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试析董卓之乱与东汉皇权危机在线阅读

试析董卓之乱与东汉皇权危机

  董卓之乱,对于东汉王朝本已风雨飘摇的政治局面而言,无异于一场雪上加霜的灾难,它大大加速了这个腐朽王朝走向覆亡的进程,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这一时期中国历史的走向,对三国争雄局面的形成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目前学界对这一历史事件的研究也不乏力作,如翦伯赞先生遗著《董卓之乱与三国鼎立局面之序幕》,方诗铭先生《董卓对东汉政权的控制及其失败》,陈勇先生的《董卓进京述论》,单鹏、李文才合作的《从地域角度看董卓兴起与失败的原因》等。综观这些已有成果,或注重于强调这一事件对东汉政治社会历史造成的负面影响,或注重于对事件过程细节与某一历史特征的分析,而较少注意到这一事件背后潜在的皇权危机。本文试就此点问题略作简单分析。   
  一、董卓之乱背后的皇权危机
  
  董卓,字仲颖,陇西临洮人,《后汉书》本传称:“(董卓)少尝游羌中,尽与豪帅相结。……以健侠知名。为州兵马掾,常徼守塞下。卓膂力过人,双带两?K,左右驰射,为羌胡所畏。”董卓依靠投奔自己的部分羌胡豪帅在凉州发展了自己的势力,并渐渐崭露头角。其间几经沉浮,但最终借助一场突如其来的政治危机进入到了历史潮流的漩涡中心。
  中平六年(公元189年),汉灵帝驾崩,少帝(刘辩)即位,“(何)太后临朝……后将军袁隗为太傅,与大将军何进参录尚书事。上军校尉蹇硕下狱死。”)蹇硕之死表面上是因为他“谋欲立渤海王协”失败的结果,但实质上是东汉中后期宦官与外戚争夺朝廷控制权的斗争的一个典型表现。
  东汉中后期的历史就是一部外戚宦官交替专权的历史,特别是诛除外戚梁冀以后,宦官势力在彼此间的斗争中越来越占据上风,以至于有“权势专归宦官”的发展趋势。《后汉书?宦者列传》记载宦官专权的情形:“举动回山海,呼吸变霜露,阿旨曲求,则光宠三族;直情忤意,则参夷五宗。汉之纲纪大乱矣。……子弟支附,过半于州国……皆剥割萌黎,竞恣奢欲,构害明贤,专树党类……同敝相济,故其徒有繁,败国蠹政之事,不可殚书。所以海内嗟毒,志士穷栖。”
  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受命辅政的大将军何进为独揽权力,在朝中部分公卿的支持下,计划剿灭为祸已久的宦官势力。但由于得不到何太后的支持,何进只得转而与司隶校尉袁绍等人商议,征招四方军队进京,期望形成军事压力以便迫使何太后就范。宦官势力迫于形势,先发制人,将何进诱杀于宫中。虎贲中郎将袁术趁机率兵入宫,将宦官不分老幼几乎屠戮无遗,最终解决了东汉的宦官专权问题。但是,外戚势力在这场宫廷变乱中也受到沉重打击。外戚势力与宦官势力两败俱伤,反而让受命进京的外将董卓坐收渔利,成功的进入东汉王朝的权力核心,把持了朝政,并逐渐发展成为新的专权势力。
  进入统治中心后,董卓在政治上曾经十分努力地谋求中原名士的认同,并积极的施之于行动。但中原士人历来就对地处偏远,“习于夷风”的董卓怀有反感,董卓的积极举动并没有获得他期望的认同。尤其是董卓在努力拉拢士大夫的同时,更是在政治上大力排除异己,对与自己持不同意见的大臣,都诬陷为私通袁绍,大加诛戮,这就更使他的行为处处受到非难。
  更让董卓在政治上陷入被动的事件是他悍然变更了东汉皇权。董卓“集群僚于崇德前殿,遂胁太后,策废少帝。曰:‘皇帝在丧,无人子之心,威仪不类人君,今废为弘农王。’乃立陈留王,是为献帝。”继而他又逼迫何太后退位,不久即将其弑杀。
  董卓的残暴行径并不止于对于皇权的损害。“尝遣军到阳城。时?m二月社,民各在其社下,悉就断其男子头,驾其车牛,载其妇女财物,以所断头系车辕轴,连轸而还洛,云攻贼大获,称万岁。入开阳城门,焚烧其头,以妇女与甲兵为婢妾。至于奸乱宫人公主。”董卓的倒行逆施与残暴行径使他自己彻底失去了有利的政治地位,并最终招来了大规模的讨伐。
  献帝即位后不久,“初平元年(公元190年)春正月,后将军袁术、冀州牧韩馥、豫州刺史孔?啤兖州刺史刘岱、河内?守王匡、勃海太守袁绍、陈留太守张邈、东郡太守桥瑁、山阳太守袁遗、济北相鲍信,同时俱起兵,众各数万,推绍为盟主。”以袁绍为盟主的讨逆联军,兵锋直指董卓。
  但以袁绍为盟主的讨伐联军,虽高举“正义”的旗帜,实际上却是在日日置酒高会,驻屯洛阳以东不图进取,丝毫没有积极行动的意向。白白坐失战机,兼且 “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为了实现各自小集团的一己私利,在外敌未除时,联军内部彼此之间就已刀兵相向。
  关东联军虽然注定不可能有所作为,但政治上失败的董卓还是迫于压力,采取了一些应对措施:分兵留守渑池、华阴、安邑等地,自己回到长安。“以弟?F为左将军,封?侯,兄子璜为侍中、中军校尉,皆典兵事。”将军事权力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并建筑?d坞。“积谷为三十年储。自云:‘事成,雄据天下;不成,守此足以毕老。’” 其中:“金二三万斤,银八九万斤,锦绮缋?e纨素奇玩,积如丘山。” 供自己挥霍享乐之用。司徒王允趁董卓部下人心不稳的机会,说服并联合了董卓手下重要的将领吕布,合力将董卓杀死。
  董卓虽然被杀,但董卓之乱并没有因此而结束。董卓的部将李?唷⒐?汜由河南引兵进入关中,打着为董卓报仇的旗号率领十余万人,浩浩荡荡西向长安开始了新一轮的厮杀。直到到献帝建安元年(196年),曹操将汉献帝迁往许昌,一度流离播迁的皇室有了相对的稳定得以苟延残喘,由董卓之乱造成的的混乱局面才相对告一段落。
  
