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一七五回

更新:2018-04-08

     伊籍奉命,江东下书。以割还三郡为条件,请孙权出兵~攻打合肥。

    孙权想了想,他让伊籍呀~刀到馆驿去听个信儿。自己呢,马上把文武全找来了。把这事情这么一说,说诸葛亮这什么意思?

    他手下的谋士张昭这么一听啊,“嘿嗨~~主公啊,这不是明败着嘛,因为曹操~定了汉中~收了张鲁,取了川东,得陇望蜀哇,他有意进兵西川。西蜀吃紧,刘备、诸葛亮才给咱们来这么封信,割还三郡。原来他怎么不给咱们呢?干嘛来个虚晃一枪?如果说那回是诈呀,这回可是真的啦。”

    “诶呀~子布哇,这么说~~你说咱们出不出兵啊?”

    “主公,应该出兵啊。这是个一举两得的事情啊。就是诸葛亮不给咱们来这封信,我们还想劝主公您去打合肥呐。因为曹操远征汉中,他想回兵来接应合肥都来不及。正好~~诸葛亮来这么封信,咱们送他一个顺水人情。我听说合肥这地方~~人马还不多,大概不足一万。只有张辽在那儿镇守。主公您要打的话~~您可以多带些人马,一举~~就把合肥攻下来了。要是顺利的话主公您就长驱直入,兵进许昌啦。即便进不了许昌,咱们得过合肥来,这不是还有三郡呢嘛。要不然诸葛亮凭什么把这三郡割给咱们呢。咱白捡这么仨地方儿。不过有一样,您还得把伊籍找来,跟他说一说,还得跟他要个条件。什么条件?就是说我们把合肥给你打了,你光给我们这么仨地方不行。荆襄九郡你都得给我们。要不然呐,我们不起兵。看他说什么。如果他要答应了,您立刻~~就可以发兵。”

    “嗯~~~”孙权点头哇,“就依子布之计。”

    孙权又把伊籍找来了,跟伊籍先生一说,说你光给我们这么仨地方儿不行,你得把这荆襄九郡~~都还给我们。因为这地方当初你们跟我们借的呀。你们主公说了不算。

    伊籍早有准备了,不是伊籍先生准备的,是诸葛亮吩咐的。“嗨~~~我说孙将军,这事儿还用你说嘛?其实啊,那次~~诸葛子瑜到西川,我们就想~把这荆襄九郡还了。因为什么没还呢?因为当时啊~我们没取过川东和汉中来。现在如果您要是出兵一打合肥,曹操一回兵,我家主公~就可以定川东取汉中。取了之后,我听我主公说了,立刻~~把二君侯关羽将军调回汉中镇守。我们就把这荆襄九郡~~都给您倒出来了。那不带错的。我家主公~和我家军师~~那是信义素著哇。将军,别人不了解,您还不知道嘛。”

    孙权瞪着俩大眼睛瞅着伊籍呀,心说~~你们这些人说话都有准儿没准儿?他答应的真痛快啊。嗨~~~有准儿没准儿啊~~~我先把地方拿过来再说叭。“好,伊籍先生,请你赶快回西川,回复你家主公刘备,我立~刻~~起兵。”

    “多谢将军。”

    伊籍先生~~这使臣呐~~嗨,当的真漂亮。痛痛快快的,到这儿没费多大事儿,收拾收拾人家回去了,给送信儿去了。

    孙权这儿就忙开喽。忙什么呢?他先把鲁肃找来,告诉鲁子敬,赶快收三郡。这仨地方儿得拿过来?啊。呃~~不行,夜长梦多呀。诸葛亮的心眼儿太多,如果您不拿过来~呗儿~一下,他一变脸~~这地方人又不给了。我怎么办呢我?所以得先把这地方拿过来。这~~孙权心里就踏实了。

    张昭催促孙权赶快进兵是兵贵神速啊。不能耽误,等曹操一回兵,那咱们这合肥就打不了了。孙权心说我不用你催~~子布~我知道。现在我已经把众家将军给召回来了。

    他派甘宁、吕蒙为先锋~~蒋钦、潘璋为后卫,由孙权亲自带领徐盛、董袭、陈武、周泰~~为中军呐,派凌统为总接应。领水旱两路人马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直取合肥呀。

