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再话官渡之战(下)在线阅读

再话官渡之战(下)

  下篇:阵地战   在三国史中,官渡之战不仅是一场非常重要的会战,更是一场真相长期晦暗不明的会战。其晦暗不明首先在于,历史往往由胜利者书写,从而有意无意地改写事实,并选择性地保留史料。虽然陈寿著述《三国志》时已经是晋朝,但事实上晋朝是篡夺魏国政权建立的,而当年司马氏宣称的却是禅让。正是这个晋承魏统的合法性问题,导致了晋朝史观往往回护曹魏,这就形成了一个特殊的魏晋系统的史官学派。陈寿虽然敢写,但在这个大环境下仍被迫使用了大量曲笔,尤其是和曹操密切相关的两场大战:官渡之战和赤壁之战,在《魏武本纪》中被改写得面目全非。而官渡之战最大的谜团,又恰好集中在双方对峙阶段。好在陈寿在其他纪传中保留了诸多线索,此后自裴松之以降,代有优秀史家对三国史进行新的梳理和补正,从而为我们今天重新认识官渡之战中阵地战的真相奠定了基础。
  官渡对峙
  曹操虽然在官渡之战的运动战阶段连有斩获,并最终实现了其战前的战略构想,但是双方力量对比并未发生质的改变。对峙战本身不仅是一把双向消耗的双刃剑,也使得曹操难以再施展其运动战的拿手好戏,从而使战况逐渐进入了一个险象环生的新阶段。
  建安五年(公元200年)八月,袁绍大军进逼曹操官渡主防线,依沙丘为阵,东西连营数十里。曹操也分营相距,形成了标准的连贯战线式阵地对抗局面。双方一直对峙到九月初一,就在这天,发生了在战场地域可以观测到的日蚀。在谶纬之学盛行的东汉,天象往往被视为对人事的预警。虽然初一的日蚀预示不利于采取军事行动,一贯善于出奇制胜的曹操却突发奇想,趁机组织了一次奇袭。遗憾的是,似乎袁绍已经料到了曹操的这次袭击,也可能是因为曹军的组织过于仓促,总之,曹操的这次日蚀袭击惨遭失败。于是,接着就出现了曹军“合战不利。时公兵不满万,伤者十二三”的局面,可见此战曹军伤亡很大,是曹操征战史上罕有的惨败。不过,随着于禁、曹仁等增援部队的抵达,曹军的数量又有所增加,战斗力也得到了部分恢复。
  此时,袁绍则乘胜进军,对曹操大营展开了猛烈攻击。袁军堆砌土山,山上再以木材建造带有护栏的露天木楼,并且在楼上布置弓箭手,齐射曹营,“矢如雨下”。曹军将士只有顶着盾牌走路,“士卒多死伤,军中惧”(《三国志•于禁传》)。同时,袁绍又动用了他的秘密武器――在消灭公孙瓒的最后战斗中建立奇功的工兵部队,挖掘地道,准备在箭雨攻势的同时派出突击队从地道袭击曹操中军。这是袁绍最接近胜利的时刻,他也感到了胜利之神的召唤。据《献帝春秋》记载,他给每名士兵配发一条三尺长绳,名为“捉曹绳”,要生缚曹操,与之当面一论高下。
  可是,出乎袁绍意料的是,曹操不仅打野战非常诡诈多端,打本来没有什么优势的阵地战也很有一套。曹操派出于禁,同样堆砌土山,集中弓箭手与袁军对射。同时,曹操利用这个间隙制造出了多部投石机,将袁军的木楼相继击毁,袁军把这种武器恐怖地称为“霹雳车”。至于袁军的地道挖掘队,也遭到曹操针锋相对的横向挖掘阻断,无功而返――这里不妨多说两句,袁绍在战前讨伐曹操的檄文中(由陈琳执笔),曾揭发曹军的多项劣迹,其中一项便是曹军设有制度化的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曹操大军所过之处,进行系统性的搜索和发掘坟墓,掠走陪葬品以应付军事开支。不过,历史事实与此或有出入,因为檄文毕竟是带有宣传性质的。但自古没有空穴来风,这一官职设置倒是很符合曹操的作风与个性。不知道这次曹操动用的反地道部队,是否就是传说中的发丘中郎将与摸金校尉的掘墓部队。权作笔者笑言。
  就在土山、地道立体对抗的同时,曹操还采纳荀攸的计策,派出曹仁、徐晃和史涣,率领精锐骑兵深入敌后,袭击了袁绍的运粮车队,将数千辆运输车及粮草付之一炬。
  于是,战斗又回复成了相持的老局面。
