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二〇六回

     吕蒙奇袭荆州啊。

    这仗打得可太诡秘了。是神不知鬼不觉鸦么悄动一点儿声响皆无~~进了荆州城了。

    一进城来呀,吕蒙有令在先呐,决不许~~惊动黎民百姓。就是把荆州这些守军呐~~甭管是哪个卡子哪个哨所~~哪个营房,全都给困起来了。围起来之后,你要是老老实实~~还就不捆绑你,你稍一挣扎~~立刻是四马攒蹄呀。一眨眼的工夫,就把帅府给围啦。吕蒙亲自带着人杀进了帅府。

    那位总督荆州的潘濬将军干嘛去了?睡觉呢。敢情这些日子潘濬心里有点儿不打痛快。按现代的话来讲就是闹情绪呢。他怎么了?陆逊不是给关公送了好多礼品嘛,关公就把这些礼物啊~~派人送回荆州来。按着官职呢~~给大家~分发了一些。分到这个潘濬这儿啊~~分的不多,潘濬这人呢~~心眼儿还特别小。您别看他心眼儿小,他贪心大。他嫌少。尤其潘濬这么一打听,说是所封赏的那些人呐~~~差不离还都比他多。特别象什么王甫啊~~马良啊~伊籍啊~这些人~~都比他分的多。潘濬不痛快了。哈哈啊~~~你们是些文官呐,你们都干什么了?再说这位二君侯也不对啊,您得给我来头份儿,因为我总督荆州哇。你老人家上前边儿去打仗去了,那后边儿这么一大摊子交给谁呀?不是在我的双肩上放着呢嘛?您就这么对待我?算了叭~~~又加之关公在樊城一打胜仗,威名大振,威震了华夏,陆口那呵儿那吕蒙一病又换了一个小娃娃陆逊,嗯~~~所以这位潘将军呐~~就放心了。有些事儿该问的也不问了该管的也不管了。没事儿把酒这么一喝,喝完了瞧谁都别扭。再不然就蒙头大睡。

    今儿晚上啊~~因为多贪了几杯,这觉睡得很沉,特别是天快亮这时候,睡得正香呢。他听见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潘濬举目这么一看~~~他眼头里站着一个人,金盔金甲~手提宝剑,他仔细这么一端详~~~啊?这不是江东那吕蒙嘛。

    “哎哟我的天呐~~”他~腾楞~一下子就蹦起来了,蹦起来他就抓~~抓什么呀?抓宝剑呐。宝剑他知道在床头那儿挂着呢。他这么一划拉,什么也没划拉着~抓起只袜子来。那管什么呀。

    人家吕蒙啊~不慌不忙地把那宝剑往前这么一伸,往他肩膀上一搭~~诶哟~~刚介被窝儿蹦起来,这宝剑~~凉森森的~~往脖子这儿一放,一股冷气呀~~就顺着潘濬那脊梁骨~嗖喽~一下儿,跑了个来回儿啊。唰~~~潘濬浑身的汗毛孔就炸起来了,他就坐到那儿了。都吓呆了。

    吕蒙倒是很客气,“潘将军,对不住,惊觉啦。(惊觉,惊扰睡觉)多~有~打扰。”有这么客气的嘛?“请您起床叭。”

    “啊~~哎~~~”

    潘濬赶忙把衣服穿好,往那儿一站~~他还想着反抗呐~~他偷眼往四外这么一看呐~~我的个天,吕蒙带着那七员大将~~屋里站着四个~外边儿站着仨。一个潘濬?五个潘濬~~也不好使啦。

    吕蒙吩咐一声,把潘濬那印绶拿过来往他面前一放,“你呀~~还是荆州的总督将军。官在原职,不要怕。”说着,只见吕蒙这么一抬手,由外边儿啊~~挑进好几个大提盒来。把盒盖儿打开~~潘濬这么一看~~诶哟~马蹄金马蹄银锦缎细软~~~净是好东西呀。吕蒙告诉他,“我们这是不成敬意,送给您潘将军的见面礼。请您~~笑纳。”

    你看,你这官职我们不动,你也甭害怕,同时呢,我们还给你这么多礼物。

    潘濬一瞧啊~~比自己分的那份儿~~多多啦。“呵~~吕蒙将军,您这是何意呀?”

