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一三三回

     刘备和夫人孙尚香,弃南郡回荆州。

    走到半路上,是前有人马堵截,后有军兵追赶。现在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呐。这事情太紧急啦。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刻,赵云想起诸葛军师那第三个锦囊来了。赵云把这个锦囊拿出来告诉刘备,说是咱们离开荆州的时候军师给了我三个锦囊,我已经依次拆开两个了,军师说事情不到万分紧急的时刻不要打开这第三个锦囊。现在呀~~可是火候儿了。主公您快看看。

    刘备急忙~把这个锦囊接过来,打开了这么一看,哦~~~他心头一亮。把锦囊交给了赵云,自己翻身下马,来到夫人孙尚香的车前,打起车帘,说:“我有要事要和夫人相商。”

    郡主孙尚香一听,“丈夫,有什么话要说就请讲当面叭。”

    “哎呀~~郡主啊~~~” 刘备眼圈儿又红啦。“事到如今,我不能不实言相告。我来南徐就亲呐,并不是~~出于孙权将军的真心实意~想把郡主你许嫁与我。是孙权和周瑜定的一计,以郡主你为香饵,钓我刘备。他们想把我扣在南徐~~索还荆州。这么危险我怎么还来了呢?我因为久慕郡主的芳名,知道郡主有男子之风~英雄气概,我刘备才不避刀剑~前来南徐就亲。承蒙国太做主,我们已经结为夫妇。年前子龙将军与我和郡主说曹操领人马来取荆州~~那是一句诈语呀。并没有这一件事。我们就想啊~离开南徐赶快回荆州。因为我们进来察觉到吴侯~~又要对刘备下毒手啦。备危在旦夕,不得不采用这么一个脱身之计呀。承蒙郡主错爱,随我一同回荆州。今日看来吴侯根本不想放我走啊。郡主请看,前有人马截路,后有军校追赶,现在我们是走投无路。只有郡主~~能解此危啊。郡主如念夫妻之情垂怜刘备,您就出面排难解纷。如不然,我刘备情愿死于车前,我也绝不能让他们把我绳捆索绑带回南徐。常言说大丈夫可杀不可辱啊。我愿在车前一死,以报郡主~~和国太~知遇之恩。”说完了这番话,刘备这眼泪又下来了。

    诶哟,刘备这番话啊~~打动了郡主孙尚香。刘备的词儿挺硬啊?这都不是他的话,都是诸葛亮军师那妙计上写的。刘备啊~这词儿背的还真挺快,到这儿他就劝说出来了,一点儿没落。怎么说打动郡主了呢?不单打动了,郡主听完这番话好似万箭钻心~心里很难过呀。她气恨兄长孙仲谋,她更恨周瑜周公瑾。她一直认为哥哥孙权,为了自己的终身大事~~挑选佳婿,这才选中了这位当代的英雄~刘备刘玄德。自从在闺中听到这个喜讯之后,一直是欣喜非常啊。和刘备~~结了婚,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这档子事儿。刘备也没法儿跟她说呀。今儿个才真相大白呀。郡主是又气又羞又难过呀。

    “既然我家兄长不仁,也就难怪尚香不义啦。兄长不念手足之情,我还怎么能和他重相见呢。丈夫且请宽心,今日之危~~由我来解。”

    郡主说完催动车辆就奔前边儿来了。吩咐人:“把车帘给我高高卷起。”啪~~把车帘儿卷起来,郡主往前一探身,“什么人?挡住了我的去路。”

    丁奉、徐盛二将在这马上正张牙舞爪地这儿咋呼呢,忽然间一看~诶哟~郡主~~~嘶~这俩赶忙啊~~是翻身下马。咵~嚓~~把手中的兵器往地上这么一扔,抢前几步叉手施礼,“丁奉、徐盛~~参见郡主。”这么客气吗?那当然了。谁不知道郡主孙尚香啊,她严正刚毅~东吴众将皆惧呀。都有点儿怕这位郡主。

    孙尚香点了点头,“哦~~~原来是丁徐二将。”

    “啊~~末将在。”

    “你们率领人马拦阻我的车帐~~这是何意啊?”

