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一二四回

更新:2018-04-08

     关云长请令取长沙。他只带着五百军校就奔长沙来了。

    这长沙太守韩玄呐,这两天~~就一直犯嘀咕,他是坐卧不宁茶饭懒下呀。怎么了?急的。他听说刘备诸葛亮~相继~~取了零陵、武陵和桂阳,韩玄心想,他们能放过我这长沙吗?哎呀~~~刘备要来取长沙~~我该怎么应付呢?你瞧把他给急的呀。

    敢情这韩玄呐~与众不同,他这性格特殊,性格非常急躁,有一点儿事儿~~哎~他就坐卧不宁啊。他手底下的将校啊,用十六个字~给他画了个像,说我们这位太守~~是秉性烦躁,喜怒无常,鞭打士卒,轻杀将校。所以他手底下这些文武哇~~别看见着韩玄的面儿~跟他笑呵呵的,心里头全烦他。

    近来韩玄听到了风声,说诸葛亮就要派人取长沙了。现在来探报这么一禀报,说是关羽~~领人马来取长沙,可把韩玄吓坏了。他还怕他手下的文武看出来,看不起他,自己这外表哇~~还得绷着点儿,可是这心里头已经着了火了。他立刻升厅议事,说:“这怎么办呐?啊~关羽来了。我们是背城一战呐~还是免战高悬呐?”韩玄说着话呀,他是咬着牙发着狠,装出一份~镇静的样子来。跟他时间长的那些将校已经看出来了,哼~~我们太守啊~~鼻子尖儿都出汗了。

    “咳吭哼~~”韩玄轻轻痰嗽一声,他不错眼珠的啊~~就在那武将中盯住了一个人。他眼睛盯着谁啊?老将黄忠

    黄忠老将啊,没着急上前抢令,他先得听一听看一看。黄忠心里头是非常有底,不管谁来,想取长沙呀~~是势必登天。所以老头站到那儿挺稳当。现在一看,韩玄太守用眼盯着他,老黄忠就明白了,那我就讨令叭。

    黄忠老将用手一撩战袍,从武将中~一步抢出来了。叉手施礼,“将~军~不必忧虑。刘备、诸葛,胆大妄为,胆敢派兵犯我疆界。慢说来一个小小的关羽关云长,就是那关~张~赵云一起来到长沙城前,我让他们也插~翅~难逃。刘备胆敢派兵到我长沙,来千个,我叫他千个死,来万个~万个亡,休想逃出俺~~黄忠的~~弓~箭~金~~刀。”嗬~~这老头儿,这番话这么一说,整个儿议事厅中是一片哗然。老头儿情绪十分高涨,把胸膛这么一挺,“请将军下令,我领人马出城,取关羽的~~首级。”

    “嗯~~~~~”韩玄呐,高兴得不住点头哇。“嗨嘿嘿,老将军呐,有您~~抵挡关羽,我长沙绝没有什么忧患啦。太好了。”说着,韩玄就介桌子上抓起一支令来。

    他刚要传令,这时由打武将中又闯出一个人来。“将军且慢。常言说杀鸡焉用牛刀。黄老将军年近花甲,应该让他老人家多歇息歇息啦。不就来个关羽嘛,请您把这支令交给我,我把关羽生擒活拿,送到您的帅~案~前。”

    哎哟,行啊。韩玄心想,我长沙武将中,不服关羽的还不少呐。他注目一看,讨令的这是谁呀?他手下的管军校尉,杨龄。此人今年二十八岁是血气方刚啊。看他那样子啊~~天是老大地是老二他就是老三啦。“好好好,杨龄,你可要多加小心。”

    “料也无妨。来,抬枪备马。”说着杨龄带领着两千人马杀出长沙城去了。

    关云长刚到长沙,还没等扎寨呢,说是长沙城内出来一彪人马。“好哇。”关羽还以为是老将黄忠杀出来了呢。嘿,我在请令的时候我家军师诸葛亮特别提醒我,要小心这个黄忠黄汉升。我看看这员老将到底是个何许人。

    等两阵对圆了关羽睁开凤目这么一看~~哦~~~不是老将黄忠,是个年轻的。胯下花斑豹,手提皂缨枪。马到了关羽的跟前,关云长问他呀,“娃娃,你叫何名?”

