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一二五回

     黄忠箭胜关羽

    黄忠开始往下一败呀,他持弓在手,曾两次虚拽弓弦,这意思呢~~就是警告关羽,把关羽惊走就算了。意思是说你别追我了,我要用箭伤你。可是这两次虚拽弓弦呐~~关羽倒误会了,哦~~~看来,说黄忠箭法如神~~名不符实啊。这员老将是徒有虚名。他根本不会射箭。要会射箭,他那箭怎么总不发出来呢。所以关羽是苦追不舍,眼看着都要把黄忠给赶到那吊桥上去了。这时城头上观阵的韩玄是亲自擂鼓哇,他擂鼓一是给老将军黄忠助阵,二呢~~他是提醒黄忠,你快拿箭射他呀。黄忠一看这箭不能不发啦,他扯动弓弦~嘎嘣~嗖~~~一箭发出去~噗~~~射中。

    关羽怎么不躲呀?躲也躲不及啦,那支箭象闪电一样,金风扑面~再想躲~~哪儿躲呀,噗~~~~好险。这箭射哪儿了?这支箭正射到~关羽那盔缨的缨根儿上。噗嗤~的这么一下儿,这箭射的那个准就甭说了,而且射的还奇。奇在什么地方呢?这劲儿是不大不小,这箭既不是射到盔缨缨根儿上~叭~一下儿掉下来,也不是~噌~的一下穿过去了,而是~呲楞~的这么一下子,这箭在那盔缨缨根儿上~~一边儿一半儿~~不动啦。嘿,这矜劲儿多难拿呀。象别头簪子似的~~别那儿了。

    哎呀,关羽心里头是暗吃一惊啊,他当时~~把赤兔兽就勒住了,拨马往回败。

    这就算败啦?还不败呀?这么大的关羽,脑袋上别着人家一根儿雕翎箭~还死乞白咧赖皮赖脸跟人打呀~~~那哪儿是关羽办的事儿啊。这就算输啦。而且关羽在回来的路上他心里在暗暗地感念黄忠啊,黄忠老将十分重义,正因为昨日~马失前蹄我刀下留了情,今日老将军~~才没有箭伤我命啊。看来刚才呀~~老将黄忠往下败两次虚拽弓弦那是告诉我别追了,我还误认为此老将徒有虚名呢。今日一见真是箭法如神呐。

    关羽佩服了。这就叫英雄爱英雄,

    关羽败了,黄忠也没追,他是左手持弓,右手一扶判官头,挺身观望,望着关羽的背影,黄忠点了点头哇。他打心里往外~~赞~佩~关云长。嘿,真是一条英雄好汉呐。自己怎么能够忍得下手伤他呢。而且此人十分重义,要是昨天青龙刀往下一落,现在~~哪儿还有黄忠黄汉升呐。为此啊,老将才在手下留情。不然箭中面门,关羽呀~~~当即毙命啊。老将看关羽回营了,自己~~也把人马带进城来了。到城楼,见韩玄交令。

    韩玄一看黄忠~梆啷~~把鼓槌儿往地上这么一扔吩咐人:“来呀,将黄忠老儿推~下~城楼,人头砍下。”捆绑手过来就把黄忠捆上了。

    哎?老将黄忠一看~这是怎么了?“韩将军,黄~忠~无罪。我为你保长沙苦战关羽你怎么把我捆起来杀了?”

    韩玄一听,“呸,什么无罪,你别来骗我啦。你与关羽私通合谋是要取我的长沙呀。你以为我没看见呐?我在城楼这儿观阵都观什么了?啊?哦~~~~昨儿个,你马失前蹄从马上掉下来关羽举刀不杀你。今日你本该一箭将关云长射死,可是你呢?引箭不发两次虚拽弓弦,第三次才把箭发出去,又箭射了关羽的盔缨。真是无私有弊呀。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快,推出去斩首。”

    推推搡搡把老黄忠由打城楼上给推下去了。这一下子可把韩玄手下的众文武吓坏了,呼啦~~~~的一下子,都给韩玄跪下了,一齐~~给黄忠求情啊。“哎呀~~韩将军,你可不能杀老将军黄忠啊。那黄汉升,乃是我长沙之保障,如果您要把黄忠杀了,咱们就等于把这座长沙城双手贡献与他人。请将军深思啊。”

