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二一二回

     关云长夜走麦城,兵败罗汉峪。

    他是一路厮杀,杀过江东几道重围。来到罗汉峪这儿,已经接近天明五鼓啦。关羽回头这么一看,除去他们关平、关羽父子二人,只剩下十几个残兵啦。

    现在走不走啊?不走怎么办呢?回麦城~根本不可能啊。要走哇~罗汉峪这道路十分险要,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关羽一想,只有从这呵儿闯过去~~才能到西川见兄长求得救兵~~是再夺荆襄啊。他把手这么一扬,叫这十几个残卒紧紧跟上来,咱们赶快~~通过这个罗汉峪。

    关羽催马往前一走~走不多远听~哗楞楞~这么一声响,前面~~有一道绊马索。(上回书所说,赤兔马掉进了陷坑。此时却说是绊马索,难道是说书过程中的构思出了纰漏?《三国演义》原书中并没有细说如何擒得关羽,这里的精彩段落全靠说书人演绎)

    这绊马索谁设的呀?马忠啊。马忠自从接着吕蒙这令之后,他心里头就一个劲儿地直突突。他接了大令由大帐退下来他把自己手下几个亲信全找来了。“我说~~现在吕蒙都督给我一支令,让我在罗汉峪这儿埋伏,说捉拿关羽。我能打得过关羽吗?”

    他手下人这么一听都差点儿乐喽,怎么?“谁知道您能打过打不过呀。”

    “我打不过呀。别说我一个马忠啊,十个八个~~也拦不住关云长啊。我哪能是他的对手。”

    这些人一听,“那您既然拦不住人家~~您干嘛接这个令啊?”

    “嗨~~~这话不对呀。吕蒙都督看得起我。你没看~~这几路人马派的都是谁嘛。第一路,那是朱然呐,二路是潘璋。都是我江东的名将啊。没想到这第三路会派到我的头上来,你看看~~这说明吕蒙都督看得起我。那我就得竭尽全力想出一切办法,运用浑身的解数,我得把这关羽捉住~你们说对不对。”

    “马将军,您说的太对了。”

    “那么我得怎么才能把关羽捉住呢?”

    他手下人这么一听啊,“呵呵~~将军,那我们可没主意。”

    “怎么?”

    “连您都没办法~~我们怎么能想出主意来?”

    “走,你们先跟我去,咱们先到罗汉峪看看。趁着朱然、潘璋都没动兵咱们先走。”

    敢情马忠啊~~带着他这五百人马他早就来了。来到这儿他围着这罗汉峪啊~~转了好几个圈儿。他一看这地方可是真不错,两山夹一沟,必经之路是非从这儿走不可,称得起是要路咽喉口。“哎呀~~~咱们怎么才能把这关羽挡住呢?要凭咱的本领,别说我带着你们这五百人,再加上几位再换上五百~~搁到一块儿一千多~~也挡不住人家。”

    “那您怎么办呢?”

    “呵~我~有~主意啦。你们呐~~如此这般。”

    马忠啊~~就在这儿设了七道绊马索。他用那马的鬃绳啊~~把这绊马索呀~~用颜色把它染喽,染得跟那个草丛那个颜色差不多。染了六条了~最后那条染不了了,那颜色不够了。

    “那怎么办呢?”

    “嗨,就弄这么一条白的得了。”

    下好了绊马索马忠一看呐,“不行。”

    “马将军,怎么还不行啊?”

    “嗨,光绊马索哪儿成啊。你们没看看人家关羽骑的那是一匹什么马呀,他那马都神啦,日行一千夜走八百蹿山跳涧,据说呀~~要是遇上什么海水长江,这马一撒欢儿~吡啊吡啊吡啊~~踩着那水皮儿就过去。”

    “您看见过吗?”

    “没有,我听人那么说。他这马安俩翅膀就能飞起来。”

    “那咱们这绊马索白安啦。也不好使啊。”

    “就~~是~啊。我怕绊不住它。”

    “那您怎么办?”

    “咱们还得呀~~挖点儿陷马坑。只要是能把关羽这马给弄倒喽,我说嘿~~咱们就齐了。”(嗯~~毫无瑕疵纰漏,确实安排了陷马坑哦)

    “怎么齐了?”

