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小说 三国人物

三国演义第八十三回

     糜竺不幸,让淳于导把他给捉住了。

    淳于导把糜竺给捆到马上,押着他呀,在这些黎民百姓当中走,他让他认一认哪个是甘夫人和糜夫人。这个淳于导还不知道糜竺哇,跟玄德是亲戚呢。反正他看着糜竺先生,这个着装和举止啊,起码,也是刘备手下的一个幕僚。他准能认识这两位夫人。所以淳于导押着糜竺呀,已经在这儿转悠半天啦。这淳于导心里头啊,简直乐得,忘乎所以了。

    他心想啊,我今儿个,要把刘备两个夫人捉住,啊?那我可在曹丞相的跟前立了大功啦。不仅是捉住刘备两个夫人,我听说刘备还有一个独苗苗,叫阿斗,我再把这孩子捉住,那我在曹将之中可称得起是鹤立鸡群啦。曹丞相,起码得封我为上~将军。

    嗬~淳于导这美呀,所以他是威风不可一世。

    他一个劲儿地逼问糜竺,用那大铁刀在那糜竺的眼前是晃来晃去呀。“你再要认不出来这两位夫人我就杀~了你了。”

    正在这危急时刻糜竺举目一看,一眼看见子龙将军了。糜竺这高兴,心说淳于导哇,你不是让我认嘛,我看出来了,你这纯粹是死催的。

    “啊~淳于将军,我认出来了。”

    “啊?在哪儿?两位夫人在哪儿?那妇人可抱着一个娃儿?”嗬~~~淳于导哇,急得,现在恨不得一下子,都把这娘儿三个都给捉住。

    “嗨唉~~~”糜竺看了看他,“我没办法指给你呀。就在面前。”

    “哪一个是?”

    “我这儿捆着我怎么能告诉你呀?”

    “啊~对~我可以给你暂且松绑。”说着淳于导~噗咙~一下子,把糜竺,绑绳给松开了。

    糜竺用手这么一指,“那不是?”

    他指的是谁呀?指的是子龙。淳于导顺他指着的方向这么一看,诶呀!把淳于导吓一哆嗦。这哪儿是夫人?银盔银甲白龙马,是一员~~大将。

    当他看见子龙的时候,子龙不是早就看见糜竺了嘛,他已经飞身上马了。俩腿一磕飞虎韂,马往前一长腰,就到了淳于导的跟前了。

    “啊不好~~”淳于导把大刀往起这么一举还没等把这个刀托起来呢,子龙的枪就到了。就顺着他右边儿那肋巴骨那儿~~呋~~~~~~~~就给攮进去了,嘣儿~~由打他的鞍桥上把淳于导给挑起来了,滴流~~在半空转了个圈儿,吡啊~~~~~死尸摔那儿了。

    淳于导手下的那些军校这么一看,我的天呐,这位大将怎么这么厉害,拿我们将军当风车儿耍啊?哗~~~~~跑了有多一半儿。

    子龙杀退了曹兵,救了糜竺得过来一匹战马,他请甘夫人赶快上马,自己亲自保护着夫人,和糜竺先生,呜啊~~~~~~~杀出了重围,到了长坂桥前。

    三将军张飞正在桥头这儿站着呢,老远就看见了。啊~~夫人回来了。还有糜竺先生。嘿咦~~~~张飞看见子龙了,催马就过来,他把丈八蛇矛~噗~~~~往身后一背,抬手指了指子龙。“嘿嘿嘿~~子龙,你为何背叛我家兄长?”

    嗬~子龙心里头这难过啊,这句话跟刀子扎心一样,“三将军,此话从何说起呀?我去寻找两位夫人……”

    “嘿嘿诶~~~~别说啦,四弟诶,刚才简雍回来都告诉我啦。不然我见着你还把枪背到后边儿去呀?我就跟你拼命了。刚才大哥拦我都没拦住,我带着人来就跟你拼命来的啊。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反了我大哥。敢情不是这么回事儿。你在万马军中去寻找两位夫人与我家侄儿阿斗。子龙啊,你真不愧是我哥哥的~股~~肱~~之将。”

