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二四八回

更新:2018-04-08

     西川主,刘备晏驾了。他儿子,长子刘禅登基了。

    这消息,就传到洛阳来。魏主曹丕这么一听是喜出望外,诶哟~~枭雄刘备死啦。太好了。他立刻是大聚文武。干什么呀?和大伙儿在一块儿商量商量,说:“我想趁着这个机会兵取西蜀哇,就把刘禅灭了生擒诸葛亮。回过头来再打江东。寡人我要一统天下。不知列公意下如何呀。”把他这想法说出来了。

    大伙儿一听都不言语了。怎么回事儿呢?心里全犯核计了,诶哟,万岁要起兵打西川,是不是时候啊?咱们应该给出个什么主意啊?是同意他打呀~~还是最好劝阻他别发兵?

    这时候贾诩就说了话了,说:“万岁,您可不能起兵去打西川呐,不是时候。虽然刘备死了,我听说~~刘备病在永安宫白帝城的时候,他召见了诸葛亮。一定托孤与诸葛孔明啊。诸葛亮呢~~感念刘备对他的三顾之恩和托孤之情,他必然竭尽全力~~保着刘禅。边看刘禅年纪不大,您也别看呐~~刘备和江东一战,大战彝陵,大伤元气,他败得那么惨,但是诸葛亮很有办法。我说现在是不应该发兵。”

    “哦?”曹丕看了看这两边的文武心说怎么样啊?你们都同意贾诩这说法嘛?

    有同意的,大部分。可也有不同意的。这时候有一人抢步出班,上前施礼,“万岁,您这个主张是对的。现在不出兵取西川是~更~待~何~时~啊。”

    大家这么一听~哟嗬~~这是谁呀?敢当着皇帝的面儿~~出头来反对贾诩?那贾诩是重臣呐。大家伙儿一看说话的这位呀~~嗯~~也就得他~~出来反对。怎么?人家有这个份儿,有这资格。敢情是司马懿

    司马懿一番话说得曹丕是非常高兴啊。“哎~~呀呀~~老爱卿,你说寡人我这时候出兵是对的?”

    “万岁,您想的太及时了。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呀。”

    “呃~~老爱卿啊,以你之见~~该怎么样去取西川呢?”

    “万岁,您可以派出五路人马。兵分五路,去取西蜀。西蜀成都啊~~咱们是唾手可得。必然,能把刘禅灭了,而且是生擒~~诸葛亮。”

    “诶~呀呀~~老爱卿您进前来讲话。寡人我应该怎么样发这五路人马呢?”

    “万~岁~容~禀~~”司马懿可真有道道儿啊,他站到曹丕跟前是慷慨陈词,嘡嘡嘡~~这么一番话,就把在殿上的文武~~都给说呆了。有好多人暗暗竖起大指~~赞美司马懿。瞧瞧,人家想的多周到。

    司马懿给曹丕出了个什么主意?是怎么个五路人马呀?司马懿告诉曹丕,您现在应该派出几路使臣。

    第一路哇,您应该先派人到辽东鲜卑国,去见国王轲比能,让他起羌兵十万~~兵取西平关。这算是第一路。(这辽东鲜卑国竟然可以统辖羌兵,果然势力强大,厉害。)

    第二路使臣,让他去见南蛮王孟获,请孟获领南兵十万~~攻打益州。这算是第二路人马。

    第三路使臣,您得派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去奔东吴,入吴修好。怎么叫入吴修好呢?不是这刘备领兵伐江东的时候,孙权向您求过救嘛,在您跟前称过臣,您也封了孙权为吴王,但是您没出兵。不出兵~~这本来就不对,可您呢~~乘人之危~~您还派兵去打人家江东。现在把孙权给得罪了,所以您得派一个会说的说客,到那儿是游说孙权,跟他好好说说,让他别记前仇。然后呢,您可以让孙权领人马攻打两川峡口。这算是第三路人马。

