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七十三回

更新:2018-04-08

     孙权要兵发江夏杀黄祖报父仇。

    这时他的谋士张昭过来解劝,说是:“主公啊,你母孝在身未及期年,毋宜动兵啊。”您现在呀,正在守母孝,母亲刚死,您应该守个一年,和半载的。这是人子之道。哪儿有这时候打仗的呀?

    嗯?几句话说得孙权一愣,觉得张昭先生这话说的有理。这时周瑜来了,周瑜一听啊,微然一笑,“子布先生,我看您就不必阻拦啦。报仇雪恨,何待期年呐?现在咱主公报仇心盛,如果取了夏口灭了黄祖,我看呐,这就是咱们主公~最~大~的孝义。”(正所谓,外事问周郎,内事问张昭嘛。军事行动属于外事,应该周瑜做主。张昭一向是投降派,没说归顺刘表就算好的了)

    “诶嘿嘿~~~~”孙权一听啊,“公瑾之言,正~~合~我心呐。这话说得太对啦。我要亲自领兵,与黄祖决一死战。”带领水旱两路军兵不下十万,战船千只啊,直奔夏口杀来了。

    夏口的黄祖一听,啊?这是要干什吗?哦~~孙权要报父仇啊。哈哈!好大胆子啊。连你父孙坚,都死在了我的手下。孙策,你家兄长都没能将我奈何。你小小的孙仲谋?你这才继位几天呐,要敢与黄祖决战?让你知道知道,老夫的厉害。

    他立刻拜手下大将苏飞为都督,陈就、邓龙为先锋,尽起夏口之兵啊。怎么叫尽起呢?就是把所有的人马,都带出来了。

    这黄祖最厉害的一手儿啊,就是水战呐。他有不下千只的艨艟战舰。就是古代的一种战船,这种船呐,又窄又长,可是出击的时候呀,也相当迅猛。这种船在当时主要是撞敌船打先锋,非常厉害。黄祖这种船呐,他不是光为了撞敌船,他的这个船上埋藏着好多强弓硬弩,这是孙权没有估计到的。(相当于装甲导弹舰)

    两军在江面上这么一对阵,第一仗,就把东吴的人马给打败了。吃的亏还真不小。孙权这个气呀,这黄祖也太厉害了,难道说我的仇就报不了了吗?他只好,在水面扎营。

    就在当天的晚上,有人进来禀报孙权,说是外边儿,有将军吕蒙求见。

    嗯?嘶~~孙权觉得奇怪,我让吕蒙镇守龙湫水口,他怎么上这儿来了呢?“嗯~~让他觐见。”

    吕蒙进来见孙权深施一礼,“参见主公。”

    “子明,我让你镇守龙湫水口,你到此何事?”

    “呵~启禀主公,我给您道喜来了。”

    “喜从何来呢?”听到这儿孙权把眉头一皱,我这第一仗,在夏口这儿就打败了,这黄祖老儿得更加狂妄啦,我没想到,吃他这么一个亏儿,他这弩箭这么厉害。你跑这儿给我道的什么喜呀?

    “主公啊,黄祖手下有一员大将,此人,姓甘名宁字兴霸~~~~”

    孙权一听这名字啊,暗暗地吃了一惊。谁不知道甘兴霸呀?这甘宁厉害着的呢。他幼年好游侠呀,给官不作,少年气盛,他不单武艺精通,而且还熟读经史。甘宁最厉害啊,就是他的弓箭。人称今世养由基。人说他是神箭手。百步穿杨嘛,箭穿七甲。把那七层甲摞到一块儿~~叭~~这一箭射上去,就给穿透喽。就这么厉害。

    甘宁在家乡找了好多知心朋友,跟大伙儿在一块儿商量,说咱们不作官了,这官府所作所为呀,我都看不惯。他们贪赃卖法,欺压良善。我最恨这些人,所以我不愿意在他们手下为官。那么咱们怎么办呢?造反得了。咱们就在这江面上,专劫官船和商船。要穷苦百姓的船呐,咱们就把他放过去。你们看怎么样?

