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诸葛亮为何感叹法正在线阅读

诸葛亮为何感叹法正

关羽失荆州后,刘备不顾群臣反对,也不顾《隆中对》里“外结好孙权”的基本方针,起倾国之军东伐孙吴,结果彝陵兵败,导致蜀汉国力大损,刘备也身死于白帝城。从此,蜀汉退守益州一隅,三国鼎立之势基本定局。   自三顾茅庐之后,诸葛亮作为荆州利益集团的代表人物,一直是刘备集团中的重要决策成员。但是,为何在伐吴这件事关全局的大事上,诸葛亮却颇为神秘地缺席了呢?在他的沉默与感叹中,到底有什么样的态度与苦衷呢?
  蜀汉政权是刘备集团主要整合了荆、益二州人士建立起来的,关羽兵败,在刘备定益州后不久,一旦荆州彻底失去,则在蜀汉势力极大的荆州集团完全失去根基,这种局面是荆州人士所不能接受的。
  作为蜀汉荆州集团的代表人物,琅邪阳都人诸葛亮并非荆州本土人士,由于他积极地融入荆州利益集团,成为其中一个重要的节点,被刘备选中、吸纳,进入蜀汉政权的核心领导层。对于荆州的丧失,没有乡土观念牵绊的诸葛亮,可能要比荆州人士更加理智。然而,诸葛亮也不可能违背荆州人士的感情与意愿,公开反对刘备伐吴;况且,荆州丧失,导致荆州集团在蜀汉政权中面临着危机,削弱了诸葛亮的权力基础,危及到蜀汉国家的权力制衡,这是诸葛亮绝不愿意看到的。
  诸葛亮不能公开反对伐吴,其中原因可以理解,但他为何偏偏提及与他“好尚不同”的法正呢?
  法正为右扶风人,客居益州。建安初,法正入蜀依刘璋,不被刘璋重用,而且“又为其州邑俱侨客者所谤无行,志意不得”,在益州毫无根基。既非荆州人士,亦非益州人士,法正便能摆脱利益集团之间复杂而微妙的纠葛,处于相对客观、超脱的位置。换言之,法正既可以摆脱荆州人士囿于乡土情感的局限,同时又不是益州利益集团的代言人,为刘备所忌。这样的身份,在以荆、益利益集团为主的蜀汉政权中,确实能得到各方的认同。
  法正是引刘备入川的关键人物,极得刘备信任。由于法正在益州不得志,他与刘璋的手下张松一起投靠刘备,为夺取益州立下汗马功劳。刘备得益州后,法正极得重用。
  法正为人,性格刚强,同刘备在一起,既忠心耿耿,又敢坚持己见,裴松之注引一则记载,充分显示了法正这个特点:
  先主与曹公争,势有不便,宜退,而先主大怒不肯退,无敢谏者。矢下如雨,正乃往当先主前,先主云:“孝直避箭。”正曰:“明公亲当矢石,况小人乎?”先主乃曰:“孝直,吾与汝俱去。”遂退。
  在蜀汉错综复杂的利益集团中地位相对超脱、深得刘备信任、对刘备忠心耿耿而又敢于直谏,有此三点,诸葛亮自然就会感叹,“法孝直若在,则能制主上,令不东行”。至于说到“就复东行,必不倾危矣”,是何原因呢?
  法正还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便是多谋善断。陈寿评价“法正著见成败,有奇画策算”。建安二十二年,法正献“汉中三策”,力劝刘备乘机攻取汉中,为刘备所从。战役中,法正出谋划策,与黄忠等人大破曹军,杀死曹军主将夏侯渊
  同庞统、法正不同,诸葛亮本不以奇谋秘策而见称(当然,《三国演义》塑造的诸葛亮形象另当别论),故刘备出征之时,诸葛亮多半留守后方,足兵足食。诸葛亮不如庞统、法正那样随刘备征战四方,并不是因为刘备不信任诸葛亮,而是各尽所能、各司其职。正如汉初三杰,后勤、谋划、领兵,萧何、张良、韩信三人各得其所。
  尽管诸葛亮不以奇谋秘策见长,但在庞统、法正两大谋臣死后,身为谋臣的诸葛亮亦未随刘备参赞军事,这绝不是诸葛亮反对伐吴而消极怠工,更不是刘备对诸葛亮的不信任。恰恰相反,在刘备伐吴之役中,留守成都的诸葛亮并不是无足轻重的,实际上,留守成都的重任并不亚于留守关中的萧何。
  益州在刘璋下,便有尖锐的主客矛盾。刘备夺取益州,“百姓攻战三年,肌膏草野”,益州受到了比较严重的摧残。部分益州人士对蜀汉这个外来政权以及在这个外来政权中占主导地位的荆州人士不满。刘备伐吴之役,激化了某些矛盾,给益州本来就比较脆弱的平衡以极大的冲击。刘备留诸葛亮守成都,正如他入益时留诸葛亮守荆州时一样,是对诸葛亮的信任――留守任务的艰巨不亚于前方的军事斗争。
  诸葛亮在军事谋略方面的优势不如庞统、法正明显,他自己也有自知之明,故而史书明载,诸葛亮“奇正智术”。既然法正长于谋划,故而诸葛亮才会说,如果法正在刘备身边策划军事,刘备“就复东行,必不倾危”。确实,有法正这样深得刘备信任而又能够清醒地胸怀全局的参谋在刘备身边,刘备即使伐吴不胜,至少也不会像彝陵之战败得那样惨,将蜀汉精华损失殆尽。诸葛亮感慨法正,由此可见,法正死后蜀国便再也没有涌现出能够在战场上运筹帷幄的杰出谋士,蜀汉后期人才匮乏的局面此时已经初现端倪了。
  我们从诸葛亮的慨叹中,也可以约略窥见诸葛亮的内心世界。“跨有荆益”是诸葛亮在《隆中对》里为蜀汉制定的策略,但由于时局变化,荆州残破,这时的荆州更应该采取的是“北抗曹操,东和孙权”。虽然这是《三国演义》中的小说家言,但其中的方针却是正确的。如若蜀汉在荆州保持着强大的军事威慑,同时孙刘联盟在曹魏强大的军事压力下还有保全的必要,则孙吴只能接受三分荆州的现实。由于现实中的失误,关羽失荆州后,诸葛亮大概不会相信蜀汉与孙吴两败俱伤时,还能对抗北方强大的曹魏,因此,刘备死后,诸葛亮执政,便马上派人与东吴修复联盟关系。
  诸葛亮不愿意因荆州与孙权兵戎相见,但背后荆州集团的情绪他不得不考虑,而且,蜀汉国内的权力格局让他也有隐忧。面对一心伐吴的刘备,诸葛亮没有坚决予以劝阻,同这些因素都有关系(甚至还可能包括性格等因素)。但是,面对彝陵惨败后蜀汉所面临的严重局势,诸葛亮大概认清了整个事件的利害关系,忍不住感慨,流露出内心真实的想法。
  但是,这一切真的成了事后诸葛亮了。
  (摘自《文史知识》)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