    “我劝你归顺我江东。现在你这整个荆州~~都已在我的掌握之中。潘濬将军,知时务者~~为俊杰。不知您意下如何。”

    “哦~~~将军~~潘濬不才~~我愿~归降。”

    他降了。

    吕蒙传令啊,派人把关公的家眷~另安排在一个别的宅院里,门口啊~派了五百人~~干嘛呀?看守。决不许惊扰。甭说惊扰,连咳嗽都不行。气管儿有毛病的~~趁早~~别上那儿站岗去。 别把关夫人给吓着。

    随后,又告诉所有的军校,一方面出布告安民,另一方面~谁敢妄动黎民百姓一草一木,就~地~~正法。哪儿动的,就在哪儿把你杀了。必须对荆州百姓是和颜悦色,公买公卖啊。

    他又派徐盛、丁奉,接主公孙权~~入城。把孙权请到了帅府,落座之后,就把在荆州这呵儿~~关公旧有的那些文武,全都给请来了。个个赐座是各有封赏,以安其心呐。

    第二天早晨起来~~这荆州的老百姓这么一看~~哎?这怎么回事儿啊?怎么?这军校的号衣怎么全换了?只见呐~~大街小巷甭管是走着的还是站着的,那些军校啊~~号衣胸前那红月光儿里头写着一个白字儿~~吴。诶?怎么换了江东的军校了?都没明白啊。睡了一宿觉,何着这荆州归人家啦?开始黎民百姓~挺害怕,后来一看呐~~嘿哟~~这些吴军~~好极了。你要买粮食弄煤啊~~人家往家给你扛,给你往家送。见人不笑不说话,老远就客气,扶老携幼,秋毫无犯呐。你在哪儿干活儿啊~~你就干你的活儿去,买卖铺户~~照样开张做生意。这么说叭,无论是官还是民,是各安其业。这大家心里就踏实了。

    虽是这样啊~吕蒙还不放心。他经常骑着马~出来巡视。这天早晨正赶上下雨哟,诶哟~那雨那大哟。你再看江东那些军校,没有一个敢跑到百姓家避雨的。在哪儿站着~~就在哪儿站着,那雨~哗啦哗啦~就那么浇着,也不敢动地方。吕蒙心里看着挺痛快。

    就在这时啊,吕蒙突然发现~~有个牙将~~手里头拿着好几个斗笠,往那盔甲上盖呢。

    “嗯?”吕蒙立刻吩咐,“把那人给我带过来。”

    就把这牙将带过来了。吕蒙一看,认识,是自己的个同乡。

    “参见将军。”

    “嗯~~你在那儿干什么呢?”

    “启禀将军,这雨太大了,我怕把盔甲浇坏了,呃~我用几个斗笠把它盖一盖。”

    “哪儿的斗笠啊?”

    这牙将抬手一指,“就在那边儿那墙上我把它摘来的,也没人儿要也没人儿动,呵~~我暂时用一用。”

    “大胆。我的将令你没听到么?布告你没看到吗?”

    “啊~启禀将军我都看到了。不过这么好的盔甲这一淋不是就完了嘛,我想把它盖盖回头再给送回去。”说到这儿这牙将笑了。“呵~~将军,这也不是为我自己。为了大伙儿。您看要是不行啊~~我就不用它啦。”

    吕蒙一听,“大胆。你敢违我的军令?随便动黎民百姓的东西。你在那儿摘的斗笠呀?”

    “就那墙那儿。”

    “好,就在那儿,把他杀喽。”

    “嗨呀将军呐~~您别杀呀,念其同乡之谊,您~~您刀下留情。”

    “休得啰嗦。”

    推出去~~就把那牙将给斩啦。诶哟~~江东的军校~~无不佩服啊。全打心里往外~~赞美吕蒙。这位将军可真厉害。

    吕蒙杀了自己的老乡,心里很难过,吩咐人,厚葬这个牙将。

    这回谁还敢动斗笠?甭说斗笠,连草鞋都没人儿碰啦。行了,全忍着叭。

    吕蒙巡视回来之后,立即回禀孙权呐,说:“主公,咱虽然得了荆州啦,可您别忘了,还有公安和南郡没取下来呐。那这儿是一座孤城啊。等人家南郡公安一发兵~啪~把咱们给围到这地方,关羽再一回兵,那咱们可就危险啦。”