    “啊这个~~~启禀郡主,我等~~奉周瑜都督的将令,前来~~捉拿刘备~~~啊~~哎~~”这句话扔出去了~~~~俩人儿也有点儿后悔了。怎么了?说话得留点儿神呐,刘备是谁呀?那是郡马呀,郡主的丈夫。大汉皇叔刘备的名字~~我们能随便儿叫嘛。可已经叫出来了。

    这几句话,可把郡主气坏了。他要不提这周瑜都督哇,郡主这火儿还小点儿,一听, “什么?周瑜?呸,周瑜这个逆贼。我们东吴~~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亏~待~他的所在?他敢胆~大~妄为派人马拦阻我的去路。我今天是奉母命,已经禀告我我家兄长,我随同丈夫刘备回奔荆州。你们今天奉周瑜之令拦劫我夫妻~~哦~~~~我明白了,你们这是要~~抢劫我们的财物。”

    好么,这二位何着是强盗。

    哈哈嗨~~~丁奉、徐盛一听心里这难受,激灵打了个冷战,心说~郡主,您说话这嘴可太厉害啦,我们至于嘛我们。我们是江~东~的大将,我们跑这儿拦路劫财来啦~~~~您不单是骂我们,这连我们都督都骂了。多新鲜呐,骂的就是你们都督周瑜呀。意思好象是说你们上下串通一气,今天是拦路行抢。俩人赶忙禀手施礼,“启禀郡主,啊~我等~不敢。我们是奉~~都督之命。”那是周瑜叫我们来在这呵儿堵截刘备,这里不干我们的事儿。

    这俩啊~也看不出个火候来,你们就少提两句周瑜叭,这不是给周都督找事儿嘛。他一口一个不离周瑜,郡主越听越生气。“住口!你们只知道周瑜周公瑾~~哦~~你们奉周瑜之令,周瑜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你们怕周瑜,怕周瑜杀了你们。周瑜能杀得你们~~难道你家郡主就杀不得那周瑜!”

    “呃~~啊。”这俩一听脸儿都白啦。心说郡主这话说的有理呀,包括我们都督周瑜在内,都得听人家吴主孙权的。江东六郡八十一州是人家孙将军的天下。我们端的是谁家的饭碗呐?我们属谁管呐?把姑奶奶惹火儿了~~还好得了啊?

    这俩还想解说几句呢,人家郡主不听了。气得怒吼一声:“把道路给我~~闪开!”

    “遵命。”丁奉、徐盛赶忙~腾腾腾~往后倒退好几步,冲军校一摆手~那意思把道儿让开。呜啊~~~~人马往两边儿这么一闪,把大道给腾出来了。

    郡主回身告诉刘备:“请丈夫上马,我们~~赶~路。”啪~~把车帘儿往下这么一放,呜哇~~~~夫人与刘备的车帐象一阵风似的过去了。

    丁奉、徐盛低头耷拉甲的站着。这时跑过一员偏将来,“启禀二位将军,郡主车帐已过。”

    “知道啦~~~”

    “军校在候将军之命。”郡主过去了咱们怎么办呢。

    “原地歇息片刻。”

    “遵令。”

    扑通~~~~~怎么了?这丁奉、徐盛啊~~坐在那道边儿那石头上了,俩人坐这儿这窝火呀。怎么办呢?回去~~见都督周瑜怎么交代呀?何着把咱们白派来了。

    “刚才不应该让过去。”

    “啊?”丁奉一说这句话徐盛瞪了他一眼,“不应该让过去?那你怎么不拦呐?”

    “啊~他这个~~~我不是拦不了嘛。”

    “说那废话有什么用啊。”

    正在这时陈武、潘璋的人马就到啦。啊呜啊~~~~吁嘁哒哒~~~“吁~~~嗯?”陈武、潘璋在马上这么一看丁奉、徐盛这怎么了?啊?怎么这么没精神呐,跟霜打了似的。“哎,二位将军请了。”

    “请了。”

    “可曾看见刘备与郡主的车辆。”

    “刚给这儿过去。”

    “哎~~~~你们怎么不把他拦阻住?不把他们捆绑起来?”

    哼,丁奉、徐盛瞪了他们两人一眼,“捆绑谁呀?郡主在车上呢。谁敢动手捆呐。”

    陈武、潘璋互相看了看,“二位将军,我们奉吴侯君旨,前来捉拿郡主与刘备。”

    啊~~~丁奉、徐盛一听来了精神了,俩人~噼哩扑噜~站起来了。“你们是奉将军之令~~来捉拿郡主的?”

    “那~~是自然。”

    “那咱们合兵一处叭。”

    “车帐呢?”

