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司马懿崛起之路试析在线阅读

司马懿崛起之路试析

  摘要:魏武帝曹操时期,司马懿初步奠定了其政治地位;魏文帝即位之后,作为“太子四友”之一的司马懿得到重用并稳步进入权力中心;魏明帝时期,司马懿在展现自身谋略和军事才能的同时,利用明帝与其他辅政大臣的矛盾,再受顾托,与曹爽夹辅王室,从而形成代魏成晋的政治格局。     中图分类号:K23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0544(2009)02-0060-03
  
  一
  关于司马懿在魏武帝时期的活动,《晋书》卷一《宣帝纪》只记寥寥数语,并说:
  汉建安六年,郡举上计掾。魏武帝为司空,闻而辟之。帝知汉运方微,不欲屈节曹氏,辞以风痹,不能起居。魏武使人夜往密刺之,帝坚卧不动。及魏武为丞相,又辟为文学掾,敕行者曰:“若复盘桓,便收之。”
  周一良先生《曹氏司马氏之斗争》一文中引叶适《习学记言》卷二十九曰:“懿是时齿少名微,岂为异日雄豪之地,而操遽惮之至此?且言不屈节曹氏,尤非其实。史臣及当时佞谀者意在夸其素美,而无词以述,亦可笑也”。汉建安六年(201),司马懿二十二岁,建安十三年(208)魏武帝为丞相再辟司马懿时,其不过二十九岁,叶适谓之“齿少名微”并不虚错,至于曹操两次辟举司马懿,也并非因为司马懿在当时享有诸葛亮“卧龙”般的高名,据《三国志》卷一《魏书?武帝纪》注引《曹瞒传》,司马懿之父司马防为曹操孝廉之举主,故曹操辟举司马懿在很大程度上带有报恩之意,这种现象在汉末不足为奇,后汉樊?曾“上言郡国举孝廉,率取年少能报恩者,耆宿大贤多见废弃,宜敕郡国简用良俊”,甚至有孝廉不为举主服丧而受贬议,同年孝廉互举子弟者。而司马懿之兄司马朗,也正为曹操所辟,况且也没有不应征辟就派刺客谋害的道理。至于司马懿拒绝征辟的原因,真相不得而论,但在清议鼎盛的汉末,拒辟以养名,几乎是每一个被征辟者所例行的程序,这也可以解释司马懿在魏武时期并未受到特别重视的原因,建安十三年辟为文学掾之后,据《晋书》卷一《宣帝纪》:
  使与太子游处,迁黄门侍郎,转议郎、丞相东曹属,寻转主簿。
  曹丕立为魏太子是在建安二十二年(217),那么司马懿似乎在近十年时间中位处闲职,这一点也不难解释,建安十三年(208)赤壁战后三国鼎立的格局基本形成,曹操的功业也接近巅峰,除了建安十六年(211)平定关中和建安二十年(215)征张鲁外,中间基本没有大的军事举措,此时期作为文学掾的司马懿既无军功也无资历,况且曹操一直着重“唯才是举”、“任贤惟能”,自然对其没有大的升任。至于后来司马懿任丞相东曹属、主簿的具体时间,史无明文,那么他很可能在建安末年出任二职,又迁“军司马”,也就是说,在魏武末年,司马懿开始进入曹操的丞相幕府,对此,《晋书》又有一段记载:
  魏武察帝有雄豪志,闻有狼顾相。欲验之。乃召使前行,令反顾,面正向后而身不动。又尝梦三马同食一槽,甚恶焉。因谓太子丕曰:“司马懿非人臣也,必预汝家事。”太子素与帝善,每相全佑,故免。帝于是勤于吏职,夜以忘寝,至于刍牧之间,悉皆临履,由是魏武意遂安。
  这段中所谓的“三马同食一槽”的描述,颇有干宝《搜神记》的色彩,显然是后来的人附会宣、景、文三父子,《晋书》于曹操与司马懿之间的关系,以疑忌始,以猜忌终,但随着曹操的去世,司马懿的命运也随之改变。
  