    先锋官吕蒙给孙权出了个主意,说是,“主公啊,您要打合肥,必须~先取皖城啊。皖城乃江北重镇呐。这地方可了不得,土地肥沃,每年打的粮食特别多,可以说那是曹操一个重要的产粮区。咱要把这地方得过来~~粮草咱们不愁啦。这还是其次呐,更主要的,那是给合肥以很大的威胁。如果把皖城拿过来,合肥咱们就等于取过来一半儿啦。”这皖城在哪儿啊?就是现在的安徽潜山呐。

    孙权一听,“对呀。吕蒙将军言之有理。你们立刻进兵皖城。”

    谁在皖城那儿镇守呢?庐江太守朱光。朱光听见消息啦,说是孙权亲自领兵十万~~要打合肥,先取皖城。我怎么办呐?朱光一方面写书信,送往合肥交给张辽告急呀,让他赶快派兵增援。另一方面自己是城门紧闭免战高悬,说什么~~我也不跟你孙权打。我也打不过你。等张辽将军来了,咱们再见分晓。

    吕蒙、甘宁把人马带到皖城前,干骂战呐~~没人出来打。二位将军这么一商量,咱们怎么办呢?依着甘宁呐~~干脆~~咱们就在城外头给他堆土山呐,把那土山堆得跟那城墙一边儿高,咱不是就可以攻了嘛。这个办法要不行,咱就挖地道。把地道一直挖到城里去呀。这就叫一上一下。哪个为上啊?

    “嘶~~”吕蒙听到这呵儿想了想,“甘宁将军,这两个办法都不行。”

    “怎么回事儿呢?”

    “太费工时啊。你堆土山你不得运土嘛,你挖这个地道得一锹一锹地去挖呀。人家城上是管干什么的呀,他备了多少礌石滚木和弓箭手~~咱们都不清楚。为此我想啊,甭费那劲,干脆~~~在你们就立起云梯~~给他硬攻啊。重赏之下有勇夫。你我两个人呐,率先垂范,身先士卒。谁先杀上城头,咱们就给予重赏。”

    甘宁一听,“吕蒙将军,你这主意干脆。听你的。”

    这两位先锋官呐~就分了工了,来了个二龙出水。甘宁、吕蒙在最前边儿,领着军校,攻这皖城。嗬~~打得好凶啊。城上的滚木往下砸呀,是乱箭齐发呀,那箭呐~~象冰雹雨点儿一样,简直都成了箭林了。甘宁呢,没有半点儿惧色呀,他挥动手中的兵刃拨打箭支,带着军校呼喊着往上冲啊。

    可把朱光吓坏了,我这俩要干嘛呀?朱光心里这么一紧张,出了破绽啦,让人家江东军校攻上城头来了。甘宁~大叫一声啊,手起刀落,就把朱光太守给斩了。虽然江东伤了些个军校士卒,可是很顺利的,就把这皖城取过来了。

    趁热打铁呀,孙权呐~~立刻进兵合肥呀。

    张辽呢?接着朱光的那告急文书啦。张辽亲自领着人马~~来接应皖城。走到半路上,听说皖城丢了。张辽一想,不好,合肥吃紧呐,我得赶快回去。他立刻把人马就带回来了。

    张辽把人马带回来呀~~这时候汉中的曹操已经派护军薛悌~把那信~~给送来了。曹操这信~~来得非常及时。张辽把信接过来这么一看呐,信皮儿上写着四个大字,什么呀?贼至乃发。说是孙权的人马不到,你还不许拆这信看。张辽就真没敢看呐。把这信放起来了。这位下书的薛悌先生~~还不走了。怎么回事儿呢?来的时候曹丞相有话,就让他住在合肥这儿不动。那是怎么个意思?敢情啊~~曹丞相嘱咐薛悌啦,说是张辽、乐进、李典这几个人不太和,你必须在其中周旋一番让他们协力同心,以拒江东进犯之兵啊。薛悌一看真是这么回事儿。

    张辽就把丢皖城这事儿啊~~跟乐进、李典说啦。说现在孙权亲自领十万人马,让甘宁、吕蒙为先锋,来取咱的合肥。二位将军,您看怎么办?

