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二四九回

     刘禅亲自~~来到丞相府,看望诸葛亮

    他这一来可倒省事,谁也不敢拦阻哇,那是皇帝呀,刘禅直接就进来了。他问了一问相府里的侍从,说丞相在哪儿呢?侍从吓得没敢言语,只是用手往后指了指。刘禅顺着他手指的这个方向,过了几道门,他这么一看~~哟~~敢情诸葛亮在这儿站着呢。

    哟~~~啊~~~相父站这儿干什么呢?刘禅仔细这么一看呐~~敢情正站在那呵儿观鱼呢。站到那儿池塘边儿那儿看那水里头的鱼怎么游动。诶哟,好消闲呐。只见丞相有时背着双手~~在池塘边儿这儿~~走几步,还顺手拿起一根竹杖,拄着这根竹杖~~看着水里头的游鱼,看得很出神。

    刘禅没敢惊动,他站到老远那儿看着。过了好长时间,刘禅这么一想我不能总在这儿站着呀,我得过去说句话呀。诶哟~~自己心想我可得慢慢儿的。为什么?相父是在观鱼呀~~还是在钓鱼呀?如果要观鱼,有点儿声响不要紧,要是钓鱼的话你把鱼给惊了那不礼貌啊。刘禅悄悄地蹑足潜踪,他用手提着袍襟走过来了。离丞相不远处站到那呵儿探身这么一看~~行~~不是钓鱼。怎么呢?这池塘边儿这儿根本没有鱼竿。

    他还没言语。他看诸葛亮外表很清闲,实际呀~~这位西蜀丞相肩上那个担子可不轻啊。自从刘备~~在永安宫晏驾之后,诸葛亮这心情一直很不好。什么原因呢?他思念刘备呀。君臣在一处~~相聚多年。刘备很了解他,他也非常了解刘备,虽然说是君臣,可也称得起是知己之交。特别是~~刘备三顾茅庐,这三顾之恩三顾之情~诸葛亮是一直不忘。刘备虽然晏驾了,可是呢~~他把刘禅托付给自己啦。那就是说把整个西蜀~~都交给诸葛亮了。恰恰就在这时候,刘备刚死,后主刘禅刚刚登基,这曹丕可太可恨了,他在这时候调遣这么多人马来攻打西蜀。按古人说呀,乘人之丧举兵征伐为不道。诸葛亮~~非常生气。

    他这些日子~~根本没病,报病隐居,在府里头谁也不见。为什么?他在想退敌之策。多不容易。还是那句话,一路两路人马好对付,十万二十万人马~~也可以能把它退喽。这五十万大兵,兵分五路~~来取西蜀。诸葛亮~~也得好好费费脑子呀。

    所以他站到池塘这呵儿正在想事儿,刘禅悄悄地就从后边儿过来。他低低的声音,轻轻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啊~~丞相,您~~安乐否。”

    哟~~诸葛亮听身后有人说话扭项回头这么一看,“呀~~”啪啦~~就把手里的竹杖扔掉了,当时是跪倒施礼呀。圣驾什么时候来的呀?“我未曾出府接驾~~臣~罪该万死。”

    “诶呀~~”刘禅往前一探身~双手~~把诸葛亮给扶起来了。“相父平身。我来了一会子啦,没敢惊动。因为我不知道相父您在池塘边这儿想什么呢?我听说相父身体不爽,身有贵恙,寡人今天亲自来探病。”

    “呵呵呵~~~~”刘禅的话刚说完诸葛亮笑了,“万岁,老臣~~没有病啊。”

    “嗯~~”刘禅心说您甭说了。怎么?我已经看出来了,这气色多好啊。满面红光啊。好家伙~二目炯炯有神,精神十分焕发。诶呀~~刘禅心说,您说有病也没人儿信。“呃~~那么~~相父,怎么您这么长时间没有出府问事呢?相父可曾知道,曹丕已经调遣五路人马,来伐我西川呐。如今情形十分紧急呀。呃~~不知~~相父作何打算。”说到这儿刘禅又要哭啦。怎么?他真着急呀。