    第四路,您派一人去见上庸的孟达,让孟达领兵十万去取汉中。

    随后您再传旨让大将军曹真拜为都督,让曹真一路辖四路~五路总都督哇。让他当这个总元帅。领兵十万兵出阳平关~~去取他的西川。

    “分兵五路啊,是各有各的打法。诸葛亮他再有本领,他也抵敌不了啊。因为这叫四面八方一起来,西蜀总共他还衬多少人马呀?没有多少兵将啦。只要是这么样一打,是西蜀可破,刘禅孔明可擒呐。为什么~~我要给您出主意派这么些路人马呢?就是光凭咱们自己这些军马呀~~打不了西川。咱们得有点儿借用的力量。同时呢,您派出去的使臣,尤其是去到江东的使臣,不仅这人能说会道,当着孙权解释了这个前嫌,同时您还得答应割地。就是给孙权好处。不单是孙权。包括那个轲比能,以及那孟获,全都得这么答应他们。这叫人见利而不见害鱼见食而不见钩啊。一有好处,他就要往上上了。等把西川灭了江东得过来之后,万岁您可以再跟他们反目。”给你什么地方?让你回那原地就不错啦,你给我回去呆着去叭。“他谁也不敢怎么样您啦。特别是其中这孟达,孟达是刘备的人,他算是个降将,现在正要巴不得~~找一个立功的机会。您给他这么一个好时机,他会破出性命去~~为您去攻去打呀。为什么让曹真为总都督呢?那就不言而喻啦,曹真~~那是您的心腹人。”意思就是说那是你们家里的人,说,“只有他~~才能一路辖五路。如果真的把使臣这样派出去的话,确实这几路人马都能发动起来,西川呐~~指日可破。”

    嗬,司马懿这番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每个字儿摔到地上都~当啷~一家伙。大伙儿这么一听那就全服啦。

    这番话说得曹丕~~~哈哈大笑。“哎呀~~老爱卿,这是一番忠言~~提醒了寡人。我要亲自~~为使修书。”我亲自挑选人,谁当这使臣。另外我给这几路人马呀~~那总头领都写封书信。

    嗬,您别看呐~~这位曹丕~~在军事学上他稍差一点儿,可是他很有文才。诶呀~~写出那书信来~~写得非常漂亮,特别流畅,让你这么一看呐~~嗯~~你就跃跃欲试啦。不用答应你好处,不用许给你割地~~给你多少块地盘儿,你就愿意出兵。人家曹丕就有这本事。嗬~这书信就发下去了,使臣~~打马扬鞭各奔各的地方。

    诶哟~~魏国这一番安排~~你要知道,在洛阳这儿也有西川的探报。前文书咱们就说过,江东那呵儿~~有西蜀~和魏国的人,魏国这儿也有江东和西蜀的人,西蜀那儿~也有江东和魏国的人。哎~哪儿都有自己的耳目。那探报就报进了成都。先报给丞相诸葛亮,后报与~~那位后主刘禅。

    可把刘禅给吓坏了。怎么呢?您想啊,他今年才十七,他哪儿经过这个呀。什吗?曹丕已经派出五路大军?各路人马最少不下十万?那就是五十万呐。五十万人马来打我的西川~~~嗨呀~~~这西川不完了嘛这个?这怎么办呐?使刘禅奇怪的是,这么紧张~~我这位相父怎么没来呀?相父是谁呀?诸葛亮啊。要知道,刘备临终的时候有遗诏~诏书上说的很清楚哇,让刘禅呐~~当父亲一样看待诸葛亮。就象~~看待他刘备那么看。所以,刘禅称诸葛亮为相父。这相父怎么没露面儿啊?“快~~~快去请~~~”派人去请诸葛亮。

    去得快回来得也快,“哎呀~~启奏万岁,丞相病了。”

    “啊?”刘禅一听差点儿介椅子上蹦起来。怎么?什么时候您病啊?怎么早不病晚不病单这时候病了?“呃~~我来问你,相父~~所染何疾呀?”他得的是什么病啊?