    “嗨唉~~~~”子龙摆了摆手,“三将军,你快别夸奖我了。你赶快把甘夫人与糜竺先生送到主公的面前。我还要回去在乱军中寻找糜夫人与幼主。”

    说完了一拨马,子龙就杀回去了。

    嘿~~~~张飞一看急了,“子龙,你等等我呀,我跟你一块儿去找。”他刚往前一催乌骓,嗯?嘶~~翼德将军转念一想,不行,我不能跟着子龙去。子龙要找到糜夫人与幼主必然还从这条道回来,那曹兵要从背后追赶他怎么办呢?我呀,就站在桥头这儿叭。等曹兵来了我替子龙抵挡一阵给他来个以逸待劳。

    哎,这就是翼德的急中生智。他没动。(谁说张飞是莽撞人?)

    子龙再一次杀回重围的时候他往两边儿这么一看~~~~嘿哟~~自己带的那几十名小校啊,一个都没了。如今之是子龙一个人是单枪匹马。子龙横了心了,今儿就是上天,入地,我我也得把糜夫人和幼主找着。

    子龙刚杀进重围来,对面闪出一哨人马来,为首一员曹将,金盔金甲紫战袍,手里头倒提着一把开山钺。嗯?子龙一愣。看见什么了使子龙一愣?他就见这员曹将背后背着一口宝剑,这剑剑长七尺。那么老长啊?古代的尺寸呐,七寸算一尺。这剑是白鲨鱼皮鞘,银吞口银兽链儿银饰件儿,雪霜白的灯笼穗儿三尺多长,随风直摆。这口剑可太不一般了,子龙见好宝剑见多了,还没看见过,象这把剑这么惊人。这绝~对不是一把普通的宝剑。

    那么这员曹将是谁呢?子龙不认识他。这谁呀?曹操手下的背剑官,夏侯恩。这夏侯恩呐,他应该说一步也不离开曹操,背剑官嘛。曹丞相有两口心爱的宝剑,据说是价值连城啊。这两把剑一口剑叫倚天,一口剑叫青釭。两把宝剑都是削铜断铁刻木如腐啊。切木头,就象切豆腐似的。它和历史上的名剑相比美啊。你象什么干将、莫邪啊,欧冶子不是造剑五口嘛,三大两小,三口大宝剑有湛卢、纯均、胜邪,两口小宝剑是鱼肠、巨阙。据说曹操这两把剑呐,和这些名剑是不相上下。(湛庐宝剑,在刘兰芳先生说的《岳飞传》里还有故事,是岳飞的宝剑。鱼肠呢,在专诸刺王僚的时候用了。至于其他的,什么三侠五义之类的,就不必一一细说了)

    那倚天宝剑曹操带着,这青釭剑就交给夏侯恩背着。

    夏侯恩今儿怎么跑这儿来?他想着发笔横财。不单夏侯恩,曹操今天手下这些员大将啊,都有点儿晕啦。您想啊,平定了北方之后,他们就有点儿忘乎所以,这次取荆襄有不费一兵一卒,追刘备是一溃千里,把刘备追得,简直连提鞋的工夫都没了。嘿哟~~~~曹兵曹将这个得意哟。所以夏侯恩呐,今儿想踅摸点儿嘛儿。他踅摸来踅摸去,一眼看见子龙了。哼哼,夏侯恩一想,这人要是大运亨通,可也没办法。你别看,我得的财物并不多,我要拿住刘备几员将送到丞相的跟前,不也是奇功一件嘛。那于禁,杀死刘琮,曹操,还赏了他那么些东西呢。何况,我捉住刘备的大将。

    “来~~将~~休走!”一下子他把子龙给挡住了。

    子龙这时候儿心如火焚呐,他光惦记着找糜夫人,和阿斗了。他无心恋战。夏侯恩说着,这开山钺就举起来了,力劈华山,朝子龙劈下来了。子龙用枪往上这么一挑~嘡~~就这一下儿啊,嗯?夏侯恩就觉得虎口有点儿发麻,胳膊根儿有点儿发酸。夏侯恩在马上这么一摘愣,差点儿让子龙一枪由马上把他给拨楞下去。两马这么一错镫,子龙一抬手,腾~~把夏侯恩背后那宝剑呐,给摘了去了。咔嚓~~一下子,襻甲绦也拽断了,宝剑到人子龙手里了。