  二
  黄初元年(220),曹丕代汉自立。众所周知,曹丕是与曹植经过激烈角逐之后被立为太子,故曹丕即位之初,在中央及地方多拔置其太子时的旧党,如以贾诩为太尉(黄初元年),以桓?A为尚书令(黄初元年),以陈群为尚书左仆射(黄初元年,二年桓?A卒后迁尚书令),以钟繇为廷尉(及文帝践祚,又于黄初四年贾诩薨后代为太尉),以司马懿为督军、御史中丞(黄初元年,二年迁尚书右仆射),以朱铄为中领军(黄初二年,直至曹丕去世);在地方上则以吴质为振威将军、假节都督河北诸军事(黄初元年),曹真为镇西将军、都督雍、凉州诸军事(黄初元年,三年还京师后迁上军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假节钺),夏侯尚为征南将军、领荆州刺史、都督南方诸军事(黄初元年,二年迁征南大将军),曹休为镇南将军,都督扬州诸军事(黄初元年)。翻检以上诸人本传,他们或是“太子之争”过程中曹丕的支持者,或是与曹丕私情无间者;而司马懿、陈群、吴质、朱铄更是号曰“太子四友”。这正是司马懿腾达的开始。
  文帝在位的近六年时间里,可谓军国务繁,不断来往于许昌洛阳之间,黄初三年孙权复叛之后,战事增频,在这种情况下,自然需要可靠且有谋略之人来稳定后方,时任尚书令的陈群和尚书右仆射的司马懿,当是最合适的人选,《三国志》卷二十二《魏书?陈群传》说:
  (陈群)在朝无适无莫,雅仗名义,不以非道假人。文帝在东宫,深敬器焉,待以交友之礼,常叹曰:“自吾有回,门人日以亲。”及即王位,封群昌武亭侯,徙为尚书。制九品官人之法,群所建也。及践阼,迁尚书仆射,加侍中,徙尚书令,进爵颍乡侯。
  陈群世为颍川名族,也是魏武帝时期的重要谋臣,曾向曹操举荐多人,有知人之誉。而司马懿更是“每与大谋,辄有奇策,为太子所信重”,因此在黄初六年(225)时候,两人对录尚书事,《三国志》卷二《魏书?文帝纪》注引《魏略》载诏曰:
  ……今内有公卿以镇京师,外设牧伯以监四方,至于元戎出征,则军中宜有柱石之贤帅,辎重所在,又宜有镇守之重臣,然后车驾可以周行天下,无内外之虑。吾今当征贼,欲守之积年。其以尚书令颍乡侯陈群为镇军大将军,尚书仆射西乡侯司马懿为抚军大将军。若吾临江授诸将方略,则抚军当留许昌,督后诸军,录后台文书事。镇军随车驾,当董督众军,录行尚书事;皆假节鼓吹,给中军兵骑六百人。……
  以“抚军大将军”录尚书事是司马懿进入决策中心的标志。继而,黄初七年,文帝疾笃,《三国志》卷二《魏书?文帝纪》载:
  夏五月丙辰,帝疾笃,召中军大将军曹真、镇军大将军陈群、征东大将军曹休、抚军大将军司马宣王,并受遗诏辅嗣主。
  文帝崩时,武帝朝之旧将诸曹、夏侯氏已相继零落。而文帝之所以敢以陈群、司马懿为顾命,自然也是因为曹真、曹休手握兵权的缘故。而王夫之在《读通鉴论》卷十《三国》中评论说:
  魏之亡,自曹丕遗诏命司马懿抚政始。懿之初为文学掾,?M夙有夺魏之心哉?魏?o人,延懿而授之耳。……丕之诏曹真、陈群与懿同辅政者,甚无谓也。子?币殉ぃ?群下想望其风采,大臣各守其职司,而何用辅政者为?其命群与懿也,以防曹真而相禁制也。然则虽非曹爽之狂愚,真亦不能为魏藩卫久矣。以群、懿防真,合真与懿、群而防者,曹植兄弟也。
  船山先生因其时代之故,多作愤激之辞。考察当时情势,曹丕设立辅政十分必要,明帝即位之时虽已二十二岁,但因其为太子日浅,《三国志》卷三《魏书?明帝纪》载:“(黄初)七年夏五月,帝病笃,乃立为皇太子。丁巳,即皇帝位,大赦”。又注引《世语》曰:
  帝与朝士素不接,即位之后,群下想闻风采。居数日,独见侍中刘晔,语尽日。众人侧听,晔既出,问“何如”?晔曰:“秦始皇、汉孝武之俦,才具微不及耳。”
  试想,明帝从立为太子到即位为帝不足一月,况“与朝士素不接”,曹丕以四人辅政自在情理之中。至于王夫之认为要合真与懿、群以防范曹植兄弟,又大可不必,时曹植兄弟实是朝不保夕,对此论述已多,陈登原在《国史旧闻》卷十七“曹魏苛待宗室”条有说明,此不多论。
  
