙先生是天下第一奇才,您也对得过他了。这回您还去呀?我看您就把这事儿,交给小弟我得了。能请啊,我就把这位先生请来。请不来的时候,我就弄一根绳子,把他栓来。这不就完了嘛?”

    玄德一皱眉呀,“三弟,你这说了些什么呀?哪儿有这么请贤士的呀?”

    关羽呀,心里也不痛快,“大哥,方才我家三弟这话说得好像有些无理,可是呢,也不能怪我三弟。他这是为您呐。大哥您,为了求这位卧龙先生出山,您曾经是两次去隆中啊。小弟我觉得啊,是有点儿,其礼太过了。我还想过,这位诸葛先生,是不是徒有虚名没有什么真才实学呀?我为什么这么说呢?说一次没见到,有情可原,二次还见不到,我觉得他是故意~~躲避着我们兄弟。不知大哥您想过没有。”(还是张飞聪明,一眼看出了孔明的本质)

    玄德摇了摇头,“二弟,不能这样。我觉得诸葛先生,他不会躲避我们。我看,还是我们~~~请贤之心~~不诚啊。”

    张飞听到这儿差点儿蹦起来。“还不诚啊?大哥,我说话您可别生气啊,要是再心诚啊,你我兄弟就得由新野这儿一步一个头,磕~~到隆中!您看怎么样?”

    “嘿~~我说那也不为过呀。”

    “啊?”把张飞气乐了。“我没听说过请贤这么请的。”

    “嘿,你没听说过,愚兄我今天给你说一说。昔日春秋时代,五霸之一齐桓公,为见东郭野人,五反方得一面呐。这东郭野人是当时齐国的一个小臣呐,复姓东郭,单字名陲。桓公为见到这个人呐,跑了三趟,都没看见。后来他手下的臣宰就劝他,说,大王您不能再去了,已经跑了好几趟了。齐桓公不听,终于在第五次,他才见到这位东郭陲。那么大的齐桓公,为访一个小臣,就连连去了五次啊。而我们是访这么一位大贤呐,隆中我们才去了几趟啊?”(东郭野人,原名是否东郭陲,只在袁阔成的书里和连阔如的书里见到了,其他出处还未曾查到东郭陲这个名字哇,不知出自哪里的典故呢?)

    张飞一听,“他得是大贤呐,连我二哥都说他恐怕徒有虚名啊,所以他藏起来不敢见咱们。他是大贤?我看他是个大闲人。呆着没什么事儿是东走西逛。你没听他那兄弟说嘛,不是山岭下棋,就是坐着船,漂游四海。哼,甭问,竟游山玩水了。这贤人出来他能干什么呀?”

    “不得无礼。”玄德不高兴,“我的话还没说完呐。虽然我们去了两次隆中啊,可是,我们对贤不敬。”恭敬的还不够。“咱们骑到马上大摇大摆的,象个什么样子啊?”

    张飞瞪着大眼瞅了瞅他哥哥,“骑到马上大摇大摆?到隆中咱们就下了马了嘛,不是拉着马进去的嘛。”

    “那也不行。二次去的时候,稍稍遇上一点儿风雪,你就说啦,赶快找个地方儿,避避寒气,喝几杯酒。这象个请贤的样子嘛?”

    诶哟,张飞一听,这也不行啊。“嘶,那么按您说咱们得怎么着呢?”

    “咱们得斋~戒~沐浴啊。”

    张飞一听可腻味坏啦。斋戒沐浴怎么回事?就是洗完了澡,干干净净规规矩矩,连一点儿荤腥都不吃。这张飞哪儿受得了哇?“嗨哟大哥,哪儿有这么请贤的呀?”

    “你书念得太少啦。”

    其实啊,三将军张飞是外拙内秀哇。您别看他长得那么粗鲁,文采也蛮不错呀。直到现在我国还流传着好多张飞的题字呢。(房地产生意当前,不知道现在还有几个张飞题字的古建筑存留下来?)

