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一三二回

更新:2018-04-08

     赵云按着诸葛军师的妙计行事,见刘备,诈称曹操兵取荆州。他催着刘备啊~~咱们赶快回城。

    刘备一想,我得跟夫人商量商量啊。他让赵云在门外等着。其实刘备啊~~他这也是在试探孙夫人。就是说我要走哇~~你是跟我走呐?还是你留在这儿?

    孙尚香夫人,是深明大义啊。不单想着跟刘备一起回荆州,而且还想了一个脱身之计。孙尚香文武全才深明大义,她记起在春秋时期呀,齐姜遣夫的这个故事来了。

    在春秋的时候,晋国的公子~~重耳啊,在齐国那儿是贪恋安逸,不想回国立业。那么齐姜呢,就和重耳手下的几个大臣,商量了一条妙计。用酒把重耳给灌醉了,硬把他给绑到车上了,拉出齐国呀,回晋国去创业。后来,才成了一位晋文公。那就是五霸之首哇。

    那么齐姜夫人能那么做,我怎么就不能跟随丈夫回到荆州~开创霸业?为这个,孙夫人这才下定决心离开江东啊。夫人也想到了,想这么轻易一走,恐怕不太容易。即便母亲能答应,哥哥孙权呐,也不会放过。那么怎么办呢?咱们要走的话得必须如此。

    这不眼看要过年了嘛,到过年的时候哇,咱们就去给哥哥和母亲拜年。当然见着孙权,不能说什么。当见着国太的时候可以跟国太说,咱们到江边去祭祖。母亲一定会同意。以祭祖为名,咱们就悄悄地啊~~离开南徐,回荆州就算了。

    这个办法真不错。刘备当即同意了。他立刻告诉赵云:“到了岁旦这一天。”岁旦?就是大年初一。(古代将新年第一天就叫旦,也就是现在的元旦这个名词的来历。虽然现在的农历新年跟古代的新年是一码事,可现在过农历新年习惯上已经不用这个名词儿了)“到这天一早哇,你把人马带出南徐城,往着荆州的方向,在大路边等候。我和夫人收拾收拾,只要我们一出城咱们是合兵一处立刻开拔呀。回家,别在这儿呆着啦。”

    赵云一听,“太好啦。主公啊,我一定到时把人马带出去。”他辞别了刘备和夫人,赵云回去安排去了。

    夫人这儿也没闲着。从打定计之后这就开始收拾东西,能拿走的啊~是尽量全拿走哇,因为这一走就不知道何年月日再回来啦。说实在的啊,也不想回来啦。当然这也不能让谁看出来,白天呢是该怎么玩儿怎么玩儿该怎么乐怎么乐,晚上呢,只好少睡会儿,打点细软。有那么些东西打点吗?啊?那是郡主孙尚香啊,一般人还得有点儿首饰衣服呐,何况是这位郡主啦。大收拾了好几天,可这事儿呢~谁也不知道。

    赵云那边儿在书院准备呀,更机密。还是吃饱了到时候去练兵,就象没这么档子事儿一样。

    到了大年初一这一早,刘备和夫人孙尚香很早就起来了。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就等着~~给国太拜年啦。

    孙权在五龙阁是大会文武啊。除去都督周瑜周公瑾,大概其都到了。刘备和夫人,先来到这呵儿拜见孙权。孙权这客气呀。孙权这些日子心情特别舒畅,为什么呢?周瑜这一计成功了。自己自从修理好东府之后,刘备夫妇往里这么一搬,从母亲~~以及这些不知真情的文武~~无不称赞呐。

    第一个老国太先乐了,“哎呀~仲谋~~你这个事情做的对呀。你这才算是个作哥哥的样子。你看,替你妹妹想的多周到哇。”

    文武呢?也是这么说呀。“哎?咱们主公孙权~~对刘备可不错呀。太~~~够说儿啦。哦,不是那么随随便便结完亲就完啦,如此厚待刘玄德。真不简单呐。”

    孙权听着高兴,心说~你们哪里会知道?我就要活活儿把这刘备呀~~困死在我江东。过不多久,荆州就归我东吴所有啦。

    孙权要不怎么这么高兴呢。

    这时有人进来禀报,说是郡主~~与郡马~来给国太主公您拜年来了。

    “诶哟~~说我有请。”

