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一一〇回

更新:2018-04-08

     孔明先生在南屏山修了一座七星坛。他要在这儿借东风,火烧曹操的战船。这七星坛呐,用红土子修的,上中下分三层,方圆二十四丈。要光是这么一座坛呐,没什么看头,诸葛先生这么一布置,这七星坛变样儿了。

    看来什么也怕装饰点缀。

    孔明先生不是要了一百二十名军校嘛。他让这些军校,把江东的那军衣往下这么一脱,都戴上束发冠,穿皂罗袍,凤衣博带朱履方裾呀。手里再拿点儿嘛儿,拿什么呀?什么旗、盖、幡、纛、宝剑、香炉~~~嚯~~好一派肃穆神奇呀。真不亚于千军万马临阵对敌一样。敢情这一百二十名军校,站到哪儿怎么站着脸儿冲哪么,都有说道哇。

    这七星坛呐,跟住家户的楼房不一样,从下往上数,一层在底下。这七星坛呐,一层在上边儿。上边儿干嘛安排四个人呢?是按着四方四祖,也就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叭。那么第二层,干嘛安排六十四个人呢?是按八八六十四卦。第三层二十八个人,就是按着二十八星宿。还有二十四个人呢?那么乾~为天,坤~为地,再就是天干地支啊,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正好是一百二十名啊。

    孔明先生,到了二十日这天,他香汤沐浴之后,是披发赤足,身穿八卦仙衣,登台借风啊。拈香已毕,先规规矩矩地施了三个大礼,然后,是口念真言。念的什么,谁也听不出来。大概是真言不出口。

    孔明先生一日上坛三次,然后就下来,回到那帐篷里休息。那些军校呢,也换着班儿歇着。

    不提孔明先生在七星坛借风,再说鲁肃。孔明让鲁肃回复周瑜,准备风起破曹。不过万一借不来风,请都督千万~~不要怨恨。子敬就回来。一见周瑜,“都督,我回来了。”

    “啊,子敬,呃~~孔明先生的七星坛建好了吗?”

    “建好了,您看看,这儿还有草图呢。”说着,把建坛的那张图放这儿了。“哎~这儿还有所要的东西~也就是七星坛一切应用,您看,这儿都有单子。”

    周瑜接过来一看呐,差点儿乐喽。呃,子敬一愣,“都督,您笑什么呀?”

    “呵~子敬,我看他要这些东西呀~~~”

    “啊。”

    “使我想起来在我家乡时候我们那地方旱天,没有雨呀,一求雨~~就要这些东西。象什么香蜡纸马呀,赤豆杂粮啊,笔墨砚瓦,七星宝剑~~~嘿~~敢情今天孔明先生借风~~也要这个呀。”

    子敬想了想,“对,都督您要不提呀我还真忘了,我们那边儿也这样。大概这祭天祭地~~都得有这些玩意儿叭。”

    “再说孔明先生这是借风不是求雨。”

    “呃~~风风雨雨嘛,风雨相连呐,风~~是雨的头~~~”

    “嗨~~好了好了~~~”都督给拦住了,“行了子敬你别解释了。孔明先生还说什么了没有?”

    “让我告诉您呐,赶快做好准备只要东风一起~~让您是立~刻~出兵。”

    都督马上吩咐:“擂~~鼓~~升帐。”

    当时周瑜是披挂整齐呀,顶盔贯甲罩袍束带,文武都到了。众文武听说啦,说孔明先生在南屏山要设坛借风,只要东风一起,这儿立刻出兵啊,就要火烧曹操的战船啦。一个个是摩拳擦掌。

    都督在大帐之中当时传下一道令,让老将军黄盖,做好准备。黄盖呀,就等这道令了。老将军披挂整齐,他预备了二十只大船呐,在这船上~是满载干柴,那柴火上全都泼上油,然后再洒上硫磺焰硝,把那个布啊,都用油油了,油完之后用这布把这柴火这么一蒙。船头上,遍插青龙牙旗,这就是跟曹操~联络的暗号。在船头上布满了大钉,那钉子,前面儿有尖儿,往回还带俩钩儿。特制的?啊。要这钉子干嘛呀?有用啊。黄盖准备就用自己这船呐,撞曹操那船,当~~一下儿,撞上~用那大钉子这么一扎~嘣儿~那钩子再那么一钩,彪住曹操那船玩儿命烧哇。你想跑也跑不了甩也甩不掉哇。