    玄德今儿个说他这意思啊,就是给他解释解释,你不要烦躁。咱们请贤呐,下的这个功夫还没到,所以贤士不见咱们。“我为什么说要说斋戒沐浴呢?说当年周文王聘请姜子牙的时候儿,就为了求这位姜子牙,他曾经在城外修下一坐灵台,他一个人儿住到那灵台上斋戒沐浴百日之久。”一百天~~~吃素。“我们比得了嘛?”

    张飞听到这呵儿,“嘿哟我的个天,这几天我都吃不消,要吃素一百日,那可够受的呀。我的哥哥,为求这么一个贤,值得嘛?”

    “唉,三弟,值得呀。”说到这儿,玄德眼泪差点儿掉下来。“两位兄弟你们知道嘛,现在曹操,已经灭了袁绍了。得过了四州之后他统一了北方。如今孙权,承父兄之基业,统领六郡八十一州哇,派张纮,和顾雍两个人,设立了一座招贤馆,在那儿招贤纳士。人家,大业已成啊。再看看我等兄弟,如今在这弹丸之地的新野县,依附于,刘表的手下。难不难过呐?我们为什么这样?水镜先生曾跟我说过,就是咱们身边没有人呐。没有能人。既无能人,怎么能够成其霸业?咱们难道说,就得永远~~~寄人篱下吗?当初我兄弟三人不是说过嘛,要上报国家,下安黎庶,重扶汉室。光是咱们弟兄三人能行吗?不请出卧龙先生来,怎么能够重扶汉室啊?”

    这几句话说得张飞~~~~闭口无言啦。“大哥,我明白了,这次您甭说三顾茅庐,九顾、百顾,小弟我也跟随您去。”

    玄德高兴啦,“那么二位贤弟,准备礼品,我们是斋~戒~动身呐。”

    过了十多天,兄弟三人,带着礼物,又来到了隆中。这次不用打听啦,来了好几趟了,道儿也走熟了。他们走到卧龙岗下,只见从对面来了一个人,玄德一看认识,诸葛均。赶忙下马了,“哎呀,原来是诸葛均先生。”

    “诶哟,刘将军。你们几位来啦。”

    “嘿诶~~正是。不知令兄~~~可在家下?”说这句话的同时啊,玄德,瞅着诸葛均,他那心里头,嘣嘣直跳,心说,卧龙先生在没在家啊?不是今天早晨,又访友去啦?你别看玄德说张飞,你这么着不恭敬那么着不对,不要着急。其实他这心里,比谁都急呀。

    诸葛均微微一笑,“呵呵,您几位来的太巧了,我家兄长,刚回来。正在家里看书呢。几位将军,请到家中一叙叭。”说完了,诸葛均拱了拱手走了。

    张飞又有点儿不痛快,“你说这个人,上一次,冒着那么大的风雪我们兄弟几人来了,他送都没送一送。最后来那么一姓黄的老头儿,他打院儿里跑出来了,他也懂得远近也知道礼貌。今儿个你看,我哥哥问完了他,你这才离开家多远啊?你把我们领进去不完了嘛?他走了。此人,特矣的无礼。”张飞不由自主地把这话说出来了。

    玄德瞪了他一眼,“你又在说什么呀?”

    “你看看哥哥,他应该把我们领到他们家去,给他二哥卧龙先生给我们介绍介绍。他……他走了。”

    “哎~~~各自有各自的事情,人家非得把我们领进家里吗?这不是已经给我们说明白了嘛,而且还让我们家中一叙~~这已经是很客套啦。你又在说些什么呀?随我来。”

    “啊~遵命。”

    他们兄弟三人来到门前,玄德一叩门,小童儿出来开门一看,“哎哟~~刘将军,您又来了?”

    “嘿~~小童哥,这次~~~先生在家呢叭?”