    说着,孙权亲自由五龙阁中接出来了。一见刘备,他们互致问候。然后孙权把刘备夫妇请进来和文武百官会见。

    在这儿坐了片刻,孙尚香一想不能总在这儿坐着呀,咱们得见母亲去呀。跟母亲说明之后她老人家一答应,咱好赶快走哇。

    刘备点了点头,“啊~~兄长,我们~~要去拜看母亲。”(刘备叫孙权兄长,多冤呐,比孙权大一倍还多~~~=  =,而且论辈分,刘备跟孙权他爸爸孙坚还是平辈)

    “哦~~~那赶快去叭。我就不陪啦。”孙权把刘备夫妇给送出去然后他是大排筵宴。

    刘备和夫人孙尚香到长寿堂~~来拜见国太。老国太一早就在这儿等着啦。儿子孙权来啦,文武也都给老太太拜过年啦,现在就等姑爷和姑娘了,来了。老太太喜出望外。刘备夫妇向老太太施了大礼拜了年,嚯~~把老国太给乐的。赶~快~赐座呀。刚要吩咐备酒,孙权呐~~领着文武在前面那儿痛饮,咱们娘儿几个~就在后边这儿吃个团圆饭。老太太想跟姑爷姑娘好好谈谈。诶呀~这夫妇二位到了国太的面前,老国太是怎么看怎么顺溜怎么看怎么高兴。

    刚要准备酒饭,让孙尚香给拦住了。“母亲呐,我们有一宗事情向您回禀。这几天皇叔心情一直很不好。”

    诶哟,老国太吃了一惊啊,“怎么了?玄德有什么不痛快的事啊?”

    “母亲呐,皇叔离家太久啦。双亲的坟墓~~在涿郡,常年~~不能扫墓哇,所以皇叔想起来很难过,他想借着今天岁旦之日,大年初一,要到江边去祭祖。那么孩儿我呢,也想跟夫主一块儿去。不知母亲您意下如何。”(要是老太太说她也一起去呢~~~=  =)

    “哦~~”老国太一听,“原来是为了这个呀。嗨,这何必烦恼呢,这是应该做的事情啊。好,我告诉他们,在江边设一座祭坛,让玄德呀~在祭坛上往北遥祭宗祖哇。女儿啊,这件事情本不应该跟我商量,这是个应该做的事。你呢~~是作媳妇的,虽然你没跟玄德回过老家,可能有些个亲友哇~姑舅啊~你都不太熟。(这些亲戚肯定没有,要有也早被曹操拿下了)尽管是这样,你也应该跟随你的丈夫前去祭祖。”

    真挺痛快。老太太哪儿知道姑娘撒了谎啦。那么郡主真在母亲面前撒谎啦?嗨唉~~~说来郡主孙尚香心里也很难过。本不应该跟母亲说假话,但是不说假话不行啊,不这么做根本脱不了身呐。

    玄德和尚香当即辞别国太,国太这就传令,派人去到江边修祭坛。让孙尚香给拦住了,“母亲,您不必派人修祭坛啦。我们东府有人,女儿我去安排叭。”

    老太太一听,“好~~~你们呐~~~别过于劳累。到那儿修完祭坛祭完祖之后哇,赶快就回来。娘我等着你们。咱们一块儿~~过年。”老太太还盼着呐,盼着闺女姑爷一块儿欢欢喜喜高高兴兴地过个年呢。不是有儿子嘛?儿子孙权太忙啊,他还得应酬国事应酬文武,哪儿有时间陪着老国太啊。老国太只好~~把这个欢乐的希望,就寄托在女儿的身上。她老人家哪里知道哇,就您这位爱女呀~~~今天插上双翅~~要飞啦。国太还蒙在鼓里呐。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刘备夫妇~离开了长寿堂啊,急急忙忙回到东府,把后门大开,赶着车辆就出来了。大小车辆,二十多台呀,那箱子柜子都满啦。拉的都什么呀?细软之物,穿的戴的什么都有。不是已经说了嘛,能拿走的是尽量拿走哇。就奔城外来了。赵云呐,领那五百精兵在路边已经等候多时啦。看主公~和郡主来了,当即~合兵一处,打马扬鞭催动车辆~~啪~~呜啊啊啊~~骨碌骨碌碌碌~~~奔荆州方向就下去啦。

