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八十二回

     曹操剪草除根,杀死了刘琮,去了一个心头患呐,他重赏了于禁。

    然后曹丞相啊,派二百精兵,让他手下的背剑官夏侯恩率领,到隆中,去取孔明的家小。曹操吩咐的很清楚啊,说是你们到了卧龙岗下呀~孔明家里,就把他全家老幼,是带气儿的,鸡鸭鹅狗,一个也别留下,都给我绑到襄阳来。我要亲眼看着,把孔明的亲属,斩~尽~杀~绝。(曹操不得人心,就在这儿呢。)

    背剑官夏侯恩领令~~带着人连夜就走。嗬~~~~去的风火,就是快呗,回来的麻利,也很迅速。回来见丞相交令,说是,卧龙岗下,孔明的茅庐哇,就剩那小院儿了。前门上闩~后门上锁,什么什么都没有。甚至于连一件儿农具都没剩,你想找个锄头,镰刀,都休想。

    啊?曹操一下子就愣住了,哎~~呀~~这么说,孔明是早有安排呀。你们快给我去打听,打听他的家搬哪儿去了。如果探听到了下落,或者把他给我捉来,我是必有重赏。

    可把曹操恨坏了,他恨这诸葛亮啊,这诸葛亮确实~~象徐庶说的那样,比徐元直~~高上十倍呀。我诓徐庶的时候,没费吹灰之力呀,因为徐庶是个大孝子,然后,徐庶就到了。我听说这诸葛亮啊,对他妻子黄氏月英,是非常恩爱。我要是把他夫人黄月英捉来,也就等于是把诸葛亮给捉来啦。总然我捉不到这诸葛村夫啊,我也扰乱了他的方寸。我听说,在隆中他还有个兄弟呢,就连他兄弟一块儿杀。可现在呢?什么也没找着啊。

    那么到底儿,这诸葛亮这家搬哪儿去了?早已搬到了三江。孔明这夫妻呀,可与众不同 啊,人家不单是夫唱妇随,而且是志同道合。孔明出山辅佐玄德,火烧博望坡,这第一把火刚点起来,隆中的夫人黄月英啊,就告诉兄弟诸葛瑾,“老三呐,咱们收拾东西。”(袁阔成先生这里口误了,应该是三弟诸葛均,他在此处说成了诸葛瑾,下同。诸葛瑾是大哥,已经到东吴保孙权去了。)

    诸葛瑾奇怪呀,“嫂子啊,过的好好儿的怎么收拾东西呀?”

    “咱不能在这儿住了,你就赶快收拾吧。地里粮食打不下来的咱也不要了。”

    从此啊,叔嫂就大包小留的收拾开了。黄月英告诉诸葛瑾,过不了几天你哥哥就来信了,咱们就得搬家。诸葛瑾还半信半疑的呢。真是没过几天,孔明先生就派人来了,给月英夫人拿来了一封信,其中也嘱咐三弟诸葛瑾赶快收拾东西离开隆中。说不定某一天,曹操就要派人去捉你们去了。

    月英夫人,带着三弟诸葛均,从此是隐居到了三江。(袁阔成先生意识到了错误,改过来了。不过作为艺人表演,是千万不能在表演的时候随随便便脱离出故事来进行纠正的,要假装没错,继续往下走,这样听众一时半会儿也太可能发现错误。因为正常听书的时候一下子就过去了,不象吾等现在这样一遍又一遍听,一点一点在琢磨。就好比歌星在台上忘了词儿,千万不能对观众说:“啊,对不起,我忘词儿了。”)

    别说一个曹丞相,六个,你也找不着月英夫人的下落了。曹操派出去的人,到处搜寻了半天,也是一无所得。全都向曹操回了令。曹操这个气,这诸葛亮~~唉呀~~~~他越想越后怕。

    第一他就怕刘备呀,说是表面上没把刘备搁到心上放到眼里,实际他觉得刘备这个人非常厉害。这个韬晦计,青梅煮酒论英雄他愣把我给糊弄了。然后从我手里,要了那么多的人马走了。你说他厉害不厉害?现在再有这位诸葛亮辅佐,可真如猛虎添翼了。将来他必定,与老夫匹敌,这怎么得了哇。

    正在这时候,荀攸进来了,“丞相,您怎么还在襄阳这儿按兵不动啊?您知道不知道,刘备上哪儿去了?”