    丞相诸葛亮~~满面春风的~~笑呵呵地点了点头,“啊~呵呵~万岁,老臣已经知道了。为什么我这几天托病不出呢?因为我正在想~~破敌之计。”

    “哦~~~”刘禅这么一听高兴啦,“相父,原来您正在核计怎么样才能把敌人破喽。哎呀~我说的呢~~”心说我以为~~您真是装病吓得不敢出府理事了呢。我琢磨着也不至于。“啊~~相父,计将安欻?您这主意怎么想的呀?能不能把敌人破喽?”说着话呀,刘禅拉住了诸葛亮的两只手~~简直都要跳起来了。他忘了他是皇上了。可再怎么是皇上他年纪不大呀,他才十七呀。一听说丞相有破敌的妙计,这西川就算平安无事了,他能不高兴?

    诸葛亮也乐了,“呵呵~~陛下,此处不是讲话所在。来来来,你我屋中一叙。”说着诸葛亮扶着刘禅~~要到屋里去谈谈。

    刘禅这么一听,“嗨~~~还干嘛上屋里说去,您就在这儿跟我说得了。”刘禅心说我妈那儿还等着我呢。真的~~哎~太后还在那儿等着回话儿呢。“呃~~丞相,我家母后~~要亲自来看望您。”

    “哎呀~~”诸葛亮一听,“那可使不得。怎么能惊动太后呢?”

    “是啊,因为您这一有病您这一不朝面儿~~实不相瞒呐,我母后加上我~~都有点儿放心不下呀。我看咱们这么着得了,甭上屋里说去了,您就在这儿跟我谈谈得了。”

    “哎~~”诸葛亮一听,“怎么能在这儿谈呢?”怎么?这对皇帝太不尊重啦。说着,他扶着刘禅到屋里,请刘禅在正中落座,诸葛亮往旁边儿那儿一站。君臣大礼嘛。

    刘禅这么一看呐,“唉呀~~相父~~怎么能这样?怎么~~这也不得说话啊~~我这儿坐着您那儿站着。要不这么着得了,您坐下我站起来。”

    “哎~~~”诸葛亮一听,“那哪儿行啊。”

    “哎~您得坐下呀。”

    “好,我谢座。”丞相谢了座。君臣落座之后,诸葛亮吩咐,“备酒。”干嘛?君臣要喝两盅。

    “呵~~相父~~我看您就~~别备酒啦。啊~连水也不要。您快跟我说说叭。”刘禅心里说呀,我从记事儿这天我就知道~~知道什么呀?我这位相父啊~~最沉得住气啦。甭管出了什么事儿~~天塌地陷~~你瞧他叭~~总是那样稳稳当当不着急不着慌的。您倒是稳当,别人吃得消嘛。“相父~~您到底是怎么想的主意想出来一个什么主意呀?”

    “啊~~陛下,您不必着急。不是曹丕兵分五路想取我的西川嘛?”

    “呃~不错啊。”

    “呵~他这是白日做梦。我这几天呐~为什么要报了一个病呢?因为我怕有人~~打扰我,这心不静,我怎么能想得出什么妙策来?实际~~我已经把拒敌之军~都派出去啦。”

    “啊?”诶哟~~刘禅一听站起来,“相父,您什么时候派的兵啊?怎么这成都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啊?”

    “陛下您请坐,听老臣慢慢地回禀。我确实~~派了兵了,但是没派成都的军校。”这儿这人马啊~~嘿~几乎一个都没动。“所以,怎么能有人知道我派兵呢?兵法之妙~~贵在使人不测~~岂可泄露于人呢?”这事儿得秘密进行啊,我怕走漏消息,所以成都的士卒我是一个都没动。

    “哎呀~~~”刘禅这么一听~长长松了一口气,“相父,您真是~~神机妙算超人呐。”

    “陛下夸奖啦。”

    “嗯~~请问相父,您是~~呃~派哪儿的兵去拒敌呢?”