    老国太呀~~大等了一天,也没等来。国太~~还给自己那儿解释呢,唉,这一祭祖,连设那祭坛,看来怎么也得忙活一两天呐。行啦,等着过破五~一块儿再说得了。老太太还等着呢。

    孙权呢?孙权喝醉啦。他在这五龙阁大会文武这通喝,跟这碰完杯跟那碰,喝的是酩酊大醉。

    您说这不麻烦了嘛。国太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孙权喝醉了,周瑜都督没在这儿,所以呀,刘备和郡主孙尚香太太平平地走了。

    已经走出好远去喽,有人呐,这才禀报给了顾雍。顾雍顾元叹这都是孙权手下得力的谋士啊,“嗯?”顾雍一愣,“不能叭。”

    “先生,真走啦。”

    “大年初一?刘备和郡主能上哪儿去呢?往什么方向走了?”

    “啊,奔荆州方向。”

    “啊?”顾雍当时脑袋~嗡~的一下子,“快!啊~备备~~备马。”说了一声备马,他骑着马就来找张昭来了。

    张昭先生~~也有点儿晕晕乎乎的啦。在书房这儿坐着呐,听顾雍一说呀~~腾愣~一下子就站起来了。“元叹,此话当真?”

    “哎呀~~子布先生,我怎么拿这事情开玩笑哇?”

    “哦~~快,快去禀报主公。”

    说着两个人手挽着手哇,说是走来的啊,倒不如说是跑来的。踢哩秃噜倚咧歪斜脚步仓惶~~就找孙权来了。进门儿一看~~这位孙仲谋躺到床上~~是呼声如雷呀。这呼打得跟打雷一样。醉成一滩泥啦。

    张昭和顾雍啊,在那儿对着喊叫:“主公醒来,主公~~您醒一醒。大~事~不好啦~~~”

    “嗯~~木啊木嗯~~~”孙权翻了个身,这二位以为主公坐起来了,一听啊~~又睡了。

    “嗨嗨唉~呀~~怎么醉成这样了呢。”张昭吩咐,“快,醒酒汤伺候。”端过一碗醒酒汤来,喝都喝不了了,怎么办呢?得往下灌。灌了三碗醒酒汤,愣没醒。急得张昭汗都下来了,“主公啊,您这一醉~~~可误了大事啦。”急得张昭~砰砰砰~直跺脚。

    那也没用啊。这人一醉了,那你什么办法也没有啊,必须得等他醒了酒。

    溜溜儿等了一晚上,眼看鸡鸣五鼓了,孙权~伸了个懒腰,才坐起来。“啊~~~~好酒哇~~好酒。”还好酒呐。

    “嗨嗨呀~~主公,大事不好。”

    “啊?”孙权看了看张昭和顾雍,“呃~二位先生,你们什么时候到的?”

    “我们已经在这儿守了您一宿啦。”

    “出什么事啦?”

    张昭就把刘备和郡主已经逃离南徐的事情这么一说。

    “哎!呀!”孙权~腾愣~一个鲤鱼打挺,由打床上就下来了,连靴子都没穿,光着袜底儿~~~他也急了。这么说刘备~~真跑了。不单他跑了,把我妹妹孙尚香也拐跑了。“好~~哇~~妹妹,你还有没点儿手足之情了?你走也不要紧,你得告诉我一声~~”告诉你哪儿走得了哇。孙权伸手由桌子上抓起一支大令来,“陈武、潘璋何在。”

    二将奉令,赶忙来到孙权的跟前,叉手施礼,“不知主公~~哪旁吩咐。”

    “给你们铁甲三千,立即将刘备和郡主追~追~~追了回来。不得有误!”

    “得~~令啊!”