    “在家呢,昨儿个回来的。正在草堂睡觉呢,待我给您通~禀~一声。”

    “呃~~慢来慢来。”玄德冲着小童摆摆手。“先生正在睡觉呢?不要惊动,我自己去见。”

    小童儿一看,这位刘将军来了好几次了,自己见就自己见叭,小童点了点头。玄德告诉两个弟弟,“你们在门~前~等候。不~许~惊扰。”说话,小点儿声音,把马,拉那边儿去拴上。远着点儿,先生睡觉呢。说完了,玄德蹑足潜踪,走进来了。

    来到草堂前,他刚登上台阶儿一看,果然,草堂上有一人,是仰卧而眠呐。这觉睡得这香啊。玄德没敢惊动啊,又从台阶儿上下来了。他往那儿这么一站,毕恭毕敬地站到那儿等着。等先生睡醒喽,自己好过去,通名报姓,跟先生说说自己的来意。等着叭。(如今哪儿还有这么好的人?即便是做做样子的也没有了)

    等啊等啊,等了好大半天,这位先生,没醒。不用问呐,卧龙先生游山玩水太乏啦,所以这觉哇,是越睡越甜。

    玄德真有个耐性儿,等了好大半天。他能耐得住,门外边儿这哥儿俩不行啦。张飞就问关羽呀:“二哥。”

    “嗯?”

    “嘶~大哥进去怎么不出来了?许是跟这先生谈上了叭?”

    “可能是叭。”

    “哎?这真怪啊。怎么这么半天一点儿动静没有?”

    “哎。”关羽推了他一把,“刚才哥哥不是说了嘛,不许喧哗,不许惊扰了先生。你嚷什么呀?”

    “啊~对,我忘了。二哥,您在这儿等会儿,我进去看看。就是听听,咱们哥哥跟这位先生谈些什么。这位卧龙先生,到底儿有什么高见。”

    “啊,你可不许造次啊。”就是你别瞎闹,就你这毛手毛脚的,不行。

    “我记住啦,二哥您放心叭。”说完了三将军右手一提袍襟左手一摁宝剑,高抬脚,轻落步,悄悄地,打外边儿进来了。进到院子里这么一看~~~~咦?大哥在台阶儿底下那儿,毕首立站的,微合二目,干嘛呢?怎么站这儿了?那先生呢?张飞没敢言语呀,他哥哥不让他吵嚷啊。他一点儿一点儿地凑到近前,张飞登上台阶儿,探身往屋里一瞅哇。床上躺着个人,四脚哈天那儿睡呢。这就是那卧龙啊?诶哟。他扭过脸来又看看大哥,明白了。卧龙先生睡觉,哥哥没敢惊动。在这儿等着他,什么时候醒了可能什么时候进屋去说话叭。

    嘿~~~~~这卧龙,你真是欺人太甚呐。他由打台阶儿上就下来了,走到玄德的身边,强压着怒火,“大哥,您等他睡醒喽啊?”

    “哎,”玄德摆了摆手,“不要嚷,正是。”

    “诶哟我的傻哥哥,您知道他这一觉得睡到多会儿去?哪儿能这么等着呀?我有办法啦,您等我上后边儿去,给他放一把火,把这屋子给他点着,他立刻就醒了。”

    把玄德给其的,把张飞由打院儿里给推出去了。“走走走走,太胡言。上外边儿等着去。愿意等,就跟你二哥在门口这儿等着,不愿意等,你一个人回新野去算了。”那意思你回家吧你。

    哎哟,吓得三将军摇了摇头,不敢再说什么了。气哼哼的在院儿里出去了。

    玄德二次来到草堂前,诶~~~先生醒了。

    “啊哎~~呀呀呀~~~”

    行了玄德乐了,可睡醒了。他刚要登台阶儿,进草堂,跟先生说个话儿,谁知道这先生翻了个身儿,呼~~的一下,又睡了。玄德继续站这儿等着。又等了一个时辰。古代年间那一个时辰,按现在钟点儿计算那叫俩钟头啊。站得玄德腿都直抖,浑~身~酸痛啊。他真想找个地方儿坐一坐,不能坐下呀。再站一会儿叭,说不定先生就要醒了。(刘备还真有功夫,光是站着不动好几个小时就不是一般人能行的)

    玄德刚想到这儿,就听草堂里有人说话:“嗨呀,好睡!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童儿何在?”(这首诗第一次有印象还是春节晚会上,刘伟、刘惠两人说的那段相声,拍三国演义电视剧就是这段。大大讽刺了一把植入广告。)

    “先生。”小童儿赶忙跑过去了。

    “家中~~可有~俗~客~~到来?”