    “嗯?他上哪儿去了?”

    “他已经带着人马和那些难民奔了江陵啦。丞相,这江陵可是荆襄的要地呀,大部分钱粮都囤积在江陵一带。如果刘备要占了那个地方他背城和咱们一战,他是以逸待劳哇,就能跟咱们打几年,他都断不了吃的。我们这给养得一点儿一点儿往上运,那得多困难。说什么,江陵这要地也不能落到刘备手里。你得赶快派兵追他呀。”

    “嘿呀,荀先生,不劳你嘱咐,我早就想过啦,我非把刘备捉住不可。今日不管怎么说呀我也不能让刘备再从我眼皮子底下飞走啦。荀先生,我还派兵啊?我要亲自统兵去追。我今日要誓杀刘备与诸葛村夫啊。”我得亲眼看着把他们弄死。“不过有一样,咱们新来乍到于此地,缺乏一个向导官,”就是得有个领路的。“我现在已经接到了探报,说是刘备走出去才三百余里。他走的不远,因为他带着那么多难民走不动,一天只能走十几里路。我要派一支轻骑,就能把他赶上。但是得有个带路的呀。我听说襄阳这呵儿,降将之中有一个姓文的叫文聘。可是这人我只在花名册上见到了,还没见着本人儿呢。荀先生你能不能把他给我请来呀。”

    荀攸一听,“那好办呐。我听说了,这文聘在家里藏着呢。他不想着保您。”

    “把他请来问问他。”

    荀攸去把文聘给找来了,曹操一问他,文聘掉泪啦,说:“我身为武将,不能拒屠守城,我没有脸面~再出世了。所以我想在家隐遁了。”

    “哦~嗨唉~~~文将军,孺子刘琮难成大气。你别看,刘表活着的时候他以重贤得名,他喜交贤士,名人。不过那是个虚伪之词,实际刘表不会用人呐。如果他要重用将军你和那些谋士们,嘿~~我孟德,怎么能就这样轻易地进驻到襄阳呢?”文聘一听这话说得有理。“嘿~文将军,你就跟着我一起,辅佐汉室叭。”

    当时曹操封文聘为关内侯啊,并且拨了五千人马,归文聘率领。你去给我作前导官追杀刘玄德。曹操,派曹仁,率领着部将淳于导和自己的背剑官夏侯恩,为第二队。曹洪,率领着晏明、马延、张顗、焦触、张南,为第三队。夏侯惇,率部将钟缙、钟绅为第四队。老夫,我要亲自带领着李典、夏侯渊、乐进、张辽张郃、于禁、许褚,亲~自~追~杀。

    曹操又追了一道将令不管是哪一路人马,必须在这一天一夜之功,给我追上刘备。这可够急的呀。也就是说,一天一夜,要跑完三百多里路,正好儿追上刘备。(一天一夜赶三百里,正是疲惫之师)

    刘备出去了多少日子了?日子可不少了但是他走不动啊。自从在襄阳城前孔明先生让他进襄阳废刘琮占据此城好拒曹操,玄德呢,不忍这么做,说我为的是黎民百姓,你看如今倒好,进不了襄阳城,这些百姓倒死了不少,我于心不忍,干脆咱们走叭。孔明先生没办法,这才告诉玄德,“主公,咱得找一个落脚安身之处。光是这么走不行,咱们上江陵叭。江陵这地方钱粮很多,如果咱们到了那呵儿,就是万不得已背城一战,也能和曹操打个年半载的。这时候就缓开手脚啦。”

    玄德一听,“正合我意。”

    他领着这些难民呐,和这些人马,奔江陵来了。孔明先生还不放心,他让玄德写封书信,叫云长带些人呐,到江夏,求刘琦,发一发救兵。唯恐曹操由后边儿追赶上来。玄德就在马鞍桥上,给刘琦公子写了一封信。然后云长带着孙乾先生,领着五百人马,到江夏求救去了。