    “了~~不得了咱们就。你想想,好马是大将双足啊,那就如同他两条腿一样。他这两条腿没了他还有什么本事啊?平地~~他耍他那青龙刀啊?我马忠就敢在他面前走十几个回合。”

    嚯,这些人一听~咱马将军不错呀,真有两下子。“哦~~关云长的马要没喽,您就敢跟他面前走几个回合了。”

    “那可不是嘛。如果他要骑着马我也骑着马呀~~呵呵~~甭说十几个回合,俩照面儿~~你们就找不着马忠啦。我就完啦。来叭,咱们就在这儿等着他叭。嘿哟我说~~还不行啊。”

    “怎么还不行啊?”

    “光这几个绊马索几个陷马坑咱们能把关羽给捉住吗?”

    “诶呀~~~~我说马将军您总这么问我们叫我们怎么回答呀?可您心里都没底我们更没底了。咱们应该设下天罗地网~可哪儿找这天罗~~哪儿找这地网去呀。就在这儿等着叭。”

    “我再问问你们,假如这关羽要不走这条道得怎么办呐?”

    “不走这条道~~~那咱们就瞪眼看着他从别处走呗。”

    “那咱们敢不敢从后边儿追呀?”

    “那就瞧您的了。”

    “不用~~~吕蒙将军都安排好了,让那朱然和潘璋从关羽的后边儿掩杀我在前边儿这儿堵截。只要咱能把关羽给截到这儿咱们就大功告成啦,你们就回去跟着我一块儿在主公和咱都督吕蒙跟前请赏。哎哎哎~~我说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马忠过来一问~这些军卒愣了,心说咱马将军怎么了?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呀。您这叫是一路主将啊,您看看您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一会儿走走这儿瞅瞅那儿看看,跟这个说说跟那个道道~这~~哪儿行?

    他们哪儿知道马忠的心理呀,马忠~~那怎么能跟关羽比呀?那介天上差地下去了。你说吕蒙愣给他一道令让他带领几百人儿在罗汉峪这儿埋伏着捉关羽~~~您想想他那心里能不紧张嘛。

    我怎么能捉得住关羽呢?我把那马给他绊倒就算完啦?马绊倒~就在平川路上~~你别看马忠那么说~~那关羽没马就没办法了~~他没马呀~~也能把我这五百军兵~~杀个望影而逃啊。我得怎么想主意等他那马一倒就把这人逮住。

    那这些军卒一听,“您哈乎我们干什么呀?我们这不这儿埋伏着呢嘛。刀枪在手,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嗨嗨唉~~不行,你们拿那什么呀?”

    “刀哇。”

    “那什么呀?”

    “枪啊。”

    “拿这没用。就你们这几把破刀烂枪的就能捉住关羽了?你们得给我换那钩杆子,换那大铁索。知道不知道,只要是他那赤兔马~咵嚓~让咱那绊马索给绊倒喽,或者掉到陷坑里,你们就一块儿往上冲啊。是钩子索一块儿上。想主意把关羽给我绊倒喽。逮哪儿钩他哪儿,听到了没有。”

    “哦~~那行。咱们赶快准备叭。”

    现准备来得及嘛?嗨~~~您想啊,他是埋伏军呐,什么都得有哇。就把挠钩准备好了。敢情那一个钩儿啊~~叫钩。两个钩儿啊~~叫挠。哎~~分那齿儿。要八个齿儿呢~~~那是耙子。

    把这些挠钩套索准备好了~~军校又请马忠来看看。马忠啊~~几乎是挨着个儿地看~~挨着个儿地检查呀。他看了六遍,心里踏实点儿了。“行啦,我说~~你们就给我好好看着啊,只要关羽一来是~速~报~我知。”

    “遵令。”

    等到快天亮了,马忠也有点儿困啦,这俩眼皮一个劲儿地打架,上眼皮象坠着俩秤砣似的,想让它精神点儿也不行。就在这时候,他听旁边儿有人跟他说话:“马忠将军,关云长来啦。”声音并不高,在马忠听来就好象~咔~嚓~~一下,脑瓜顶儿上打了个炸雷一样,腾~~的下子,他就蹦起来了。“怎么着?来啦?啊~~快把望远镜给我~~”

    汉朝哪儿来的望远镜啊?两千倍~~~那是现代化的。汉朝那时候也有,不过呀~~太简单啦~就那么一根儿大竹筒儿。

    拿这竹筒儿端详了半天什么也看不着。马忠一赌气把竹筒儿扔了。别看了,跟着我过去看看得了。

    马忠还没容得从那山石后边儿转过来呢,就听~哗楞楞楞~~这么一响,敢情关羽胯下的赤兔胭脂马已经趟上绊马索了。这下儿把马忠给乐的,简直他都要发疯了。“怎么样啦?”