    “启禀先生,皇叔刘备,在此~立~候~多时了。”

    “那你为何不来早报一声?”

    “皇叔不让惊动先生。”

    “容我更衣,迎接将军。”

    说完了,孔明起来,到后边儿换衣裳去了。又等了老大半天,孔明先生是更衣而出啊。

    换完衣裳了打里边儿出来了,玄德这么一看~~呀~~~~心里是惊喜非常啊。他只见,这位孔明先生是身高八尺,面如冠玉,眉分八彩目似朗星鼻如玉柱口似丹朱两耳有轮,头戴纶巾,身披鹤氅,飘飘然,有神仙之感呐。

    玄德赶忙上前施礼呀,“迂夫刘备,久闻先生大名,如雷贯耳,曾两次前来拜访,未得一见。留下了一封书信,不知先生,可曾看过?”

    孔明还礼,“亮乃南阳野人,疏懒成性,屡蒙将军往临,不胜愧赧呐。”真有学问呐,就是说让你白跑了好几趟啊,我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两个人叙礼已毕分宾主落座,童儿把茶,打过来了。“昨天我看了将军的一封书信,这封书信,写得是忧国忧民呐。所恨得就是我,诸葛亮年幼才疏,恐怕有误下问呐。”

    玄德一听,赶忙拱手,“先生太谦啦。司马德操,和徐元直,都跟我说过先生。先生有匡扶宇宙之才,吞吐天地之志。他们,岂能虚谈呐。”

    “诶呀~~将军呐,德操与元直,都是当今之高士啊。亮,不过是一耕夫。”我就是个农民。“怎敢谈天下大事。二公谬举啊。将军,为何舍美玉~~而来求顽石呢?”孔明这意思就是说,司马德操和徐元直啊,都是世间之美玉呀,你怎么不去求他们呢?来到隆中求我这块石头呢?这二位虽然推荐我,可是他们荐举错啦。

    玄德听到这呵儿,拱了拱手,“先生您太谦了。常言说,大贤学成文武之业,应立身行道于当时,扬名于后世啊,以显父母此为孝也。救民于水火之中致君于尧舜之道此为忠也。孔子尚游于列国,教化世人呐,先生抱惊世奇才,岂可空老于林泉之下。愿先生以天下苍生为念,开备愚鲁于赐教。”(虽然刘备作诗不行,可毕竟是正儿八经学过学问的,出口自然能成章,通古博今)

    玄德这番话说的非常客气,但是也很有道理。他说象先生您这么大的本领,您怎么能够,不出得山来为国报效呢?既能扬名后世,还增光耀祖,您这不就是尽了孝了嘛。救民于水火,搭救了老百姓,皇帝身边要有您这样的明臣,那么这个皇帝也会是个好皇帝,那么您也算尽了忠了。孔夫子学问大不大?那么大的学问他周游列国,教化了很多人呐,先生您,这么大的才学,怎么能够就空老于林泉之下,您就在隆中这儿抱头一忍啦?先生啊,您应该以天下苍生为念,您开导开导我,教我点儿办法叭。

    孔明笑了,“呵呵呵~~~将军,那我倒要听听,将军之志。”你是怎么想的,可以跟我说说吗?