    孙权一听,“嗯~~子明,你说的非常有理呀。快,把文武请来,就在帅府议事。”商量商量怎么取这南郡和公安。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呀~~就议论开啦。有主张啊~~干脆~~咱们集中兵力叭,分取两地~~是先取南郡~后打公安呐。也有说呀~~分兵去取的。这俩地方都非常重要,所以关公~~派傅士仁镇守公安,派糜芳镇守南郡呐。不大好取呀。说什么的都有。

    其中有一个人坐到那呵儿啊~~哎~~笑呵呵的~~一个劲儿直摇头。孙权一眼看见了,谁呀?正是他的谋士虞翻。“虞先生,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呵~~主公啊,要是取南郡我倒不敢说,取公安的傅士仁呐~~不用张弓支箭呐。我与傅士仁~~幼年相交非常要好,我到那儿不费什么吹灰之力,几句话就能说得傅士仁~~来荆州归降主公。”

    孙权一听,“那可太好了。不过~~~”他看了一看吕蒙,那意思~~子明啊,虞翻说的这办法能不能行啊?

    吕蒙点了点头,“主公,您可以让虞先生去呀。我听说呀~~关公由荆州出兵的时候,曾经责罚过糜芳和傅士仁。这两个人本来是关公的马前先锋官,因为他们饮酒误事~营中起火,烧了很多东西,伤了不少的人。关公一气之下摘了他们的先锋印,把他们各自责打了五十军棍,幸亏由费诗给说情,不然,关公就把这两个人给杀了。把这俩人先锋撤了之后,关公换廖化为先锋,让糜芳和傅士仁~这才分头~~据守南郡与公安呐。既然虞先生~和傅士仁相交甚厚,我看呐~~说不定能说动此人呐。”

    孙权大喜,“呃~子明你说的对。虞先生,你得要多少人马呀?”

    “呵~~主公,我用不了多少人。您给我几个人呐~~作随从就行了。”

    “好。”

    虞翻带着人~~离开荆州,就奔这公安来了。来到了城前一看呐~~~诶哟,这公安城好紧张啊,四门紧闭,城头上站满了军校。敢情傅士仁呐~~知道了,荆州已经丢啦。把他紧张得够呛啊。他是四门上锁。公安这呵儿所有的军民~~一律不许出入。

    虞翻到这儿一叫城,叫不开。哪儿也没人儿理他。虞翻一想这怎么能行啊?我跟傅士仁见不着面儿我怎么说呀?哎,这么着叭,他写了一封书信,用这个箭呐~~把这信射到城上去。

    城上的军校,就把这信叫到傅士仁的手里。傅士仁这么一看~~哦?是我幼年的老朋友~虞翻来看望我。“呃~~啊~请他进城。哎~等等,他带了多少人呐?”

    “大概有个二三十人。”

    “哦~~那就都放进来叭。”

    傅士仁~         ~亲自出帅府迎接,把虞翻接进了帅府来,落座之后~嗬~俩人挺亲热,老朋友嘛。傅士仁看了看虞翻,“呵呵~~虞老兄,听说你在江东混的不错呀。颇受孙权将军的赏识~和重用。”

    “嘿嘿~~贤弟呀,不瞒你说,我家孙权将军~举贤任能~礼贤下士~在当今来讲~~那是首屈一指啊。”

    “嗯~~~啊~请问~~今日~~虞兄到此~~有何见教?”

    “是奉我家主公之命来劝降你傅士仁将军。我们的大都督吕蒙吕子明啊~~白衣渡江奇取了荆州,大概您听说了叭。现在您这座公安~已经成为了一座孤城,孤城难守哇。古人说知时务者为俊杰。我看傅士仁将军~~你就归降了叭。”

    “啊~这个~~~嘶~~哎呀~~~关羽将军待我不薄啊。”

    “哈哈哈哈~~~”虞翻听到这呵儿笑了,“算了叭,您不提关羽将军还好,一提这位汉寿亭侯~~我倒要问一问~~关君侯赏您那五十军棍~~您还没有完全忘怀叭。”

    “啊~~这个~~~”傅士仁脸红啦。这句话可打动了他的心呐。他把牙一咬眼珠一转,可真是的呀,关公那五十军棍打得好狠呐。唉!想到这儿傅士仁挺身而起呀,给虞翻施了个礼,“仁兄,小弟不才,愿献城~~归~降。”