    这么多人跪到这呵儿说情,你韩玄怎么也得给个面子~~~这家伙~~~别看他官拜长沙太守,他是在其位无其才呀,什么不是啊。韩玄把两个眼睛这么一瞪,“咄!大胆!你们哪个再敢给黄忠说一句情~~我就把你们一律同罪。”那就是说一块儿全宰了。说到这儿韩玄把脚一跺牙一咬哇,吩咐刽子手,“赶快行刑。”

    只听~叨唠~这么一声炮响~咔~噗~~~手起刀落,人头落地。

    老黄忠让刽子手杀了~~~没有~~介旁边儿跳过来一员大将抡起来一刀~~~把刽子手给宰了。

    随后这员将怒吼一声:“列位听了!狗贼韩玄~~鞭打士卒~轻杀将校,今日,敢枉杀老将军黄忠。他斩黄忠,如斩长沙百姓。我等焉能与此贼共事。今不如献长沙投关羽,杀~~死~狗贼韩玄!”说着话他过去~嘭楞~的这么一下子,把老黄忠的绑绳就给松开了。随后~噔噔噔噔~~由打马道跑上来了,跑到韩玄的跟前。韩玄抱头鼠窜,想要逃走~~哪儿走哇,咔~噗~~~手起一刀,把韩玄给宰了。

    众文武定睛一看呐~~哎哟~~敢情是这位。谁呀?此人姓魏名延字文长。他生得是~身高八尺开外,面如重枣,黑眉朗目,五绺长髯呐。

    这位爷什么时候来的?他来这日子可不少啦。就在襄阳城前他想接刘备进城,不是没接进去嘛,跟文聘俩人打上了,打了一阵子他想追刘备也没追上,他就跑到长沙投韩玄来了。韩玄也没拿魏延当回事儿啊,根本没重看他也没重用他,魏延气得整天呐~~喝闷酒儿。今儿个他在城下这儿站着,听说韩玄怎么着~~无端地要杀老将黄忠,魏延这气火实在摁不住了,他就把黄忠给救了,把韩玄给宰了。

    众文武一看怎么办?那就跟他反叭。哗~啦~~一下儿城门大开,魏延亲自~~到营中去请关羽,把关羽呀~给接到城中来了。

    关云长呢,挺高兴。一进长沙是出告示安民。魏延把所有的兵符令箭花名册~全都摆到这儿了。关羽一点名啊,文武众将全到了,可就缺一个人。缺谁呀?老~将~黄忠。

    老黄忠啊~~~回家啦。

    关羽一想~这怎么办呢,我得亲自去请啊。他转念一想,别忙。我先把大哥军师请来,然后,再去请这位老将军。想到这呵儿,云长让关平周仓去请刘备和诸葛亮

    甭请,刘备和诸葛军师来啦。敢情关羽呀~前脚儿一走奔长沙,诸葛亮就和刘备起兵了。也就算是关羽的一个后迎。所以说甭请啊~就来啦。

    刘备一进城啊~嚯~~长沙城百姓是举城相庆啊。设摆香案,两旁边儿是伏道相迎。刘备下马,步行来到帅府。帅府门前,韩玄手下的那文武众将,都在那呵儿躬身相候。刘备是一一安抚啊,各有封赏。随后刘备听关羽这么一说,说老将黄忠不露面儿。哦~~这位老将军躲藏起来了。我必须~~亲自去请。刘备啊~~带着礼物到黄忠家里把这位老将军给请出来了。

    老将军为什么躲起来?害臊啦。因为他想,身为大将,不能据守疆土,自己觉得没有了脸儿了。等刘备这一去,他一见刘备刘玄德~诶哟~这个人敢情这么仁义呀,黄忠感动了,就跟刘备一起来到了帅府。

    这时关云长又和刘备、诸葛亮介绍了魏延魏文长,说这个人功劳相当大,就是他杀的韩玄,救得老将黄忠,献的长沙。

    哦~~~魏延~~在案前施礼,诸葛亮上下打量打量他,把脸往下这么一沉,吩咐“捆绑手,将魏延推出去~~与我~斩首。”