    然后都督又传一道密令让甘宁、阚泽~~看住蔡忠、蔡和,和他带来的那些降卒,不许乱走动。这要给曹操通点儿风送点儿信那还了得呀。

    江东的这些军校,上至将军,下至小卒啊,是各守其位。水路军校,不许上岸,旱路军校不许登船呐。诶哟这气氛这紧张哦。谁~~也不许乱走动。现在甭说大活人,就连江里那鱼呀,趴到江底儿都不敢上来了,因为上边儿这气氛太紧张了。

    都督下令啊,从现在起就不许造饭了。都准备好了水葫芦干粮袋。什么时候风起,什么时候出兵啊。

    你看这江东大营里边儿,磨枪的,擦剑的,准备弓弩的,那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啦。一个个擦拳磨掌,心急如焚,就在等候~~~~这东南风了。

    不少人呐,都情不自禁地~~悄悄地抬起头来翻眼往天空上看。看什么呀?这风向什么时候能变呢。这要光刮西北风~~~~咱这火烧曹营~~~可就烧不成啦。那要是烧不成~~咱江东就完啦。你说这谁不紧张。

    尤其在这大战前夕,古代战争和现代战争一样,那战争经验丰富的人都知道,这战前时刻~~也就是说总攻开始之前,这气氛~~特紧张。而且那战场啊,还特殊的平静,平静的,叫人真有窒息之感呐,喘气儿都不匀乎了。等到一打起来,嘡嘡嘡~随着三颗信号弹,冲锋号再这么一吹,“杀呀~~~~~”大概随着这喊杀声啊,就把刚才那紧张劲儿全扔到九霄云外去了。因为眼睛都红了。光顾杀敌啦,这时候倒痛快了。当然啦,在后汉三国时期,还没有信号弹呢。

    不过,江东大营这气氛呐,也这样。紧张的要命。那小卒看将军,将军就得看都督啊。都督这时候的心情啊,和大家一样,不过你从表面上不容易看出来。只见都督,是不时地~一手摁剑,一手提袍,由打大帐里出来。站一站他又进去了,工夫不大~又出来了。

    就在这时,有人来禀报:“启禀都督,吾主孙权率领精兵一万人马以陆逊为先锋,离此八十里扎下水寨,等候都督的佳音。”

    因为周瑜一病啊,鲁肃和老程普就申报吴侯了,吴侯很吃惊。都督病好了之后,又再次禀报吴侯,说都督的病已经好了,而且把这个作战的安排呀,也都一块儿告诉吴侯了。所以吴主孙权领人马来了,是接应周瑜。

    江东文武这么一听,人人雀跃呀,谁不高兴啊,主公都来啦。可是大家高兴不是嘛,周瑜这心情更沉重了。主公孙权都来啦?我这仗到底儿打得了打不了?打了打不了最~~关键的~~就是这东南风。这位孔明先生到底儿能不能把这风借下来呀?诶哟~你看把周瑜给急的。他这着急还不象别人,别人擦擦拳磨磨掌跺跺脚捶捶胸叹叹气都行,你这都督~~~~~你总~哼啊嗨的~~那怎么能行啊。那对大家伙儿的影响多大呀。所以周瑜不管怎么急,外表哇,还不能叫人家看出来。方才自己呀,从帐口那儿出来进去好几趟,他就觉得,对文武啊~~会有些影响。

    那么周瑜~~出来进去的干什么呢?他看风呐。来到帐外一看呐,旗子角儿跟那飘带呀~~根本连动都不动。你说周瑜这心里头不急嘛?