    诶哟!夏侯恩一想这不行啊,这人怎么抢我宝剑呐?我是想得别人东西的主儿啊。再说这宝剑不是我的啊,那是我们丞相的。回去找我要怎么办呐?“你得给……”他仿佛那意思~~你~~给我~~~

    给你?子龙还真给他。他把这剑已经抽出匣外来,给他来了一个拨草寻蛇,噗~~~~夏侯恩那脑袋~噌~~~~~噔~~骨噜噜噜噜~~~~~~嘣,掉坑里了。吡啊叽~一下儿,尸首由打鞍桥上掼下去了。我让你得外财?(夏侯家的,也不都跟夏侯惇、夏侯渊似的都是英雄豪杰,也有的是酒囊饭袋呐。后文书死那个更惨。)

    曹兵一看,呜~~~~~四散奔逃哇,子龙很高兴,得了一把青釭宝剑。如果不是今天寻找夫人,与阿斗,这种急切心情的话,他真得好好儿端详端详这把剑。现在他把这宝剑,就带到身上了。

    然后他还象找甘夫人那样,见着人群他就问,“糜夫人可在其中?糜夫人可在这里?”声音也不能太高,要把曹兵喊来这不是麻烦嘛。要说子龙怕他倒不怕,惹那麻烦干什么呀。我找着糜夫人和幼主给送出去就得啦。现在他这心里头都着了火啦。

    子龙连着喊了几声啊,其中有一个老者,住家在新野县,他常常见到关云长和张飞,以及子龙,他都认识。“诶呀,这不是子龙将军嘛。”

    “啊,老丈,你可曾看见糜夫人?”

    “子龙将军,糜夫人就在前面呐。”这老者说话声音压得很低他怕别人听见。用手这么一指。

    可把子龙给乐坏了,“多~~~谢~老丈。”

    说完了子龙一拍马,就奔前边儿冲下来了。他跑了一段路,看道旁这儿一有几户人家,房子已经都被烧毁了,还剩下这么一段土墙。离土墙不远有一眼枯井,在土墙下坐着一个人,披散着发髻,身上很多的血。敢情这个人左肩上中了一箭。她怀里头,抱着一个小孩儿,正是糜~~夫人与阿斗。糜夫人,和甘夫人失散之后,她随着这些百姓东奔西逃,曹兵一放乱箭,糜夫人中了一箭走到这呵儿实在走不动了,她就坐在这短墙下这儿哭。

    这时候糜夫人这心似刀割呀,如果没有阿斗啊,她早就投井一死了。现在她是舍不得阿斗啊。你说不死,这要遇上曹兵,被人家抓了去也活不成啊。现在糜夫人倒不担心自己的生死,她最最担心的,就是怀里的阿斗哇。因为玄德漂泊半生,只有这么一棵根苗。阿斗虽然不是糜夫人所生,那也如同自己亲生子一样。如今在这旷空野外叫天不应叫地不语呀。战将也看不着了亲人也找不见了,到处都是曹兵,你让糜夫人怎么办?把阿斗交给谁?交给谁也不放心呐。出点儿意外那还得了哇。自己走叭还走不动了,死吧~阿斗怎么办?这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正在这时候,飞来一匹战马,正是赵子龙。子龙到跟前这么一看,“哎哟!是糜夫人!”他赶快甩镫离鞍下了坐骑~腾~把枪往地上那呵儿一戳,把缰绳拴好~噼啊~~一撩战裙,单腿就跪倒地上了。“夫人在上,子龙这厢有礼,使夫人与幼主受惊乃子龙之罪也。请您赶快上马我将夫人送~出~重~围。”

    糜夫人抱着阿斗回头一看,“唉哟~~~~是子~龙~将军呐。”这可真是大旱逢雨渴饮甘泉呐。糜夫人一想我子阿斗有救啦。“将军呐,你可怜他父亲刘玄德飘荡半世只有这点骨血,望将军保阿斗使他们父子相见,妾虽死,而无恨。”说着,把阿斗就递过来了。

    子龙没接,“夫人呐,您赶快上马叭。有我步行死战,将您和幼主救出重围。”

    糜夫人一听,“那怎么能行呢?好马好比战将的双足,没马等于没有腿一样你怎么打仗呢?再说我现在身负重伤,行动十分不便,不能拖累了将军你。你赶快把阿斗接过去叭。”

    子龙,就催夫人上马,糜夫人,就要把这孩子递给子龙,他说什么也不接。就在这稍一耽搁就听金鼓大作,曹兵杀上来了。可把子龙急坏了。他把双睛这么一瞪,“夫人,如今追兵已至请您赶~快~上马!”(这时候怎么就没有一个不起眼的曹将过来送死送马呢?)