    他这些朋友一听,我们听您的呀。

    从此甘宁就反啦,就在水面为盗。官军几次来围剿他,被他给杀的是望影而逃哇。他把那大商船劫下来,有那商船载的是绸缎呐,甘宁一看,乐了。告诉他手下人,咱把船帆都换喽。别人的船帆不都是布的嘛,他的船帆呐,都拿好绸子好缎子做。诶哟这船帆扯起来这漂亮。要不怎么介这儿,得名叫“锦帆贼”了呢。(其实并非全然炫耀,绸缎是要比普通布匹结实嘛。就是昂贵罢了,一般舍不得用它作帆)

    有的呢,用不了,他手底下的这些诸将啊,就做成衣服了,还有的干脆把那成匹的绸缎~~呲啦~~扯开~啪~往身上这么一缠,或者一披,然后往船头这儿一站,扯起锦帆,你看叭,那绸子缎子,湖绉扣绉花儿洋绉喀拉哔叽倭缎稠啊,(这说的其实都是80年代流行的一些高档布料哇,就是不知道字写得对不对~~~~= =)再瞧那颜色,青黄赤伯褐,黑红紫绿蓝。太阳光华这么一照,五光十色鲜艳夺目哇。官军一见这锦帆船来呀,抹头就跑哦。

    不单看他的船跑啊,听声音都受不了。听什么声音呢?这甘宁与众不同,他腰里头挂铜铃一串。人还没到呢,哗楞楞楞~~~~这悦耳的铃声先到了。有的人一听这铃声就望风逃窜。(小时候,听完这段书,有同学就在裤子上挂一个小铃铛)

    后来甘宁结识了一个好友,叫苏飞,就是现在黄祖手下的那个大都督。甘宁就投苏飞来了,说:“我总是这么在江面打劫,也不是一个长久之计。你能不能跟黄祖说说,我归顺他得了。”

    把苏飞乐得不得了,“那么甘宁贤弟你既然来了,我就是豁出性命去,也得在黄祖跟前保举你。”

    经苏飞的推荐呐,黄祖就把甘宁给留到夏口了。这黄祖他不会用人呐,不仅不会用人,他还老瞅着甘宁别扭。他总把他当“锦帆贼”看待。甘宁,很要强啊,他想我得对得起我朋友苏飞。到了这儿之后哇,他真为黄祖立了不少的战功。可这黄祖打定主意了,不管你有多大本事立多少功,我也不重用你。甘宁整天憋气。

    这回孙权领人马来取夏口,甘宁打头阵呐。所以得了这么个胜仗。而且甘宁一箭,把东吴的名将凌操给射死了。你说他立了多大的功劳。甘宁心想这回能差不多,怎么着黄祖哇,也得敬我三杯酒。最起码,也得派我个副将。嘿嘿,收兵回去呀,黄祖没理他。没理没理叭,甘宁也没介意。可是时间一长啊,人怕久挨筋怕练,甘宁越看这黄祖啊,越成不了大事。(两位无能的主子成就了东吴的两位伟人。一个是袁术,看不起孙策,气得孙策回了江东奠定基业。另一个就是这黄祖了,活生生把甘宁气跑了,成了东吴头等猛将)

    此人是昏庸残暴,甘宁想,我怎么能和这样的人久居一处呢?干脆,我离开这儿叭。上哪儿啊?上东吴叭。他又怕东吴记仇,这可怎么办?他跑到龙湫水口去了,去跟吕蒙打了个招呼。

    吕蒙一听,“这可太好了,你放心吧,我们主公绝不会记仇。您就在我这儿等一等消息叭。”说完了,吕蒙,就来见孙权。

    把这事前前后后这么一说,孙权一听是喜出望外呀,“哎呀子明,你快告诉甘宁将军,我怎么能记仇呢?两国相争各为其主哇。因为甘宁当时就是在黄祖手下为将,他不拼命争杀怎么能行呢。现在不是来投咱东吴嘛,那就是咱的人了,把那件事情,可以掌笔勾销。”

    “呃呵呵~~多谢主公。我立刻引甘将军来见。”