    这声令下呀~~把刘备吓了一跳。“哎~~~军师呀,魏延将军~杀韩玄就黄忠献长沙~是有功之臣呐。您怎么将其斩首呢?使不得~使不得呀。”刘备都有点儿急啦。

    诸葛亮摆了摆手,“主公不必为其说情。魏延魏文长这个人呐~~反复无常。他食其禄~而杀其主,是不忠啊。居其土而献其地~是不义呀。似此不忠不义之人~~留他何用。速斩报来。”

    哎哟,连关羽都过来说情来了,军师你无论如何不能杀死魏延将军呐。大家都这么一讲情,诸葛亮勉强地~~点了点头,这才喝令:“将魏延~~推回。”

    可把魏延给吓坏啦,出了一身冷汗呐。原来他想啊,刘备和诸葛亮得把他待如上宾,请来上座,亲自为他满酒,要论封赏啊~~整个长沙城,他得是头一个儿。没想到~~差点儿让诸葛军师给宰喽。你说他能不害怕嘛。他现在是满腹狐疑呀,心说这位诸葛军师~为什么一见面儿就要杀我呢?现在~这么多人给他说情好不容易把绑绳松开了当然他得谢不斩之恩了。

    孔明看了看,“哼,非是我不杀你,若不是主公与云长将军讲情,绝不能将你放过。从今往后,你要恪守礼仪,奉公尽职,不得乱生异心。如敢反乱,我定斩你的首级。”

    嘶~~~呀~~~~魏延激灵打了个冷战呐,他赶忙回答:“是~~文长~~记下了哇。”吓得他是诺诺倒退,规规矩矩的~~往边儿上那儿一站,再也不敢扎咋呼了。

    因为什么诸葛亮一见魏延就要把他杀了呢?因为诸葛亮啊~~非常了解这个人。他知道魏延这个人呐~是狂妄自大反复无常。也就是说诸葛亮对他不放心,怕他日后反乱,这叫镇他一下儿,给他个下马威。魏延真害怕了。(原书中说魏延脑后生反骨,日后必反,自然是迷信之谈。说书人此处去掉反骨,进行分析,颇为合理)

    刘备一看诸葛亮把魏延给饶了,他这才放了心。然后在帅府~是大排筵宴,宴请文武。把老将黄忠请来上座,刘备亲自把盏。酒宴已毕,黄忠请刘备呀~~厚葬韩玄。然后他又给刘备推荐了一个人,推荐的是谁呀?刘表刘景升的侄子,叫刘磐。请刘磐呐~来到长沙作太守。诸葛亮和刘备呀~全答应了。同时呢,很称赞老黄忠,说老将黄忠能提出来厚葬韩玄他这是不记怨呐,请刘磐出世呢~~他不忘本。所以诸葛军师和刘备呀更加高看黄忠了。

    刘备和诸葛军师领着文武在这长沙大庆了好几天呐。值得一庆啊,一连得下了四城嘛。随后刘备和诸葛军师带领着人马,这才回到了荆州。

    刚一到荆州,诶哟,不幸的消息传来了。出什么事了?公子刘琦死了。嘿哟,刘备是放声大哭啊。他们叔侄的感情满不错呀。诸葛亮赶忙解劝,“主公,您不能光是这么哭呀。您应以国事为重身体为重。刘琦公子已经死了,咱们赶快治丧。”说着诸葛军师让二将军关羽去镇守襄阳,在荆州呢~给刘琦公子办理丧事。

    过了几天呐,刘备可就担上心啦。他担什么心呐?为了荆州哇。当初曾经跟鲁肃说过,公子刘琦~为荆州主,人家江东啊~没有办法来要荆襄。现在公子刘琦不在了~~~~这江东能不能~上这儿来讨还荆州来呀。刘备这心事啊~~让诸葛亮给看出来了。恰恰就在这时,巧了,有人来禀报,说江东派鲁肃鲁子敬来到荆州吊祭公子刘琦。哎得~~~~来了。这哪儿是来吊祭呀,要地方来了。

    刘备赶忙找诸葛亮,“我说军师,鲁肃来了。甭问呐,他是以吊祭为名~~是来找咱们要荆襄来了。我们~~该怎样对付啊?”