    这时候,玄德就领着这些难民往江陵那儿奔。诶哟这个可怜呐,根本走不起来呀。一天最多,能走十里路。这些黎民百姓扶老携幼身上无衣肚内无食,又走不动,他怎么能行军呢?玄德让把一部分军粮拿出来给百姓吃。那能到哪儿啊?难民太多~啦。是越饿越冷越走不动啊。所以说最多,走十里。

    当人马路过刘表坟墓的时候,玄德下来祭奠呐。他跪倒在地,放声大哭。“景升仁兄啊,小弟对不住您呐。我辜负了您的重托,没有能保护公子守住荆襄。现在荆襄被曹操给夺了去了,是小弟我无能啊。不担父兄之托啊。也失民之望哦。如今这么多的黎民百姓跟着我逃难,多可怜呐。我兄有在天之灵,救一救他们吧。”玄德这番话,所有的这些难民呐,都落了泪了。

    其实这事儿它不怪玄德呀,玄德倒想辅佐刘琮呢,那蔡氏、蔡瑁不要他呀。给他来了个闭门不纳。如果玄德要听了孔明先生的话也不至于有今天,把襄阳夺也夺过来了。现在在目前这儿哭又有什么用啊?孔明先生劝说了他几句,玄德这才止住悲声,继续赶路。

    又走了好几天,还没见云长由江夏回来,孔明先生有点不放心了。“主公啊,二军侯去了好几天了,怎么还没见江夏的动静啊?”

    玄德一听,“诶呀先生,我也正在想这个事儿呢。要不这么着吧,先生您亲自去一趟得了,先生对刘琦有活命之恩呐,看在先生的份上,他不能不发兵。”

    孔明一想,“我去趟倒是可以,但是,我不放心主公啊。我走了这儿怎么办呢?”

    玄德看了看,“先生,你只管放心去吧。这儿有翼德和子龙在,不会有什么闪失。”

    虽是这么说,孔明先生也放心不下呀。他临走的时候,派简雍、糜竺、糜芳,保护玄德。让三将军张飞,断后。让子龙,保护着玄德的家小。全都安排妥当了,孔明这才带着刘封,奔江夏,催救兵去了。

    玄德呀,领着这些难民继续往前赶路。这一天到晚十里也是它八里也是它,能走几里算几里呀。好不容易,走出三百多里路来了。前边儿,快到当阳县了,在当阳县境内有一座山叫景山,走到这儿啊,这些百姓实在走不动了。肚子里没食儿,身上又没衣服,天是越来越凉啊。诶哟,不知冻病了多少老人和小孩儿啊。你就听那哭声吧,哭的是悲悲切切凄凄惨惨,这哭声是百里相闻呐。一百里地以外都能听见。

    玄德一看,“别走啦,今天就在景山脚下,住宿一宿叭。”他想在这儿歇一晚上。

    夜至三更啊,忽听一声炮响。有人来禀报:“启禀主公大事不好曹兵追来了。”

    “啊,”玄德一听,“赶快~~迎~~敌~~”

    他说迎敌这工夫儿,张飞已经跟曹兵交上手啦。这曹兵上来可真凶啊,因为有曹丞相的将令啊,限制他们一天一夜,必须赶上刘备。其实他们赶到这儿的时候已经是人困马乏啦。可是他们一看见刘备呀,嘿,这一下子就把那疲乏劲儿全都忘啦。呜啊~~~~大喊一声“杀”呀,就冲上来了。(虽然是疲惫之师,可是碰到更疲惫的难民也象是下山猛虎了)象掘开口子的洪水一样,就这一下子,把玄德带的这些难民呐,就给切成了十几段儿啊。玄德那些人马呢?都在难民一块儿呢。所以这就打起来一下子这就打乱了套。玄德奋力死战呐,也杀不出重围去。

    正在危急时刻,三将军张飞赶到了,他大叫一声:“兄长随我来!”张飞杀开一条血路,把玄德由重围之中给救出来了。

    刚杀出重围来,前边儿有一将拦路。“刘使君,慢走。”

    玄德一看呐,是刘表手下的旧将文聘。“哈哈,呸!我把你这背主求荣的逆贼!你还有脸挡住我的去路。刘景升,有何对不住你之处?你今天降了曹操,还拦住我的去路,你那廉耻何在?”

