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七十六回

     夏侯惇领兵伐新野

    诸葛亮刘备招募民军,为了扩大兵员。你要想成霸业,光是眼前这些人怎么能行呢?再说,曹操总是虎视着荆襄一带,说不定哪天他就来取新野,我们不能不小心。等把人招来之后哇,我带领着这些人操演阵法——就是大练兵吧。

    玄德就等孔明先生这句话呢,你看他整天坐的那儿编帽子啊,外表看着挺平静,实际玄德那心里头是比谁都急呀!他是没有办法才坐到那儿编帽子。如今先生给他出了主意了,他非常高兴啊,立刻就把告示贴出去了。两天的工夫,招来了好几千!

    一听说皇叔刘备招兵,是家家争先恐后往这边儿送那好子弟呀。由孔明先生带领着整天操练。孔明先生练兵有法,他是五人为伍、十人为纵啊,那可以说是步骑相济、随鼓进退、左右回旋、寸步不乱,排兵布阵,井井有条。

    新野这一练兵,许都就知道了。曹操一听:“什么?刘备又练上兵啦?”自从曹仁丢了樊城之后,曹操就有取新野之心——他就想把刘备给灭喽。因为刘备是他的心头患。怎么会拖了这么一段时间呢?因为现在曹操没腾出工夫来。他干什么呢?他为了进一步巩固自己的权势,曹操把三公给废了,就是太尉、司徒、司空啊,自己呀~~~作当朝宰相。

    其实他早就是宰相了,现在他把三公的那权全都揽过来了。这个宰相,是过去封建国家最高行政机构首长的专称。“宰”呢,就是奴隶主的家务总管,“相”是辅佐。二字合一叫“宰相”,也就是有百官之长的这么个含义。在西汉末年呐,废了这个丞相,立了三公。皇帝为什么把丞相给废了呢?因为这丞相权太重,皇上有点儿害怕,他怕他篡位,所以才设置了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司马呢,掌兵权;司徒掌管民事;司空,掌宫啊。

    现在曹操把这都给罢了,这些人的权力都归了他一人儿了。他这就安稳啦。曹操打算全安排好了之后,他就准备南征了,是征刘表孙权除刘备。

    还没等他兴兵呢,曹操听说:怎么?刘玄德在新野新拜了一位军师叫诸葛亮,在新野呀,是大招民军操演人马。

    “啊?”曹操愣住了,刘备又打哪儿请出这么一位来呀?嚯!近来这刘玄德行啊!前不久,请出来了徐庶徐元直,得了我的樊城,现在徐庶到我这儿来了,他又打哪呵儿请出这么一位诸葛亮来呀?此位是何许人也?曹操立刻把所有的谋士全请来了,跟大伙儿在一块儿商量商量:“你们谁认得这诸葛亮?”就像开始啊,研究单福似的,那么研究。这一问又把大家给问住了。他手下的这些文臣武将想了半天,也想不起这诸葛亮是谁来,因为都没见过!

    “不认识。”

    “不知道。”

    “没名儿啊这人。”

    “诸葛亮?姓诸叫葛亮?”

    “大概是复姓诸葛,单字名亮。”

    “也许是号吧?”

    “诶哟,哪儿这么一位呀?这人有多大年纪呀?”

    “据说年纪不大,还不到三十呐!”

    “嘿哟哟哟……那是个小孩子啊!这刘备怎么了最近?”

