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司马懿的“宅”智慧在线阅读

司马懿的“宅”智慧

  魏明帝青龙二年(234年)二月,诸葛亮率军伐魏,一直到八月份去世,半年中,除了跟胡遵、郭淮在阳遂附近干了一仗之外,没有任何作为。不是他不想打仗,实在是无仗可打,因为司马懿不跟他玩,自己在渭南筑垒做宅男。等到诸葛亮病故五丈原,他才伸伸懒腰,出门透透气,“遣奇兵掎亮之后,斩五百余级,获生口千余,降者六百余人。”(见《晋书》)   《三国演义》第103回也叙述了“对决五丈原”的故事,只不过做了些艺术加工,比如司马懿的宅,在小说中已然不再是主动策略了,而是客观上被打怕了的结果――为了逃命,先是丢盔;上方谷受困,差点儿卸甲。貌似真的吓尿了,随后才学了个乖,传令曰:“渭南寨栅,今已失了。诸将如再言出战者斩。”不但自己宅,还要求大伙儿一起宅。
  司马懿一生宅过许多次,与如今的御宅族不同,他的宅,类似于躲猫猫,属于有所为而宅,各种智慧。初出道时,曹操聘他担任司空府吏员,他借口患有风痹,不能正常活动,于是宅了些时日,显然是为身价而宅,待价而沽!再如与曹爽博弈的那次,他宅了将近两年,收获就不说了,地球人都知道。扯远了,还是回到小说里,看看司马懿的宅,还有什么可挖。
  (一)
  固长补短的长短智慧。
  “且说孔明自引一军屯于五丈原,累令人搦战,魏兵只不出”。古时候打仗,似乎特讲究文明礼貌,就跟打麻将似的,上家不出牌,下家只能等着催着。诸葛亮着急呀,天天派人叫阵,司马懿只装没听见。
  小说里写的原因不够准确,“坚守勿出,彼久必自变”,怎么个变化,没说清楚;信史里,司马懿是这么解释的,“诸葛亮两次出祁山,一次攻陈仓,都受挫而返。即使以后他还会出兵,将不再攻城,而是寻求野战,地点必在陇东,而不会在西边。诸葛亮常以粮少为恨,回去后必然广积粮草,我估计不经过三年,他是不会出兵的。”野战之利,在于速战速决,病根是给养啊!
  司马懿的分析,可谓知己知彼。
  曹魏地大物博,人口众多,给养不愁,两面作战也禁得起,何况此时陆逊已经退兵了!这是曹魏的长项;打仗就不同了,取决于诸多因素,必胜的仗,基本是不存在的,常胜将军,也只能生活在文学作品中。
  蜀汉呢,一州之地,道路阻隔,财力有限不说,运输就是个大问题,人吃马喂的,消耗不起。虽然诸葛亮发明了木牛流马,也不过是聊解无米之炊罢了,最终还得依靠士兵就地屯垦,比如“孔明在祁山,欲为久驻之计,乃令蜀兵与魏民相杂种田:军一分,民二分,并不侵犯”。
  这一点,司马懿清楚,是以宅,用所长、固所短;诸葛亮更清楚,是以急,也是差不多的意思。两个老冤家,棋逢对手,将遇良才,都在考虑扬长避短。盖趋利而避害,此人心之常也。
  从实际效果来看,司马懿得分略高一些。
  (二)
  以迂为直的迂直智慧。迂,即迂回;直,即径直。迂直智慧,说白了就是如何把一群鸭子赶进鸡圈的游戏,将鸡挪个窝,换一种思路或方法而已。
  诸葛亮的办法有点损,“乃取巾帼并妇人缟素之服,盛于大盒之内,修书一封,遣人送至魏寨。诸将不敢隐蔽,引来使入见司马懿。懿对众启盒视之,内有巾帼妇人之衣,并书一封。懿拆视其书,略曰:‘仲达既为大将,统领中原之众,不思披坚执锐,以决雌雄,乃甘窟守土巢,谨避刀箭,与妇人又何异哉!今遣人送巾帼素衣至,如不出战,可再拜而受之。倘耻心未泯,犹有男子胸襟,早与批回,依期赴敌。’”他也是没辙了,只能出此下策以求决战,先侮辱了再说。
  司马懿到底也是凡夫一枚,心中免不了大怒,好在涵养功夫了得,脸上佯装笑容,曰:“孔明视我为妇人耶!”即受之,令重待来使。懿问曰:“孔明寝食及事之烦简若何?”使者曰:“丞相夙兴夜寐,罚二十以上皆亲览焉。所啖之食,日不过数升。”懿顾谓诸将曰:“孔明食少事烦,其能久乎?”