    吕蒙就把甘宁给陪来了。孙权是弃舟相迎。甘宁一见孙权,大礼参拜,首先请罪,“我不知时务,我不该为黄祖卖命,率艨艟战舰与将军为敌还伤了您的大将。”

    孙权赶忙,把甘兴霸给搀扶起来了,“将军说的这是哪里话来?那是各为其主,请你不必挂记在怀呀。”(孙权得甘宁,不亚于曹操许攸

    说着,手挽着手,把甘宁,给让进了帅船。当时把众家武将全请来了,在帅船中排宴,款待这位甘宁将军。立刻,就在酒席宴前,封甘宁为都尉。大家是举杯祝贺呀。

    甘宁刚把酒杯端起来,腾愣的一下儿,就在帅船门口这儿站起一员小将,啪~~~~的一下儿,把酒杯就摔碎了。跟着~仓啷啷~把宝剑抻出来,二话也没说,一个箭步窜过来举剑照着甘宁就劈呀。

    当时把孙权和众家武将都给惊呆了。甘宁把酒杯也扔了,他这时候身上没有兵器呀,就把他面前这桌子给端起来了,咔嚓~~~~的一下儿,幸亏把这桌子往起这么一举,不然,今儿甘宁啊,还真是不死带伤,因为他一点儿防范都没有,太徒然了。这一剑就砍到那桌子上了。甘宁~~咵~~嚓~~~~把桌子这么一扔,回过身来,他由打那站立的武士身上~仓啷~~把刀就抽出一口来。

    这时候大家,过去就把那小将给劝阻住了。

    孙权这才看明白,这小将谁呀?凌操之子,凌统。他为什么举剑砍甘宁?他报父仇哇。当时凌统放声大哭哇,他跪倒在孙权的面前,“主公,我父亲难道就白白死于他手不成嘛?我今天是誓~报~父仇。”(虽然年纪尚轻,可毕竟是日后江东三军统帅,却也如此短见,可以想见日后东吴日衰是定局了)

    众武将长出了一口气呀,既替甘宁甘兴霸担心,嘶~可是对凌统~~也十分钦佩。

    孙权,把凌统给搀扶起来了,过来又赶忙安抚甘宁,让众武将继续陪着甘兴霸饮酒,孙权亲自把凌统给领到别的船上去了。劝说了一番,说:“你今天这个行动是特矣的鲁莽啦。尽管你是为父报仇,你不想想甘宁现在是咱们的人了?在当时,他一冷箭射死了你的父亲,我心里也非常难过呀。可那是各为其主哇。现在咱们真正的仇敌不是甘宁,是夏口的黄祖。你应该,以大局为重啊。等灭了黄祖之后……”孙权心说,我也不能让你把甘宁杀喽,到那时候我再想办法得了。

    孙权好说歹说,这算是把凌统这复仇的怒火给压下去了。

    孙权安抚住了小将凌统之后,这才来见甘宁。孙权首先安慰甘宁几句,说我绝不会记恨你杀了我的大将。甘宁谢了罪。

    然后孙权问甘宁啊,我怎么才能破了黄祖呢?

    甘宁明白,孙权破黄祖是想得荆襄呐。说:“主公啊,荆襄,乃是东吴的屏障。这地方不能让人别人拿去。我看刘表一向不做什么长远打算,他的儿子,也是软弱无能之辈。所以这荆襄很难保全呐。主公您要是不先下手,这地方就要被曹操所占。要取荆襄呢,您得先得江夏。现在黄祖是年老昏庸~左右贪污呀,贪官污吏横行不法,黎民百姓怨声载道。主公要成霸业,应该立刻进兵灭黄祖,打楚关,取巴蜀。”巴蜀,就是现在四川。你说这甘宁多厉害,虽然是一位武将,堂堂堂~~他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说你要成大事,你就先取夏口后得荆襄,然后再取巴蜀,你就能够统一天下,成其霸业。你说这甘宁多厉害,虽然是一员武将啊,他这些看法,居然和诸葛孔明差不多。本来呀,孙权问甘宁,说我今当如何?就是说我怎么打夏口取黄祖。没想到甘宁说出这么一番高论来。(不亚于诸葛亮三分天下的理论)