    他问他手下的军卒,手下军卒告诉他,“已经把这赤兔胭脂马呀~~给绊到那陷坑里去了。”

    “好~给我捉活的。”

    马忠带着人刚要由这山坡往下闯,还没等闯下来呢,只听那赤兔胭脂马~唏溜溜~~这么一叫~嘡啷~~的一下子,这马一声长嘶啊,好似龙吟虎啸,突然间就由打这陷马坑里头跳出来了。差点儿把马忠给吓趴下。“你看怎么样?我说什么来着?这马是不是神了?”

    可怜的赤兔胭脂马呀,突突突突~~四条腿一个劲儿打颤,那汗呐~~顺着马的鬃毛往下淌。这匹马好些日子啊~~没正经吃什么草料啦,马肚子里没食儿啊。也没的东西喂它呀。有时候就给它扔几个野果子,赤兔马不吃那玩意儿啊。今儿要是肚子里有食儿~~根本就绊不倒它~它也掉不到陷坑里。现在掉那坑里啦,它愣蹦出来了。

    赤兔马也急了。养马比君子呐。马也有一颗马心呐,他知道主人关羽是正在悖难,它恨不得肋生双翅多生四条腿~~跑到西川去得啦。

    赤兔马也没想到,躲开第一道绊马索还有第二道。他那绊马索颜色都一样,跟那草丛那个色儿差不多。可是这第二道绊马索呀~~愣让这赤兔马给认出来了。马一瞧~诶哟~~~又一条~~马一拿桩啊~~唏溜~的一下子它把两个前蹄子抬起来了~腾~~的一下,愣从第二道绊马索上边儿跳过去了。

    它是一连跳过六条绊马索。诶呀~这是多不容易。

    第七道绊马索这几个军卒一看~坏了,咱们这几道索都白准备了。真应了马忠将军那话了,不好使啊。看来咱是白费劲啦。就剩咱最后这一道了别说话~来了。眼看着赤兔胭脂兽接近这第七道绊马索了这些军卒把牙一咬眼一瞪,使劲儿起~~嘿~~腾楞。把这第七道索往上这么一扽~咵~~的一下就绷直啦。

    嘿嘿诶~~这赤兔马还真就没躲过去。怎么回事儿呢?这第七道绊马索是白的呀,赤兔胭脂马没认出来。它毕竟是马呀,它不是人。刚才那六道绊马索都一个颜色儿,马忠不是把那绊马索都染了嘛,这第七道索那颜色不够了,干脆就这么地得了。马忠当时还想呢,赤兔马~~你再是一匹神驹,你还能跳得过七道索呀?他们把这根白色的绊马索呀~~作为最后一道,就给设到这儿了。赤兔兽~~还真没看出来。

    虽然没看出来,赤兔马~~非常有灵性,它听出来了。这两个马耳朵一直就这么支楞着,它听这声音好象是绊马索。咵~~这一绊的同时赤兔马想一跃身由打这绊马索上边儿跳过去。但是啊~~这两个前蹄子没抬起来。怎么回事儿呢?还是因为饿的。抬不动了。马心是这个心,想从这绊马索上边儿蹿过去,没蹿利索呀。啪~~~这一绷,这马一歪头~唏溜溜溜~~~咔~~~一头~~就栽倒了。

    赤兔马这一倒,关羽就由打马上遮下来。(遮下来:北京方言,翻下来的意思。应该写作“折腾”的折,不过为了取其发音一致,此处写作~遮下来。)这些军卒一看~~马倒了,骑马的这员将掉下来了~甭问,那就是关云长。“快!”哗~啦~~一下子,所有的挠钩套索呀~~就奔关羽来了。象平地起了一阵旋风一样~哗~~咵~嚓~稀里哗啦~~~~当时,就把关公给绳捆索绑起来啦。

    这赤兔马~腾~楞~~的一下子,站起来了。它往关羽的跟前跑哇。马怎么能知道,主人已经让人给绑起来了。它还想驮起关公往西川跑呢。那军卒拦着它,想把这马给挡住不让它过去~赤兔马急了~嘟昂~~嘟昂~~是连踢带咬,踢倒了好几个军卒。它还没等跑到关公的跟前呢,马~扑~通~~的一下,不用绊马索绊,马自己就躺到那儿了。口吐白沫,连饿带累,马力已尽。赤兔马~~~再也站不起来啦。

    江东这些小校一看咱们捉住谁了?关羽关云长!诶哟,当时是一片纷乱。这通儿嚷嚷,“我们捉住关羽啦!”“生擒了关云长!”

