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一〇八回

更新:2018-04-08

     曹操宴长江横槊作歌。他自比周公,求贤若渴,酒后作了这么一首《短歌行》。曹操有点儿喝醉啦。

    他刚作完这《短歌行》啊,忽然由座位上站起一个人来,朝他一拱手,“诶呀丞相,两军对垒之际,丞相为什么出此不吉之语呢?”你这话说得不好,就是太不吉利了。

    嗯?曹操一愣啊,他左手一捻胡须,右手提着这金顶槊,看了一看。“你说什么?我说话不吉利?哪句话不吉利了?”说着曹操上下打量,这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当头给我一棒啊。

    是谁呢?这位是扬州刺史,姓刘~~名复字元颖。这个人很有才呀,他创立州治,屯田兴学治教聚逃民,跟随曹操多年,可以说是~功绩卓著。这个屯田呢,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发展农业,兴学,就是普及教育,治教呢,就是教导百姓懂礼守法,聚逃民呐,他就是把那些无家可归流离失所的老百姓都集中起来,让他们有一个安定的生活,发展生产。刘馥呢,在这些个文臣武将之中啊,是一个很受敬佩的人。因为他才华出众。今儿这位刘刺史也有点儿喝多了,他觉着今儿晚上挺随便,哎~丞相挺高兴,跟大家坐到一块儿推杯换盏的~~无话不说呗。说对说错的,丞相能有个原谅。再说呢,他听曹操刚才啊,那《短歌行》里头有几句话呀,特别刺耳。所以他过来了。

    曹操就问他啦:“呵呵,元颖,我哪几句话说的不吉利呀?”

    “嘿呀~丞相,比如您说的~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无枝可依。这话不好。因为咱马上就要和江东的周郎开仗,怎么能说无家可归呢?”

    啊?曹操一听~腾~~这火儿就上来了,“你这个徒有虚名的文人,你跟我瞎说些什么呀。我的《短歌行》你听明白了嘛?你就记住这么几句呀?老夫我效仿周公~~求贤若渴天下归心~霸业可成啊。我是为了这个。你根本就没听懂。居然敢败老夫诗兴。”

    说着曹操一抬手~~~噗~~~~就给刘馥来了一槊。

    这位刘刺史啊,精神上一点儿准备都没有,还笑呵呵地在曹操跟前这儿站着说呢~~对不对?丞相~~你看咱们研究问题嘛~~是不是~~您这诗作的好坏~~那玩意儿他得有个评论啊,我来给您评评。评的不对呢,哎~您再说。是这么个意思。所以呀,他既没有躲闪,也没有准备。哎~~这刘馥一看这怎么回事儿?“呃~丞~~~~”他刚说~丞相~~别开这玩笑啊,咱们这是谈呐。

    谈什么呀,噗~~~~分心一槊,就把这位刘馥刘元颖刺死在了船头。

    哗~~~这船上的文武全吓坏了。你说这~~~多~败兴啊,这丞相这怎么了这是。“哦~~~丞相醉了。”也不知道是谁~~给曹操这么个台阶儿。其实他哪儿醉了,他心里头清醒着的呢。

    曹操现在~~是骄盈自负。盈者满也,那杯子里头盛东西都盛不下了由里边儿都淌出来了。他骄横无比,翻脸无情啊。历代封建统治者~~大多这样。你看你跟他同患难行,同富贵的时候啊~~~他就要收拾你了。

    曹操自从远征乌桓平定北方之后,他是日益骄横啊。现在的曹操~~~不是打官渡之战那时候那曹操啦。自己带着六七万人儿,打人家袁绍近百万人马。无计可施的时候,忽然间许攸来了,他是倒履相迎~~鞋都穿不上~~就往外跑哇。那时候,对贤人,名士,嗬~~那是多么尊重啊。现在的曹操,不是那时候啦~~~如今是多大气派哟,整个儿的北方都是他的了,他要再把江东打平之后,他就一统华夷了。所以今儿他正在兴起之际~~刘馥敢站到广庭大众之前~~说他话说的不吉利。把曹操气~坏~了。所以一槊~~~就把这位刘元颖给刺死了。一点儿他都不喜才了。

    当血光迸现的时候他一看刘馥死在了他的脚下~~嘶~~曹操也打了个冷战呐,他这酒,醒了有一半儿。别看他今儿喝多了他那心里头明白着的呢。那么人群中有人说话,“坏了~~丞相醉了。”诶哟,曹操一听这是个难得的台阶儿啊,我就借着这台阶儿下去叭,不然是大伤文武之心呐。

    想到这儿~当啷啷~他把槊往船头上这么一扔,“呜~哇~~~参我~~~”舌头也短了。真象醉了的样。“快,快把丞相扶回宝帐。”