    糜夫人哭了,“将军呐,妾身我实在走不动了。请将军不要两误。阿斗的性命全在您一人~~身上。”

    夫人的话刚出口听四外喊~杀~声~震天,曹兵已经到了。子龙可真急了,他挺身起来了,他要把夫人给搀上马去。糜夫人一看,这可怎么办?夫人这么一着急,她轻轻地把阿斗放到地上,“将军,你看那~~是~何人?”她用手这么一指。

    “啊?”子龙稍这么一回头这工夫儿,糜夫人往前紧爬几步~嘭~~一头,就栽到那枯井里去了。子龙回过头来一看,“哎~~~呀!夫人!”腾腾腾~~他往后退了两步,险险坐到地上。子龙急忙过来想去抢救,那救不成啦。等他来到枯井旁探身一看,夫人已经气绝身亡于井中。子龙心里这个难过呀。(糜夫人乃识大体的女子,如若不亡,日后做了皇后,恐怕也绝不会象刘表夫人、袁绍夫人那么没见识。)

    正在这时啊,地上的阿斗“哇”的一声哭起来。子龙赶忙过来把阿斗给抱起来,他解开襻甲绦摘下了护心镜,把阿斗揣到怀里,再把襻甲绦襻好,把护心镜挂好。他抬头看了看,这怎么办呢,我走之后,糜夫人的尸首要是丢了呢?哎~~~~有了。子龙一抬腿~~康~~噗~~~一脚把短墙给踢倒了。(赵云武功超人,一脚下去踢倒一面墙。电视剧里好像是推倒。其实原书上就是推倒)这短墙一倒整好,把这枯井的井口给掩死了。

    子龙这才绰枪上马,他刚跨到鞍桥上,对面来了一员曹将,手提三尖两刃刀,是直取子龙啊。子龙是挺枪相还呐。二马盘桓走上两个回合,子龙怒吼一声,把晏明一枪给挑于马下。曹家这些军校一看这员将太厉害了。嗨~~好汉子架不住人多,咱们一块儿上吧。刀枪并举都过来。子龙不慌不忙地把手中枪一摇象蛟龙出水一样~~噗噗噗噗噗噗~~~~枪一挑就是一片呐。把曹军杀得是纷纷后退。

    忽然由旁边儿杀过一员大将来,正是曹操手下的张郃。张郃,飞马进前直取子龙。子龙论本领,是半点儿也不惧张郃呀,可是现在他无心恋战,他恨不得一步就冲出重围去,好把幼主交与主公啊。所以子龙打几下儿呀,就摸一摸怀里的阿斗,打两下儿,他就摸一摸阿斗。张郃觉得奇怪,这人怎么回事儿?武功这么好枪法这么纯熟,怎么一边儿打着一边儿摸他那护心镜啊?哎?张郃这才注意到,他看子龙前边儿这护心宝镜啊,鼓出一块来。心说这位揣着什么呐?

    子龙一看不好,张郃怎么一个劲儿踅摸他这护心宝镜啊。哎~呀~~可千万万千不能碰了我的幼主阿斗啊。我别跟他打啦。子龙一拨马,就败下去了。张郃是随后就追呀。

    子龙是逢人就杀遇人就挑,这条枪这个厉害,谁也阻挡不住呀。

    这时候在那景~山~顶上,云~罗~伞下,一把大椅,椅子上坐着的,正是曹丞相。他怀抱令旗令箭,早就看见赵子龙啦。他就瞧这员将,一会儿杀出一会儿杀入,在他这万马军中,跑来跑去如入无人之境,这员将怎么这么厉害呀?我手下的大将,哪一个也抵挡不住。我看最多没有在他马前走过三合,就让他给挑落了鞍桥,这人太~~厉害了。啊~~~~曹操手捻胡须都有点儿看呆了。(古代的大帅估计是因为没有电视剧看,所以都喜欢看现场)