    娃娃呀?啊。人家儿子关平都多大啦,可不是就这么叫他嘛。(关羽48岁,关平27岁,)

    嗬,杨龄把嘴这么一撇~你好大口气呀~娃娃?你知道我是谁呀?“我乃长沙太守韩玄驾前的管军校尉,杨龄。”

    关羽轻轻摇了摇头,没听说过这名儿。嗬,杨龄这气,你好大的气魄呀。拧枪催马就过来了。这杨龄啊,只在关羽马前~~走了三个回合,让关云长一刀~~斩杨龄于马下。随后,关羽把青龙刀往起这么一举,把长沙的人马杀得大败。

    关云长~是在长沙城前~~扎寨。

    这寨还没等扎下呢,就听长沙城中炮响,鼓炮震天呐,由打城里杀出一队人马来,人马来到城外~哗~~~一下儿一字排开。多少人呐?五百。

    因为人家已经知道了,人家长沙城的老黄忠先打听清楚了,关云长来取长沙带多少人马呀?探报告诉只有五百校刀手。哼,老将黄忠今儿个多一个都没带,正好五百人是五百飞虎军呐。嗬,一个个虎颏扣头虎皮披肩大红中衣虎皮靴耀个个背弓挎箭,左手是藤牌,右~手~是短刀。好威风啊。迎面儿,一杆杏黄色的大纛旗掐金边走金线红飞火焰,上书几个大字,长沙老将~~黄。

    在纛旗下有一匹黄骠马,马鞍桥上端坐着一员老将,跳下马来,身高在八尺开外,老将生得是~~马蜂腰扇子面儿的身子骨,细腰乍背。这老头~~~这张脸呐,是一张娃娃脸,红扑扑粉嚅嚅的。老头这两鬓已经斑白啦,可是那团精神呐~~二十岁的小伙子也比不了。他头戴赤金盔二龙斗宝,顶门一颗珍珠珠光四射,身穿大叶黄金甲,内衬杏黄袍,护心宝镜耀眼夺神,鱼褟尾~遮住马面,大红中衣脚下一双黄绫缎~虎头战靴。身背后背着一张弓,肋下挎箭袋,箭囊之中只有三支雕翎箭。你就看那箭叭,一般的那走兽壶雕翎箭得十二支啊,这老头~只带三支。为什么呢?因为是百发百中,一箭定乾坤~用不着那么多啊。老将手中倒提着一口金背滚珠刀。(记住这个刀名,听后文书取西川黄忠、魏延争功的时候说起这口刀是什么名儿。)怨不得长沙黄忠鼎鼎大名呢,人称四宝老将,是宝刀宝甲~~宝弓~宝马呀。

    老将横刀立马于阵前。关云长一催赤兔兽过来了,他~唰~~把青龙刀往后这么一背左手一推长髯,“来将请了。你莫非~~就是那黄忠~~黄~汉~升。”

    老黄忠也打量关羽半天了,心里暗暗地~在称赞,哦~~怪不得关羽名声这么大呢,这员将~好威风。现在听关云长问他,老黄忠冷笑一声,“呵呵哼哼,既知我名~怎敢领兵来犯。”有劲,老头话说的不多可真有劲呐。那么你既然知道黄忠镇守长沙~你怎么敢领兵来打这个地方呢。

    关羽微微一笑,“实不相瞒,关某此来~~正是为取汉升首级。”我就要你的人头来的。嗬嗬,你说这不是斗气儿嘛。

    “撒~~马~过来。”

    说完这句话,两位将军把宝刀往起这么一举,就在阵前杀到一处了。两旁边是战鼓齐催呀~~呜隆呜鲁隆~~~~~嗬~这鼓敲得都震心呐。这黄骠坐马~和赤兔胭脂兽两马盘旋于阵上,这两把大刀啊,青龙刀对滚珠刀~刀光闪闪。两员将这通儿杀~倚着关羽的心思不下三十回合,准能取黄忠于马下~诶哟~不行。三十回合?五十回合都过去了。关羽偷眼这么一看呐,老黄忠气不涌出面不更色,跟刚才在阵前勒马对话的时候一样啊,大气儿都没喘。看来呀~~~现在也就使了个三分劲儿。