  不过,曹操的日子并不好过,而且是极其不好过。当时曹军“众少粮尽,士卒疲乏,百姓困于征赋,多叛归绍者”(《资治通鉴》卷六十三)。另据《三国志》《李通传》记载,因为频繁征调物资,曹统区很多地方都发生了暴乱。这位李通和许褚、李典、臧霸一样,也是一个地方豪强,以军事编制部勒亲族、门客。他先是兼并了豪族周直的二千余人的私家武装,后来又收编了黄巾余党,势力很大。作为曹操委任的征南将军,李通以阳安郡为根据地,负责牵制刘表,并为曹操提供物资支援。当官渡之战进入到对峙阶段后,李通的很多亲族部属都不再看好曹操,劝说他可以考虑转向袁绍或刘表另谋发展。李通坚持追随曹操到底,但也感到物资征调棘手。最后还是郎陵长赵俨出面联络荀??,由荀??说动曹操,使后者特令豁免了阳安郡的物资征集任务,已经强征的物资也全部发还给百姓,这才使得一场民变得以平息(《三国志•赵俨传》)。
  与此同时,二次南下的刘备却在许昌之南站住了脚跟,并在野战中击杀曹军讨伐军指挥官蔡杨,建立了根据地,使曹操陷入了腹背受敌的情形之中。
  在这个极度困难的情况下,曹操以粮草不足为借口,写信给留守后方的荀??,试探性地提出了撤军回许昌过冬的构想。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历史性关头,一向擅长乾纲独断的曹操却写信给远离前线的荀??,商讨撤军问题。这正表明,曹操自己也不想撤军,但又黔驴技穷,实在是没有办法。
  收到来信后,荀??立即回信,严厉反驳了曹操的这个危险念头。他指出,“绍悉众聚官渡,欲与公决胜败。公以至弱当至强,若不能制,必为所乘,是天下之大机也。” 荀??在信中还提到了楚汉争霸的典故,认为我军现在“军食虽少”,但还是比当年刘邦在荥阳、成皋与项羽苦斗时的形势要好。“是时刘、项莫肯先退,先退者势屈也。公以十分居一之众,画地而守之,扼其喉而不得进,已半年矣。情见势竭,必将有变,此用奇之时,不可失也。” “且绍,布衣之雄耳,能聚人而不能用。夫以公之神武明哲而辅以大顺,何向而不济!”其实,袁绍是否“能聚人而不能用”,曹操此时的形势是否就一定好于当年在荥阳、成皋与项羽苦斗的刘邦,实在很难说。可是,正是因为有了荀??这封连安慰加说理再带点强迫的信函,曹操才总算是打消了后撤的念头,决定死扛下去。此时已是建安五年的九月末。
  当月终运粮车队抵达前线时,曹操对运输队员说,十五天后为你们打败袁绍,到时候就不用再麻烦你们了(却十五日为汝破绍,不复劳汝矣)。这段话被作为曹操的成竹在胸、高瞻远瞩而收入史册。可是,结合前文后文,我们实在看不出此时的曹操有何成竹。这句话与其说是曹操的成竹在胸,不如说是一语双关的感慨:反正就是这十五天了,不是我死就是袁绍失败,无论如何,到时候都不会再需要这些杂役运粮食了。但曹操的霸气和诡诈也正在于,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认输,而且要把话说的很有霸气。最终,这个霸气还真的找到了落脚点。
  被低估的许攸叛逃
  农历冬季的第一个月终于到了。此时,在经历了八个月的高强度对抗后,曹军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边缘。曹营内部和许昌城内的很多高级官员甚至已经开始与袁绍秘密鸿雁传书,做两手准备了。但是,在缺乏有效攻坚武器的冷兵器战争时代,孙子早已指出攻城为下。后来,诸葛亮二次北伐,率军数万包围陈仓,魏军守将郝昭率千余人与其相持二十余日,最终诸葛亮粮尽退兵。可见,攻守优势在当时是对守军非常有利。同样的情形也出现在官渡。虽然袁绍实力雄厚,但却难以撼动曹军的坚固防线。在这个情况下,袁营中仅次于颜良、文丑的猛将张?A建议“密遣轻骑钞绝其南,则兵自败矣”。谋士许攸也指出,曹操兵力少且全力聚集在官渡设防,许昌肯定已经空弱,“若分遣轻军,星行掩袭”,必可获胜。就算曹操在得知许昌失守后仍坚持抵抗,也可“令首尾奔命,破之必也”。但是,袁绍否决了这些建议。在他看来,胜利已唾手可得,不需要再冒风险了。这其实也是一个很稳妥的选择,如果袁绍真能再坚持个一月半月的时间,曹操必败无疑。