    让玄德这几句话把文聘给骂得呀是满脸通红啊。文聘害臊了,一带马~~跑一边儿去了。把道儿给让出来了。(文聘好薄的脸皮)

    张飞一看这倒不错,保着大哥就杀出去了。一下子杀出老远去这才找着一片树林子,暂且在这呵儿喘口气儿吧。手下的军兵啊,没多少了。黎民百姓,也找不着啦。玄德刚下马,只见由远处跑来一人满脸是血啊。谁呀?是糜芳。

    “主公~~~大事不好啦。”

    “何事惊慌啊。”

    “那赵云赵子龙~~~~他~~他投奔曹营去啦。”

    “你待怎讲?”

    “子龙投了曹操了。是我亲眼目睹。”

    “一派胡言!”可把玄德气坏了。“子龙啊,那是我四弟呀。那是铁石心肠辅佐我的上将,他怎么能够,在我这危难之时,去投奔曹操?你是满口胡言。”

    “哎呀主公,是我亲眼所见。”

    “绝~~无~此事。”(糜芳成不了大事,反而更可能会坏大事呢,这里就看出端倪了)

    诶哟~~旁边儿的张飞受不了了,急得他一跺脚,“哥哥,您快别这么说啦。常言说的好哇,画人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呐。你我兄弟正在这落难之时,说不定,那赵子龙~~就许变换了心肠。”

    “哎~~~~三弟,我不许你乱讲。子龙在跟随我的时候我也正在难中啊。子龙啊,是真~金~不换的英雄汉。富~贵~难动其心呐。什么样的荣华富贵也打动不了他。他是我的四弟,与你呀,和你家二哥云长一样啊,乃是我手足之将。他怎么能背我呢?三弟你忘了,你二哥,被困曹营的时候,怎么斩的颜良诛的文丑呢。”

    “呃他这个~~~嗯~~”张飞点了点头,哥哥说的也有理。“哎~~~~呀,不管怎么说呀,耳~听~是虚,眼见为实。今天小弟我要亲自,去看看,而且我得问问子龙。如果他要是真要反了您~哥哥,我可就对不过您了。俺就这一枪~~~挑子龙于马下。你们随我来。”说着他飞身上马了,提起丈八矛,率领二十几个军校,就杀回去了。

    可把玄德急坏了,“三弟~~~不许妄为呀。”他想拦住张飞,那哪儿拦得住哇。

    张飞一口气儿啊,带着这二十几个军校,跑到了长坂桥前。“吁~~~~~”三将军勒住马挺身一看,诶哟,对面儿这乱喏。杀声喊声哭叫声都混沌了。三将军再回头一瞅~诶哟~~自己身边带的这些人可太可怜了,一共啊,是二十三名。

    张飞一想,这曹兵要杀上来怎么办呢。嗯~~~~我得用一计。您看三将军这样儿~~~粗中有细。他想使个计策。使个什么计呀?三将军拍着额角想了半天~有了。他看前边有一片树林,三将军立刻吩咐自己亲随小校,“你们赶快到那树林子里边儿去,把那树枝儿先砍下来,绑到马尾巴上。你们这不是二十几个人嘛,分两队,十来个人算一拨儿啊,是一拨儿由东往西跑,一拨儿由西往东跑。只能在这树林子里边儿跑可千万别出来。可别让人家曹兵看见。听见没有?按~令~而行!”