    哎哟~~关羽心想,怪不得我请令的时候军师诸葛提醒我,要加特别的小心,可不能轻视这长沙的黄忠。这老将~~是果然名不虚传。

    这时老将黄忠啊~~也在赞美关羽呐。嘿嘿诶,自从我黄忠出世以来,我还没见过这么一员将在我马前走这么多回合的呢。管不得我的耳朵里都灌满了关羽关羽的,说此人刀马十分纯熟。今天一看呐,一点儿不假。哈哈啊,我说的呢~~~我早就听说,关羽出世以来温酒斩过华雄,在白马坡前斩颜良诛文丑,过五关连斩六员上将,古城前,刀斩过蔡阳。不是吹嘘呀,是真的。今天,我黄汉升啊~与关羽交战,是不能不加份儿仔细。

    老头儿这一小心,关羽更难取胜啦。两个人,在战场上足足打了有一百回合呀,光两边儿的战鼓~~敲碎了八面。鼓都逮破了八个了,这儿就没分出胜负来。

    在长沙城头上~有人观阵,谁呀?太守韩玄呐。韩玄搬了把椅子,带着些人,他坐到这城楼这儿,高高嗦嗦的凉凉快快儿的这儿看热闹。啊~~~开始的时候啊,他还挺稳当。等关羽和黄忠这通杀~杀了个难解难分呐,简直杀的是天昏地暗鬼神皆惊呐。开始韩玄还能坐得住啊,后来呀~他身不由主地他站起来了,俩手扶着那城垛口,抻着脖子瞪着眼睛看呐。后边儿啊~那军校直提醒他,“我说太守,您注点儿意呀。”“怎么?”“别回头您这么一紧张一激动头一沉腿一飘~~您再下去~~~”韩玄这气,你以为我要跳城啊,啊?哎呀~~不是这么回事儿,韩玄心想,可不能再让老将军跟关羽打啦。这打着打着时间一长老将唯恐吃亏呀。那我长沙可怎么办呢。现在一百回合还没分上下呢,看这意思啊,二位正打到兴头上,今儿是三百回合也是他了。韩玄一想,别介,别把我的老将军给累着哇。他立刻吩咐:“赶~快~鸣金。”

    嘡啷啷啷~~~一棒锣响,唰啦~~“吁~~~”哎呀~~~老黄忠这扫兴呀。怎么了?心说~韩将军呐,你怎么敲锣鸣金呐?我看再有一二十个回合我就要把关羽斩于马下了,你怎么单这会儿敲锣呀?为大将者闻鼓必进闻金必退~怎敢违令呀。

    甭说老将黄忠扫兴啊,连关羽都有点儿不大高兴。关羽明知道~~这城楼上鸣金敲锣呀,是有意~保护老将黄忠。想到这儿,关羽~冲黄忠一摆手,“老将军,你回城歇息歇息叭。我让你多~~活~~一夜。”

    嗬,黄忠这气,你看看,韩将军~~~你这不是等于给人家话把儿一样嘛。气得黄忠一言不发,一带马,回来了。回来他就找韩玄来算账,“韩将军,我杀的正在性起之际眼看就要劈关云长~于马下。你这时候为何鸣金呐。”

    “哎~~得了得了得了,老将军,我看您太累了。啊~~呵呵~~咱们呐悠着点儿劲儿,今儿杀不了关羽还有明儿呐。来呀,帅府~~摆酒,给老将军贺功。”哦,没打败关羽也贺功啊?其实这是韩玄的个手段,这叫给老将军鼓鼓劲儿。虽然今儿个,没战败关羽,说不定明儿个就能把关羽给杀喽。

    不提韩玄跟黄忠这儿饮庆功酒啦,再说关云长。他把人马带回了大营,关羽坐到大帐里呀~~别看~这一场厮杀,打了百十回合呀,可是关羽呢~一点儿没感觉出累来。心里还挺高兴。他高兴什么呀?嘿嘿呀,老将黄忠年已六旬呐,真有万夫不当之勇啊。刀马如此厉害。一百回合~我会没看出黄汉升~有丝毫破绽。自我出世以来,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能将。