    “嘶~~”这使臣一听,“我也没瞧见丞相啊,因为什么呢?到大门口儿那儿他不让我进去。就告诉我说丞相病了你回去叭。我就这么就回来了。”

    “啊咄!”刘禅这气,“废物。”

    “万岁~~”把他吓得~扑通~一下儿跪下了。当时就得跪下?啊,那是皇上。皇上一瞪眼那还了得?哪儿有站到那儿跟皇上穷对付的?哎~你嚷嚷什么呀你?瞪什么眼?哪儿敢这么问?这么问就剐啦。吓得象鸡锛碎米似的那儿磕头啊。

    刘禅气得站起来直打磨磨~~“你磕头管什么呀?我问你为什么不进门儿?为什么不看看我家相父得的是什么病?”

    就在这时介旁边儿过来俩人,“啊~~万岁息怒。”

    “万岁息怒。”

    刘禅一看,是黄门侍郎董允和谏议大夫杜琼。“嘿~~呀~~二位,你看~~这个废物我让他去趟白去了。”

    “啊~不要紧。万岁您不必动怒不必着急。为臣不才~~前往相府~~呃~~探问探问,丞相得的是什么病。回来~~奏明万岁。”

    “啊~~哈哈~有劳二位。哎~越快越好。”

    “遵旨。”

    董允和杜琼啊~~二位骑着马,就奔相府来了。俩人走一道儿~~研究了一道儿,研究什么呀?

    “嘶~哎? 董先生~~”

    “啊?”

    “咱们丞相~~知不知道曹丕派五路人马要攻打咱的西蜀?”

    “嗨~~他怎么能不知道。我说呀~~还是丞相先知道。”

    “丞相知道了,怎么没能亲自来~~禀明万岁这个事儿?让万岁派人到府下去,而且还没见着面儿,还不让进门儿。这怎么回事儿?”

    “嘶~~不清楚。咱们到那儿再说叭。”

    二位老远~~在相府门前下了马了,把马交给了从人。董允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往门口这儿一站轻轻痰嗽一声,“嗯~咳~~”这是什么意思?这是给里边儿打个知会,告诉你门口儿有人,请出来一下儿。

    果然,由打里边儿出来一位管家。站到这呵儿打量打量董允和杜琼。“哦~二位先生,呃~~您有什么事嘛?”

    “哦~~有劳管家,回禀丞相,就说门外~~有黄门侍郎董允谏议大夫杜琼~~奉旨~~来求见丞相。”把奉旨俩字说到前边儿。意思我们不是私人拜访,是皇帝叫我们来的。

    “哦~~”这管家一听点了点头。“二位~~是奉皇命来到府中见我家丞相。”

    “正是。”

    “呵呵~~对不住二位,我家丞相病了,一律不见客人。请看。”说着他用手这么一指。

    哟,董允和杜琼这才看见,敢情~~在这相府门的右侧角儿那儿啊~~立着一牌子,回避牌。这是不见客人的意思。你们应该一看那牌子,自动就得走,就不应该来叫门。可您二位已经来了,怎么办?我就提醒你一声。瞧见了没有?

    董允一看~~这怎么办呢?他看了看杜琼,那意思~~咱就这么回去?万岁急成那样~~刚才发那么大脾气~~急得满屋直打转转儿,咱俩是自己讨命来的,结果到这儿~~就这么就回去啦?不行。杜琼啊~冲着董允递了个眼色轻轻摆了摆手,那意思~~别看那牌子,他挂他的,咱们呐~~该进去得进去。董允一想~对。哼,我知道~~宰相门前七品官呐,这位管家~~这份儿不小啊。但是不管你多大,你可要知道,我是黄门侍郎。董允想到这儿,“咳~咳嗯~~”把胸脯一挺,手往后一背,“嗯~~~~”

    哟,这管家一看这怎么了这是?怎么?卖份儿呐?哼什么呀?

    “管家,方才我们已经跟你说过,我们是奉皇命而来。万岁有旨。我们今天无论如何得见丞相。有劳你~~到里面回禀一声。休得~~怠~慢~~”说到这儿,董允~唰~~用手一捻胡须,把眼睛这么一眯缝,嘴一撇,呗儿~~把那脸扛起来了。

    嗯~~杜琼一想,对,就得这样。杜琼呐,也不看那管家了。我们不跟你这么嘻嘻哈哈了,到里边儿告诉他们信儿去。怠慢不行~~快着点儿。

    呀~~这管家一瞧~麻烦了,要不给个回话儿~~这二位不能走哇。不能走~~可我也不敢进去见丞相。丞相有话呀。管家想了想眼珠一转,这管家~~不愧是~~诸葛亮丞相府的管家,倒是有点儿道道。他冲这二位先生一笑,“哦~~您二位~~今天一定得见我家丞相?”

