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小说 三国人物

三国演义第一二二回

     诸葛亮智辞鲁肃

    几句话呀,把这位鲁子敬给打发回来了。鲁肃回来把这经过给周瑜这么一学说,周瑜又生气了。“哎呀~~~子敬啊,临走的时候我是怎么嘱咐你来着,让你跟诸葛亮打交道得格外小心。你看,现在你又上了人家的当了。”

    鲁肃一听,“我怎么上当了?”

    “诸葛亮这是用话来搪塞你呀。那刘琦年轻轻的怎么能说死就死呢?这不是骗我们嘛。不行,不能跟诸葛村夫讲文的,必须动武力。咱们马上起兵,兵困荆州,与诸葛村夫是决一胜负。我非把荆襄夺过来不可。”

    “哎呀不行不行。”鲁肃又给拦住了,“都督,您不能发兵啊。我上次跟您说的话您不能忘喽哇。现在咱把刘备逼得太急喽,他很可能~~就去投曹操。这事儿您可不能不想。再说都督,我当时啊我也琢磨了,诸葛亮~是不是在哄骗我。可是我一看刘琦公子那个病啊,是十分沉重。这人呐~~活不了多久啦。您放心,刘琦要是一死~我立刻就到荆州,跟刘备诸葛亮要这地方。我看他还有什么话语答对我,你跟我说的呀。另外啊,我发现刘备和诸葛亮这人呐~~是很讲信用嘀。”

    “嘿~呀~~~”周瑜摇了摇头啊,“他讲什么信用?你呀你呀子敬~~你这个人太诚实,太过于相信人啦。”可是周瑜这时候也为难呐。他想进兵叭~~一个是自己这身体不佳,箭伤很重,再一个就是鲁肃提醒他那话呀。周瑜反复想过了,这要是真把刘备逼急喽~~他要是投许昌~~~这可对我江东非常不利呀。但是要不进兵~这口气出不来呀。

    就在这时候呀,吴主孙权来了一封书信,程普和鲁肃这么一听,“啊~~把信拿来快快~~”两个人都惦记着孙权的事儿呢。不单这两位呀,可以说是全营的将校,因为都知道~孙权将军率兵在攻打合肥,不知道这仗打得怎么样啦。程普和鲁肃~把来使接进来之后把信打开了这么一看,两个人都吃了一惊啊。

    怎么回事儿?孙权呐~打合肥打不下来。因为是曹操手下的大将张辽~~据守合肥。张辽威震逍遥津嘛。孙权呐~~是伤~兵~损~将。他来信干嘛呀?让周瑜分出一批人马去增援他。

    “诶呀~~~”程普一看,“我说先生,这事儿怎么办呢?”

    鲁肃想了想,这可倒是个机会呀。“老将军,咱们就借着主公这封书信如此这般你看好不好。”

    “哎~~哎~就依先生。走~~”

    他们两个人来见周瑜都督,把书信给周瑜一看,然后他们请周瑜是班兵回江东。周瑜一听,“我哪儿能回去呀。哦,何着荆州、襄阳、南郡~~撂下我就不管啦~~~我就这么回去了~~岂有此理呀。分兵说分兵的,取荆州还得取荆州。要不然呐,得把我憋屈死。”

    鲁肃一听,“呵~都督,我看这么办叭,咱们先暂且回江东。您呢,把伤稍养一养。我们呀,到合肥去增援主公。等大败张辽取过合肥之后,咱们再回兵荆襄。您看怎么样?”

    “不~行~~子敬你别说啦,荆州要不来呀~~我是誓死不回荆州。”

    “哎呀都督~~~~您放心好不好,您就把荆州包在我子敬身上,我早晚得把荆州给您要回来。要不然,您就拿我是问。我什么时候跟您说过戏言呐?”说着鲁肃都急了。

    “哦?”周瑜一看~~鲁肃既然有这么大的把握~~“那么说~~这将来荆襄九郡~~我可就朝你要啦。”

    “哎,您就朝我要吧。您看我已经说啦,这地方我包啦。”

    “那好。”周瑜想了想点点头,“如今呢~~只得是忍气吞声~~暂回江东。以后再和村夫诸葛~~算账。”

    说完了,周瑜把人马带回了江东。他在柴桑养伤。立刻,派老将程普率水旱两路人马精兵一万五千之众,到合肥~~去增~援~孙权。

    那么这时候的荆州刘备干什么呢?刘备和诸葛亮自从把鲁肃打发走了之后,刘备可有点儿犯核计呀。“哎?我说先生,咱们这么让鲁肃一走~~这事儿能算完了嘛?”