    二将把令箭接过去当即点兵一声炮响,杀出了南郡。

    把孙权气得呀,咬牙切齿啊,嘿嘿~~这个枭雄刘备,他稳稳当当儿的啊~~~单赶这么个时候,大年初一~~他逃离了南徐,可恼哇~~~“我说子布~~元叹~~”

    “主公。”

    “你们怎么不早叫我一声。”

    “唉~~呀~~~”张昭听到这儿无可奈何摇了摇头,“主公您看。”

    “我看什么。”

    “您看那碗都摔碎了。那是盛醒酒汤的碗,给您灌了好几碗,您都不能醒来。我们都快急死了。”

    “嘿呀~~~~恨~杀~我也。”说着孙权一伸手由打桌案上抓起一块玉砚来~啪~~~~往地上这么一摔是摔为粉碎。

    就在这同时文武都到啦。程普老将刚一进屋,看孙权呐~~怒击玉砚,这么好的一块砚台给摔得粉碎,“嗨唉~~主公啊,你击砚有何用啊。我问您,现在您打算怎么办?”

    “老将军,我已经派陈武、潘璋二将,去捉拿刘备和孙尚香。”

    “唉呀~~不行啊。”老将军程普把手往后这么一背轻轻摇了摇头。

    “啊?”孙权一愣,他走到程普老将的跟前,“老将军,您因何摇首哇?”你干嘛晃头啊?

    “主公,去两个陈武、潘璋能起什么作用啊?”

    “我还给了他三千铁甲军呢。”

    “哎~~~我不是说人马多少,你就给他六千铁甲军,我看也无济于事。”

    “老将军,此~话~怎讲?”

    “您不想一想,刘备且不提,那郡主尚香~脾气十分暴烈,武艺非常高强,陈武、潘璋~~怎么能捉得了郡主呢?郡主要一发脾气还不得把这二将~和那三千铁甲军~~骂个四散奔逃哇?主公啊,您怎么就不想想这个呢?”

    “诶哟!”孙权一听,“可真是的。老将军,多谢你提起。哎~~~哎~蒋~钦~周泰。”

    “有。”“在。”

    这二将由打外边儿闯进来,孙权顺手一抓,抓起一支令箭来~~~他又放下了。怎么回事儿?他知道光传令箭也不好使,一回身,由打床头上~摘下来自己身旁经常佩戴的那口青龙宝剑。他先把宝剑~交给蒋钦了,随后才传令。“你去接应陈武、潘璋。就凭这口青龙剑,要能捉,就把刘备和孙尚香给我捉来,如果捉不得,你们就凭这剑立~~刻~取他项上的首级是提头来见,我有重赏。如果你二人胆敢徇半点儿私情,被我查知~我就要你们的首级。”

    “得令。”

    孙权是横了心啦,不单想杀刘备,连妹妹也杀。诶哟,这位孙权孙仲谋心这么狠呐?嗨,在当时后汉三国时期呀,有好~多~女性,都做了无谓的牺牲品啦,这里边儿也包括郡主孙尚香。您想啊,董卓求婚于孙坚,袁术约婚于吕布,曹操想把女儿嫁给袁谭,孙刘两家这次结亲,包括那位桂阳太守赵范呐,赵云打破桂阳之后他都想把嫂子嫁给赵云,这里边儿呀,都有不同程度的目的。如果他目的达到了是一好百好,目的达不到哇,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这就是封建时期的角逐。

    刘备和夫人呐~~确实走出好远去啦。这么说得啦,根本就没敢耽搁,连一顿象样的午饭都没吃,就在路边儿找个小山坳啊~~打了打尖~喝了几口那清泉水~继续赶路哇。哎呀也挺难呐?嗨唉~~~不管多大人物,只要是一逃跑,绝不会~~象在橡胶园背着手散步那么踏实。刘备现在恨不得一步跨到荆州哇。甭说一步到荆州,只要是一上了船,这心里就踏实一半儿啊。现在这心都悬着呢。因为你还没出人家江东的地界呢,这就等于在人手心儿里呢。

    跑着跑着,刘备猛听得身后远处里~~有号角之声。“吁~~~~”他把马带住了。扭项回头这么一看,只见远处影绰绰有旌旗摆动。不好~~~~追兵来了。怎么办呢?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快跑。