    “就在前面不远。”

    “来,追。追了上去。”

    呜哇~~~~~~领人马追上来了。展眼的工夫就追上了。

    刘备和夫人的车帐啊,走出去也没有几里路,走的再快也不行,因为什么呢?这江东人马,大部分都是马队呀。那多快呀。你什么车帐有它快呀。刘备在马上回头这么一看,诶呀~~不好啦。他赶忙往前一带马,来到车旁,“呃~~夫人,后面追兵又上来了。这便如何是好啊。”

    夫人在车中探身回头这么一看,哎呀,只见远处里是尘头大起呀,传来了隆隆战鼓之声是人喊马嘶。夫人嘱咐刘备,“丈夫不必惊慌,您带领些人先在前面赶路。把子龙给我留下由我来断后。”好么,孙夫人刚才是开路先锋,现在成了后卫部队了。

    刘备一听,“只得如此。”他带领着二百军校,在前边儿走下去了。

    孙夫人~啪~~吩咐一声,把车帐这么一横,就把这大道给茬住了。赵云赵子龙就在夫人的车旁是立~马~横~枪。夫人吩咐,“把车帘儿打起来。”这回打车帘儿啊,孙夫人不在车里边儿坐着了。下来了。往车前一站。

    这工夫儿,丁奉、徐盛、潘璋、陈武四员大将都到了。呜啊~~~“吁~~~~哟~~”丁奉一看~~坏了,郡主下了车啦。郡主都站那儿了我们还在马上坐着呀?我呀~我下去叭。

    敢情呀~这人心理反应才怪呢,怎么呢?互相影响。陈武、潘璋那意思啊~~想要跟郡主说,说什么呀?我们甲胄在身~不能下马施礼~望郡主见谅。谁也得原谅我们,我们是武将。现在一看~~啊~丁奉第一个下去了,哦~他能下去,我们在这儿干嘛呀。噼哩扑噜~这四位全下来了。谁敢拿刀枪啊。规规矩矩走到郡主跟前,一排往这儿一站,叉手施礼,“哇啊呜~喂哩~哈呵~~~”什么呀说的都是?听不出个数来。谁说有个数来着?四个人一块儿嚷嚷,各自报各自的名可不是乱七八糟一大堆嘛。

    反正郡主都认识他们,啊~陈武、潘璋、丁奉、徐盛。“我来问你们,你们领人马~~在追赶何人呐?”

    “啊~~启禀郡主,我们在追赶~~~刘~啊~刘~皇~~叔~~~” 丁奉一想,这回我客气点儿叭我,我别大喊刘备了。大概我叫这名字啊~~人家郡主不大爱听。

    “谁让你们来的?”

    “啊~奉吴侯君旨。”

    “咄!”郡主抢前一步,吓得四将是喏喏倒退呀,郡主又火儿啦。“好大胆!哪个吴侯给你们传的令?让你们来追赶我们夫妻。我今天是奉国太慈旨兄长的将令,随同丈夫刘备回奔荆州。你等敢假意捏造~奉吴侯之令来追赶我们。哦~~~现在我才明白,你们这些大胆的匹夫,就是你们!离间我们兄妹不和。我与皇叔结亲是母亲做主兄长为媒,江东文武百官全来祝贺呀。今日我是随丈夫回家省亲,又不是和别人私奔,你们倚仗兵多势众,难道说~~要加害我们夫妇~不成?”

    嗬~~这些话~~象刀子似的,哪儿是说话呢,是拿刀子扎这几位呢。这几个啊~~都差点儿蹦起来。丁奉、徐盛、陈武、潘璋互相看了看,他们心中暗想,想什么呀?算了叭。郡主是谁呀?是东吴主孙权的妹妹。一万年下去,也是人家亲人家近呐。人家是兄妹呀。再说~~吴侯是出了名的大孝子,在母亲国太面前连大气儿都不敢出,老国太说什么~他得听什么。这今儿要把郡主惹翻喽~~回到南徐跟国太一哭一闹,国太把孙将军找去数落一顿,孙将军回过头来一翻脸~~倒霉的~~是我们呐。再说活生生的例子在那儿摆着呐,丁奉、徐盛不知道,陈武、潘璋清楚哇,就那贾华~~那不是孙将军下的令嘛,弄到甘露寺那儿埋伏去的要杀刘备,那时候还没结亲呐,是相亲,把国太气得不得了,差点儿把贾华给宰喽。当时国太问贾华,谁让你来的,都没有一个替贾华说句话的。这事儿贾华都告诉我们了。瞧今儿这架势啊~~~和甘露寺那天查不了多少。咱别找不自在了。再者说~~~~~四个人不约而同看了看夫人车旁的那位赵云赵子龙啊。赵云~是剑眉倒竖~虎目圆睁~紧握亮银枪啊,瞅那架势,就等郡主一声令下,只要是把手轻轻这么一抬,赵云就杀过来了。嘶~咱们四个~~~~咱们四个也够呛打得过他。四位又一萨摩~~~这刘备哪儿去了?刘备没音儿了嘿。哦~~~甭问呐,大概刘备呀~~已经先回了荆州了。咱们闹了这么半天~~~为了什么呀?不是就为了捉刘备嘛。刘备都没影儿了~咱们在这儿起什么哄啊。