    这顿酒是不欢而散。

    曹操在大帐中折腾了半宿,他也觉着有点儿不大得劲儿,第二天天刚一亮,他就把程昱、荀攸给找来了。说:“你看这事儿怎么办呢?昨儿我喝多了。抬手一槊刺死了刘元颖。我这太对不起他了。哎呀~~这个酒真耽误事。看来今后~~我必须戒酒。”哦~他要忌酒了?不过就这么一说呗。(比起吕布禁酒的决心差远了)这也是曹操惯于采用的一个手段。

    可是他手下这些谋士呢~~还真信。说:“不要紧,丞相,您不用难过。呃~~您就把刘馥的儿子叫来,重赏他些钱,然后呢,您厚葬刘馥~~也就得了。”

    “唉,只好如此叭。程先生,你把刘熙给我找来。”刘熙是谁啊?就是刘馥的儿子。

    刘熙一进大帐双膝跪倒。别看~~曹操把他父亲杀死了,哎~见着曹操还得下跪。哎~就是那年月嘛。曹操亲手,把刘熙搀起来了,是手抚其背~婉言安慰呀。“现在我是悔之不及呀。我要以三公厚礼,重葬你父。望孩子你~不要记~恨~在怀。”就是你别恨我。

    刘熙一听,“焉敢呐。是因为我父亲喝醉啦,广庭大众面前冲撞丞相,虽死无怨。”啊~死啊~也应该。啊~还得给他道谢呢。

    曹操~重赏刘熙,然后调拨五百军校,护送刘馥刘元颖的灵柩~~回了故土原籍了。哪儿啊?沛国。敢情这刘馥啊,还是曹操的老乡。

    曹操把刘馥的灵柩送走之后,有毛玠、于禁求见。“嗯,让他们进来。”

    两个将军进来见曹操叉手施礼,“回禀丞相,现在大小战船俱已搭配连锁停当。旌旗战具是一一齐备。敬请丞相是传令调遣~克~日~进兵啊。”说一切都安排完了,您就下令,什么时候打叭。

    “呃~~待老夫~亲自一观。”

    由两个都督陪着,陪着曹操走出中军帐登上了帅船曹操举目这么一看~嘶~~~~啊~~~~不由得暗竖大指~~毛玠、于禁谁说不会调遣水军呐。好漂亮的一座~~五~方~大阵。曹营的战船呐~那几乎把长江的江面都给铺满了。大船是十只一排呀,用那铁链子连着。小船是数十只一队,也拿铁链子全连一块儿了。上边儿啊,铺着那又宽又厚的木板子,随着潮起潮落,任你是波浪拍天呐,这所有的站船都那么稳稳当当平平整整的,再也不那么晃荡了。曹军站到上边儿眼也不花了是腿也不软啦。嗬,一个个是跳跃翻扑蹿纵滚冲啊。这回~~甭说人有进退余地,就是战马,也能在上头跑他几个回合。曹家军校~~这回可有用武之地喽。

    怎么叫五方大阵呢?分东西南北中啊。就是东方甲乙木西方庚辛金南方丙丁火北方壬癸水中央戊己土。旗~~分五色,东边儿的旗子~~是青的,东方甲乙木。西边儿的旗子,是白的,西方庚辛金呐。南边儿的旗子,是红的,南方丙丁火。北边儿的旗子是黑的北方壬癸水。中间儿的旗子是黄的中央戊己土。那就是指~挥~旗呀。船上的军校队列整齐是军容肃穆。

    再看那三亭刀砍山刀锯齿刀鬼头刀,虎头枪亮银枪盘蛇枪五钩枪,青龙棍黑虎棍水火棍赤金棍,开山棒狼牙棒青铜棒貔貅棒,还有五千虎头盾牌手,头戴豹头盔,腰扎豹皮裙,大红绲裤豹~皮~战靴,左~手~持盾牌是右~手~倒提~~雁翎刀。

    杏黄旗,那就是帅船啦。船头左边儿站的是大~都督毛玠,右边儿是副都督于禁。前军大将张郃打红旗,后军吕虔打黑旗,左军文聘打青旗右军吕通打白旗呀。旱路上马步军校总先锋是大将军徐晃,高挑红旗呀,他的后军李典打着黑旗,左军乐进打青旗,右军夏侯渊打着白旗。

    干嘛都是红的在前边儿啊?直指南岸呐。南方丙丁火嘛,那就是红旗直指敌军。

    水陆接应使是夏侯惇和曹洪。护卫监战使是许褚、张辽。还有五十只枣核舟,巡~警~穿~梭。

    随着~叨~~~~~~惊天动地一声炮响啊,跟这是战鼓齐鸣~咕隆咕隆隆隆~~嗬,上百面战鼓一起敲,一下子听出几十里去。水声战鼓声都混到一块儿了。这时候各个战船扯起风帆,冲破激流,那将士们踏长江如履平地,刀枪齐举,喊杀声不绝。这可真是令出山摇动~杀气锁天空啊。