    “大概横是啊,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挖到筐里头就是菜,请来这么一小孩儿啊,当军师,这也说不定。”

    ……

    大家是议论纷纷,这时候就有些人呐,看着在座的徐庶,徐庶坐那儿也不言语。徐庶虽然是没说话,他这心里头可就别提多高兴了。自从在新野与玄德分手之后,他来到许都,母亲也死了。自己守孝完毕住到许昌这儿,他不是跟皇叔刘备说过吗?“我是终生不给曹操设一谋。”一个主意我也不给他出。徐庶是怎么说的怎么办。曹操不管请他研究什么事儿,总是付之一笑:“呵呵,丞相,我不知道。”曹操也就明白了:哦,你不给我出主意呀?不给我出主意我也不让你走,我养着你。还给他很高的俸禄。徐庶啊,吃饱了就在那儿呆着。可他一时一刻也没忘了新野的刘备:那么我给皇叔推荐的诸葛亮,皇叔去没去请啊?这位诸葛先生出没出山呢?我怕这事儿不落实啊,我在来许昌的时候还绕道去了一趟隆中,跟诸葛先生说了说,他当时很不高兴啊。他那个脾气我是知道的,到时候他一翻脸一生气他真不出山,这不就把皇叔给坑了吗?这可怎么办?今儿个,曹操这一请文臣武将,他在座。他这么一听“诸葛亮”这仨字,嚯,这心里就甭提多豁亮了,徐庶这高兴啊,他暗暗替皇叔刘备庆幸,原来诸葛先生已经出山了!出山辅佐玄德,嘿嘿~~我家皇叔刘备霸业将成啊。想到这儿徐庶不由自主的面带笑容、手拈胡须看了曹操一眼。他心里话:曹丞相,我家皇叔刘备~非昔日~~可比啦!

    嗯?曹操觉得奇怪,这些天来徐庶今儿个~~才对我有点儿笑模样,而且还直看我,大概他知道,我直接问问得了:“元直。”

    “丞相。”

    “我来问你,这个诸葛亮,你认识吗?”

    “我认识。”

    “哦!”当时在座的,没有一个言语的。唰啦~一下,这目光都集中到徐庶身上了:“哎!徐庶认识!”

    “说不定还许是徐元直的朋友呢。”

    “我说,不是他给推荐的啊?”

    “这都没准儿。”

    “听听~~听听……”

    徐庶一想,这可是个好机会,我呀,吓唬吓唬你们吧!也不完全是吓唬,这里边也有真的。“丞相,这位诸葛亮先生~~我们见过多次,还是我一个很不错的朋友。”

    “哦,呃这个人,家住哪里?”

    “久居隆中啊。”

    “此人的本领如何呀?”

    “嗨呀,丞相,您叫我怎么说呢?”

    “呃,这么着吧,元直,就比你得了,你们两个来说,谁的能耐大呀?”

    “比我?”

    “啊。”

    “哎呀呀丞相,我怎么敢比人家?我徐元直不过是萤火之光,而那诸葛亮,乃是天空的明月。”

    徐庶的话刚说到这儿,这大厅里是一片交头接耳嘁嘁喳喳的声音——“我说,这也太厉害了,这简直都悬了!差这么多吗?难道说这位是当代的神仙……”

    “听着听着……”

    曹操摆了摆手:“啊,列公,不要喧哗,听元直说下去。元直,你说。”

    “丞相,我并不是夸大其词啊。诸葛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扭转乾坤之智,有神鬼莫测之机,天地包藏之妙。此人精通韬略呀。黄石之《三略》,子牙《六韬》,《孙子兵法》,无一不精无一不晓啊。”黄石公,就是张良他的老师,“上略天文,下略地理,中略人和;姜子牙之六韬战术——龙韬战,虎韬战,文韬战,武韬战,犬韬战,豹韬战;孙武子的十三篇,人家是熟读啊,此人是用兵如神呐。在我襄阳一带,有这么句话呀,‘伏龙凤雏,二得其一,可安天下’,伏龙者,便是这位诸葛亮先生。凤雏,就是那位庞统庞士元呐。可是真没想到,今天这位诸葛亮,居然出山辅佐了刘备。嘿呀呀,我看这位刘玄德他的鲲鹏之志即将得施啊!如果此人真的得了诸葛亮,那就好比如鱼得水,是猛虎添翼,刘皇叔~~~霸业将成啊!”

    其中有些人都把鼻子要气歪了,心说:徐庶你坐这儿吹什么呢?你这是替刘备吹吓唬我们呀是怎么着?