  可是,一个让双方都意想不到的大逆转就在此时发生了。
  当时,许攸的家人犯法,留守邺城的审配依法收监。消息传到官渡前线,许攸感到以后自己在袁绍一方已很难有作为,搞不好还会遭到政治对手的迫害。而私家的密报,多半是快于官方的行文。许攸正是利用了这个时间差,在审配的官方汇报没有抵达之前,偷偷跑出了袁绍的大营,一口气奔入了曹操的营中,当了一名政治流亡者。事后证明,许攸的叛逃戏剧性地彻底改写了官渡之战的结局。因为他掌握的袁军机密太多了,多到除非曹操迟钝如恐龙,不然袁绍想调整部署都来不及。
  据《曹瞒传》的记载,许攸与曹操的相见非常戏剧性。曹操听说许攸来降,激动地光着脚就跑了出来,拍着手笑道:“子卿远来,吾事济矣!”(按:裴松之认为这句话应该是“子远卿来”,盖许攸字子远。)入座后,许攸故意问曹操军粮还有多少。曹操说还有一年的军粮。许攸说:不会有这么多,说实话。曹操说,只剩半年的军粮了。许攸说,足下既然想击破袁氏,为什么连实话都不对我说呢?曹操说,刚才是开玩笑的话,其实我的军粮只剩一个月的了,真是让人没办法。后来这一段被《三国演义》进一步演绎加工,成为非常经典的一个反映曹操狡诈多疑的段子。
  却说许攸看了曹操的底牌后,不急着表态,反而先告诉了他一个惊人军情:袁军刚刚得到了一万车军粮的补给!两相对比,曹操当时绝望的心情可想而知。没想到,还未等曹操开口,许攸话锋一转,指出这一万辆大车的军粮尚未送到前线,而是在袁绍大营之北四十里处的乌巢。那里有一个袁军的秘密后勤转运中心,“屯军无严备”。“今以轻兵袭之,不意而至,燔其积聚,不过三日,袁氏自败也”。
  听完许攸的惊人之论,曹操表面上大喜,实际上仍不无顾虑。因为万一这是一个引诱自己离开防御工事的阴谋呢?出于这个担忧,曹操在送走许攸后又召集了心腹谋士与战将,密议下一步的行动。结果,绝大多数的人都觉得这事玄乎,很有可能是袁绍的反间计。唯独荀攸和贾诩认定不是阴谋,而是千载难逢的翻身机会。贾诩甚至像指导老师鼓励学生一样的说:“公明胜绍,勇胜绍,用人胜绍,决机胜绍,有此四胜而半年不定者,但顾万全故也。必决其机,须臾可定也。”
  这样一来,曹操才算是定下了决心。他留下曹洪守营,自己选出五千精锐步骑,全部穿袁军军服,打袁军旗号。在曹操的亲自率领下,大军“衔枚缚马口,夜从间道出,人抱束薪”,路上遇到袁军哨所,一概回答以“袁公恐曹操钞略后军,遣兵以益备”。就这样,真的就一路迂回到了袁军大营后方四十里处的乌巢。
  此时,守备乌巢的主将是搞政治有一套、军事上却不怎么样的淳于琼。似乎是感到淳于琼不太靠谱,沮授事先倒是建议过袁绍,可派蒋奇“别为支军”加强外围的训练与警戒,以断敌军的抄袭。可是,袁绍否决了这个建议。或许,他觉得乌巢本有守军,再加上淳于琼等武将率领的万余押送部队,足以保障安全了。
  黎明时分,曹军抵达乌巢。这时,淳于琼犯了第一个错误,他看到曹军人少,于是不守营,反而出营列阵与曹操野战。结果,曹操一举将之击破,袁军仓皇退回营中,秩序大乱。曹军趁机一拥而上,四处放火,“营中惊乱。大破之,尽燔其粮谷宝货”,斩杀督将眭元进、骑督韩莒子、吕威璜、赵等,余众悉数被俘虏。
  战败之后,淳于琼又犯了第二个错误,只不过这个错误对会战的胜败已无影响,只是决定了他自己的生死。淳于琼在乱军中没有战死、没有自杀也没有公开投降,而是混迹在俘虏中,似乎是想趁机逃跑。没想到曹操获胜后下令割去所有袁军死尸的鼻子和运输牛马的唇舌,放回去震慑袁军。不知道淳于琼是藏身在死尸堆里,还是这一命令在执行中被扩大到了活人身上,总之他也被割了鼻子。若到此为止,毕竟还保住一条命,没想到他在被割了鼻子后又被发现了真实身份。曹操念在当年的同事之情,本拟放淳于琼一条生路。不想许攸似乎与之有矛盾,趁机说道:“明旦鉴于镜,此益不忘人。”潜台词就是提醒曹操,你都把他整成这样了,以后他每天照镜子,恨的是谁啊?于是,曹操断然斩杀了淳于琼。