  信史中,面对“巾帼妇人之饰”,司马懿并未问及其他;“食少事烦”,出于不久后诸葛亮的再次派使者求战。此处合并来写,虽然未尝不可,但是弱化了诸葛亮的焦虑,同时却强化了司马懿的这种智慧。
  赶鸭子进鸡圈,那是不讲理。司马懿生气,也属于正常。他的高明之处在于,明知诸葛亮醉翁之意不在酒,偏就不上当,继续我行我素的宅,还和颜悦色的跟使者套情报。所谓“察者智,不察者迷”,这一份以迂为直的情绪驾驭功夫,当真叫人佩服!诸葛亮在得到使者的详细报告后,也不得不表示由衷的钦佩,“孔明叹曰:彼深知我也!”
  在管理学中,此类智慧还可称为阴阳之道,阴为里,阳为表,表和里的关系,完全不一致,以表盖里,以阳饰阴,本质完全被掩盖起来,以达到迷惑对方,有利于自己的目的。司马懿宅的迂直智慧,类似于以静制动,以弱制强,以假乱真,“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阴以有为,阳以不为,难怪诸葛亮毫无办法,出了一个大失水准、有亏身份的招。
  (三)
  以退为进的进退智慧。
  司马懿宅得优哉游哉,那么有没有阻力呢?当然少不了!手底下那帮丘八们,哪个也不是省油的灯,诸葛亮想决战五丈原,他们也想。眼看主帅受辱,众将不忿,入帐告曰:“我等皆大国名将,安忍受蜀人如此之辱!即请出战,以决雌雄。”言下之意,如果再这么宅下去,脸蛋子还要不要啦?
  这里就涉及进退之道了。张居正曾说,“进可以全国,退可以保身。君子宜惕然!”司马懿如果固执己见,当然是对的,下一道死命令即可,因为与诸葛亮野战,并无取胜的把握,若是失败,于国于己都是不利的。但是司马懿没有这么轻率的施为,而是以退为进,稳定军心。他对大家说:“吾非不敢出战而甘心受辱也。奈天子明诏,令坚守勿动。今若轻出,有违君命矣。”众将俱忿怒不平。懿曰:“汝等既要出战,待我奏准天子,同力赴敌,何如?”众皆允诺。
  退一步,跟大伙儿趋同,再将球踢给皇帝。魏明帝也不傻,卫尉辛毗在旁边一点拨,他就清楚了,然后君臣演双簧,重申了宅的意义,谕曰:“如再有敢言出战者,即以违旨论。”众将只得跟着宅。
  司马懿以退为进的目的达到了,这种进退智慧区别于官场常见的所谓谋略,后者的特点是先利自身,属于谋己;司马懿的特点在于先忧天下,属于谋国。所以,君子谋国,而小人谋身,高下立判矣!
  诸葛亮对此也是如是评:“彼本无战心;所以请战者,以示武于众耳。岂不闻: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安有千里而请战者乎?此乃司马懿因将士忿怒,故借曹睿之意,以制众人。今又播传此言,欲懈我军心也。”以制众人,一也,懈敌军心,二也,以退为进,一举两得。
  司马懿终于心安理得继续宅了,诸葛亮则越发的不妙,这边厢有劲没地使,那边厢东吴根本没使劲,闻报“吴兵无功而退“,他一口气没接上来,居然晕倒了,然后就”秋风五丈原“,蜀汉统治层出现了断崖式剧变。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原来人是可以被别人宅死的!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