    曹操可真信了,他都听呆了,捻着胡须瞅着徐庶,心里头是不住的赞叹:哎呀呀!这么大的一位能人怎么会让刘备给请去了呢?他是从哪儿访到的呀?又是谁向他推荐的呢?推荐这位就在他跟前坐着呢,就是徐庶哇。曹操仔细一端详徐庶这个神态,他心里头打了个转儿,嗯?心说:徐元直,你是不是在给我使用吓(读作:褐,恐吓惊吓的意思)军之计啊?你想吓动我的军心哪?大概你说这话里边有点儿是真的,多一半儿许是恐吓我们吧?难道,这么年轻的个诸葛亮~~他会真有这么大的本领?(其实徐庶说不说都没多大用,人家曹操手下没有一个信得)

    正在此时,有一员大将~吡啊~~一拍桌子,愤然而起:“元直此言谬矣!”你说的不对!大家一看,嚯,夏侯惇火儿了“何必这样涨刘备之威风,灭我们的锐气!刘备只不过是个忘恩无义的小人。他能请出什么能人来?这个诸葛亮我已经打听过了,是隆中的一个农夫,也就是个山野村夫吧!他能有什么本领啊?俺夏侯惇不才,愿在丞相跟前请令,带一哨人马踏平新野,生擒刘备,活捉孔明,来见丞相。”

    旁边儿的荀彧说了话了:“夏侯将军,不可轻敌呀。元直说的话,很有来头。我们不可不想。遇事要三思而行。”

    “诶~~~荀先生说的哪里话来!我家丞相自从举兵征伐以来,所向披靡,凭仗丞相虎威,取这新野弹丸之地也费不了吹灰之力。今日若不踏平新野,生擒刘备与诸葛,俺夏侯惇,愿将项上人头~~献予丞相!”

    曹操精神一振:“呃~~~元让,你可应该知道军~无~戏言呐。”

    “俺愿立军令状!笔墨伺候!”把笔墨拿过来夏侯惇提起笔来把军令状立了,如果我取不了新野我就把脑袋给你。

    当时曹操派夏侯惇为主帅,于禁、李典为先锋,夏侯兰为副将,韩浩守中军,统兵十万,兵发新野。“元让,但愿得此去旗开得胜,早报捷音,是以慰吾心呐。”这是我最大的宽慰,你只要把新野拿过来,樊城也就唾手而得了。

    “不劳丞相挂怀!”叨~~~一声炮响,夏侯惇,发兵了。

    许昌这一动兵啊,新野的探报就知道了,他是策马扬鞭飞报玄德呀。啪……这马就是没长翅膀儿,要长翅膀儿就飞起来了。探马跑到新野城附近的时候,那连探报带马匹,浑身上下全是汗呐。马从校军场穿过,正好走到校军场东门这呵儿,碰上俩人,关羽张飞。二位将军刚刚练完了武,正在这儿遛马呢。张飞一看:“诶,二哥!有事儿了!……呃,且慢!”三将军这么一抬手,探报差点儿介马上掉下来,他一勒这缰绳“吁!”希溜溜溜……踏踏踏踏~~~~~这马打了好几个转圈儿,也就是张飞得,要换别人,这探马加一鞭就过去了。这是什么时候啊?哪儿有探报半道儿上跟人聊天儿的呀?但是他知道三将军脾气急呀。“呃,出什么事儿啦?”探报简简单单说了几句说夏侯惇已经奉命由许都统兵十万奔新野杀来了。说完~哗啦哗啦~~~~~就进了城了。

    可把三将军气坏了,他指着许都大骂呀:“好你曹操,你好大胆子呀!别看你得了四州灭了袁绍,又得了几十万人马,好像不可一世,你家三将军久候你多时了!什么?夏侯惇领十来万人儿啊?他领百万又当如何呀?来一个我杀他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一直杀进许都,杀死曹贼,以平天下之愤,可恼哇,可恼哇呀呀呀呀……”伸手他把这丈八蛇矛就抓过来了,扳鞍就要认镫。看这样子,他单人独骑就要迎上去了。张飞转念一想啊,“噗~~~哈哈哈~~”他乐了。

    关羽在旁边一看:“你怎么啦?啊?听探报说几句发那么大脾气,怎么又笑了?”