    玄德听到这儿,他看了看,先生身边的那个小童儿。孔明先生就明白了,意思是,这屋里不要有其他人,我单独和先生您谈谈。作为玄德没法儿说,说你出去。自己的人行啊,你们两厢退下。先生的书童,那自己怎么好意思呢?孔明先生,朝小书童摆了摆手,小书童就退出去了。这个书童很聪明,出去之后,他还把门给带上了。

    玄德很高兴啊。这时玄德,往孔明先生跟前坐了坐。“先生啊,汉室倾颓,奸臣窃命,备不量力,欲伸大义于天下,而智术浅短,迄无所就。惟先生开其愚而拯其厄,实为万幸。”

    说这几句话,玄德的眼泪差点儿掉下来。他说现在,汉室衰落,奸臣霸占着朝纲,皇帝受着欺负。我知道自己呀,无才无德,没有力量,可是我还想,为天下申明大义。恨只恨呐,自己想不出办法来,以至于这些年来我东奔西跑,直到今天没有一点儿成就。可是,我又不肯就此罢休。为此我特地来拜求先生,请先生您,指教指教我,应该怎么办。

    这几句话说完之后,嘶~孔明很感动。他感动什么呢?他听出来,玄德是实心实意,把自己的心事全说出来了。就象啊,战国时期燕昭王一见乐毅,就把心里话全掏出来一样啊。孔明呢,也就赤诚相见了。把自己这些年来,在隆中苦读纵观天下大势及自己的一些想法,就说出来了。

    “将军呐,自从董卓造逆以来,天下豪杰并起。曹操,势不及袁绍哇,而竟能克绍者,非为天时,亦以人谋也。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以令诸侯,此成不可与争锋。”

    孔明说呀,自从董卓作乱以来,群雄并起呀,各抢地盘儿啊,占州的占州,占郡的占郡,数都数不过来了。势力最大的,那就是袁绍和曹操。曹操比袁绍,名望小人马也不多,可是他居然,能把袁绍给打败了,是转弱为强。这不单他依靠了时机,主要是在于人谋哇。他手底下有能人。现在曹操已拥有一百多万人马了,挟天子号令诸侯。当前呐,实在没有法子和他去针锋相对地争斗啦。

    “孙权据有江东已立三世。国显而民富。此可用为援,而不可图也。”

    说孙权怎么样呢?孙权占据着江东,已经三辈子了。从他父亲孙坚,他哥哥孙策,到孙权这儿。他那个地势非常好,地势非常险要,是人民附和呀。而且有才能的人呢,愿意替他出力。现在他的根基很巩固。如今呢,只能跟他交好,作为一个外援,就是团结他,联合他,不能跟他为敌呀。

    “荆州北据汉沔,莅近南海,东连吴会(读作:快)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地,非其主不能守。时待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异乎?”

    孔明说荆州这个地方啊,北边是直通汉沔,陕西省勉县东南呐,有一条河,叫沔水,到汉中呢,往东流叫汉水,所以有时候说这汉沔呐,就指的就是汉水了。南边儿,可以尽量利用南海的利益,(这个南海不是现在我们所说的那片大海,而是南海郡,十八路诸侯伐董卓的时候不是就有南海太守嘛)东边儿接连吴会,吴郡,就是会稽郡呐,西边儿通巴蜀。这么大片儿地方呀,从古以来,就是一个用武的好地方。可是这地方的主人守不住它。这指的就是刘表。是上天留给将军你的,不知道将军你有没有意思,要这个地方?

    “益州乃天府之国,高祖立业之地,民殷国富。今刘璋镇守,其人软弱无能,智能之士皆思明主哇。将军乃汉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若得荆益二州,西和诸戎南抚彝越,外结孙权内修理政。一旦天下有变,将军,亲率大军,从秦川出兵,直取中原,则大业可成汉室可兴。此亮~为~将~军~所谋。”

    说到这儿孔明把门外的童儿叫进来,取过来一张图,是西川五十四州地形图哇,说:“将军欲成霸业,被让曹操占天时,南让孙权占地利,将军可占人和,以成鼎足之势,然后再图中原。”

    诸葛孔明,未出茅庐,已定三分~~天下。

    (未出茅庐已定三分天下,小时候不是很明白这“定三分天下”是什么意思,以为是按照一共十分来计算,已经定下了三分。后来慢慢领悟了,这三分非那三分。是说将天下一分为三的意思。表明孔明对天下大势了如指掌,未出山就能预计天下时局的动向,并能依此行事。若是说能搞清楚“十分之三”的天下大事,那还真不如个算命先生了。)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