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夏侯渊的失败在线阅读

夏侯渊的失败

  东汉末年与西晋初年之间所间隔的一百来年的时间,也就是民间所谓的三国时间,是中国大历史舞台上一次微小的“分裂”演出。而且按照严格的历史观点,三国时期起始于公元220年曹丕称帝而止于公元280年西晋灭吴,短短60年,比起其他分裂时期要短的多,因而这60年也就不为人所重视。   当然,这其中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公元220年以后,三国鼎立的局面已经稳定,显有群雄逐鹿的混乱局面出现,此时正处于分裂向统一的过渡时期。在有利于统一的前提下,所带来的弊病是各种类型的人才停止涌现,人才的减少必然给这段历史平添几分乏味,而稳定的人才量亦不利于各地的文化、经济的交流。
  因而,我更偏向于持续了一百来年的三国时期,一个虽然战争不断,政治斗争接二连三却持续出现闪耀人才,竞相角逐于历史舞台的时代。其中由于战事的增多,武将,尤其是有勇有谋的武将更引人注目,活跃程度之高令人叹为观止。
  下面我所要谈的这位恐怕是芸芸武将中最为悲惨的人物:魏国征西将军――夏侯渊
  《三国志》中记载夏侯渊是战死的。当时,夏侯渊和张?A同守汉中,刘备率兵前来攻伐并派遣黄忠法正迎战夏侯渊。战斗结果是夏侯渊中法正“反客为主”之计,被黄忠所杀。《三国志》仅用几行字描写这场战斗的经过,对于夏侯渊的死同样以“渊遂战死”四字略过,反而在黄忠和法正的传记中记载此战的篇幅较多。这对于夏侯渊这位魏国名将而言,实在是有所不公吧?说“造化弄人”也罢,总之陈寿仍力求真实地记录。但《三国演义》中关于黄忠斩夏侯渊这一回可就浓墨重彩许多,竭力渲染黄忠的武勇和法正的智谋,而这一场战争也被霸气十足地称为“定军山大捷”。甚在京剧中还有“定军山”这么一出,象征的就是马到功成的成就感。就连夏侯渊的死,也为了作为衬托而凄惨的多,被黄忠一刀砍为两半,死无全尸不说,最后竟被弃尸荒野,任野狗啃食,不亦悲乎?
  这便是夏侯渊的痛苦,导致痛苦的又是生平最为失败的一战,令人嗟叹之余不由产生疑问:一代名将何以失败至如此地步?
  其实,夏侯渊并不如《三国演义》中所描写的那样资质平庸。按照《三国志》的客观严谨描述,夏侯渊跟随曹操东征西讨,由他指挥的军队每战皆捷,“虎步关右,所向无前”。而且,每次战役之后,夏侯渊都“收其粮谷以给军士”,“传馈相继”。这至少说明夏侯渊是一名爱护士卒的统帅。
  另外,能在乱世中活下来的人必有过硬的本领和不俗的谋略。夏侯渊字妙才,在一定程度上也配当此二字,试想,曹操武将虽多,都为武力过人的类型,比如绰号“虎痴”的许褚,被誉为“古之恶来”的典韦以及徐晃、张?A、曹洪之流,都单凭自身的武力、意气用事,在谋略方面却输夏侯渊不止一成。
  以敌方的眼光看,诸葛亮就曾告诫将要迎战夏侯渊的黄忠,说:“渊深通韬略,善晓兵机,曹操倚之为西凉藩蔽,以渊有将才也”。这话虽然有激将黄忠之嫌,但同时也对夏侯渊的才能有所肯定。
  如此说来,夏侯渊确实堪称魏国名将。那么,他的失败就不单单是主观因素,也有客观因素。
  先说客观因素。
  定军山一战,实为刘备、曹操汉中争夺战的一幕。此前先有“张飞智取瓦口隘,黄忠计夺天荡山”两战,蜀军大胜,杀败曹洪、张?A,杀死曹军将领韩浩、夏侯德,致使曹军重要屯粮地天荡山失守,粮草被劫,军士多受饥饿之苦。两战死伤者甚众,医疗也不及时,何况在那个年代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医疗手段,再加上士气低落,军心不稳,所以夏侯渊在定军山的守备部队可谓又饥又乏,缺乏战斗力。一个统帅再怎么出色,如果部下都成这种状态,应该说是举步维艰,寸步难行了吧?