    说来这事儿也怪,你要是盼什么呀~~~它没什么,你要怕什么呀~~~哎~~它准来。

    现在大营里上上下下都看那旗子动不动,那旗呀~~~~不动。

    没风。

    直盼了一天呐,盼到掌灯,还是风丝儿不见。每天晚上,中军点灯的时候啊,还得拿手挡着点儿影着点儿呢,怕风给扑灭喽。今儿晚上一点这灯啊,嘿~~蜡烛上那火苗儿啊,连晃都甭晃。点完了之后你可以端起来就走哇。由定更盼到二更,由二更盼到三鼓,还是~~风息未动。

    周瑜啊,是坐立不安呐。他躺又没法躺,歇着都没法儿歇着,盔甲在身呐。中军呐倒是劝说过,说:“都督,您把盔甲呀~~摘喽脱了得了,歇会儿。等到东风起来的时候,您再穿上。”周瑜不干。不是孔明那么说了嘛,让我做好了攻曹准备,我全都做好准备了,我就看你的了。他还犟上了。实际这时候你就是把周瑜的盔摘了甲卸了你让他躺到床上,嗨嗨~还不如啊~~把他放到那饼铛上煲他好受呢。他根本就睡不着。

    周瑜,又一次走进寝帐,子敬跟进来了。按现在话来说这总参谋长不能随随便便离开司令官呐,他总得跟着。怕都督随时有什么事和他商量。果然,子敬一进来,周瑜呀,就把他叫到跟前,“子敬,嘶~这个孔明是不是在骗人呢?”

    “哎呀~~”子敬听到这儿摇摇头,“都督,不会叭。孔明这个人呐,虽然我跟他相处时间不长,据我观察,这人是没把握的话不说,没把握的事儿不做。您就拿上次草船借箭来说叭,他跟您讨三天限,打十万支雕翎箭,可是到了日子呢~~一下子交上来~十五万支~~~~”

    “嗨唉~~”周瑜一摆手心说你别提那档子事儿了,“我是说现在,现在呀~~都督,可是孔明先生倒是有句话。”

    “怎么说的?”

    “在我临下南屏山的时候他跟我说呀,一个是让我回来,转告您,做好准备,准备出兵。再一个呢,他让我告诉您事有一万万里有一,万一要借不来风啊~~都督您可不要生气。”

    “什么?”周瑜听到这儿~嘭~一把就把子敬给抓住了,“嘶嘿~这话你怎么不跟我早说呢?”

    “都督,孔明说~是万一~~~~”

    “唉~~呀~~~~这万一他就留着退身步儿呐。他这个话里有话呀。孔明这个人是奸诈无比呀,你么能这么轻信他的话呢。你看他保的是谁呀?”

    子敬一听,“保的谁呀?保的是刘备。”

    “招哇。刘备乃世之枭雄啊。”这枭雄是个什么东西呀?就是不驯服,不老实,又奸又滑又坏。三国里头有二雄嘛,刘备~枭雄,曹操~~奸雄啊。其实啊,这枭雄还不如那奸雄呢。

    子敬想,“嗨唉~~~都督哇,咱现在是盼风呐,您~~~您比什么雄啊?”

    这话还没说完,就听这大帐外边儿~~扑啦哗啦哗啦哗啦~~~~嘶~~有好多人好像在交头接耳讲话,有好多人走路啊~~脚步很匆忙,甚至象小跑一样~噔噔噔噔噔~~~怎么回事啊?周瑜和子敬都一愣。他们为什么发愣呢?如果说发现什么军情了,那得有人立刻来禀报都督。现在看来不是,那为什么乱呢?与此同时啊,周瑜就听这大帐外边儿~~旌旗摆动,啪啦扑啦扑啦~~~~

    “啊?子敬!快!”周瑜拉着子敬就往帐口外边儿跑。来到帐口外边儿他举目这么一看,诶哟,起风啦。风吹旌旗摆动,而且这旗子角儿,旗子飘带,是一块儿~~往西北方向飘洒。这么说~~这东风下来了。“哎呀~~~”周瑜呀~~激动的,高兴的,他差点儿坐到地上,要不是那身盔甲在身上那么架着,周瑜真坐地上了。