    “呃~~陛下容禀。说曹丕派这五路人马。第一路,他请的是辽东鲜卑国国王轲比能,率领羌兵十万,来打我西川。这支人马,可谓彪悍。”很厉害。“怎么样才能把他退喽?陛下,我想起一个人来。”

    “谁呀?”

    “就是您驾前称臣的马超马孟起。他在羌人之中威望相当高。在西凉,一听马氏父子,人人竖指称赞。我让马超~~率领人马到西平关镇守。我叫他是夜伏昼欻。”晚上啊~~不动,白天呐~~出兵。忽而象打的样子忽而不象打的样子,那么就秘计马超,告诉他~~应该怎么打,怎么战,以智取为上。不跟这羌兵是猛打硬拼呐。“这样呢~~轲比能他是~~不战~~自退。”

    “诶~~呀~~”刘禅一听,“妙哇。相父,您这哨人马派的是太妙啦。请问相父,那您又派谁去拒敌南蛮王孟获呐?孟获领着南兵十万攻打我们的益州哇,我看这是最厉害的。”

    “陛下不必忧心,我已经派遣了~魏延魏文长,让他带领人马去据守关隘。我令他是左出右入右出左入用疑兵之计,去退孟获。孟获一见这人马忽起忽落,忽出忽入,他必然生疑,这一生疑是绝不敢前进。我觉得益州~~会万无一失啦。”

    “哦~~~相父,呃~那反将孟达~~起上庸之兵~~相父~~你怎么样对付他呢?”

    “陛下,您要知道,叛将孟达有一个好友在陛下驾前称臣。”

    “呃~谁呀?”

    “就是那李严。我已然仿着李严的笔体写了一封书信。为什么不让李严写?因为在扶先帝灵柩回成都的时候,已经派李严~~率领人马是镇守夔关。唯恐啊~~江东从夔关进兵啊。所以李严没在这儿。我呢~~就仿着他的笔体写了这么封书信。这封书信准起作用。只要孟达一见这个信,他必然~托~病~按兵不动。这路人马~~就不必担忧啦。还有一路人马就是曹真。”

    “唉呀~~相父啊~~我觉得~~他这几路人马里边儿最厉害的,那就得说是曹真啦。因为我听说曹丕委任他为一路辖五路~五路总都督啊。这支人马十分骁勇,可不大好退呀。”

    “陛下,您说的对。曹真是很难对付,可是我挑选了一员大将,谅曹真~~他也休想~~闯进我的阳平关。”根本不可能。

    “相父,您派的是谁呀?”

    “就是那~~赵云~赵子龙~~去据守阳平关。阳平关地势险要,这个地方山川非常险恶,是个重要的关隘。可有一样,一人把守~是万夫莫入啊。我派赵云领兵据守,一,赵云赵子龙声名赫赫,在曹将之中,一听赵云~~他们都得核计核计,尤其此人是智勇双全,善于用兵啊。他要据守住了阳平关啊,那曹真休想取关。一日取不下~~数十日取不下~~他呀~~慢慢儿就心灰意冷没有办法再往前攻啦,是只好退兵。”

    “哎呀~~~”刘禅听到这呵儿,这酒就有点儿喝不下去了,简直他要乐得跳起来,手舞足蹈,高兴得刘禅~~伸手抓住了诸葛亮丞相的袍袖来回直晃。这怎么了?他乐的。可他是皇帝呀,是啊~他是个小皇上~今年他才十七呀,在诸葛亮跟前就是个小孩儿一样。这一高兴不知道怎么的好了。特~别~是~~诸葛亮这妙计~简~~直~是~神鬼莫测呀。你看看,尤其派赵云赵子龙。怎么?一提赵云,甭管什么时候,刘禅就喜笑颜开。为什么呢?那赵云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喏。没有人家赵云赵子龙将军,哪儿有今天的阿斗刘禅呐。“啊~当初赵云将军为救我那是多不容易。在曹操的万马军中杀了个七进七出,那是在怀里头把我给揣出来的。嘿嘿~~我永远也忘不了子龙将军的恩情。相父,您真会挑选人呐。哼~~只要我家恩人赵云的这杆大旗往阳平关那儿一插,曹真呐~~~嘿嘿~~就是那才曹假~~”嗨~~刘禅乐糊涂了,怎么?哪儿找曹假去呀?“哎呀~今天~~您派赵云据守阳平关去挡曹真呐~~您真会挑选人才。这员将算派对了。看来~~这五路人~~~哎?”刘禅一算不对啊。怎么?“这不才四路嘛,还差一路呢。孙权那儿怎么办啊?”(此段描写刘禅对于赵云的感情特别深厚,其实也是为后文书赵云死时的故事埋个伏笔。)