    别看关羽今儿个没能胜黄忠,但是心里头非常高兴。这叫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呀。打仗那道理跟下棋一样,两个高手~啪~这盘棋这么一摆,三天~~~下和了,那看着多来劲。让对方俩马一个炮,没有五分钟让人稀里哗啦最后让人把老将都揣兜里了~~那还下个什么劲儿啊。

    关羽暗想啊,我得怎么着才能胜了黄汉升呢?嗯~~~有啦,明日再战呐,我必须用~~我看家的本领。什么呀?拖刀计。关羽打定主意了。

    一夜无书啊,第二天早开战饭,关羽带人马城前讨战,点名捉将,要黄忠马前答话。其实甭点名,黄忠也得来迎战。两员将在阵前二次相会,互相打量了一眼,唰~~~把大刀往起这么一举,又杀上了。

    这次只战了四十几个回合,关云长一想可不能再拖下去了,我必须呀~~用回马刀拖刀计战~胜~黄忠。想到这儿他~叭~把赤兔兽这么一带,就败下去了。

    嗯?黄忠觉得奇怪呀,关羽没败,刀法没乱,他怎么败走了呢?哦~~其中必有计。嘿嘿嘿,黄忠冷笑一声,你有计呀~~能将黄忠奈何呀?我赶你一程。想到这儿老将军把宝刀往起这么一举一催黄骠马~呜哇啊啊~~~由后边儿就追上来了。

    前边儿跑得快,后边儿追得急,关羽约么着差不多了,他刚要用这左脚踹绷镫绳,往回圈这个马。他要用拖刀计了。可就在这时,他猛听身后一声马嘶~~唏溜溜溜~~啊~噗~~~~“啊?”关羽纳闷儿~这怎么的了这是?他在马上这么一回头,哟,出乎关羽的意料。怎么了?黄忠老将滚鞍落马了。

    黄忠这马追得很急呀,由于这么一急呀,马失了前蹄了。一下子~~由打鞍桥上把老将军给掼下来了。这在战场上啊~~很少见的事儿,这事儿简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就老黄忠这一落马呀,把两旁边儿的军校~~吓得呼悠一下儿,那心都提拎起来了。不单黄忠的飞虎军紧张,就连关羽的那校刀手都跟着紧张了。为什么?这两员将打得太精彩了。要不怎么昨儿个一战,敲碎了八面鼓呢。今儿个啊,把打鼓的全都换了,因为昨儿那些打鼓的手全肿了,再敲也敲不了了。今儿个出战之前两边儿的鼓手啊~~全商量好啦,今儿咱们换着敲。有人告诉他们你别紧着敲,咱多看看得了,太过瘾了。这些人都有点儿看傻啦。老黄忠这一突然落马呀,唰~~~黄忠手下的那些军校冷汗都下来了。

    整个的战场上是鸦雀无声。

    那观阵的韩玄呐,真差点儿由城上摔下来。甭提这战场上多紧张了。所有军校几乎都屏住了呼吸,大气儿都不出了。

    阵上的关羽,这时候正要拨马使用拖刀计,他听身后这个动静有点儿奇怪,等回过马来这么一看,哎哟,老将黄忠马失前蹄,咵嚓一下儿~由鞍桥上正好儿~~~摔落平川落在关羽的马前。关羽~唰~~~俩手把青龙刀往起这么一举,只要刀一下,老黄忠就身首异处啦。可是关羽呀,把刀停住了,没往下劈。

    “云长一向不斩落马之将。来来来,你换~马~~来战。”

    这是个意外的事情,这样我要把你杀了,不是我关羽本领取胜,那显着我太无能了。你换匹坐骑叭。

    人家关云长啊,鸣金收兵了。飞虎军这边儿过来两个小校把老将军黄忠给扶起来了。韩玄呐~~大开城门,由打城里跑出来了,跑到阵前,“哎,老将军,你这是怎么样啦?”

    黄忠微微一笑,“韩将军,不妨事。”说到这儿,老将军看了看这坐马,“此马久不上阵,马失前蹄呀。”

    “啊~~~~”韩玄一听,“这样叭,明天,还是换乘我的青鬃兽叭。哎,老将军,你何必和关云长这么苦战呢,老将军怎么不用弓箭取胜?”