    这喊声传到后边儿去让关平听见了。父亲被擒了?哎~~呀~~~~关平啊~~七窍生烟啦。他恨不得一步就闯过来搭救父亲。可怎么能够呢?因为人家有好多军校拦住了关平的去路不让他过来呀。

    就在这时,那朱然、潘璋从后边儿杀上来。就把关平给包围起来啦。一番苦战,关平怎么能抵得住这两员大将,最后,也落马遭擒啦。

    朱然和潘璋这么一看~“嘿嘿诶~~咱俩居然吗没捉住关羽,抓住了个关平。”

    “那也行啊。谁把关羽逮着的?”

    “马忠。”

    “这么说咱俩还得给这位马将军道喜。”

    “马将军哪儿去啦?”

    现在已经大天大亮啦,只见马忠从山坡上下来了~嗬~~摇着头晃着脑挺着胸背着手这嘴撇的~~~好神气呀。

    潘璋、朱然往前这么一抢身,“哦呵呵~~~马忠将军,恭喜恭喜。”

    “啊~~哈哈哈~~二位将军,同喜~~同喜呀。要不是您二位截杀关羽,杀得关云长筋疲力尽,我怎么能够在罗汉峪这儿~~将其生擒呢?多谢二位将军鼎力相助。若非咱家吕蒙都督神机妙算巧安排,我等怎么能立此奇功。”

    嘿嘿诶~~~潘璋、朱然点点头,心里说~马忠诶~~小伙子~~你还得出息。你知道这帐往谁身上记。这次我江东白衣渡江奇袭荆州逼得关羽夜走麦城,都是我家都督吕蒙的~~~功~劳。

    “得啦,咱们不要多说啦。赶快~回~营~交令。”

    潘璋、朱然和马忠~~合兵一处,押着关氏父子~~回来交令来。

    孙权正在大帐那儿坐着呢,一听说~什么?把关羽捉住啦?腾楞~一下儿他站起来,扑通~一下儿他又坐那儿了,腾楞~~又站起来。大伙儿一看主公这是怎么了?孙权心里有点儿发慌啊,这是真的吗?真把个关羽关云长捉住了?“哎~呀呀~~”他赶忙问手下人,“这不是在梦中叭?”

    “主公,这是~大~白~天。”

    “呵呵哦~~~来呀,快请~~吕蒙都督。”

    吕蒙这时候~~披着战袍打外边儿进来了。这时候吕蒙本想换换衣服,一听这个消息呀~~嘿~~都没来得及换。右边儿那袖子伸着左边儿那袖子耷拉着。他由打大帐外进来,进来就给孙权贺喜呀,“恭喜主公,我们已经生擒了关羽。”

    “嘿嘿呀~~子明呀,我正要给你去道喜呐。这都是你的功劳。多赖子明出力呀。从此我江东~~无忧啦。行啦~~这回算真行啦。啊~子明,我们该怎么办呢?”

    “哎~主公啊,您应该~立~刻~升帐,审~问~关云长。”

    孙权一听,“哎~~~子明,不能审问,哎~~哎~见见叭。呃~来呀,升帐。”

    随着一声令下,三通鼓响文武都到齐了。孙权吩咐:“来呀,将关羽~~押~~啊且慢~~呃~推进帐来~~呃不~~请进帐内。”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现在是用词都不当了。孙权呐~~真有点儿发蒙了。怎么能够会把关羽捉住了?嗨~~他就捉住了。