    诸葛亮微微一笑,“主公,鲁肃已经走了你说不完该怎么着呢?”

    “嘶~我觉得怎么咱们拿过这荆襄这些地方来~~我这心里倒不踏实了呢。”

    “哈哈呵呵呵~~”诸葛亮乐了。“难怪主公您不踏实啊,现在咱们是四面受敌呀。前边儿~有曹操,后边儿~有周瑜和孙权,另外呀~这九郡各地还有好多曹操的人刘表的人,咱们在这呵儿~您想能踏实嘛。”

    “啊~就说是啊。那先生~~依您看该怎么办呢?”

    “我看主公您呐,先呢~~申表朝廷~~”

    “干嘛呀?”

    “让公子刘琦领这个荆州牧,是以安民心。现在您身边还有智囊,您还没把高人请出来呐,让他给您出谋划策。”

    “先生,我这身边还有谁呀?”

    “嗨~~~您怎么把伊籍先生忘啦?他呀,称得起是荆襄一带的地理仙呐,不单地理熟悉,人情世俗他全明白。您让他给您~出出主意呀。”

    “哈啊~~~对对对。先生您提醒的好。”

    刘备立刻~~把伊籍先生请来了。刘备对伊籍特别尊重,怎么回事儿呢?因为伊籍先生对刘备有好处,曾经给他指出过的卢马,也给他通过几次风报过几次信呐。要没有人家~~哼~~刘备呀~恐怕早就让蔡瑁、张允给害了。今儿个诸葛亮一提起此人,嗬~~刘备是喜出望外呀。

    把伊籍先生请来,这一问计,伊籍也笑了。“呵呵~~使君呐,您要不找我我还惦记找您呢。我正想提醒您,别看呐~荆襄、南郡,您都取过来了,这是多承诸葛先生的妙计呀,但是有一样,这地方并不踏实。那么您要想牢扎荆襄九郡不动,得怎么办呢?我给您推荐两个高人。马氏兄弟。一个叫马谡马幼常,一个叫马良马季常。此昆仲文武双全呐。他们最有本事的~~那就得属马季常了。因为在这一带,有这么一句谚语呀,马氏兄弟,季常最良。就是说这个人~~最聪明。您何不把他们请来呢。”

    “哎呀呀,多承先生提醒呐。”刘备立刻派人把马良请来了。

    这位马良啊,性格非常开朗,一见刘备,十分亲切,他是直言不讳呀。第一他告诉刘备您必须~~给公子刘琦领个荆州牧是以安民心,然后您让他离开荆州到襄阳去~~在那儿连镇守带养病,把您镇守襄阳的大将关羽~~调来荆州镇守。第二,您这周围还有几个郡~都没取过来呢所以您心里不踏实。都是哪儿啊?就是那桂阳、零陵、武陵、长沙。您应该立刻取四郡广积钱粮,招兵买马。从此,您的荆襄九郡是固若金汤~~使君~无忧矣呀。

    嘿哟~~几句话说得刘备立刻是离席一揖呀。躲开那桌子,给这位马良施了个礼。然后,他让马良作他身边的从事。从此刘备~待马良~如上宾呐。

    刘备此时是特别感谢伊籍先生,给他推荐了这个能人。马良呢,又提醒诸葛军师,说您要是动手取四郡的话呀,最好~~您先取零陵。为什么呢?因为零陵在湘江以西,离着荆州很近,您把这儿拿过来之后,再取武陵、桂阳、长沙。桂阳在湘江以东啊。您要按这个次序打呢,是四郡唾手可得呀。诸葛亮点点头,“哦~就依季常。”

    说着,诸葛军师传令,一方面申表朝廷,给这个刘琦领这个荆州牧,让刘琦到襄阳,把二将军关羽换回荆州在这儿镇守。让糜竺、刘封守住江陵。随后,诸葛亮跟刘备一起是兵发零陵啊,派张飞为先锋,赵子龙~为后应。浩浩荡荡~~直~取零陵啊。

    零陵太守叫刘度啊。可把刘度吓坏了,怎么着?刘备和诸葛亮~带着张飞、赵云~~打我的零陵来啦。那我怎么抵挡得了哦。脸儿都白了。

    他儿子刘贤一看呐~~“哎~~~父亲你这又何必呢。”说,“刘备和诸葛亮虽然有赵云、张飞之勇,可是我也不惧。”

    “为什么?”