    诸葛亮想了一想,“主公您不必着急,咱必须如此这般。他有来言,咱有去语。”

    “哦~~好好好,啊军师,我听您的。”

    说着话,刘备和诸葛军师远出城郭来迎接鲁肃。

    鲁子敬真来啦?那还能有假呀。早就应该来呀。因为公子刘琦一死,他就应该到。为什么来晚了呢?因为鲁子敬没得出工夫儿来。

    自从赤壁大战之后,孙权孙仲谋啊~~领着人马去打合肥。他是久战合肥不下呀。因为合肥那呵儿~有曹操手下大将张辽张文远镇守。张辽威震逍遥津,是屡败孙仲谋哇。孙权在那儿打得很不利,是损兵折将。最后孙权给周瑜写去了一封信,让周瑜呀~分兵去救援他。周瑜正在那儿打南郡呢,身上还带着箭伤。打了半天,结果南郡和荆州、襄阳~~都归人诸葛亮了。愣把周瑜给气死了一回。后来一见孙权这封信,没办法啦,加之鲁肃和程普的解劝,周瑜呀~从南郡那儿收兵了。他回柴桑养伤,让大将甘宁~镇守巴陵,让凌统~守住汉阳,随后派程普和鲁肃领兵去救援孙权。程普和孙权合兵一处,去打合肥呀,也没打胜。还把个大将太史慈丧在了合肥。诶哟~~可把孙权给窝囊坏了。孙权呐,誓死要为太史慈报仇,要和张辽以死相拼。鲁肃和程普就解劝,“主公啊,这仗咱们不能再打啦。怎么呢?咱在赤壁得了胜,战败了曹操,得了这么多的辎重军需,不能全赔到合肥这儿啊。再说您是江东六郡八十一州之主啊,您怎么能总在两军阵前苦战呢?请您先回去,等咱们都督伤势好了之后哇,让都督领兵来取合肥。您看这样好不好。”左说右劝,孙权呐~~这才暂且罢兵,把人马带回了江东。怎么着他觉得这口气儿也没出来,憋得慌。

    恰恰这时候,他得到消息了,说荆州主刘琦死了。好,孙权立刻告诉周瑜,你让鲁肃哇~~去要荆州。虽然我没打下合肥来,咱把荆襄要下来也可以。干嘛非得要周瑜派鲁肃去呢?因为鲁肃在都督面前做过保证啊。他亲口说的~~都督您放心,只要刘琦一死,我就把荆襄给您要回来。这回刘琦真死了,周瑜就把鲁肃找来了。

    子敬就明白了,“都督哇,知道您找我干什么。您是让我去讨还荆州。我都准备好了,我是以吊祭刘琦为名,去要这地方去。”

    周瑜一听挺高兴啊,“啊子敬啊,那你就立刻动身叭。”

    “都督您还有什么嘱托?”

    “没有了。可就是一样,我还得提醒你,你要千万小心诸葛村夫。此人呢~~诡计多端,就是说,你别轻易上了他的圈套。”

    “嗨嗨~~”鲁子敬微微一笑,“都督,这回您放心叭。诸葛亮他就再怎么诡计多端,这回也没用啦。因为他和他家主公当着我面儿说的,刘琦一死,他就得还我荆州。”

    就这么着~鲁肃啊~就到荆州来了。

    到了这儿人家诸葛亮、刘备还和往常一样,是远出城郭前来迎接呀。鲁肃赶忙上前施礼,先问候了刘备和诸葛亮,然后寒暄几句,这才说:“我奉主公和都督之命,来吊祭公子刘琦。刘琦公子~不幸夭亡啊。年龄太小啦死的很可惜。”说着,到城里先到灵堂~吊祭了一番。这是惑人眼目,给人看的。实际鲁肃干嘛来啦~~两边儿全明白。

    吊祭完毕,诸葛亮军师设宴款待鲁子敬。鲁肃不象第一次啦,第一次来要荆州,那是堵着气儿来的,当时都督伤的那个样儿,他有点儿心疼。这次呢,挺痛快,是给酒就喝呀。喝了几杯酒之后,鲁肃一看差不多啦,该说啦,我干嘛来啦。