    “呵呵呵~~”诸葛亮一听乐了,“陛下,方才我在小池塘边那呵儿就在想~~怎么样能退孙权。我想不派兵将~~去拒敌孙权。”

    “那相父您打算怎么办呢?”

    “我想派一能言会道舌辩之士,”找一位说客。“去出使东吴。劝说孙权~不要出兵。我还没想起这么一个恰当的人来。正在这时候,圣驾到了。”您就来了。“所以把我的思路~~给打断了。”

    “啧~唉~~”刘禅这后悔呀,心说我在门口儿那儿再多站会儿就对了。还是我过于着急了。不应该过去。你看看,把相父的思路打断了。“哎呀~~这都怪我呀~~”这后悔的不得了。“这么办得了,相父~~您还到池塘边儿那儿站着去~再接茬儿想,我还出去在门口儿那儿~站着怎么样。”

    “呵呵~~”诸葛亮一听,“这都是小孩儿话。”

    “怎么?”

    “那怎么能行啊?你让我站那儿接茬儿想去啊?唉~~不大好想啦。”

    确实~~刘禅这一过去说话呀~~把诸葛亮思路打断了。这些哨人马呀~~都是这么安排。唯独这孙权这儿他真想派一个能说会道的人,还没想起来。

    “哦~~哎~相父,那您就继续慢慢儿想叭。呃~~看来~~您这几路人马安排得非常周到。”

    “呵~~陛下,这还不算周道呐。”

    “怎么?”

    “老臣唯恐有失啊,虽然派出这么些哨人马去,我还不放心。”

    “那怎么办呢?”

    “我又派关兴张苞各领三万精兵,他们是~~几路支援呐。”总接应使。是哪儿有事儿往哪儿赶。这叫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怕出纰漏。所以呢,又派出这么两员将去。

    “嗨~呀~~”刘禅听到这儿挑起大指,“相父,您这安排的真是天衣无缝啊。太周到啦。这么着得啦,我看呐~~别打扰您啦,您呢~~还继续想,让谁去~出使江东。我呢~~跟您告辞了。”

    “哎?陛下?您怎么忙着就要走呢?”

    “不不~~我得回复我家母后。不然她老人家还要亲自过府来探望您的病症呢。”

    “哎呀~~不必不必。”诸葛亮赶忙摆手,“陛下,您一定要替老臣挡驾呀。千万~~不要惊动太后呀。啊~~老臣送驾。”

    诸葛亮亲自~把刘禅给送出来了。来到外院儿这么一看~哟嚯~~诸葛亮一愣啊。怎么?朝中文武全在这儿站着呐。

    “哎呀~~好哇,列位晚走一步叭~啊,等我把陛下送走之后回来~~我与诸公~还有话讲。”

    大伙儿本来想跟着皇帝一起走,听丞相这一吩咐,哦~~他还有事儿呐~~那咱们就等会儿叭。大家注目这么一看~嚯~~咱们陛下怎么这么高兴啊,诶哟,乐的不得了。嗯~~众文武都纳闷儿,心说,君臣这一番谈话谈什么来着?怎么谈的~~陛下这么高兴呢?