    “不错。”

    “正是。”

    “那好,您二位就这儿候着叭。”说完了他一退身,推进大门儿来~进了门槛儿一回手~叮~~咣~~咯楞~~把大门插上了。

    “啧~呀呀呀呀~~”董允杜琼一瞧好啊~~这叫闭门羹啊。“怎么办呐?”

    “嗨~~咱跟他好耗了。”就这儿耗着。你不是不见嘛,我们不走。“来,看座位伺候。”

    手下人一听,这在相府门前哪儿给您~~找座位去?四外一踅摸~行,那儿有俩卖抄手的。抄手?馄饨呐。干脆跟馄饨挑儿那儿借俩椅子得了。您凑合这儿坐着叭。

    这二位往那儿一坐。光这儿坐着也不行,不吃不喝光这儿静坐呀?坐到都晌午歪啦,董允跟杜琼一商量,“咱俩~~咱俩回去得了。”俩人走了。

    走了得想个主意,回去怎么回复这皇帝呀?那也得说一声。俩人硬着头皮~来见后主刘禅。说丞相确实是病了,病得还很重。这俩这不是胡说嘛?也难怪。怎么?你自己说的你病了,是人都不见,你这不是一般的伤风感冒。那要是小灾儿小病儿的~~真格的去两个大臣你能不见个面儿?可不我们就得说你病重。

    诶哟,这一说呀,刘禅可真吃了惊啦。这还了得?看来相父~~病得很重。“啊~~你们要去探望探望呐。”

    随着这一声旨意下,文武百官~络绎不绝呀,来相府问病。你这么说叭,这诸葛亮丞相府门前大忙了三天。干嘛?全是来看病的。有提拎着礼物来的,有拿着保养营养药的。不管谁来,谁也进不去。这次相府门前呐~~还不象前几天了呢,肃肃静静的,你一叫门出来个管家,这回好,派了好多武士,好几十人,横刀而立,剑戈长矛,好么~~加上卫队了。怕什么呀?怕你硬往里闯。干脆~~就是不见。哎~~就让丞相静静地养这么几天~~就行了。

    这几天时间过去了,每次~~回来见刘禅都这么说,一个能进得去门儿的都没有。刘禅可真是要哭啦。“唉~呀~~看来~~寡人的西蜀~~休矣呀。”我这地方算完啦。“相府~~他不让进门儿。我家相父得的什么病~~他也不告诉我们一声儿。看来他这是袖手旁观不管啦。这可怎么办?”

    有人给他出主意,“万岁,您跟皇太后说说叭。问问太后她老人家有没有什么办法。能不能~~下个诏书召见召见这位诸葛丞相。”

    “嗯~~~只好如此~~”

    刘禅呢~~带着一部分文武~来到后宫见太后。他跪到在太后的面前,哭诉了这番经过。老太后大吃一惊啊,“哎呀~~丞相这是怎么啦?到底是真病还是假病?眼看西川危急到如此地步,丞相怎么能够托病不出呢?哎呀呀~~这便如何是好。来来来,待我亲自到相府~~问一问丞相得的是什么病。”如果真有病,那没办法,人吃五谷杂粮添个病业~~那谁避免得了?但是您不管是什么病您得给个面儿见,得说几句话。因为什么呢?现在您~~可不是一般的丞相。这么说得了。虽然有皇帝刘禅,可是西蜀这呵儿~~军、政、财、文、民~事~诉~讼~一~应~等~项~~全归诸葛亮管。您这时候病谁受得了?如果要没病~~太后心想~~诸葛亮,那我可就得要问问你呀,你有负先帝托孤之情啊。刘备白托付你啦?何着你全忘啦?这不欺负我们母子嘛?吩咐:“起驾。”

    手下的大臣一看,“慢来。呵呵~~我看太后您就不必去了叭。不比惊动您的大驾啦。”

    “怎么办?”