    “嘶~~~~啊这个~~~~”听到这儿老黄忠用手摸了摸走兽壶的雕翎箭,“就依韩将军。明日,我要箭~胜~关羽。”

    “哎~~~~这就对了。早该如此啊。”

    别看黄忠嘴里跟韩玄这么说,可是他心里头十分敬佩关羽。关羽这个人是如此义气呀。人家不忍伤害我呀,可我怎么能够~~以箭胜他呢。如果我明天不用箭呢?可是韩玄已经下令了,这将令难违呀。哎哟~你看把这老黄忠给难为的呀,可说是夜不成寐,一晚上连觉都没睡好。

    第二天一早,探马来报,说是关羽讨战。韩玄立刻把自己的青鬃兽~~送给黄忠了。老黄忠杀到阵前。

    今天这两员将~是各有心事。关羽有什么心事?他两日取黄忠不下,心里特别急躁。关羽心想,今儿个我还得用拖刀计呀,要不然我胜不了他。可黄忠也在想啊,我到底~用不用箭射死关云长呢?

    这时啊,城楼上韩玄吩咐人,“给我敲鼓哇。”嚯,他把催阵鼓哇,调到他身旁边儿去了。敲鼓为号,他这是告诉黄忠,你赶快用箭叭。

    黄忠这么一听鼓声就明白了,我只得~~~用箭取胜啦。刚打了不到二十个回合,黄忠是拨马就败。哎?关羽一看好哇,我这拖刀计还没等使他先败下去了。哦~~~关云长就明白了,黄忠啊~~要用箭。哎呀,他暗叫着自己的名字~关羽,你可要格外小心呐。

    哦~连关羽一想黄忠的弓箭~都有点儿紧张啊?这一点儿不夸张。怎么回事儿?黄忠素有今日养书之称啊。这养书是谁呀?就是养由基呀。春秋时楚共王手下有一员大将,叫养书。这养由基呀,是箭法如神,百步穿杨。这箭法就是人家养由基留的。怎么叫百步穿杨呢?就在那杨树上~找个树叶,涂上一点儿记号。然后,你出去一百步,回过头来~啪~一箭,整射到那带记号的那树叶上。养由基就有这么大的本事。那还不算新鲜,他讲究啊~把那树叶啊~分三种颜色,就是涂上三种色儿,红的黑的黄的,然后养由基呀~再把那箭做个记号,一二三,随后这三支箭射出去,一支箭~射一个树叶,整好这三支箭射中这三个涂色儿的树叶。这叫百步穿杨。要不怎么叫神箭手呢。黄忠,就有这本事。(前文书还有个养由基,孙权战黄祖的时候说甘宁甘兴霸,人称今世养由基,参看七十三回。更早,吕布辕门射戟的时候他说的自己箭法入神一般,纪灵心想连养由基也不敢出此大言,参看十九回。)

    今儿个他往下这么一败,一抬腿,先在得胜钩把刀挂起来,然后是摘弓取箭。关羽一看~~果然,不出自己所料,黄忠要用箭啦。只见老黄忠在马上这么一回身,腾~楞楞楞~~~~听弓弦这么一响,关云长~唰~~~~赶忙这么一闪呐。嗯?没有箭。是弓弦虚响。关羽想~这什么意思啊?第二次啊,又听弓弦响,关羽赶忙躲闪,又没有箭。

    啊?关羽觉得奇怪,老黄忠这是要干什么呀?黄忠啊~~这是在提醒关羽,你别追我啦,你要再来追赶呐~~我可真要用箭伤你了。关羽把马停住了吗?没有,不能停啊。因为你是败将,人家能不追嘛。

    一眨眼的工夫儿,黄忠这马快跑上吊桥啦。城头上的韩玄一看~嗨~~~老将军呐,你那箭搭到弦上总不往外射是怎么回事儿。“给我擂鼓!”说到这儿,韩玄把那鼓槌儿抢过去了,他亲自敲上了。这是提醒黄忠,赶~快~射箭。

    黄忠在马上轻轻这么一抹身,这回他真的把箭搭到弓弦上啦,只见老将军轻舒猿臂,他左手似托泰山右手如抱婴儿较动两膀之力,咔~~~叭~~~嗖~~~噗~~~一箭飞出是正~中~~~云~长。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