    子敬看出来了,一把就把都督给扶住了。“都督,怎么样,刚才我在帐里跟您说什么来着,那孔明他就~是有两下子啊。而且这个人呐,没有十二分的把握~~那事儿他不办~~~~您看这风借下来了叭。这人可真有本事啊,不仅能借箭,而且能借风,我看他呀,都能搬山,挪海,撒豆儿都能成兵啊。他真~是活神仙。”

    “啊?”周瑜正在兴高采烈的时候他听了子敬这几句话心里头咯噔一下,“孔明~~有神鬼莫测之机~~夺天地~造化只能啊。”

    “能~~就冲这一手儿我看他全能。”

    “不行。”

    “啊?不行?不行怎么把风借下来了?这个人~~非除了不可呀。”

    “除喽?都督,您~~~~”

    “子敬,你不要多说,孔明不除哇,是我江东的大患呐。徐盛、丁奉何在?”

    “在!”

    一闪身,周瑜把帐前的护军校尉叫过来了,“给你们两个二百名精兵,一个从水路,一个从旱路,分两路去南屏山,到七星坛上,摘下孔明的首级。见着他不要多说,立即斩首。提人头,来到大营,我必有重赏。”

    “得令!”

    丁奉上马,徐盛上传呐,两路风驰电掣,就奔南屏山来了。丁奉快呀,他带的都是马队呀。等来到山上这儿登上七星坛一看~~~~好多军校都在这呵儿手持宝幡是迎风而立。那一百多军校还都在这儿站着呢。就是没有孔明。

    “嗯?喂,我来问你,孔明先生何在?”

    那提炉的那个人儿啊,没理他,因为什么呢?孔明先生借风前有话,不许随便交头接耳,更不许乱走动,如果违令,立斩。所以不能言语。

    丁奉这气,我这跟你说话你听见了没有?“咄!孔~明~何在?”

    把这给吓一跳,“哦,丁将军呐。呵~孔明先生刚才在这儿~烧完香~走了。”

    “啊?下坛去啦?”

    “正是。”

    “嗨。”丁奉~噔噔噔~由打七星坛上跑下来了,他跑进帐篷到帐篷一看是空的。一问看帐篷的军校,说先生已经下了南屏山了。不好!丁奉提着宝剑带人由山上就追下来了。这工夫儿徐盛也到了。

    刀山下一打听,有人看见了,说孔明在江湾这儿啊,预备了一只船,方才呀,东风这么一起,先生上船走了。

    “啊?奔哪儿去了?”

    “啊~恐怕走也不太远叭。”

    “哦~~~”

    丁奉徐盛二将手搭凉棚往远处看。现在这时候天已经亮了,看得很清楚,果然,江心有一条船,就在那儿呢。“追!”丁奉也上了船了。扯起帆篷~哗~~~~乘风破浪就追下来了。越追越近呐,也越看越清楚了。

    船尾上有一把椅子椅子上坐着的~~正是孔明先生。

    丁奉一招手,“先生!您请停一停船!我奉都督之命,来请先生您到中军有要~事~相议!”

    孔明啊,还是那个打扮儿,手持羽扇,头戴纶巾,八卦仙衣没来得及换,脚底下光着脚~穿着一双云鞋。光着脚怎么回事啊?赤足借风嘛。下坛穿鞋就走。太紧张啦。孔明把大扇一摆,“哦呵呵~~丁徐二将,你们回去叭,回复你家都督公瑾,让他专心破曹,不要再请我了。”

    “不行!先生,您一定得跟我们回去一趟,都督是再三嘱咐。”

    “呵呵呵~~二位将军,我已经料到啦,周瑜都督不会轻易放过我,为此~~我都没有向他辞行呐。我暂回夏口几日,待破曹之后~~我再来看望都督。如今是我家主公,派子龙将军~接我回去有要事相议呀。你们就回去叭。”

    这俩一听~~“不行啊,跟孔明怎么说他也不停船也不回去这怎么办呢?”