    哼~~还真省事儿。真没费什么事儿,这虞翻就把傅士仁给带到荆州来了,来见孙权。孙权降阶相迎啊。诶哟~这客气,一见面,是先赏东西后备酒。傅士仁满高兴啊。分谁请喝酒啊,江~~东~东吴主孙权。你再看陪着喝酒的那些位,大都督~吕蒙吕子明,还有他那老朋友虞翻。他当然高兴了。

    饮酒当中啊~~看来人家江东还真没拿他当外人,吕蒙当着他~就跟孙权讲啊,说:“咱们赶快起兵,兵发南郡,活捉糜芳啊。”

    哎呀~~~傅士仁一听,“呃~~~我说吕蒙将军,能不能不发兵啊?”

    几句话,傅士仁就中了人家吕蒙的圈套了。吕蒙这次取荆州他有他的主张啊,他是尽可能的~~不动武啊。重赏收心为上。这就是吕蒙的整个一战略方针。现在他为什么当着傅士仁这么说啊?就是让傅士仁说话。

    “傅将军,你说我不派兵去取南郡~~那得怎么办呢?”

    “哎呀~~吕蒙将军呐,您也可以派个人去说降糜芳。”

    “嗯~~~~”吕蒙摇了摇头,“那可不象说服你。”怎么呢?“你不过是汉中王刘备驾下一个臣宰,人家糜芳呢~~那是亲戚。那怎么能说得动啊?只有打。”

    “啊~~不不不~~吕蒙将军,您看您派人或许说不动他,我~~可能说得动他。”

    “是吗?”

    “那当然了。”

    “哎呀,如果傅士仁将军能说糜芳来降,主公啊~~您得重赏这二位啊。”

    孙权一听,“理当理当~~有~功~则赏啊。傅将军,你什么时候到南郡去劝说糜芳呢?”

    “呵~~我现在就跟您告辞。我马上就去。”

    傅士仁打马扬鞭~~奔南郡来了。

    南郡的糜芳干什么呢?正闹心呢。听说荆州没啦,据说是公安也让人家江东得了去了,说傅士仁归降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呀。诶哟~~那时候没钟点儿啊,要有钟点儿的话那是以分以秒计算一会儿一变呐。说什么的都有。南郡~~无论军民~~一个个是人心惶惶。糜芳~~也把城门关闭啦。同时派出探报四外刺探江东的消息。什么也探不出来。怎么回事儿呢?大小路口所有要塞关卡一切的地方~~~都归了人家江东了。你打听谁去?有好多探报啊~~都让人给看起来了。

    哎~~一见探报人家乐了,您不是来打探来了嘛,您就在这儿住着叭~啊。踏踏实实这儿呆着,给您吃给您喝,您也别回去,你也探不出什么来。等以后~~我们吕蒙将军传了令,再把您做处置。嘿好~~把探报给看起不少来。

    这下啊~~糜芳什么也听不见了。正在这儿着急呢,有人来报,说傅士仁求见。啊?糜芳一听~~他怎么来了?“快快快~~把他给我请进来。”城门大开,把傅士仁给让进来。

    糜芳一见是惊喜交加呀,“哎~呀~~傅将军呐,你还平安无事啊。这太好啦。我怎么听说你~~已经献城归降了江东了?”

    傅士仁微微一笑,“呵~不错,我确实投降孙权啦。”

    “你真归降啦?”

    “啊。”

    “真是岂有此理。”

    “慢着。呵~~糜芳将军,不单我归降了,我还来劝您来。”

    把糜芳给气的~~腾楞~~一下站起来,背着手~腾腾~~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好几圈儿。“行了傅士仁,我算认识你啦。你呀~~你辜负了汉中王对咱们的恩情。汉中王厚待我等啊,他取了西川之后,每次~~都要加封我们。你不想想,今儿你就献城归降啦?你上我这儿来干什么来了?你还有脸来见我。你我是不错的朋友,要是换别人~~~我立刻将你斩首。你出去。”嚯,糜芳还真横。