    “嗨~~二哥,我~~~着这急干嘛呀?在新野有能人呐!不就来个夏侯惇嘛,曹操来了又如何呢?”

    关羽一听:“哪位能人?”

    “咱大哥不是由隆中请来个诸葛亮吗?这回呀,咱们瞧他的了。”

    话还没说完呢,跑来了两个军校:“二位将军,主公有请。”

    “诶哟,哥哥知道了,快去看看去吧!”

    生气是生气,不单张飞生大哥的气,关羽也生气呀。近来呀,简直大哥把这位诸葛亮恭敬的,那都快成了活神仙了。只要哥儿俩一问,准时那句话“嗨~~二位贤弟,你们不知道哇,哥哥得了诸葛先生,是如鱼得水呀。”这回我看你怎么办吧?要换了是旁人哪,哥儿俩一生气不给面儿见了,现在无论如何得去看看。

    进得门来一看,玄德背着手正在屋里那儿走遛哪,看来好像是那儿散步呢,其实急坏了:“哎呀,二位贤弟,你们来了,快请坐。”

    “哥哥,唤我等兄弟哪旁使用?”

    “贤弟呀,曹操派夏侯惇领十万人马往我新野杀来了,这便如何是好啊?”

    关羽、张飞互相看了看,张飞呀,做了个鬼脸儿:“呵呵,大哥,那又有什么担惊的呢?尤其是您,更不应该怕。他别说来十万,五十万~~~也不足一论。”

    “贤弟,此话怎么讲?”

    “您不是有‘水’嘛。”

    “啊?”张飞没头没脑这句话,把玄德给说糊涂了。“我有什么水呀?”

    “您不是‘如鱼得水’吗?”(太水了~~~~~~~= =)

    “咳咳嗨唉……”玄德这气呀,“好哇你呀,在这儿等着我呢?三弟,智赖孔明,勇须二弟……”要讲究智谋啊,咱得求人家孔明先生;要勇敢杀敌,还得靠你们俩呀!

    张飞也乐了:“呵呵,哥哥,您不必担忧。不就是夏侯惇吗?他不来则已,他来到新野城前,小弟与他大战三百回合,将此贼杀退,不就完了嘛?”

    “哎呦呦,谈何容易呦!你们赶快做个准备吧,我现在就去请孔明先生。”

    说完了玄德来找孔明先生了。先生正这儿喝茶呢。孔明还不知道呢?早就知道了。知道那么稳当?哎~~~能人就在这儿。用为俩子儿~噌~蹦起来了?那哪儿是诸葛亮啊?

    “啊~~~~呵呵,主公,您不必担忧,我早已经想好了退敌之策。不过……”说到这儿孔明微微一笑,“主公,您得把剑印授予孔明啊。”剑印?啊,你得把权给我呀,我没有剑印,我如何指挥?不用说指挥旁人,就是您这关张两个兄弟,这二位将军,我都调动不灵啊。

    玄德一听:“哎~~~言之有理呀,先生,我一时的疏忽。赶快,请先生拜印。”应该是金台拜帅,现在新野县地方也小,也没地方找这么座金台去,就在这大堂上拜得了。

    拜过剑印之后,先生吩咐:“擂鼓三通,聚~将~听~令。”

    “遵命!”

    咚咚咚…咕鲁………随着这聚将鼓聚将钟的声音,文物众将纷纷站堂。

    关羽和张飞,正在屋里边坐着说话呢,一听~~钟鼓齐鸣。“诶?这怎么回事儿啊?”