    “不要紧,追他。你看,他那船上连帆篷都没有,咱们这么些条船~~鼓帆前进~还追不上他?”

    “对。”

    丁奉想到这儿用脚一跺这船板~噔噔噔~这玩意儿没法喊,说快开船,这跺这几脚啊~~就是这意思,催~~船~~快进。哗~~~越追越快。

    徐盛猛地想起个事儿来,“哎,丁将军。”

    “啊?”

    “刚才我怎么听~~孔明说~~说子龙将军来接他。是赵子龙来接他吗?”

    “嗨~~~你听哪儿去了,哪儿有赵子龙啊。你快追叭。”

    俩人这话还没说完呐,就听孔明那船上有人喊了一声,“呔!丁徐二将听了!赵云~~在此!”

    “啊~啊?”徐盛、丁奉~~吓了一哆嗦。“你看怎么样?”

    果见孔明身边站立一人是持弓而立,“我奉主公之命来接军师,本当一箭射死你们,我怕伤两家的和气。如今正在协力破曹之际,你等好不知趣。如再不返回,休~~得~怪俺~~手~下~无~情。”说到这呵儿,弯弓搭箭~嘡~~~~噗~~一箭~~~把丁奉这船帆篷的那绳索给射断了。扑噜扑噜扑噜~~~绳索一断那帆就落下来了,嘣儿~~~~这船就打横儿了,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好~~象小锅下饺子似的,叮咣~全挤一块儿了。这还怎么追呀?

    丁奉、徐盛扭过脸来再看,人家孔明那船上~~高扯帆篷,是乘风而进,呼哗~~~~这船象长了翅膀一样贴着那水皮儿飞呀。这还上哪儿追去呀。再说~~谁还敢追呀。果然孔明船上有赵云呐。“我的个天。”徐盛告诉丁奉,“丁将军,曾记否,赵子龙,在当阳长坂坡前,曹操百万人马之中,杀了个七进七出哇。咱俩?呵呵,咱四个也打不过人家呀。干脆别追啦。回复都督将令叭。”俩人儿跑回来了。

    回到大营跟周瑜这么一说,“唉呀~~~~”周瑜当时把牙一咬是痛心疾首啊,急得他直跺脚。“妖人孔明,我怎么就没能杀得了你呢。”

    杀孔明不是一次,自从孔明先生来到江东,周都督开始还没动杀机,后来一看每一宗事儿人家孔明都想到他前边儿去了。自己每设一个计策,都让人家孔明看破了。周瑜是越想越怕。所以他想把孔明杀喽。三杀孔明未成啊。

    第一杀,他想借曹操的刀~杀孔明,让他到乌巢劫粮,没杀成。(此处袁阔成先生口误,曹操粮仓乃聚铁山,不是乌巢。只是官渡之战袁绍的粮仓乌巢确实很经典,所以难免口误。)

    第二杀,草船借箭。给他三天限打十万支雕翎箭,工料不齐备,我看你拿什么造。可是人家孔明根本没造箭,由曹操那儿借来十多万支箭呐。没杀成叭。

    这次,周瑜下了决心啦,我就把你杀死在南屏山。派丁奉、徐盛去的时候不容孔明说话,是见面儿就斩。嘿嘿诶~又被人家逃走了。东风一起,孔明就下了南屏山,这人多~厉~害。说明人家预先~~全都安排好了,样样儿都想到我周瑜的前边儿去了。

    哎呀~~~~都督悔恨不及~我怎么就杀不了他呢。妖人孔明今日一逃哇,好似纵虎归山长出牙爪定要伤人呐,孔明这一走~~我周瑜从此~~~再无宁日。一天我都踏实不了了。

    子敬在旁边儿一看把都督悔成这样,“诶呀~~都督哇,我看您别净上这火了,是不是咱们先破曹啊?等破曹之后~~徐~图~孔明如何?”那就是说咱们打败了曹操慢慢儿再收拾孔明不行嘛。

    “唉~~~只得如此啦。”

    周瑜传令,“来!擂~鼓~聚将!点~将~派兵!与~曹~贼~~决~战!”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