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冢虎”司马懿在线阅读

“冢虎”司马懿

隐忍持重   按照中国传统哲学关于著名历史人物不寻常的身高、容貌与超凡德行之间存在必然联系的说法,司马懿拥有令人胆寒的“狼顾相”――当曹操从身后招呼时,司马懿整个脸都转向了后面,而身体却保持前行的状态,宛如觅食中的郊狼――在民间叙事中,这是拥有者具备异常狡诈阴险的证明。
  魏明帝时期,司马懿被正式委以重任,从而能充分发挥他的军政才干:太和二年(228)袭破新城太守、蜀汉降将孟达。其后由于曹休、曹真等宿将相继去世,他得以专擅曹魏对蜀汉之战事。司马懿坐等抱病远征的诸葛亮殁于五丈原军中,蜀汉自此再无力向曹魏发动战略进攻了。
  魏明帝临终前对司马氏父子的忠诚是起疑的,因此诸葛亮死后,司马懿仍长期滞留西北,未被召回朝主政。景初三年(239)正月,当齐王曹芳继位,司马懿与曹爽按照明帝遗命开始辅政时,司马懿的职权是以太尉“持节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与爽各统兵三千人,共执朝政”,而曹爽则是“拜大将军,假节钺,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明显为首辅。而在一个月后,高升司马懿为“太傅”的丁丑诏书中,权力分配已发生了变化――“其以太尉为太傅,持节统兵都督诸军事如故”,省去了原“录尚书事”,这个细微变化剥夺了司马懿的行政权。
  
  诡谲机变
  光靠“隐忍”,显然无法解释司马懿为何能迅速地进入曹魏政权的核心。建安二十四年(219)对于司马懿来说,发生了两件通过机变谋算,最终改变自己在曹操心目中地位的大事。当曹操将孙权劝其称帝的书信出示给身边的侍臣们看,说“此儿欲踞吾著炉炭上邪”时,当初自比汉朝忠臣的司马懿却回答:“汉运垂终,殿下十分天下而有其九,以服事之。权之称臣,天人之意也。虞、夏、殷、周不以谦让者,畏天知命也。”这种态度,无疑使曹氏对司马懿的忠诚才有了基本的肯定。
  同年,刘备继取汉中后,又派孟达、刘封攻占了汉中郡东部的房陵、上庸等地。同年七月,孙权出兵攻打合肥。守荆州的主力全力攻取荆襄,围曹仁,降于禁,斩庞德,一路势如破竹。当时,魏在樊城的守军仅数千人,城墙也因水淹多处崩塌,主将曹仁无计可施,曾考虑放弃,幸被辅助他的汝南太守满宠劝止。曹操为避关羽锋芒,一度准备迁都河北,司马懿和曹椽、蒋济及时劝阻了曹操,并主张利用蜀汉与孙吴之矛盾,兵不血刃,坐收渔利。果然,孙权派吕蒙带兵袭取江陵,擒杀了关羽,司马懿的计策不仅解了樊城之围,而且也使诸葛亮原定的一路向宛洛、一路出秦川的两面钳击中原计划永远无法实现。同时最大限度地破坏了孙、刘联盟,改变了当时的战略格局,更奠定了自己在曹魏政权中的首席谋臣地位。
  野心膨胀的司马懿,与曹魏宗族集团斗争的第一回合,即是明帝临终前的托孤之变。景初二年十二月,曹?突然病重,开始着手身后事的安排,司马懿被排除在辅政顾命大臣的行列之外。在曹宇、夏侯献的进言下,在病榻上的曹?甚至不许从辽东凯旋的司马懿进入洛阳,而是改道河内郡西渡黄河回长安,企图使之远离曹魏政治中心。
  对于司马氏在外不断建功立业、声名直上的态势,曹爽集团唯一的策略就是加紧蚕食司马懿手中的权力:正始六年秋八月,曹爽将中垒、中坚营的兵权归其弟中领军曹羲。正始八年,曹爽将郭太后迁往永宁宫,使司马懿与曹爽集团的关系急剧恶化,成为司马懿对曹魏王朝政治态度的转折点。
  
  狠辣凌厉
  无论是隐忍稳健的作风,还是机巧百出的谋略,如果没有雷厉风行的执行力,最终仍然不能完全发挥其效果。通观《三国演义》,司马懿的执行力无人能出其右。与军事部署细致绵密,力求万无一失的诸葛亮相反,司马懿在遭遇谋算水平低于自己的对手时,用兵给人以侵略如火、赶尽杀绝的风格。在景初二年(238)讨伐公孙渊时,司马懿也大胆地向魏主曹?担保,自己只用马步官军四万即可,并允诺“四千里之地,往百日,攻百日,还百日,休息六十日,大约一年足矣”。与“兴仁义之师,匡扶汉室”的诸葛亮形成鲜明对比,司马懿残忍地诛杀了意欲请降的公孙渊父子以及部将属官70余人,并坑杀了7000降卒。
  司马懿的狠辣,在同样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中表现得更突出。正始十年正月初六,曹爽诸人带小皇帝曹芳去洛阳城外90里的高平陵祭扫明帝墓,司马懿父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政变,其计划有条不紊而招招致命:首先动员暗中豢养的三千死士和手中掌握的部分军队占领武库和各处要害,然后早先受排挤的王观、高柔、蒋济等军政元老纷纷出动,联合司马懿进宫谒见郭太后,使后者下旨罢黜曹爽兄弟。并任命高柔“假节行大将军事”,占据曹爽军营,王观“行中领军”,占据曹爽之弟曹羲军营,使得曹爽集团京中的军事力量化为乌有。随后,司马懿和蒋济派军占据了高平陵至洛阳的要害,洛水上的浮桥,并送奏章给曹芳历数曹爽之罪。曹爽的意志已经被完全摧垮,踌躇四顾,完全落入了司马懿所设的心理陷阱:司马懿摸准了曹爽贪生怕死的心理,先后派侍中许允、尚书陈泰,以及曾为曹爽心腹的殿中校尉尹大目前来游说,劝说曹爽放弃兵权,并假惺惺地“指洛水为誓”保证对其不予加害。这一夜,曹爽“意不能决,乃拔剑在手,嗟叹寻思;自黄昏直流泪到晓,终是狐疑不定”。最终,“情愿弃官,但为富家翁足矣”的曹爽于次日自解印绶,请皇帝下诏罢免自己职务,前往洛水向控制了京城的司马氏投降。根据《资治通鉴》计算,三日后的初十(戊戌日),司马懿就下令将曹爽等夷三族,丙午(十八日)进行大赦,仅仅用了13天,权倾一时的曹爽集团就灰飞烟灭,足显司马氏手段之谲辣老到,冷酷无情。随着最具威胁政敌的消灭,司马懿的太傅府成为政权实际的控制中心,“政由己出,网罗英俊,以备天官”,其取曹魏而代之,就是时间问题了。(摘自《三联生活周刊》)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