    这些小校都差点儿乐了,心说三将军~今天要使智谋啦。这能行吗这个?不敢不遵令啊,全跑树林子里边儿去赛马去了。这儿就剩下三将军一个人了。

    他立~马~横~枪,把~住了,长~坂~桥~头。等着赵子龙。

    子龙真的去投曹操去了?哪儿是。冤枉死了赵云喽。他不是奉令保护玄德的家小嘛,就是甘夫人,糜夫人,和幼主阿斗。阿斗乃甘夫人所生,现在还怀抱儿着呢。曹兵这一上来,就把车帐给冲散了。两位夫人一看呐,不能再在车里坐着了,那太显眼了,再说这车帐也走不起来了,只得下车。一下车两位夫人就掺杂在老百姓里边儿去了。子龙就找不着了。

    可把子龙急坏了,他心想啊,我怎么这么无能啊?当年二军侯关云长被困曹营,保护着两位皇嫂,十几年呐,后来听说兄长的下落,云长将军,匹马单刀,保护两位皇嫂过五关斩六将千里走单骑。人家没有半点儿差错,把两位夫人送到主公的跟前。您看看我,奉军师之令,保护着主公的家小,这还和主公在一起还有这么多的人马,一下子把两位夫人和幼主保丢了,我有何面目,再见主公啊。我得找~~去呀。

    子龙催马摇枪带着身边三四十个军校他就杀进了重围。这通儿找哦,黑灯瞎火的上哪儿找去呀。正在往前找着呢,忽听有人叫他,“子龙将军~~”

    啊,子龙扭项一看呐,是简雍。简雍腿上中了一枪,被人家给挑下马来了,差点儿把命饶上。现在刚苏醒过来他看见子龙。子龙赶忙过去把他给扶起来了。“简雍先生,你看见夫人没有?”

    “我看见了。”

    “在哪里?”

    “啊~~”简雍哆了哆嗦抬起手来,东西南北指了一圈。子龙一看这到底是在哪边儿啊?“刚才还在这儿来着,我只见夫人在百姓之中,可能就在前面吧。”

    “唉呀~~~~”子龙一跺脚这话跟没说一样啊。他赶忙让一个小校腾出匹马来,让简雍先生骑上赶快去追主公。“你回禀主公说我子龙去寻找二位夫人与幼主。不管是上天入地也得寻到。如果我寻不到夫人与幼主的下落,我是绝~不~生~还。”死了我也不回去了。

    简雍上马走了,子龙继续找。找着找着子龙突然发现呐,一个推车的小校,正~~是推二位夫人车帐的小校。啊~~~子龙过去一把把他抓住,“你可曾看见两位夫人?”

    这小校一看,“诶哟~~是子龙将军呐。将军,好可怜呐,我只看到了甘夫人啦。我见甘夫人披发跣足,混杂在百姓之中。”就是头发也散开了,光着两只脚哇。“大概就在前面。”

    子龙顺小校手指的方向催马就追上来了。他看前面这儿有几百名难民喏,是东冲西撞,也不知道往哪边儿跑啦,都让曹兵给杀蒙啦。

    子龙低低的声音问:“甘夫人可在里面?甘夫人~可~在~其中?”

    只听有人答话啦,“子龙将军,妾~身~在此。”

    “吁~~~”子龙勒住战马大瞪双睛一看果然是甘夫人。他甩蹬离鞍下了坐骑,伏~~身~在地,向夫人请罪。“使夫人受惊乃子龙之罪呀。请夫人上马我保您去~见~主~公。”

    这话还没说完呢~叨~~~一声炮响。对面闪出一哨曹兵来。为首的一员大将手提三亭大刀,在他身边儿马上捆着一个人,正是糜竺。这员将是谁呀?曹仁手下的部将淳于导。淳于导把糜竺给抓住了。他押着糜竺哇,也在找两位夫人。淳于导心想,今天我抓不到刘备,我能把刘备的夫人抓住,那我是奇功一件呐。他把那大刀刀头压到糜竺肩头上,他让他认,你说谁是糜夫人,谁是甘夫人。你要认出来我饶你不死。认不出来,我就杀了你。

    糜竺先生那心情啊,比淳于导还着急呢。他恨不得一下子能发现两位夫人的下落。淳于导哇,一边儿走着一边儿问他:“诶,你可曾看见,哪个是甘夫人。哪哪哪~~哪个是糜夫人?”说着话淳于导把那大刀在糜竺的眼前一晃,好家伙,冷森森凉飕飕啊。

    糜竺先生,徒然间惊叫了一声:“哎呀!甘夫人,就~在~此处!”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