  再加上与夏侯渊对阵的同样是蜀军名将黄忠和法正。黄忠老当益壮,在武力上不输夏侯渊;法正更是智谋超群,令夏侯渊难以匹敌。现在以一敌二,夏侯渊在武勇和智谋方面同时落后,所率部队又不及蜀军之精锐,自然在战争伊始,便处于劣势。
  然而,若以此解释夏侯渊的失败又不妥当和完整,依我看,主要是夏侯渊在个人性格上的缺陷使他失败,以至丧命。
  当初,曹操平定汉中地后,想要留下夏侯渊镇守。一个叫做刘晔的谋士就向他进谏道:“渊为人轻躁,恃勇少谋。”大意就是说夏侯渊这个人,轻浮焦躁,依靠武力又缺少谋略,言下之意便是让曹操另找人选镇守汉中。其实,相同的看法曹操也有过。《三国志》中有这么一段,“初,渊虽数战胜,太祖常戒曰:‘为将当有怯弱时,不可但恃勇也。将当以勇为本,行之以智计;但知任勇,一匹夫敌耳。’翻译成现代文便是作为一名将领,应当有知道弱点和退却的时候,不可只凭借武力。应该以勇力为基础,行动时使用谋略;只知道依靠武力,只能与一个匹夫对敌罢了。话虽如此,但曹操当时迫不得已才出此决定。
  上文已经说过,曹操武将中有勇有谋者不多,数来数去只有曹仁、张辽二人可当其任,接下来便是夏侯渊。可惜曹仁此时正守备于樊城,直面关羽的荆州军,抽身无术;张辽呢,与李典、乐进同守合淝,更是一个战略要地,所以综合下来,也只有夏侯渊能勉强充当这个职务。虽然夏侯渊暴虎冯河,念在夏侯渊此前战功赫赫,但必定不会令自己失望。
  可惜,夏侯渊所提到的弱点仍是完完全全地暴露了,由此导致军事上的失利,最终命丧黄泉。总结下来,夏侯渊的性格缺陷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夏侯渊性格轻浮,话说定军山之战刚开始时,夏侯渊也打了个漂亮的伏击战,利用出色的伏兵夹攻战术,生擒蜀军副将陈式。这一场小规模胜利确能起到鼓舞士气的作用,但在无形中,被夏侯渊的轻浮放大,逐渐变成一场迷惑意识的胜利,令夏侯渊沾沾自喜的同时,不能正确审视战场形势,加速了急于求成的心理。
  其次,夏侯渊本性焦躁。也不知曹操这一家是怎么回事,他自己就是个急性子,连带着曹洪、夏侯渊一样如此。不同之处在于曹操尚能忍,而夏侯渊就有点无法忍受,起因还得从上文中的小胜说起。魏军小胜之后,蜀军军师法正针对夏侯渊为人轻躁的弱点,施展“反客为主”之计。具体方法是蜀军每天都拔寨前进,潦草地创建一处营地,没住几天,再前进,步步为营地靠近魏军营地。此举自令夏侯渊大为光火,为轻浮所蒙蔽的双眼无法识别此计,反而被激发性格上的焦躁,然后盲目出战,导致亲侄子夏侯尚被擒。
  紧接着,法正的计谋更使夏侯渊的怒气升腾到顶点,迫使性格上的焦躁一览无遗。他让黄忠在蜀魏两军交换俘虏时,暗放冷箭,射死了夏侯尚。想想看,亲侄子在自己面前被射死而自己却无能为力,该是多么恼怒?于是,不能忍耐怒火的他扰乱了整个战局。蜀军占领制高点,他无暇顾及;蜀军以逸待劳,他无暇顾及;就连他的性命,他同样无暇顾及。
  第三,急功近利的心态害死了夏侯渊。夏侯渊还算是个聪明人,他明白曹操的其余手下,他的同行,对于他的不安,为曹操选择他作为镇守汉中的人选感到不明智,而且身为曹操的堂弟,更必须在关键时刻立下大功,力挽狂澜。所以从战争一开始,夏侯渊便采取攻势,目的很明显,想以速战的方式击溃蜀军。但同样明显的是,他的这种战法已经违反两点要求。一是他违背了“敌强我弱”的客观事实,盲目攻击,耗费己方有限的兵力、物力;二是他受急功近利的心态所驱使,被怒火控制,任由焦躁轻浮摆布,《孙子兵法?火攻篇》上说将领不能因为自己的怒火而发兵,可夏侯渊已是完完全全地背道而驰!
  一言以蔽之,夏侯渊之所以急功近利的心态缘于他渴望得到旁人――主要是曹操的认可,也算对自己能力的检验。然而,在实战中,前者要求过快,后者自视甚高,一快一高,如同无形锁链,封杀住夏侯渊的“妙才”,牵累他的用兵神速,直接导致自己的失败。
  归根结底,夏侯渊的失败是因为无法控制性格上的缺陷,被敌人寻得突破点而使缺陷无限放大,是因为对于自己自视甚高且渴望胜利过快到来,是让感性埋没理性,本性吞噬生命,最终,魏国一代名将就这样销声匿迹了。
  值得一提的是,夏侯渊死后,追谥加恩不断,荣耀大大超过生前所受恩赏,可谓死而无憾。而且他的四个儿子,都身怀绝技,驰骋疆场,为魏国作出卓越贡献,夏侯一门,终以武略名闻天下。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