  当袁绍得到乌巢遭袭的第一个战报后,也忽然灵机一动起来。他想当然的认为曹操袭击乌巢,大营必然空虚。他得意地把自己的计划告诉儿子袁谭:曹操袭击我们的粮仓,我们就进攻他的大营,让他无处可回。于是,袁绍派出当时最强的战将张?A与高览,率精锐步兵携带攻坚器具进攻曹操的大营,同时派出一些轻骑兵增援乌巢。当这些骑兵接近乌巢时,曹操仍在与淳于琼部激战,左右认为敌军骑兵正在逼近,不如“分兵拒之”。曹操深知生死一线,生气地说道,什么时候敌军杀到我背后,再来汇报!就这样,曹军一往无前,终于抢在这批骑兵抵达前荡平了乌巢。这批骑兵见乌巢大营已失,就撤走了。而张?A、高览的攻坚行动进行得也不顺利,打成了僵持。当曹军主力已经回师的消息传来后,张?A、高览选择了烧毁攻坚器具,投降曹操。
  乌巢的大火、张?A的倒戈和被割去鼻子的俘虏共同促成了袁军的大混乱。没有了粮草又失去精锐部队的袁绍,就算想安然撤退,也不可能了。在他面前是收编了张?A、高览的强大敌军,背后却是一道道的河流与地理障碍。匆忙中,袁绍拉上儿子袁谭、带了八百名亲卫骑兵,星夜逃离官渡,一口气跑到了黄河北岸的黎阳,奔入将军蒋义渠的军营。袁绍拉着蒋义渠的手说:“孤以首领相付矣。”蒋义渠倒是忠心耿耿,当即把指挥权交给袁绍,自己退出大帐听候调遣。袁绍这才躲过一劫。
  但是,留在官渡的大军就倒霉了。被抛弃的沮授成了战俘,曹操对之礼遇有加,可他还是准备伺机逃回河北,最终被杀。至于一般的降卒,则悉数被曹操坑杀,成为震动一时的大规模杀俘事件。官渡之战也就在这个血腥的屠戮中落下了帷幕。
  官渡战后的后续较量
  官渡之战的失败让袁绍精锐尽丧,但比这更有震撼力的是关于袁绍已死的传言。在这个谣传下,冀州的很多郡县纷纷宣布投顺曹操。可是,当袁绍在黎阳露面、发出我还活着的宣言后,一些投奔曹操的郡县又转回到袁绍门下,官渡之战后滞留在河南的袁军散卒也纷纷北归,向袁绍聚拢。结果,袁绍居然又在短期内死灰复燃了。
  同时,官渡之战也基本消耗尽了曹操此前的经济储备,所以他一度打算趁袁绍新败之机南征刘表,通过夺取经济富庶的荆襄地区度过危机。这一次又是荀??提出了不同见解,曹操才决定在一个方向上先取得决定性胜利再说。
  可是,后续的战斗进行得非常艰苦,曹军直到第二年四月才得渡过黄河北上。虽然曹操在仓亭击败了一支袁军,袁绍却也得以“复收散卒,攻定诸叛郡县”。此后,曹操转向南线收拾刘备,到建安七年才再次转移兵力于北线。真正的转折发生在同年五月,袁绍因病去世,袁家内部随即爆发了袁谭与袁尚争夺继承权的内战。曹操趁机借力打力,逐一击破,终于消灭了袁家的势力,但此时已经是建安十二年的冬天了。换言之,官渡之战后,曹操又花了七年的时间才克成大功,而且多次陷入苦战状态。如是可知,官渡之战固然是一场非常重要的会战,但并非决定性会战。它既没有给与曹操决定性胜利,也没有赋予袁绍决定性失败。只不过对曹操而言,这一战意义相对更为重大,主要是避免了灭亡的命运,并大大缩小了双方的实力差距。而袁绍未能在生前解决继承人问题,进而造成智囊团的分裂,则是袁氏最终覆灭的决定性原因。
  此后,控有北方八州的曹操俨然成为当时中国最强大的力量,进而也被认为是最有希望统一全国的实力派人物。下一步,曹操有多条扩张路径可以选择:可以自淮扬南下,先平江东;也可以西入关中,经汉中入巴蜀,控制长江上游后再顺流直下,依次扫灭荆襄与江东。当然,他也可以直接南下,先控制荆襄地区,再左右开弓。就在彻底消灭袁氏的第二年――建安十三年,曹操在邺城开玄武池,大练舟师。显然,曹操的下一个目标是水域地带。赤壁的烈焰,也从此开始闪烁出历史的倒影。
  (编辑/弓鸣)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