  三
  考察魏明帝其人,并非庸碌无为者,前面刘晔所说秦皇汉武之俦,才具微不及的话也不为夸毗,其治国方略,儒法并用,而非文帝的“通达”作风,《三国志》卷三《魏书?明帝纪》注引《魏书》:“帝生数岁而有岐嶷之姿……好学多识,特留心于法理。”又同纪:“(太和三年)冬十月,改平望观曰听讼观。帝常言‘狱者,天下之性命也’,每断大狱,常幸观临听之。”又《三国志》卷二十二《魏书?陈矫传》载:
  明帝即位,……,车驾尝卒至尚书门,矫跪问帝曰:“陛下欲何之?”帝曰:“欲案行文书耳”。矫曰:“此自臣职分,非陛下所宜临也。若臣不称其职,则请就黜退。陛下宜还。”帝惭,回车而反。
  明帝留心法理及欲案行文书,都说明他谙熟于治国之道,在这种情况下,明帝与辅政大臣之间的关系也颇值得注意,《三国志》卷三《魏书?明帝纪》注引孙盛曰:
  闻之长老,魏明帝天姿秀出,立发垂地,口吃少言,而沉毅好断。初,诸公受遗辅导,帝皆以方任处之,政自己出。
  明帝既以方任处辅政的情况,“政自己出”,则势必与辅政之间有所龃龉,对此时之政局,当时人孙权在与诸葛瑾书中曾有评论,《三国志》卷五十二《吴书?诸葛瑾传》:
  近得伯言表,以为曹丕已死,毒乱之民,当望旌瓦解,而更静然。……闻任陈长文、曹子丹辈,或文人诸生,或宗室戚臣,宁能御雄才虎将以制天下乎?……又长文之徒,昔所以能守善者,以操笮其头,畏操威严,故竭心尽意,不敢为非耳。逮丕继业,年已长大,承操之后,以恩情加之,用能感义。今睿幼弱,随人东西,此曹等辈,必当因此弄巧行态,阿党比周,各助所附。如此之日,奸谗并起,更相陷怼,转成嫌贰。一尔已往,群下争利,主幼不御,其为败也焉得久乎?所以知其然者,自古至今,安有四五人把持刑柄,而不离刺转相蹄啮者也。强当陵弱,弱当求援,此乱亡之道也。……
  这段话中,曹魏政权在明帝时期虽不至“乱亡”,但孙权所论的主弱臣强的局势大致不差,我们可以从太和四年曹真伐蜀一事以见一斑。
  曹真在明帝即位之初“迁大将军”;太和四年,曹休已死,曹真又“迁大司马,赐剑履上殿,入朝不趋”,此于曹真则人臣之贵已极,但同年曹真伐蜀,则执意而行。《三国志》卷二十二《魏书?陈群传》中载:
  太和中,曹真表欲数道伐蜀,从斜谷入。群以为“太祖昔到阳平攻张鲁,多收豆麦以益军粮,鲁未下而食犹乏。今既无所因,且斜谷阻险,难以进退,转运必见钞截,多留兵守要,则损战士,不可不熟虑也”。帝从群议。真复表从子午道,群又陈其不便,并言军事用度之计。诏以群议下真,真据之遂行。
  “诏以群议下真,真据之遂行”,《通鉴》胡三省此处评注曰:
  诏以议下真,将与之商度可否也。真锐于出师,遂以诏为据而行。
  曹真之“锐于出师”,是否存心朝廷,不得而知,但很有伐蜀立威的嫌疑,且曹真出师之后,又有太尉华歆、少府杨阜、散骑常侍王肃等多人疏陈出师之弊,最终曹真虽听诏班师,但实是因为当时“大霖雨三十余日,或栈道断绝”。曹真太和四年八月出师,而太和五年三月卒。其负气而出,未捷而返,跋扈之行迹已露,明帝对之实属无奈,这正应孙权所说的“主幼不御”之语。
  再来看曹休,因太和二年曹休已死,明帝时期并没有太多事情可述,但若细心考察,还是有可疑之点,《三国志》卷十四《魏书?刘放传》注引《资别传》:
  ……资曰:“陛下思深虑远,……文皇帝始召曹真还时,亲诏臣以重虑,及至晏驾,陛下即阼,犹有曹休外内之望,赖遭日月,御勒不倾,使各守分职,纤介不间……”
  关于“曹休外内之望”,清人何焯认为:
  《孙资别传》有文皇帝晏驾,陛下即阼,犹有曹休外内之望云云。(何焯)按:明帝与曹休无间,知《资别传》为妄。
  何焯之言,似未深考。曹休之死,史载其为吴诈败:
  休上书谢罪,帝遣屯骑校尉杨暨慰谕,礼赐益隆。休因此痈发背薨,谥曰壮侯,子肇嗣。
  败军而不治,反礼赐益隆,但又何至于“痈发背薨”?因此我们虽不确知曹休当时之隐情,但明帝与曹休不为“无间”可知!
  