    “因为我们零陵这儿有一员上将叫邢道荣啊。此人,是力~敌~万将,手中一把开山钺,力大无穷。赵云、张飞不见得是其对手。话又说回来了,别看诸葛亮~在赤壁借东风火烧战船大败了曹操,他大江大浪走了可不少了,说不定,今日他在咱零陵城前这小小的河沟儿~~就许翻了船呐。”

    刘度一听~~他儿子说的有理,“哎~~那么就依你之见。”他让他儿子刘贤为主将~邢道荣为先锋,领兵一万,离零陵城三十里路~倚山靠水安营扎寨。

    刘贤带着邢道荣刚把营寨扎住,探事马来报,诸葛亮讨战。来了?出去叭。

    邢道荣啊~~这人才狂傲呢,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多大能耐。披挂上马,有人把他那开山钺给抬过来了。这开山钺什么样啊?大斧子上边儿有个尖儿,就叫钺。

    两阵一对圆,刘贤往前一催马,“让诸葛亮阵前答话!”他这气派还真不小呢。

    他这话刚说完,就见对面门旗摆动,两扇门旗往左右这么一分由里边儿推出一辆~四轮车来。车上坐着一个人,羽扇纶巾,身穿鹤氅。刘贤都看傻了,这位怎么这打扮儿~还坐着小车儿来的呀?刘贤不由得自己呀~~在马上~~哆哆哆哆哆~~~~那腿直哆嗦,敢情他腿肚子有点儿转筋了。

    旁边儿的邢道荣一看~~~哎?心说~少帅~~你这是怎么了这是?啊?在城里时候我看你挺精神,现在怎么就一见着诸葛亮~~你就有点儿发抖了?这哪儿能行呐。“您在这儿给我压住阵,我去生~擒~孔明。”说着,邢道荣要举着开山钺过去。

    “哎,等等。”刘贤把他拦住了,“邢将军,你看没看?”

    “看什么呀?”

    “诸葛亮~~阵上的旗子~颜色不一呀。分红黄白黑,旗分四色~~~~呃~这是个阵势叭。”

    “啊?”邢道荣抻着脖子瞪着眼睛看了半天他也没看明白。“什么阵不阵的呀,那坐小车儿不就是诸葛亮嘛,我就把他给您捉过来不就完了嘛。”

    说着他一催马过来了,直奔诸葛军师。诸葛亮微微一笑,把书中鹅毛大扇这么一摆~出啊~~四轮车一调头~~回去了。

    嘿~~邢道荣一看~可以呀,我刚一出阵,就把诸葛亮吓跑了。想不到我有这么大的本事呀,嘿。他有点儿忘乎所以了。等他催马追上来的时候一眨眼的工夫儿,四轮车不见了。

    邢道荣哪儿知道,这是人家诸葛军师啊,给他们摆了一个小小的四门兜底阵。他刚这么一愣神儿,只见~啪~~杏黄旗这么一摆由旗后杀出一员大将,正是赵云赵子龙,举枪就刺啊。

    邢道荣在赵云的马前连六个回合都没走上来,他就有点儿汗流浃背了。心说这员将是谁呀?“你可敢在我的马前通说通说你的名姓?”

    “我乃常山~~赵子龙。”

    诶哟~~邢道荣一听脑袋~嗡~~的一下儿,头一沉眼一黑差点儿介马上掉下来。我的个天呐,这就是长坂坡~在曹兵百万之中杀了个七进七出的赵子龙啊。我哪儿打得过他呀~我呀。邢道荣啊~一拨马,扛着他那开山钺就败。

    赵云从后边儿就杀上来了,当时刘贤这个阵脚就乱了,人马就散了。邢道荣~让赵云给追的呀~~狼狈不堪。只听前面一声炮响,从打斜刺里杀出一哨人马来。一员大将挡住邢道荣的去路,大吼一声:“张~飞~~在此!”