    曹操~捻髯大笑,手指江东,“周郎啊,哼,指~日~可~擒。老夫要唾手得江东啊。哎~~这真是天~~助~我也!要不是凤雏献连环计~~我的战船能这么平稳嘛。周郎啊周郎,你这个娃娃,特矣的傲慢啦。那凤雏先生就在你江东,可是你目~不~识~人。”

    你说这人的心理状态也怪,曹操现在呀~~骄傲的不得了,可他呢~~相反倒看人周瑜挺傲气。他说周瑜不是打了个小胜仗嘛,哎,他就忘乎所以了。其实啊,就这次赤壁大战呐,周瑜~~比曹操~~冷静得多。

    曹操这摇头晃脑的神气十足的样子~~他的谋士~~程昱的心里头有点儿不是滋味儿。几步走过来了,“啊~~丞相。”

    “哎,仲德,你有什么话说么?”

    “嘶~~丞相您看,这个战船呐,锁在一块儿倒是不错,平稳倒是很平稳呐,不过这要是打起仗来,对方~~以火相攻~~~我军可很不利呀。周瑜要是一纵火,烧咱们,咱们怎么躲呀。要是不这么拴着,一只船着火余船可散呐,其他船都可以躲开呀。现在这一只船要着了可就全着啦。呃丞相~~不可不察呀。”

    “仲德,你呀~~~只有远虑~~很~少~近谋哇。”你想的挺远,不过~~眼前的事儿啊,你还没看透。

    哎?荀攸听着这话别扭,他过来了。“丞相,仲~德~所言极是啊。”他说的对呀。“嘶~丞相,您怎么说~~他有远虑无近谋呢?”

    “哎嘿~~荀先生,还有你,今儿我给你们两个人说一说。我来问你们,现在是什么季节?”

    “隆冬时刻。”

    “招哇。你们再看那浩~瀚~的~长~江。”

    嗯?荀攸和程昱举目一看就看那江水波浪滔天~呜~哗~~~~哗~~~~~一浪更比一浪高后浪推前浪嘛。这俩有点儿糊涂啦。怎么了?我们让丞相留点儿神他怎么让我们看江水呀?“丞相,啊~江水滚滚而流。”

    “嘿嘿诶~~什么风吹得这江面波浪翻滚呐?”

    “哦~~~~”程昱、荀攸全明白了,“西北风!”

    “嘿嘿诶~~你再看,我军兵~扎~何~处?”说着曹操把脑袋这么一晃。

    这俩看了看,“我军居于北岸。”

    “这不就得了嘛。咱们在北边儿,现在是隆冬时刻刮的是西风和北风啊。周郎在南岸,他怎么纵火来烧哇?如果周郎用火,嘿,西北风这么一吹,他是引~火~自~焚呐。”他就把他自己烧啦。“还用二公提及此事嘛?如果要是十月、小春,我焉~~能~~不备?”要是小阳春,八九月十来月儿的时候啊,你们二位甭告诉我~我也不能这么干呐。我哪儿能把船栓一块儿啊?“那岂能~~与兵~法~相~合?”我违背兵书战策,我这仗还怎么打呀?

    曹操这几句话说得船头众将双挑大指,“我等拜服丞相用~兵~如神。”“丞相~~神人也”“呜呼哗~哗~哈~哈~~~”怎么回事儿?这都乐呢。

    只有程昱和荀攸~~互相看了看~~轻~轻~摇了摇头。他们把手一背,虽然都不言语了,可是心里头也不踏实。那么怎么不再劝几句了?还劝什么呀?昨儿晚上已经扎死一个了。谁怎么了?俩人呐~~都尽在不言中啦。各自归班。

    曹操传令,“各个战船落~下~风帆,各归水寨听候调遣。不日就与周郎开战啦。我手下~~多是些北方军校,不习水战呐。多亏凤雏先生的妙计,要不然怎么能过长江~~擒~周~郎。”

    曹操的话还没说完呢,由武将之中撞出两位来,“丞~相~且慢!我等~~虽然生于塞北幽州,不习水战,可是今日,也愿在丞相跟前讨一令驾小舟去周郎营中~~斩~将~夺~旗!”