  四
  同为辅政的陈群在当时的处境,我们也可以从下面材料中看出大概,《三国志》卷二十一《魏书?吴质传》注引《质别传》曰:
  (质)太和四年,入为侍中。时司空陈群录尚书事,帝初亲万机,质以辅弼大臣,安危之本,对帝盛称“骠骑将军司马懿,忠智至公,社稷之臣也。陈群从容之士,非国相之才,处重任而不亲事。”帝甚纳之。明日,有切诏以督责群,而天下以司空不如长文,即群,言无实也。……
  “帝甚纳之”说明对陈群的积怨已非一日,故有明日督责陈群的“切诏”。而司马懿的命运似乎不同,《晋书》卷一《宣帝纪》:
  太和元年六月,天子诏帝屯于宛,加督荆、豫二州诸军事。
  司马懿之掌握军权,实始于此时,前虽以抚军大将军辅政,但并不掌兵,而正是在都督荆豫之时,司马懿初步显示了其军事才能,西擒孟达、兼讨申仪,并于太和二年协助曹休伐吴。吴质为文帝宠臣,“侍中”又为近密之职,或许也是这番话的作用,明帝以时任骠骑将军的司马懿为“大将军,加大都督,假黄钺,与曹真伐蜀”,用来牵制曹真。太和五年曹真死后,又直接以司马懿西屯长安,都督雍、梁二州诸军事,担负起曹魏最强劲的对手诸葛亮的进攻。此时的司马懿威望卓著,已有震主之威,《三国志》卷十七《魏书?张?A传》注引《魏略》曰:
  亮军退,司马宣王使?A追之,?A曰:“军法,围城必开出路,归军勿追。”宣王不听。?A不得已,遂进。蜀军乘高布伏, 弓弩乱发,矢中?A髀。
  张?A是武帝旧将,立赫赫战功,“识变数,善处营陈,料战势地形,无不如计,自诸葛亮皆惮之”,官拜车骑将军,然正是司马懿亲促其死,赵翼也在其《廿二史札记》“《三国志》多回护”条中据此为证:
  ……五年亮出军祁山,司马懿遣张?A来救,?A被杀,亦皆不书。……由此可见其书法,专为讳败夸胜为得体也。
  但明帝也只有叹息而已。司马懿于青龙三年(235)“迁太尉,累增封邑”,屯长安将近八年,数与诸葛亮对垒,以智谋和持重屡建奇功,直至景初元年(237)公孙渊反叛,才被再次召回京师。作为异姓功臣,司马懿自然有危机之感,在此之前,《三国志》卷二十二《魏书?陈矫传》注引《世语》:
  帝忧社稷,问矫:“司马公忠正,可谓社稷之臣乎?”矫曰:“朝廷之望;社稷,未知也。”
  可见明帝对司马懿也是有猜疑之心的,但在景初二年(238)十二月,明帝寝疾不豫,景初三年正月,司马懿还至河内,“帝驿马召到,引入卧内,执其手谓曰:“‘吾疾甚,以后事属君,君其与爽辅少子。吾得见君,无所恨!’,宣王顿首流涕”。这就是历史上聚讼纷纭的“登堂把臂”之托,《三国志》卷十四《魏书?刘放传》载之较详:
  其年,帝寝疾,欲以燕王宇为大将军,及领军将军夏侯献、武卫将军曹爽、屯骑校尉曹肇、骁骑将军秦朗共辅政。宇性恭良,陈诚固辞。帝引见放、资,入卧内,问曰:“燕王正尔为?”放、资对曰:“燕王实自知不堪大任故耳。”帝曰:“曹爽可代宇不?”放、资因赞成之。又深陈宜速召太尉司马宣王,以纲维皇室。帝纳其言,即以黄纸授放作诏。放、资既出,帝意复变,诏止宣王勿使来。寻更见放、资曰:“我自召太尉,而曹肇等反使吾止之,几败吾事!”命更为诏,帝独召爽与放、资俱受诏命,遂免宇、献、肇、朗官。太尉亦至,登床受诏,然后帝崩。……
  而《三国志》卷三《魏书?明帝纪》注引《汉晋春秋》与此略有不同。因史料的不足,本文不拟揣测当时之真相,但《三国志》卷十四《魏书?刘放传》注引《资别传》中有一则材料值得注意:
  帝诏资曰:“吾年稍长,又历观书传中,皆叹息无所不念。图万年后计,莫过使亲人广据职势,兵任又重。今射声校尉缺,久欲得亲人,谁可用者?……”
  也就是说,明帝曾有过以宗室据兵任的想法,而最后似乎也得以实现,本欲以之辅政的领军将军夏侯献、屯骑校尉曹肇、骁骑将军秦朗以及后来辅政的武卫将军曹爽,都掌握了重要的禁卫军权,但在最后时刻,由于掌机密达三十年的孙资、刘放拉拢司马宣王再次加入辅政之列,从而改变了曹魏王朝的命运。不过可以肯定的就是,当时宗室并没有杰出人物来做支撑,也确是实情。
  
  参考文献:
  [1]王晓毅.正始改制与高平陵政变[J].中国史研究,1990,(4).
  [2]魏晋南北朝史札记[M].北京:中华书局,1985.
  [3]后汉书(卷三十二),樊?传.
  责任编辑 仝瑞中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