    跑进一个小校来:“回禀二位将军,孔明先生在大堂拜过了剑印,现在呀~正聚将听令呢。”

    “噢?”张飞一听“嚯!哦~他真正是军师啦?这回要传传令。二哥,走,咱们去听听,看他有个什么令。”

    关羽和张飞就来了,往厅堂口下这儿一站。举目一看呐,哎呦,三将军张飞心里头咯噔一下子,怎么了?他觉得军师今天的气度与往日不同,可还是那位诸葛先生啊,还那么大岁数啊,忽然间今儿个他往这大堂正居中这么一坐呀,就好像长了十岁,好不威严。身后边儿是中军官、传令官、捧印官,两边儿有二百名飞龙军、飞虎军、飞彪军、飞豹军,躺下站着捆绑手、刽子手、刀斧手,文东武西在两厢侍立。在看大哥玄德呀,只是在军师的那桌案旁边儿拉了一个横座儿。哎呀呀,好大的气魄!

    关羽张飞刚站到这儿,军事传令了:“关羽听令!”

    “在!”

    “赐你令箭一枝。今有夏侯惇领十万人马兵发我新野,曹兵必由博望坡前经过。在博望坡左侧有一山名为豫山,你云长领一千五百精兵埋伏在豫山脚下。曹兵到时不要出击,待南山火光起处,让过曹兵之头掐断曹兵之尾,火烧其辎重粮草。不得有误。”

    “得令!”云长把令拿走了。

    “张飞听令!”

    三将军没言语,军师连叫了两声,叫第三声可就出事儿了,因为这军法规定:一卯不到记大过一次;二卯不到重责四十;三卯不到这得砍脑袋。挨着张飞站着的简雍~嘣~给张飞来了一拳,这意思“你说话呀,这什么地方这是。”当军师叫到第三声的时候,张飞不由自主的:“呃~~在!”他也出来了。

    孔明这气呀:“命你领一千五百人马,埋伏在博望坡的右侧,博望坡右边儿有一片树林,名为安林呐。也要等到南山火起,火起为号,出兵迎敌。主要带领人马杀奔博望城,曹兵屯粮处,以火焚之。”就是烧他的粮仓啊。

    “知道了!”你说这张飞多气人,他不说“得令”,气得孔明~嘡啷~~把令箭扔下去了。

    “嗯……”张飞气得:我一脚把它踹折了!他举目一看,大哥正瞪他呢,吓得没敢言语,把令箭拾起来了,气哼哼地站在堂口下。(张飞在这段书里真是可爱到家了)

    军师又拿起一支令来:“刘封、关平听令。”

    “在!”

    “在!”

    “你们带领五百精兵多备干柴,带好硫磺焰硝,埋伏在博望坡的两侧。曹兵到时等定更时分,阴风乍起,看南山火光,你们是立即纵火,不得有误。”

    “得令!”

    “得令!”

    两员将刚把令箭接过去,有人禀报:“赵~云~听命!”

    敢情军师啊,已经派人由樊城把赵云请回来了。赵云来到帅案前:“参见军师。”

    “子龙,我有令箭一支。你带领五百民军迎敌夏侯惇,只许败不许胜。”

    “呃得……”赵云这手伸出去,又撤回来了,怎么回事儿呢?子龙自出世以来,光打胜仗了,没打过败仗啊。败仗什么滋味儿?不知道啊。怎么?许败不许胜?这叫什么打仗啊?他犹豫了一下,孔明冲他微然一笑:“子龙,接令!”

    “尊令。”赵云把令箭接过去了。

    军师又拿起一枝令箭看了看玄德:“主公听令。”

    “在。”

    “请您领一千人马接应子龙,也要先败后胜。”就是说开始一打,你往下败,等南山火光一起,你再往回杀。然后军师又派简雍领五百人马打扫战场,把所得的东西一律造册登记。派孙乾先生在新野城中准备喜~庆~宴会,并且要准备一份儿功劳簿,按功行赏,有功必赏有过必罚。

    诸葛亮初出茅庐,火~烧~博望。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