    我的天呐,邢道荣一听~咣啷~一下子,把开山钺扔了。我怎么净碰这主儿?就在他稍一愣神儿这工夫~嘭~~~赵云的马从后边儿就上来了。他右手提枪,左手哇~抓住邢道荣的襻甲绦,由马上把邢道荣给提拎下来了,吡啊~~往地上这么一摔,捆绑手过来就把邢道荣给捆上了。

    刘贤是败回了零陵城。这儿把邢道荣押到诸葛军师的面前,邢道荣跪倒请降啊。“只要军师能饶我一命,我~愿~献城。”您要把我放喽,我就把这零陵~献给您。

    诸葛亮一听~吩咐一声:“给他松绑。”把邢道荣的绑绳儿给松了。孔明问他,“你怎么个献城之法呀。”

    “啊~军师啊,我请您今晚三更时分,到我零陵来劫城。我作内应,把他们刘家父子绳捆索绑,交与军师,是此城可取呀。”

    诸葛亮一听,“那好哇。”立刻吩咐,“把邢道荣~~放出辕门。”

    “哎?”刘备在旁边儿一看,“军师,这个人我看跟您说话的时候两个眼睛在滴溜溜地乱转悠啊,眸子眸焉呐,那个眼神定睛则有转睛则无,他紧着这么转悠说不定他有什么诡计。”诸葛亮微笑着冲刘备摆了摆手,就是那意思请主公你不要说了,哦~~~刘备就明白了,诸葛军师啊~比我看得透彻,我就别出主意了。

    这邢道荣回到了城中一见刘太守,“太守,我回来了。”

    “啊?你不是让人给捉了去了嘛?”

    “太守,我当时啊~~骗哄了诸葛亮,我是这么这么跟他说的。”

    刘度一听,“哎呀~~那诸葛亮今儿晚上劫城咱们怎么办呢?”

    “呵~太守,您不必着急呀,咱必须如此这般,我看诸葛亮和刘备是插翅难逃哇。”

    “啊~~~就依邢将军。”

    晚上全准备好了,邢道荣还挺美呢,他觉着他这计挺高。

    他这叫什么计呀,诸葛亮在放他的时候就已经看出了他的心思。这邢道荣一脑袋糨子他觉着他还挺聪明呢。谁知道啊~~他这计策啊~~让人家诸葛亮给利用了,人家才叫真正的将计就计呢。

    约定好的时间,诸葛亮把人马就派来了。一声炮响,杀进城池,张飞张翼德一枪~~挑邢道荣于马下。诸葛亮是活捉了刘氏父子啊。刘氏父子当即请降,是真心实意地投降。刘备安抚了他几句,让刘度~继续在零陵这儿当太守,你还在这儿镇守着,让刘贤随军听用。好么,把人质给带走了。不这样不行啊,万一那刘度要是反复了呢。刘备只好如此。随后就是张榜安民啦,然后犒赏三军。

    诸葛亮军师是升帐议事啊,说:“现在是零陵已定,还有桂阳未取,不知哪位将军~~敢领令去取桂阳。”

    军师这话刚说完,赵云赵子龙是抢步出班,拱~手请令。“我愿讨一支令箭~去取桂阳。”

    子龙这话音儿还没落,从他身后边儿过来一位,“某~~愿往去取桂阳。”一声大叫声似霹雷,震得这大帐里头嗡嗡的。大家甭看人,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三将军张飞。

    这时候军师已经把令箭举起来了,子龙刚把令箭接到手,啪~~张飞一把~就把令箭给抓住了。赵子龙一看,“哎~~你这是何意三将军?”两个人抓着令箭谁也不撒手,再呆一会儿这令箭就成麻花儿了。什么令箭能经得住这二位这么一拧啊。

    在中军大帐,这种行动好象是不太礼貌,特别是刘备、诸葛亮~~都这儿坐着。其实也不然,应该看到他积极的一面儿啊。这抢令行动,可以看出将士的士气。

    诸葛亮心里倒很高兴,但是不能总让这么抢啊。“嗯~~~住手。”

    “呃~~”二将只好~~把这令箭~~又放到帅案上了。

    赵子龙啊,看了看张飞,张飞看了看子龙,心说这这~你看怎么办这个?