    呀嗬~~曹操一看~好哇,我手下真有这样的勇冠三军呐。注目一看原来是袁绍手下的两员大将,焦触、张南。“二位将军愿讨令是不错,不过~~大战舟已经连锁在一起了,没有那么多大战船。”(焦触长坂坡的时候被赵云杵掉了头盔,现在还要被最后再杵一次。参看八十四回)

    焦触、张南一拱手,“丞相,我们只要小舟不要大船。”这俩心说要大船算什么能耐呀,丞相,您不是把大船连儿上了嘛,上头都铺好了板子了,我们也不拆,也不要,我们就要那小舟。“我们要驾一叶轻舟到三江口取周郎的人头哇。”

    “嘿嘿诶,二位将军,你们自幼生长在北方啊,乘船不便。这江南的水军呐,他们常常在水上操练,水战精熟。你等不要以性命儿戏啊。”

    曹操这是好心劝劝呐,别拿着命开玩笑。嗬~~把这俩气得,大叫一声:“丞相何出此言!如果~我们取不得江东战将人头,愿~受~军法。”

    “哦~~~焦触、张南听令。”

    “在。”“在!”

    “给你们小船二十只,每条船上只能坐二十个军校,此去江东讨战,要格外小心。”

    “料也无妨。”

    说着话俩人手提长枪登上了战船。小船儿不大,嗬,驶起来可挺快啊,就奔周瑜的大营来了。

    曹操今天这排兵布阵整个儿这阵势啊~~人家周瑜都看见了。怎么回事儿呢?曹操这儿一点兵,细作报入大营。周都督登高一望,坐到那山头上,带着亲军小校五百名啊,后面有一杆大纛旗呀。周瑜坐到山头儿这儿一看不住地点头哇。他挺佩服曹操的用兵。使都督更为高兴的是凤雏先生的这个连环计,简直太妙了,非把曹操给蒙了不可。明摆着嘛,你看那船多稳当啊,曹操一定会高兴。他这么一高兴,必然轻敌啊,他认为江东可取了。嘿嘿~你哪里知道哇,凤雏先生的连环计呀~~就把你曹孟德~~活活的给锁住啦。

    哎?都督看着看着,徒然间,就看由曹操的水寨中,冲出二十几只小船儿来。干什么啊?都督心想,难道还想偷袭我的大营嘛?

    敢情周都督早就做了准备了,把兵将已经派完了,水路有两位先锋官是韩当、周泰。焦触、张南的船呐,刚刚一接近人家江东的防线。古代年间打仗也有防线呐?当然了。人家韩当、周泰就看见了。两个人互相递了个眼色,这船悄悄地打两边儿就圈过来了。

    焦触这船在前边儿,他徒然发现~~唰~~~从对面儿飞过来几条小船,啊不好,他奇怪呀,这船打哪儿来的啊?由水里边儿钻上来的啊?“啊,赶快开弓!”

    焦触只见,对面儿来的这些小船船头上站着一将头戴扎巾身穿软铠左手提着盾牌右手提着长枪。焦触不认识,正是韩当。他刚这么一打愣神儿,韩当俩脚一踹船头~噌~~就蹦到焦触的船上来,抬手就是一枪啊。一枪就把焦触给挑水里去了,这位就杵了。(果然又被杵了一次)

    旁边儿那张南一看~哎哎~~~心说怎么回事儿啊?就这么一眨么眼儿的工夫,那焦触没了。他稍这么一丢眼神,由他这右侧里~嗖~的一下儿,钻过一条小船儿来~别名儿叫浪里钻呐,随着那浪就滚过来了。紧跟着有人大喝一声:“啊!”噗~~~~手起一刀,张南那脑袋就掉了。

    跟着就掩杀过来了,把曹兵杀得大败。

    这时候曹操哇,把援军派上来了。大将文聘也带着那么几十只小船儿。文聘要说在旱路上那是能杀惯战呐,可是今儿一遇韩当、周泰呀,他也不是个儿了。叫二将杀得~~望风而逃。

    这俩人贪功心盛,还死追不舍,周瑜怕他们俩人吃亏,吩咐一声:“鸣~金~调回。”嘡啷啷啷~~随着一阵铜锣响,闻金必退,韩当、周泰把船队就收回来。

    正在这时啊,周都督就看远处里曹营水寨正居中那杏黄旗呀~~~掉下来了,一下子掉到江里了。周都督乐了,“哈哈呵呵~~”他笑什么呀?都督明白呀,那杏黄旗是指挥旗,这旗子一掉~~指挥谁呀?曹军非乱了不可。再说古代年间打仗啊~~有点儿宿命论,就是讲究点儿迷信,周都督认为这杏黄旗一掉哇,对曹操~~不吉祥。所以他笑了。

    那么这杏黄旗是怎么掉下来的呢?让风刮的呀。

    周都督这工夫就站起来了,由于他特别高兴,他右手一掏雉鸡翎左手一扶佩剑,恰在这时,他身边一杆大旗~~让风吹得这么一打卷儿,那个旗的飘带啊~~正好扫到周都督的脸上。

    噼啊~~~ “啊?”周瑜打了个冷战。旁边儿的军校就看~周瑜都督~唰~~的一下儿脸就白了,紧跟着都督大叫一声:“不好!”噗~~~~口吐鲜血~~枯~通~一声,昏倒在~~山~头。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