    乐进、李典呐~~没言语。这是怎么回事儿呢?你作主叭。因为你是荡寇将军,而且被封为~~都亭侯,你不是合肥的大帅嘛,你说怎么办叭。

    哟,这是给张辽一好瞧啊。敢情这乐进、李典~~对张辽有点儿不大服气。荡寇将军可以,你这都亭侯~~~好像比这二位高出一块。人家这俩人呐~~是曹操的心腹将官,一直就跟随着曹操。张辽呢?是吕布的人。所以乐进、李典呐~对张辽不大服气。其实,这乐进、李典二将不对啊。怎么回事儿?张辽虽然是吕布手下一员大将,可是此将~智勇双全呐。自从弃了吕布之后归顺了曹操,张辽~是战功显赫呀。他转战河北各个战场,立下多少汗马功劳。曾多次在不利的情况下,那张辽不顾个人的安危身先士卒,屡败袁谭、袁尚,斩乌桓单于沓顿于柳城,屯土山曾说降过关羽呀。要不怎么~~曹操封他为都亭侯呢。曹操~~那对张辽可是另眼看待。把他当做股肱之将。这乐进、李典呐~~说白喽哇,有点儿嫉妒。

    所以今儿个,没然这茬儿。

    不是说孙权领十万人马伐合肥来了嘛?我看你怎么打。这时张辽心里暗暗有点着急呀。现在是什么时候?兵临城下,眼看就将至壕边啦,咱们合肥一共才多少人呐,不足八千人马。抵挡孙权十万雄兵?这差着多少倍呢。绞尽脑汁儿用尽机谋能把合肥守住~~就算不错啦。现在合肥守将一共三位,这一研究对策可倒好,俩不言语的。这怎么能行啊。

    张辽吩咐:“请薛悌先生来。”

    甭请,薛悌来了。因为曹操吩咐过他,把他派这儿来下书~余外还有重任呐。光送封信,干嘛单派他来呀。就让他呀~~节制一下儿这三将。薛悌坐到这呵儿这么一看,就明白了。果然,这乐进、李典呐~~对张辽~~不睦。薛悌赶忙是晓以大义呀,他得说道说道哇。现在什么时候啊?曹丞相远征在外,合肥人马不多,人家江东孙权带领着重兵~~来取合肥。几位~~还有这时间想别的嘛?赶快想个对策叭。怎么办得了?

    乐进、李典一看,薛悌先生说话了,那咱们就说几句叭。乐进搭了话了:“文远将军,孙权重兵压境,我看呐~~不宜出敌呀。”说出去跟他打去,那是下策。怎么办呢?“咱们应该在合肥坚守。等丞相由汉中回兵,咱们两讫夹攻啊,可败孙权呐。”

    乐进的话音儿刚落,李典同意了。“诶~~~文谦之言甚善呐。现在江东贼众我寡,我看是难以迎敌呀。故此出战不如坚守哇。”

    嘶~~张辽听这二位将军说完了这番话他摇了摇头哇。“这个恐怕不行。”怎么呢?“孙权领着十几万人马,我们才有几千军卒哇。守合肥?守得住嘛?那他要是一番猛攻~~咱们这合肥可就算丢啦。要守也行,必须得先出战。和孙权见上几个阵仗,杀一杀江东的威风。然后,咱才能谈得上守。”

    乐进、李典一听,“哦?要是依文远将军这么说~~~那就请将军自便啦。”要打呀?你打叭。

    诶哟,这时候张辽心里挺难过呀。哦~~~何着这二位只同意守,不同意打。“那好,我可以出战。我也愿意为我家丞相之霸业效死于疆场。不过可有一样,二位将军守合肥,无论如何~~得把这城池守住哇。我家主公曹丞相逐鹿中原,费尽心血灭了多少路诸侯好不容易得的几郡城池啊。望二公~~要好~自~守~之。”张辽说这几句话的时候,那眼泪在眼圈儿里边儿含着呀,只不过没掉下来~~大丈夫泪不轻弹,何况这么大的一员上将军呢。