    吕蒙坐到旁边儿~~神气十足啊。

    工夫不大,把关公由打帐外给推进来。关羽往这儿这么一站,打量了打量孙权,又看了看他手下的这些文武,凤目微合~~是如入无人之境。

    嘶~诶~~真神气呀。两边儿的文武啊~~这心里头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他们就偷眼呐~~看孙权。只见他们这位主公孙权呐~~俩手一扶帅案~~看那样要起来。吕蒙在旁边儿坐着有点儿着急啦,心说主公,您不能起来。今日之关羽非是昔日镇守荆州的那位关云长啦。那时候他要上咱们江东您得有个起座儿,那叫座上客。今日已成我江东之阶下囚,您怎么能站起来呢?就这一眼呐~~提醒了孙权。“啊~嗯~嗯~~~哦~~~我当是何人,原来是~~君侯关羽。别来无恙。恕孙权~~施~礼~~不恭啦。”你看,我在这儿坐着,你在那儿站着,而且~~还倒剪着二臂,这对您关云长是多不尊敬。

    “哼!”关羽哼了这么一声,没理他。

    孙权可有点儿来气了,哈哈啊~~你关羽还这么大的气派。你把你那威风收一收叭。我得给你两句让你听听。“云长公,昔日我曾派诸葛瑾到荆州提亲。我实指望~~与君侯结下秦晋之好哇。君侯当时如果允婚~~就不会有今日~~之辱了叭。君侯~~服输乎。”你那么大的一位汉寿亭侯,威震华夏,今儿个会让我孙权把你捉住了,你服不服啊?

    人家关羽啊~~半点儿都没服。“呸!”啐了孙权一口。“碧眼小儿,”嗬~~这句话两边儿文武把头都低下了。敢情我们这位江东霸主~~孙权孙仲谋~~在这位关羽关云长的眼睛里~~是碧眼小儿啊。

    小儿就是小人呐,孙权听出来了,脸上也有点儿挂不住了。“哎~~~二君侯,何必口出不逊呢。我孙权~~哪一点做的是小人之事?”

    “呵呵呵~~紫髯鼠辈,你~~且听了。”好么,一等不如一等。那碧目小儿就够呛,后边儿还有一个紫髯鼠辈呢。“孙刘两家联合拒曹,关某恪守信义。此次,我奉命兵进樊城,要取曹贼之许都。你孙权~~乘我荆州空虚,你施诡计白衣渡江~奇袭了我的荆州。你派诸葛瑾到荆州求婚,求婚是假啊,试~探~是真。你早就有毁约之意。想结秦晋之好~~为什么偷偷地将郡主孙尚香接回江东。你孙权不过是个人前一面人后一面的匹夫。今日关某误中奸计。既已遭擒何必多说,杀剐存留~随~其~自~便。”

    诶呀,关公这番话~~把孙权给损得呀~~那耳朵都紫啦。孙权真有点儿无地自容啦。自己这些想法打算~~前前后后~~今儿个让关羽站到大帐当着他的文武~~全都给揭开啦。

    孙权手一扶肋下佩剑~碧~目~圆~睁,“嘿,呀啊呀啊~~~~”大伙儿一看~坏了,这主公一定要下令,把关羽推出帐外人头砍下。只见孙权左手一扶帅案,嘶~~慢慢儿地~~他那气儿又平静下来了。他问身边的这些谋臣,“啊~~诸位先生,关羽~~乃世之豪杰,孤十分喜爱。你别看他今儿站到这儿连冤带损地骂了我一通,可是我呀~~不记恨。因为关羽是个了不起的英雄。我想将关云长~~收服在江东。你们看如何呀?”

    孙权的这话音儿还没落呢,旁边儿有人大呼一声啊,“啊~~~不可~不可~~”孙权一看呐,正是自己随军主簿,左咸呐。主簿,那就是孙权的秘书。他走到孙权的跟前,“主公啊,您要收降关羽?”

    “啊~~不错呀。”

    “唉呀~~那怎么可能呢?关羽恃强一生~目空一切呀。他这眼睛里~~只有刘备张飞。主公您别忘啦,曹操曹孟德~~曾把关羽~收服在许昌十二载呀。将其待如上宾,三日小宴五日大宴,上马献金下马献银赠袍赠马拜为汉寿亭侯。关羽听说他兄长消息之后挂印封金辞曹而去呀。此人常说玉碎不改其白竹焚不毁其节忠义素著于天下呀。正因为当初曹操没有杀他,才有今日之险,让关羽逼得几乎由许昌迁都哇。主公今日~~若留下关羽~~恐怕是后患无穷。”

    “嘶~~嗯~~~”孙权点点头哇,吩咐一声,“刀~~斧手!将关氏父子推出辕门~~斩~讫~~报~来。”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