    四个人想到这儿不约而同~咵~~~把双拳一抱举过头顶,头一低~往道边儿那儿一站,一声儿不言语了,那意思~姑奶奶~~您爱怎么地怎么地叭。

    郡主一看也是火候儿了,给赵云递了一个眼色,然后自己回身上车了。咵~~一鞭子下去~哇啦哇啦哗~~~~车辆走出有一箭多地了,赵云这才把马头拨过去,看了看丁奉、徐盛、陈武、潘璋四将,四将军把嘴这么一撇,投过来一个蔑视的目光~~~走了。

    这四位一瞧啊~~行了,赵将军,够份儿了您。您走叭,我们就这么看着~~就这么看着~~那怎么办呢?这几位研究了研究,“我说咱们怎么办呢?”

    陈武、潘璋一想,“我们俩反正得回去给个信儿。要不这么着得了,您二位也回去告诉都督一声去得了。”

    “对了,反正得有个回话儿啊。”

    就在这时候,就听远处里~叨~叨~叨~~鼓噜鼓噜噜~~啊哗啊~~~

    哟,这怎么啦?是不是吴侯又派兵来了?四个人一挺身,只见远处里有一哨人马象一阵旋风似的就过来了~~扑呜啊~扑呜~~~可见军情之火急。前边儿有两匹战马,马上坐的是蒋钦、周泰。

    蒋钦怀里头抱着青龙宝剑,啪~~一摁马头,“嗯?丁徐二位,陈潘二将,你们在此则甚?”

    “啊~~蒋将军周将军,我们在这儿歇着呢。”

    “歇着?四位将军,可曾看见~刘备与郡主的车帐?”

    “啊~~看见啦,刚从这儿过去。”

    “哎?你们怎么不拦截呢?”

    “谁敢劫呀。嘿呀~~蒋将军周将军呐,方才是有这么这么这么回事。我们二位~~在前边儿这儿堵着,他们二位~~在后边儿追上来的,是堵也没堵住~追也没追着。追着了也等于没追着。是这么这么这么回事儿。郡主把我们大骂了一顿,过~~去了。我看呐~~您二位也就算了叭。”

    “啊?”蒋钦、周泰一听,“算了?那哪儿行啊。你们看~~~”

    “啊?”四将抬头一看,“这不是吴侯佩戴着那口青龙宝剑嘛。”

    “正是。便是吴侯怕道如此,封一口剑在此,叫先杀他妹,后斩刘备,违者立斩。”

    “嗨哎~~”几位将军这么一听,“早有这把宝剑~~那何必我们受这么一通儿窝囊气呢。看来他们走得不远,咱们追上前去。”

    “等一等。”蒋钦一摆手,“丁徐二将。”

    “有。”“在。”

    “有劳你们二位,赶快回去回复周瑜都督,请都督发人马由水路堵截。我等~从旱路追赶。谅刘备是插翅难逃。”嗬,蒋钦~~那真是帅才呀。

    丁奉、徐盛一听,“就依蒋将军。”二人飞身上马~~呜哇~~~~跑回去给周瑜送信儿去了。

    这呵儿~~蒋钦、周泰、陈武、潘璋四将高举尚方宝剑催动人马~由后边儿就追下来了。

    刘备~~这时候在哪儿呢?已经到了江边了。刘备来到了江边举目这么一看,“唉呀~~~”他这才轻轻舒了一口气,荆州~遥遥在望啦。现在我们算到了老虎嘴边儿上啦,不过也不能大意呀,要一大意老虎~呗儿~一吸气~~还得把我们吸到嘴里去。哎~得找船呐。想到这呵儿刘备一看,诶哟,那么宽阔的江面呐,一只船也没有。这时候后边儿的车帐也赶上来了。