    薛悌心里头很难过呀。

    就在这时,“报~~~”一个探报~~说是跑进来的,不如说是由外边儿轱辘进来的。军情太紧急啦。“启禀将军大事不好孙权率领人马正向我合肥~~~合拢包围。请~将~军~定~夺。”

    “再~探~”

    张辽手一扶帅案~唰~~的一下儿就站起来了。那探报跑出去了。张辽吩咐,马上点兵,出城迎敌。

    薛悌一看,“且慢。文远将军您先别着急。乐进、李典二位将军,这么办行不行,咱们赶快把丞相书信请出来看一看,看看这封信怎么说的。”因为信这封面儿上写着呢,是贼至乃发呀。只要江东人马一来,再把信拆开。现在看来是时候啦。

    三员武将一听,“啊~就依先生。”

    薛悌赶忙~~把曹操那信拿出来了。打开了这么一看,嘿,薛悌点头啦。点什么头哇?张辽的主张~~和曹操信上说的~完全一样。就说明人家张辽张文远是一位智勇双全的上将。

    曹操信上怎么说的?他在信上写着,如果孙权领人马来,他的人马不会少带呀,起码得十万以上。那么我合肥才几千人马呀?如此太悬殊哇。怎么办呢?只要孙权兵马一到,让张辽带李典~~出城迎敌。龊一龊孙权的锐气。让乐进~~坚守合肥,勿出。最后祝福三将协力同心呐,以破江东。然后是按功行赏。按现在的话来说,就让他们是团结对敌。

    张辽看完这封书信笑了,他笑的很开怀,“既有丞相书信在,那么就有劳曼成、文谦二将,好好守住合肥城。不要辜负丞相的嘱托。”随后传令,“点~兵~迎~敌!”

    “且慢!”李典站起来就给拦住。李典现在是满脸通红啊,怎么回事儿?害臊。嘿嘿~~他暗挑大指,原来张辽是个高人呐。人家所想的和丞相吩咐的完全一样。“唉~~”他叉手施礼,“文远将军,我对不住您呐。现在,重~兵~在前,怎么能~~以私事对国事呢?现在我听~候~您的吩咐。愿意随您~~去战孙权。让文谦守住合肥。”

    “曼成,”张文远听到这呵儿点了点头哇。“既然愿助我张辽一臂之力,我这厢~谢过了。”人家张辽为什么呀?这不都是为保曹操嘛。他倒给~李典施了个礼。

    李典更有点儿挂不住啦。薛悌一看行了,“拿酒来。”给二将每人斟了三杯酒是以壮军威,“望二位将军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这二位,也没客气~~把酒接过来一饮而尽。随后挑选了八百名~~敢死军。张辽下了决心啦,要跟孙权拼啦。选这么八百人干什么呀?干什么?人家孙权带多少人来,比他多十几倍呀,不狠狠地拼战一场能行嘛。张辽吩咐的清楚,只要有我张辽张文远三寸气在,在阵前是只许进攻~~不许后退。今天出征,一律不带锣。带锣干嘛?鸣金你不就撤退了嘛。全带鼓,一个劲儿地敲,是一个劲儿地往前冲。

    乐进守城,薛悌观阵,张辽带着李典是屯兵于逍遥津。这逍遥津就是个渡口哇,在哪儿啊?在现在的合肥东北。

    张辽把兵马屯住之后他是登高远望。往远处这么一看呐,不看则已,这一看不是嘛~~那么大的张辽张文远将军倒吸了口冷气呀,“嘶~~~呀~~~这么多人马呀。”江东铁骑~~铺天盖地而来呀,嗬~~黑压压~没个边沿。人上一万就无边无沿,人上十万就彻底连天啦。

    张辽想了想,他轻轻一点手,把李典叫过来。“曼城将军,你必须如此如此。”

    李典一点头,“遵令。”拨马就下了山了。

    张辽让李典干什么去呀?你先把他的人马给我截住,打一仗诈败过来我是自有安排。

    一展眼的工夫,江东的先锋官就到了。左有甘宁右有吕蒙啊。两个人在马上挺身这么一看,“诶?”说,“刚才咱们看前面旗幡招展,怎么一转眼的工夫不见了呢?”这俩人呐,虽然是虎将,但是地理不太熟。俩人稍这么一愣,听旁边儿一声炮响,李典带着人马从斜刺里就杀过来了。当时三员将杀了一个丁字形。打了有个三四十个回合叭,李典突然间是拨马就败。吕蒙、甘宁一愣啊,嗯?不对啊。他没败。刀法没有乱呐。哦?难道说是诈败嘛?