    “如果要去是不是~~让万岁亲自去一趟。到相府,看看丞相是什么病情,是怎么回事儿。如果万岁去,丞相还不予见面,那么太后您呢~~也不必亲自去,您就坐在太庙之中诏见孔明。”在太庙里~~见见诸葛丞相。有什么话您问不了他呀?

    太后含着泪点了点头哇,“嗯~~爱卿们说的对。那皇儿,你就去一趟叭。”

    “遵旨。”

    刘禅~~领旨之后收拾了一下吩咐:“摆驾。”率领着满朝文武,皇帝亲自~~到丞相府~~探病。

    嚯,由打皇宫奔相府这条街~~就净了街。净街?那当然。皇帝出来了,黄土垫道净水泼街,各家门前铺户门口儿全都设摆香案,焚香。御林军由打皇宫宫门这儿一直的~~站到相府的门口儿。今日的这个气氛与往日大不相同。

    皇帝刘禅,乘着辇车,带领着文武,来到相府的门前。相府门前管家和那些门卫这么一看呐~~全吓傻了。皇上来啦~~还敢站到那儿~~持戟而立~~腆胸迭肚~~撇嗤邋嘴呀?不行啦。怎么办?全趴下叭。趴下干嘛?就是全跪下。把刀枪一放~噼哩扑噜~全都跪那儿了。

    刘禅~~吩咐一声:“停车。”怎么?别看我是皇帝,我也不能把辇车坐到相府的门口儿。因为这位丞相啊~~是相父。父者~~爹也~~干脆~~谁也惹不起,老早下去。他下了辇车亲自到门口儿这儿了。

    嗨~这倒好。怎么?敢情这诸葛亮丞相府的人呐~~也是看人下菜碟儿。你说怪不怪?满朝文武甭管谁来,都挡驾。唯独皇上来没有一个敢上前拦住~~“嘿,你要干嘛你?看丞相~不行。病着呢。”没有敢言语的。趴到那儿的那些人呐~~连头都不敢抬呀,一个个耷拉着眼皮就瞅着那土地,忍着在那儿。没人敢言语。

    皇上可倒好,大模大样进来了。

    众文武一看~~“怎么样,万岁进去了,咱们也跟着进去叭。”

    “咱进去能让进去嘛?”

    “嗨~~前边儿不是有皇上领着头儿呢嘛,咱们悄悄地~~顺两边儿~~溜叭往里。”

    全都进来了。你别看这么多人进相府了,一个嚷嚷的也没有。这是什么时刻呀?再说~~您没瞧这谁带队嘛?皇帝在前边儿你们后边儿乱嚷嚷这能行嘛这个?

    刘禅进来了一看~~这倒好哇~~怎么?相府里甭管男女,谁见着刘禅谁就赶快跪倒,贵到那儿~~也不敢抬头也不敢起来。可也没人理他。这滋味儿也不好受哇。怎么?这进来得有个说话的呀,是问我干嘛来的怎么回事儿~全都趴地上不言语~~你说这怎么算呐这个?

    刘禅叫起一个来,“哎哎~~起来起来~~”

    这一听,赶快站起来了。怎么?皇帝说话~~好么~~言随旨出,每说一句话就是一道旨意。那不起来得行啊?吓得直哆嗦。

    刘禅告诉他:“你甭害怕~~”刘禅心里说我比你还怕呢。我这儿咬着牙这儿强扎楞着。因为什么?我怕来到这儿这相府~~到这儿这这~~这丞相不见我。我也紧张。你瞧你还吓成这样。“我问问你,呃~丞相安在。”

    这人一听,吓得没敢言语用手往后边儿指。哦~~刘禅明白了,在后边儿呢。

    他抢步向前呐,大步流星往后走连过三道垂花门。刘禅举目这么一看~~啊?当时他就愣了。怎么了?他看在池塘边站立一人正是丞相诸葛亮~~在那儿背手~~观~鱼。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