    刘备看了看前边儿的长江,又瞅了瞅身边儿这疲惫不堪的军校,不由得心中一阵难过呀。刘备难过什么呀?他想起江东那好生活来了。在东府里,是茶来张手饭来张口~一天到晚吹打拉弹唱啊,吃喝玩儿乐,多美的日子啊。放着那好日子不过~~~我遭这份儿心干嘛呀。想到这儿啊,自己心里这么一酸,暗暗掉了几个眼泪。

    赵云一催马从后边儿上来了,哎?他看刘备~眼圈儿发红,“主公,这您何必难过呢。眼看咱们就到家啦。这不是都到了江边了嘛。我已经打听了,此处~叫刘郎浦,过江就是荆州啦。”

    “嗨唉~~”刘备点了点头,“四弟,我也知道。不过你看~~”说着,刘备用这马鞭子这么一指,“这江面上没有船呐。这没船这江怎么过呀。”

    赵云一听,“嗨嗨哎~~~主公,这您何必着急呀。咱们可以沿江找一找嘛。”

    “能来得及嘛。”

    “您就望安叭。”说着赵云一催马,走到最前边儿,沿着这江边找船。

    船还没等找到呢,听身后远处里传来了鼓号之声。刘备赶忙一带马,跑到一个小土丘上来了。他登高远望,哎呀~~只见远处是尘土弥天呐。这是多少人马呀。人马不少啊,好几拨儿合一块儿了~您琢磨能少得了嘛。“诶哟~~~吁~~~~”刘备带过马来又回头看了看这长江,前有长江拦路,后面有大队追兵,看来今日~刘备无生矣~~~~活不了啦。

    一瞬间,蒋钦、周泰、陈武、潘璋的人马就到了。蒋钦在鞍桥上这么一看,“嘿嘿,那土丘上站的不就是大耳贼刘备嘛。”

    “是~他~~快~快~快取下他的首级,回南徐交令。”

    刘备啊~~是拨马就逃啊。往前跑不多远看赵云迎着他过来了,“主公,您不要慌啦,请看,船。这儿有几十只商船呐。”

    刘备顺着赵云手指方向这么一看~果然~~前面江边不远~~这儿停泊着几十只大船。“嗨呀呀~~子龙啊,快跟他借一借。”

    “嗨唉~~”赵云一看,“主公别借啦,现在没有商量的余地,咱们先上船。离开江岸有什么话再说。以后咱们就重重地酬谢船主呗。”

    说着,连车帐带人马全上船呐。刚登上船头,只听耳边传来了贺喜声:“恭喜主公,贺喜主公啊。”诶哟,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呀,怎么这么亲切呀。可有些日子没听见这声音啦。刘备顺着这个声音转过头来一看,身边站立一人,羽扇纶巾~~身披鹤氅,手里拿着一把~~鹅毛大扇。哎哟~~正是军师诸葛孔明。

    刘备赶忙一拱手,“哎呀呀,不知军师~何时驾到。”

    “主公,亮~~在此处已经候驾多时啦。主公,您先领着我拜见拜见夫人叭。”

    “啊~~~~军师~随我来。”说着刘备~拉着孔明过来见过郡主孙尚香。

    孔明军师~请郡主到舱中休息,然后吩咐一声,“开船。”

    叭~~船篙一支~出啊~~~~船刚离岸,蒋钦、周泰四将的人马就到了。“诶哟,坏了,刘备呀~~让诸葛亮给接上船去了。”

    “那慌什么,开弓~放箭。”梆~~哧哧哧~~~~~遗憾喏,箭射出去不少,但是够不着。

    诸葛亮在船头一站,告诉蒋钦:“回去,告诉你家都督,以后~~再不要让他使用美人计啦。”

    军师的话还没说完呐,只听江水大作~~呜哗啊~~~~~~~诶哟~这怎么了这是?船上的那些人扭项一看,只见在远处江面排开了无数只战船。有一杆帅字大旗迎~风~飘摆,宝蓝缎色的大旗红飞火焰上书几个大字~三军司令~~周。(此处说的顺嘴了,说了“司令”一词。这不能算是失误,而是提起听众兴趣的一种处理。跟同福客栈里的人说现代名词儿是一个道理)

    周瑜的战船已经封锁了~~长~江。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