    在曹操身旁站着一个人,谁呀?徐庶徐元直。徐庶今天,他替玄德捏把冷汗,可把徐庶吓坏了。心说,我家主公刘玄德就那几千人马,怎么能挡得了曹操这么众多的兵将?这有点儿差池可怎么办?当子龙杀进重围的时候,徐庶也看见了。这是赵云将军,哎呀~~~~他不知道子龙在找什么,徐庶心想,子龙将军,这可太危险了,你这么单枪匹马地杀,你能杀得退曹兵嘛。这是要干什么呀。他想助子龙一臂之力,可使不上劲儿。

    现在呀,徐庶在旁边儿一看,嘶~曹丞相那份神态,很喜欢子龙。心说我得说句话了,我不是来到曹营之后,一谋一策也没献嘛,今儿个我应该,给曹操献一策了。

    “啊~~~~丞相。”

    “啊元直。”

    “您认识这员大将吗?”

    “不认识啊。此人,怎么如此之英勇啊?”

    “嘿唉~~不瞒丞相您说啊,他自从跨马提枪征战以来,从未打过败仗,此人,是有名的常胜将军。乃是刘玄德手下的上将,赵云,赵子龙。”

    “唉~嗨~~~~可惜呀~可叹。”曹操叹了口气。

    徐庶一看,“嘶哎丞相,您叹息为何呀?”

    “嘿嘿诶~~元直啊,这么好的虎将,想不到,他辅佐了刘备。我如果要有这样的战将,老夫霸业~~必成啊。我是为~此~而~叹。”

    “哦~~~~~丞相,您想不想~~收服此将啊?”

    “什吗?”曹操一听把眼睛瞪起来了,“元直,赵云能归顺老夫吗?”

    “不瞒丞相您说呀,我曾经在,玄德的新野县住过几天,我与子龙将军交好甚厚哇。只要您能够活捉了他,我徐元直,就能劝说子龙,归~顺~丞相。”(有人说徐庶不该投了曹操,看看叭,要是没有徐庶,赵云就完了。别的不说,曹军一乱箭齐发,他能跑嘛。)

    “嘿呀呀~~元直,那你可是奇功一件呐。这可真是天赐虎将~~与孟德。”说着曹操把令旗一举,告诉曹洪,“立刻传令,今天老夫要活赵云不要死子龙。无论是谁,也不许用暗~箭~伤人。”(这曹操也不过过脑子,当年怎么对付关羽的,现在又来这套。看来这属于爱将癖的嗜好,跟吸毒一样,上瘾)

    随着这道令的传出,徐庶是暗暗地祷告,苍~~天~保佑啊,子龙啊,你赶快平平安安杀~出重围去叭。

    这道令一传下来,曹家军校一听,什吗?丞相要活捉这员将?那太容易啦。我们立刻把他送到丞~相~的面前。嗬~~今儿晚上,曹家所有的将校,都有点儿飘飘然啦。他们自从打仗以来,大概还没打过这么顺利的仗呢。这人马往上这么一冲,一下子就把刘备,给冲了一个七零八落。刘备一共才多少人马呀,关羽带走一些,孔明先生带走一些,所剩无几啦。剩下的都是些赤手空拳的,黎民百姓。所以曹家军校杀上来的时候,就象虎入羊群一样。他们也不知道,这赵云赵子龙是干什么地,所以也没把赵云放到眼里。丞相说要活的,那咱们就送个活的去叭。

    这时候张郃,正跟赵云那儿打呢,子龙是无心恋战,他最担心的是怀中的阿斗。子龙现在恨不得一步就冲出重围去,所以他虚晃一枪,一拨马~哗~~~~就败下去了。张郃一看,他败了?追呀。带领着人马由后边儿就追上来了。

    子龙跑的是慌不择路,跑着跑着,只听得胯下马一声长嘶~~稀溜溜溜~~~~扑呜~~~~~可了不得了,敢情前边儿有埋伏。就这一下子,子龙是连人带马,掉进了,陷马坑。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