    孙权直瞪瞪的两个眼睛看着甘宁啊,哎呀,他心里暗想,这员将,我算得着啦。我上哪儿求这样的良将去?这真是天~赐~孙仲谋哇。“啊呵呵~~兴霸将军,你方才这番话,堪称为,金石之论。就~~依~将军。”你不是这么说的嘛,我就这么办了。

    孙权当时传令,让大都督周瑜统帅水陆军兵,吕蒙为先锋,董袭、甘宁为副将,孙权亲自为后援呐,进攻夏口。

    周瑜,用兵如神呐,他对他手下的这些将官一个个是了如指掌。新收了这位甘宁甘兴霸,周都督也非常高兴。他接了吴侯的将令之后,他派甘兴霸呀,作前导。给甘宁二百只轻舟,小船儿,每一条船上,派五十名精兵。让甘宁率领这支轻舟小队,第一个,杀进夏口。(小队?这可就是一万人啦)

    甘宁暗挑大指啊,周都督,我是久仰其名,真是名符其实啊。这个人太~~会~用兵了。那夏口的水旱两路大小机关不是全都在甘宁的心里呢嘛。

    甘宁率领着这支船队,天到二鼓,就杀奔夏口来了。一鼓作气,杀到了黄祖的战舰前边儿了,这黄祖的人马才发觉。“了不得啦!东吴来偷营!”随着一阵梆锣响声,他们还想用那弓弩取胜,这回这弓弩全不好使唤了。原来甘宁领着那支轻舟小队,已经,那小船贴到他那大船底下去了。

    然后,甘宁一声令下是攀船而上。这些人只听~~哗楞楞楞~~~~~一阵铜铃响。“诶哟!可坏喽,这不是甘宁甘兴霸的铜铃声嘛。”

    听见铃声人就到了,甘宁首当其冲手起刀落象削瓜切菜一样,乞~哧~咔嚓~~~~把黄祖这些军校给杀得四散奔逃哇。有的,被砍死,有的是落水而亡。水军都督苏飞手下的那陈就、邓龙,也让甘宁给杀了。那都督苏飞一看,我呀,我走吧我。他没跟甘宁朝一面儿,弃舟登岸,上了战马,他跑了。

    甘宁带着人就杀进夏口来了。

    这时黄祖才知道,说孙权亲自督率三军周瑜为都督,说那甘宁甘兴霸呀,成了先锋官啦。诶哟~~~黄祖一听甘宁什么时候投了东吴了?“嘿嘿诶~~~这个锦~帆~贼!”还锦帆贼呐,他倒霉就倒霉这仨字儿上,要不这夏口还丢不了呢。

    黄祖一看夏口没法儿守了,我干脆,逃回荆州叭。他带着他几个亲随,顺小路往荆州跑。跑的天都快亮了,忽然就听这路边儿啊,哗楞楞楞~~~~~铜铃声响。“啊吁~~~~~~~”黄祖差点儿介马上掉下来。他听这声音特别熟悉,而且是特别恐惧。熟悉?这是甘宁带的那铜铃儿啊;恐惧?那不是甘宁在这儿等着我呐。可千万别是他呀。

    随着这铜铃声啊,有一百多彪形大汉就把黄祖的去路给挡住了,为首的正是甘兴霸。

    甘宁呐,算得多准呐,准知道黄祖必由此路而逃。

    黄祖一看,唉哟~~~他心里这后悔哟,当初我要听人家苏飞解劝呢?我重用重用甘宁呢?也不至于有今日~~~这样的下场啊。当时我总把人家当锦帆贼,现在您看这位贼~~贼大爷,太厉害了。打呀?我打不过他呀,跑?我能跑得了嘛。他看看身边儿这几个人儿,又瞅了瞅甘宁。

    甘宁把兵刃这么一横,“嘿嘿~~黄祖,你还不下马授首嘛?”