    让他们猜中了。李典果然是诈败。

    甘宁、吕蒙二将一想,嗨~~~诈败也得追呀。随后把兵器往起这么一举一阵掩杀,就追过来了。后边儿的督队的孙权就听说了,说是两位先锋已经取胜,战败了李典。这孙权都知道哇,李典李曼成那是曹操手下的虎将,哦,让甘宁、吕蒙二将杀败了。嘿嘿诶~~~说明啊~~他们心中空虚啊。我既得皖城~~合肥~~也可以唾手而取啦。孙权往前一催马,他就追上来了。

    这时只听前面一阵惊天动地的战鼓声,只见空中高飘一面帅字旗,这面帅字旗似火红掐着金边走着金线上书几个大字,荡寇将军都亭侯~~张。纛旗下有一员大将,金盔金甲~手提大刀。往他两边儿这么一看他带领的这哨人马雁别翅排开。这些军校与众不同啊,都没带帽子没穿号衣,高绾发纂骨头簪子别着头顶上身赤着背,这叫赤背挡刀枪啊。他们左手持着藤牌,右手提着短刀。这就是那八百敢死军呐。

    张辽这时候已经拦住吕蒙、甘宁的去路。三员将就打到一处啦。孙权挺身一看,“啊?前面合肥那员大将是什么人?”

    “张辽张文远。”

    “喔~~~~诶呀呀~~”孙权点点头啊,张辽乃是曹操手下的第一流虎将,名将啊。“如果今天有人能生擒张辽,我必当重赏。”

    孙权这句话刚出口,让那位总接应凌统听见了。“主公,我也算一个叭。这不算欺负张辽,我与吕甘二将~~共~擒~张文远。”说着凌统往前这么一催马。

    这时啊,正在力战二将的张辽偷眼一看又过来一个。凌统以为呀~~这张辽在看他呢,其实凌统误会了。怎么回事儿?张辽哇,踅摸孙权呢。只见在红罗伞下有一员大将头戴紫金盔身穿黄金甲,碧目紫髯。哦~~~张辽心想,那就是孙权孙仲谋叭。干脆我把他取了叭。我要取了孙权,别说他带十万人马,百万军兵~~是不战自乱。

    想到这呵儿他撇开了吕蒙、甘宁,催马就迎着凌统上来了。凌统这么一看~哦~~~我说他刚才看我一眼呢,敢情迎敌来了。凌统拧枪就刺。人家这位张辽哇~~根本没搭理凌统,一带马~~哗~~~~由凌统的左侧~~就飞过去了。他是直取孙权呐。

    孙权万万也没想到哇,哪儿有这么打仗的呀,本来这几员将在阵上杀了个难解难分突然间~咵~~的一下儿一拨坐马,敌将奔他来了。孙权大吃一惊啊。

    他大吃一惊啊,他手下的那些武将啊~~简直都惊呆啦。也忘了封忘了挡忘了搪了。风到马到刀也到只听张辽大喊一声,他喊着自己的名字,这一刀力劈华山下来~咔~~嚓~~~刀劈了孙权的伞盖。孙权一歪歪差点儿从马上掉下去。这时只见张辽把大刀往起这么一举,那八百敢死军就过来了。这通杀呀,把江东人马杀了个倒海翻江杀得是节节败退。

    一战杀出四十里,大将张辽~~是威震~~逍遥津。

    (前文书,孙权第一次伐合肥的时候,就被张辽如此戏弄了一番。上次在战阵上乐进撇下战场直取孙权把孙权大军杀得大败。此次又是如此。这不是张辽急智了得,而是孙权没记性。参看一三四回。可见孙权虽然如曹操所说“生子当如孙仲谋”,可以守业,但他也只能守业,难以攻伐天下。)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