    “呵呵~~皇叔,诸葛先生,我在临来的时候啊,我家周都督是再三致意呀。致意皇叔和诸葛先生,说公子刘琦~~不幸早亡,请你们~~不要过于伤悲,要多多的保重身体。”

    刘备和诸葛亮听到这儿,都起身称谢呀。“谢谢都督的关心。”

    “啊呵呵,另外还有一件事,就是上一次~~我来讨还荆州,皇叔~和诸葛先生~~不是有言在先嘛,说是公子不在呢~~即刻将荆州~还给我江东。现在,公子已经去世啦,看来~~那么皇叔和诸葛先生一定~~要把这荆州交还给我东吴啦。看看您这个~~什么时候离开荆州哇。我怎么样儿回复都督,我们什么时候~把人马派来据守呢?”鲁肃说话是和颜悦色,态度非常好哇,是满面笑容啊。

    刘备这么一听,看了诸葛亮一眼,心说怎么样,军师,人家可开门见山找咱们要地方啊。他看诸葛亮~~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刘备想起来了,诸葛亮有言在先呐,说他有来言咱有去语。我不能先说,别回头我再说漏喽。最好啊,让我们军师说。可自己不能一声不搭呀,“啊?啊~~呵呵~~子敬,好说~好说~来来来~~把这杯干喽。”

    “啊?”鲁肃一听,“干喽?好,干喽。”捧起这杯酒来喝了。又喝了好几杯,也没人然这茬儿,鲁肃一看这怎么回事儿啊这个?“呵~~皇叔,诸葛先生,真的~~这荆州~~什么时候还我江东啊?”

    这句话刚说完,只见诸葛亮~把那酒杯往桌子上一放,放得劲儿大了一点儿,啪嚓~~把鲁肃吓一跳。嗯?心说怎么回事儿?他仔细一看呐,诸葛军师的脸色不象方才了,好象有点儿生气了。诶?鲁肃心想,我自从认识诸葛亮那天,我还没看他发过脾气呢。今儿这是怎么了?这气儿从哪儿来呀?

    只见诸葛亮,是正色回答鲁肃呀,整着脸儿,“子敬呀,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呢?难道非逼得别人开口说话嘛?”

    啊?心说谁逼您了?我哪儿不通情理了?“啊诸葛军师~~此话~~从何说起呀?”

    “子敬啊,别人不知道你应该知道哇,自从我高皇刘邦斩蛇起义以来,开基立业,传至于今呐。不幸现在是奸雄并起各据一方。少不得~天道好还~复归正统啊。我家主公刘玄德,乃中山靖王之后,孝景帝阁下玄孙,当今之皇叔。岂不可~~分茅裂土哇。况且我家主公~还是刘景升的兄弟,弟承兄业,有何不顺呢?你家主公孙权孙仲谋他是干什么的呀?他不过~是钱塘小吏之子,素无任何功德于朝廷啊。今日依仗着势力,占据了六郡八十一州,他还贪心不足,还想并吞汉土啊?鲁肃哇,那刘家的天下~~我家主公刘玄德~倒不应该有份,你主孙权~他反倒要强争。你应该知道,赤壁大战,我家主公是多付辛劳哇,众将用命,并不是你家江东之力呀。要不是我诸葛亮借来的东南风,恐怕你家都督周瑜周公瑾是一筹莫展叭。那时江南一破,诸公早已成为曹操阶下之囚啦。不用说~二位乔夫人~大乔小乔~早被曹操接进了铜雀宫,就连子敬你的家小~~~也恐怕保不住了叭。方才你问我家主公的话,我主为什么没有立即回答你呢。因为,我家主公认为子敬你是一个高明之士,用不着细说。可是你坐到这儿一味地讨还荆襄,迫使我孔明不能不晓之以理。望子敬~~深思。”

    你们太不象话了,逼得我们把这番话说出来了,你们太不懂道理了,岂有此理。

    孔明说完这话,出啊~~满满斟了一杯酒~咕嘟~~谁也没让,自己干了。然后把脸往过这么一转,不看鲁肃了。

    鲁肃再一看刘备呀,这位刘备把这眼皮往下一耷拉~~~跟个泥胎似的~~一声儿也不言语。

    嘿~~~~把江东这位讨还荆州的使臣,鲁肃鲁子敬,给干这儿了。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