    这傅士仁一听,“我出去?我要出去了~~你就完啦。糜芳,人家吕蒙将军要派兵来打你,是我呀~~说了多少好话才使得江东按兵不动。你说汉中王对咱不错?是不错呀,因为你是汉中王的亲戚呐。你再亲再近~~你有人家关羽跟汉中王近吗?人家是桃园结义的兄弟。刘备的为人你不知道啊?他早就说过,妻子是衣服,兄弟是手足啊。你以为你姐姐许嫁给刘备啦~~~糜夫人死在乱军之中~~刘备掉过多少眼泪呀?啊?甘夫人死在荆州,他立刻~娶来了孙尚香。你以为刘备这人~~他世之枭雄。现在他就认得他那俩兄弟,一个关羽一个张飞。认识你干嘛啊?那关公为什么那么打你?打我有情可原~~他打你是怎么回事儿?他哥哥有话。好了好了,糜芳,我把这话都跟你说了。你要相信,赶快献城归顺。要不相信,恐怕死无葬身之地呀。我呀~~告辞了。”

    傅士仁说告辞啊~~~他没动窝儿,坐到那呵儿,瞪着眼睛看着糜芳。糜芳咬着牙,拧着眉瞪着眼,站在那呵儿想了半天。不行。“你告辞啊~~你告辞叭你。你不是降了嘛,你少来劝说我。”

    傅士仁一看,“那可没办法。我可真得走了。不过有一样,糜芳将军,你可别忘了那~~二罪~~归一。再会。”

    “等等。”

    傅士仁一看,“怎么了?你干嘛拦我呀?”

    “什么叫二罪归一呀?”

    “嗨~~呀~~糜芳将军,你这脑子真不错呀。关公打我们的时候你忘啦~~~打得我们两个人~~鲜血淋漓呀。打完了他把咱们留下来~~镇守公安与南郡,关公告诉的很清楚让咱们小心从事,如果再有什么不谨慎之处就来个二罪归一定斩不容啊。”

    “嘶~~嗯~~~”糜芳一听,不错。关羽说过这个话呀。

    这时军校跑来禀报,说是二君侯啊~~派督粮官~~求见。

    “啊?呃~~~请。”

    糜芳刚说了一个请字,督粮官打外边儿大摇大摆地进来了。他看了一眼傅士仁,这督粮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啊。他往这儿一坐~噼啊~~把公函拿出来了。怎么回事儿?关羽呀~~给糜芳写的信,让他赶快筹集粮草,火速~~送往樊城。就是送到他的大营里去呀。贻误军机,定斩不容。敢情这公函呐~~一共三份儿。三份儿?啊。潘濬那儿,加上那傅士仁,还有糜芳。那俩送去怎么回事儿~~那这位就不管啦。这位就是专门儿~~督促南郡这呵儿的粮食。

    糜芳看完了之后往那儿一放手就哆嗦了,心说,火速送往樊城~~大营?从哪儿送过去?过得去嘛?到处都是人家江东的人马呀。另外,上哪儿筹集这么多的粮食去呀?多少万石米~~~弄不着哇。他就把这封信呐~~让傅士仁看。

    傅士仁一看,“嗯~~~”他把那信~噼啊~~往桌子上这么一摔,仓啷~~把宝剑抻出来。把那督粮官和糜芳都吓了一跳。不知道他要干嘛。只见傅士仁~~手起一剑~咔~噗~~把那督粮官呐~~给宰了。

    糜芳一看,“哎~~哎~~~傅将军,你~你这是何意?”

    “嗨唉~~糜芳,我这全是为了你呀。你看没看见,关羽这信上写的很清楚,送晚了?送晚了要你的人头。你还不把他杀了等什么呀?你哪儿弄这么些粮食去?你弄到之后,你怎么往过送啊?你还在那儿执迷不悟呢。快跟我走叭。”

    “啊不~~我不能走。”腾腾腾~~糜芳往后倒退了几步。

    就在这工夫儿~~由门外啊~~蹦进一个人来。怎么蹦进来?跑都来不及啦。是个探报啊,他跪倒了大喊一声:“启禀糜将军大事不好啦,城外遍地都是江东的人马。吕蒙亲自统兵~~来打南郡,请您早做定夺。”

    “啊?”糜芳听到这儿腿有点儿发软啦。他想坐哪儿~~坐哪儿啊?扑通~~他坐地上了。

    傅士仁微微一笑,过来~嘭~~一把~~把糜芳给拽起来了,“糜将军,不必如此惊恐,快随我傅士仁~~是献城~~归降。”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