    赵云呐~~安慰刘备,“主公不要慌,您看,前面这呵儿有座山口,除了这个山口不远呐~~就是江边儿啦。越来越近啦,您不必担忧。”这是宽慰刘备,他也明白。

    刘备的车帐刚刚走到这山口这儿这么一拐弯儿,还没等拐过来呢,就听对面儿啊~~叨~~~一声炮响,紧跟着金鼓大作,哗~~~~无数人马拦住了去路。诶哟,这回可惨啦,是后有追兵前有堵截呀。这是哪儿的人马呀?还用问嘛,人家江东的人马呀。

    只见两员大将立马横刀把去路给挡住了。赵云一看呐,还认识。谁呀?丁奉、徐盛。两个人是仰面大笑啊,“哈哈哈哈~~~我家都督~真是神机妙算。刘玄德,难道说你想弃南徐回荆州不成嘛?我家都督已经派我等在此处等候多时了。我们劝你赶快是下~马~~授首哇。”你跑不了啦。敢情这哨人马啊~是周瑜安排的。

    周瑜呀~~写信给孙权,让孙权想办法软禁刘备,孙权按计而行了,周瑜也知道了,说刘备在东府这儿呆的挺踏实,但是周瑜也不放心。他总怕呀~~刘备抽空子~~溜喽。他把各个要道口都布置下人马了。

    丁奉、徐盛啊~~开始还不信呢,“哎?我说~~”

    “啊?”

    “咱们都督派咱们俩上这儿来干嘛来?这不是守清风嘛。”

    “让咱在这儿堵截刘备。”

    “嗨~~瞎闹,大过年的~~刘备疯啦?放着福不享他瞎跑什么呀。咱们主公对待刘备~~唉~~那简直太好了。他在这儿那福都享得没边儿了。别说刘备,搁我我也不走哇。打着都不走,何况还不打呢。”

    丁奉一听,“你别瞎说了,都督有这样的安排~想必~~他就略事如神。要不然他不能~~大过年的把咱们安排在这儿。”

    “嗨,不信咱俩打个赌叭。我说呀~~~甭说大年初一,介这儿到正月十五~~刘备也甭想来。”

    俩人正这儿说着呢,探事马跑来禀报,说是由南徐~来了一队车帐,已经探听清楚了,是刘备~和夫人孙尚香他们悄悄地离开南徐~要回荆州。

    “啊?”二将一听~“来啦?嘿,都督神算。快,准备。”刚传下令去,刘备的车帐就到了。他们这才一声炮响~拦住了去路。

    哎哟,丁奉、徐盛在马上刚这么一亮相,看见赵云了。嘶~~徐盛看了看丁奉,心说~~丁将军,您还记得这位不,都督派咱们南屏山杀诸葛亮的那天晚上~~不是他把诸葛亮接走了嘛。咱们在后边儿乘着大船还追呢,眼看都要追上了,只见人家赵云抬手~~射了一箭,把帆蓬的绳子给射断了,稳稳当当地把诸葛亮接走啦。今天刘备有赵云保驾~~~咱俩~~能截得住嘛。

    丁奉~~冲徐盛摆了摆手,那意思你就放心叭,咱们这是多少人呐,啊?后边儿还有追兵呐。这叫两头儿堵。一个赵云呐?三个赵云他也走不脱了。

    这时候刘备他们的车帐就扎住了,刘备一看这可怎么办呢。回过头来看了看赵云,“啊~~四弟,这便如何是好啊?”

    “主公,您不必惊慌。有赵云在此万无一失。”说到这呵儿赵云一抬腿~嘎楞~一下儿,由咬拧环把亮银枪就摘下来了。他想杀开一条血路~~~~

    “哎呀~~且慢,”刘备给拦住了,“四弟,你可要好好想一想啊,今日这地方非是昔日长坂坡可比呀。子龙英勇无敌,这我知道,可是孤掌难鸣呐。眼前这气氛可太紧张啦,事情也太紧急了。可以说到了万分紧急的时刻~~”

    刘备无意中说了这么句话。嗯?刘备这句话提醒了赵云,怎么?万分紧急时刻~~诶哟~~赵云想起什么来了?他想起了诸葛军师~~那第三个~锦囊~~妙计。

    (刘备回荆州是在建安十五年春正月,春节,春运高峰期还走得这么利索,不易哇)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