    “哎呀~~”黄祖一拱手,“兴霸将军,当初~~苏飞都督,荐举你到夏口,我黄祖待你不薄啊。虽然没重用将军,可是,我总算把你收留在此地了。将军你不能忘怀呀,那时候你还是锦帆贼呢。”你说这黄祖多明白事儿叭,哪壶不开他提哪壶。甘宁最烦这仨字,他又说出来了。

    把甘宁给气的,怒火冲天呐,他飞身过来是举刀就砍。吓得黄祖拨马就逃哇。他手底下那几个亲随,早跑的没影儿了。此时黄祖哇,也认不得荆州在哪个方向了,他是催马加鞭拼命逃哇。甘兴霸在后边儿是死追不舍。

    正在这时,黄祖就听前边儿跑鼓声震耳,黄祖一想,坏了,可能前边儿有兵马堵截。甘宁也听见这鼓炮之声了,甘宁心想,这是不是东吴的人马呀?他想到这呵儿举目一看呐,那旗号他就认出来了,果然,是东吴的人马。坏了,这大概是有人和我抢功来了。本来甘宁想啊,要把黄祖生擒活捉,送到孙权的面前。他知道,孙权的父亲孙坚,死到黄祖的手里了。如果我甘宁要把黄祖捉住送给孙权,他该多高兴啊。现在看来不行啦,我必须,得把老儿黄祖杀死。

    甘宁想到这儿把兵器往地上这么一戳,他就把弓箭摘下来了,摘弓搭箭~噌~~噗~~~~~随着弓弦的响声啊,黄祖大叫一声翻身落马。

    对面儿那哨人马也到了,大纛旗下有一员老将,那旗子正当中一个斗大的“程”字,正是老将军程普。程普看见了,黄祖,中箭落马。程普翻身下了坐骑,过去手起剑落,就把黄祖的首级,给砍下来了。

    甘宁,晚了一步。呃~~~~~甘宁心里头很不痛快,要不是久闻程普的大名啊,今儿说不定,他能跟老将军打起来。甘宁一想,嗨,我看你程老将军怎么说叭。反正这一箭,是我把黄祖射下马的。

    他刚想到这呵儿,人家程老将军把黄祖的首级提过来了。“啊呵~~甘将军,好箭法呀。今天,为孙仲谋主公报仇的,正是您甘宁甘兴霸。我替您,把黄祖首级取下来了。”说着,把黄祖脑袋递给甘宁了。

    甘宁倒不好意思接了,“啊~~老将军,您说话太谦啦。是老将军,替主公报的仇。”

    “哈哈哈~~”二位将军都笑了。

    就把黄祖的首级献到了孙权的面前。孙权一见黄祖首级是放声大哭哇。哭黄祖呢?哪儿啊,哭他父亲孙坚呢。众将劝慰了一番,孙权这才止住哭声,他吩咐,准备一个匣子,把黄祖的首级装起来,带回去,祭坟。

    刚吩咐完,又打外边儿捆进一个人来,就是那水军都督苏飞。孙权一看,推出去,砍!令刚出口哇,扑~通~~的一下儿甘宁就跪下了。干什么呢?他给苏飞求情。“要没有苏飞,主公,我投奔不了您。您无论如何得把他饶了。要杀,您把我们俩一齐杀了得了。”

    “哎~~~”孙权一听,“兴霸将军,既然你与苏飞将军交好深厚,怎么就不跟我说一声呢?”他站起来亲解苏飞之缚哇。过来给苏飞松绑了。

    然后是犒赏三军出布告安民。孙权高兴极了,夏口也得了,父仇也报了。他派甘宁,镇守夏口,省得呀,跟凌统,总见面儿,说不定哪天俩人还得打起来。我就把你安排到这儿得了。他在这儿歇兵几日,班兵回了柴桑了。

    孙权镇守柴桑,让大都督周瑜,于鄱阳湖教练水军呐。孙权呐,把各个要路口都派重兵把守。一是防刘表报仇,二是防曹操南下呀。果不出孙权所料,刘表哇,听说夏口也丢了黄祖也死了,可把刘表急坏了,他急忙派人,到新野去请刘备,要兵收~~江夏。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