    “啊~三将军,”诸葛亮啊~跟张飞商量,“是子龙先请的令。我看取桂阳啊~~还是让子龙去叭。”

    “哎?”张飞一听,“岂有此理呀。军师,我也在请令啊。”

    “你请令不得有先后嘛。”

    “我用不了多少人马。您只要给我几~百~军兵,我便可将桂阳~~唾手而得。”赵子龙这么一听~你要几百军兵~~我也要几百军兵,我也不动用成千上万的人马。两个人呐~是争执不下。这位去那位是非去不可。你看这不麻烦了嘛。

    诸葛亮一看,“这样叭,你们二位呀~~抓阄得了。谁抓着谁去。”

    哎~这办法倒不错。刘备一听啊~~想笑也没好意思乐出来,心说军师真有办法。只好用这办法解围,不然老是这么争执不下~~那怎么能行啊。

    说着军师写好了两个纸条儿,把它团起来~啪~往这儿这么一扔。

    子龙一看,“来,三将军,您先抓叭。”

    张飞也觉着啊~~怪不大合适的。本来是人家子龙抢到前边儿了,自己呢~~非要夺这个功,非要争着去。现在让军师怪为难的,自己也觉得呀~~对不住子龙。嗨哎~~张飞又一想啊,子龙四弟呀~~那是个厚道人,他不能怪我,不能跟我生真气。事已至此了,我就把脸儿往下这么一抹,非争着去不可。“啊~~呃~四弟,你先抓得了。”

    子龙心说你这不是跟着捣乱嘛这不是?啊?我这儿刚一请令,你差点儿把令箭给我抢了去。真是岂有此理。子龙一想既然你让我抓那我可就抓啦。伸手抓起一个小纸团儿来。剩下一个了,张飞拿起来了。

    三将军把这纸团拿到手里头~出啊啦~打开这么一看~~一字儿没有。再一看人赵子龙手里那纸条子啊~~~写着四个字,去取桂阳。张飞一看呐~~白搅合啦。还得人家赵子龙去呀。气得他~呲楞~的一下子,把子龙手里那纸条抢过来~呲啦~的一下子给撕了。他过来~咔哧~~伸手就把帅案上的那支令箭给摁住了。

    “不行。这桂阳啊,我是非~取~不可。”回头他看了看子龙。

    这时候赵云呐~~呵~~一声没言语,悄悄地~~往回一撤身儿,归班站立,这理字自有公断,我不搭理你了,我看主公~~和军师怎么定。我跟你吵也没什么意思。

    张飞也觉着怪泄气的。怎么的?这一人儿夺~~一个人儿抢~~俩人能争上劲儿来,光一个人儿在这呵儿~~咋咋呼呼的也没人儿理~~这多没劲呐这个。

    诸葛亮看了一看刘备,心说您还不说说呀,啊?这位三将军可没谱儿了。刘备把脸往下这么一沉,“嗯~~三弟,真是胡闹,岂有此理。你抢令就不对,抓阄你也没抓着,还在这儿跟着裹什么乱呐。还不归班站立,等待何时。”说着把袖子这么一掸。

    张飞没敢言语。悄悄一撤身,站到他那原位上了。看了看子龙,噗~~他乐了。你说多气人。

    诸葛亮,当即给子龙点人马三千,兵~发~桂阳。

    桂阳呐,就是湖南郴县(现在也叫郴州),现在湖南省东南。赵子龙人马还没到呢,探事马已经报进了桂阳。桂阳太守赵范一听,“什么?诸葛亮~派大将赵云~领三千人马来伐我桂阳?快~~快快快~~”怎么回事儿?“把印绶都拿过来。”准备印绶干什么?看这架势啊,找太守要投降。

    他刚把印绶拿过来,怒恼了身边一员大将,“且慢!嘿嘿呀~~~~这真是岂有此理呀。哪儿有敌军未到就准备投降的道理呀。不就来个赵云赵子龙嘛。请您给我一支令箭,我在两军阵前取赵云首级以振我桂阳的~~军~威。”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