    刘禅呢~~让诸葛亮扶上了车辇,一直给送出门外。把皇帝送走啦,诸葛亮这才回来。众文武一看,“啊~~丞相~~啊~~您~~贵恙怎么样了?”怎么?不是说您有病了嘛。

    诸葛亮摆了摆手,“我没有什么大病,只是冒然风寒,感冒了两天好了。”

    “嗯~~”众文武点头,有些人心中暗想,心说我看您这样子啊~~也不象有病。“呵呵~~丞相~~您留下我们~~有什么话吩咐啊?”

    “嗨,”诸葛亮一瞧,“诸位呀,难得今天来的这么齐呀。啊~~为什么我说难得这么齐处呢?因为我有一档子要事要和诸公商议。现在,咱们万岁已经继位登基了,可是还有一项大事没办呢。”

    “什么?”

    “还没完婚呢。皇帝连个娘娘都没有~~呃~这怎么能行呢。”

    哎~大伙儿一听,“对呀。嗨呀呀~~丞相~~您想的真周到。对对对~~以丞相之见该怎么办呢?”

    说:“我想啊,给万岁提提亲。是谁家之女呢?就是那车骑将军张飞张翼德的女儿。非常之贤惠呀。只比万岁大一岁,今年~~一十八岁。啊~~列位看看,要将此女~~许配我家万岁~~哎~~你们看怎么样?”

    诶哟~~众文武一听,“那太好啦。”怎么?“诶呀,车骑将军张飞~~是什么人呐?是先主刘备的御弟,比亲兄弟都亲呐。这等于亲上结亲一样。哎呀~~丞相想的真周到哇。”在座的人,没有不拍手称赞的。

    丞相诸葛亮一看,“哦~~列公既然都同意那太好了。赶快派人去,去见车骑将军张飞的夫人,登门求亲。这边儿呢~~说与万岁。然后择吉日~~成其大礼呀。”

    这甭废事,是一说就成啊。嗬~众文武这高兴。都把大指挑起来,从心眼儿里~~赞美丞相诸葛亮。我们这丞相,太不可多得了。怎么呢?你瞧这什么时候?啊?这情形多紧张啊?曹丕派五十万人马兵分五路来取西川。可是我家丞相~稳如泰山。就象没这么档子事儿一样。你不是打来了嘛,我们这儿要娶媳妇儿。嘿,这倒好~~趁着热闹~~办热闹啊。

    哎~~那就办叭。成都照样是悬灯结彩,喜气洋洋啊。

    诸葛亮把这些大事儿正事儿都忙活完啦,他一个人儿坐在书房里又沉思起来啦。诸葛亮在想什么呀?还是想~~出使东吴的人选呢。这位丞相反反复复想~想不出这么一个人儿来。诸葛亮啊~~真有那样的心思,什么心思?自己去一趟。如果自己亲自到了江东这么一说可以肯定~~孙权呐~~必然答应。但是有一样,不能去。怎么?今非昔比啦。今天?今天诸葛亮已经成西蜀丞相了,人家也不招呼也不请~~神不搭的~~您自己怎么去呀?那多没劲呐那个?啊~自己不去~~谁去合适?

    诶?丞相诸葛亮猛地想起一个人来。那天我记得~~我在送圣驾出门的时候~~这个众文武之中有一个人,面含微笑用那样的眼神看我。他给我留下这个印象很深刻。嗯~~我能不能把他请来商量商量。对,就是这个主意。

    想到这呵儿,丞相把家人叫过来了,吩咐他,“你如此这般亲自去请。用我的车~~把这位给接来。”家人答应一声,赶忙准备车辆去请去了。

    被请的这位~~嘶~~也吃了一惊啊。啊?丞相亲自派车来接我?嗨~呀呀~~这有什么要事与我相商?怎么敢怠慢。吩咐一声:“换衣服。”把衣服换好之后,没敢坐丞相这车,坐的自己的车慌慌张张就来了。

    门上的武士一看,被请的这位到了赶快回禀丞相。说:“你要请的这位~~来了。”

    诸葛亮一听,赶忙~~出外相迎。他一边儿走着一边儿说:“我事就矣。”大事成就了。

    怎么回事儿呢?诸葛亮要派此公~~是出使~~江东。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