  二、东汉皇权危机中的“义士”与群凶
  
  师出正义的讨伐联军之所以失败,固然因为董卓的势力庞大以及联军内部的争权夺利,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东汉政权长期以来所积聚的皇权危机,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历史趋势。时至东汉后期,统治阶层内部的一部分人早就对皇权产生觊觎之心。参照他们的所作所为就可以看出:董卓的废立行为并不是个人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东汉中后期皇权危机的集中体现。
  早在中平元年(公元184年),汉阳人阎忠曾劝说手握重兵的皇甫嵩,寻机“征冀方之士,动七州之众”,直入洛阳,消灭为祸的宦官势力,甚至可以“移神器于己家,推亡汉以定祚”。虽然这一番话遭到皇甫嵩的拒绝,他称:“人未忘主,天不佑逆,若虚造不冀之功,以速朝夕之祸,孰与委忠本朝,守其臣节。虽云多谗,不过放废,犹有令名,死且不朽。反常之论,所不敢闻”。皇甫嵩拒绝后的不动声色,在表现出皇甫嵩其人囿于伦理纲常的束缚,宁可置国难于不顾,也要忠于皇帝的迂腐的同时,也说明他心里存在着的对于变更皇权的认同,只是不想借由自己来实现这一事件。
  与上举事例有一定关联的另一事件值得提出作为参照,即在董卓势力崛起之后,皇甫嵩从子皇甫郦在综合考虑了国家政治形势后直接向皇甫嵩建言:“本朝失政,天下倒悬,能安危定倾者,唯大人与董卓耳”。在传统忠君观念的影响下,如果没有对于时局的清醒观察,密谋皇权这样的事是不会也不敢轻易被提出来的。四年后的灵帝中平五年(公元188年)发生了另一件值得注意的事,“冀州刺史王芬、南阳许攸、沛国周旌等连结豪杰,谋废灵帝,立合肥侯”。这次阴谋因汉灵帝取消了原定的行程而仓促发动,最后以失败告终。被试图拉入谋反计划的另一个重要人物曹操,也对这一提议表示反对,他的观点放在皇权危机已经形成的事实下也颇值得玩味,他说:“夫废立之事,天下之至不祥也。古人有权成败、计轻重而行之者,伊尹、霍光是也。……今诸君徒见曩者之易,未睹当今之难。诸君自度,结众连党,何若七国?合肥之贵,孰若吴、楚?而造作非常,欲望必克,不亦危乎!”从曹操的语气中不难看出,他所主张的并非不要废立,而只是要寻找一个更合适的机会和更加堂皇的借口,他所反对的是不顾实际情况的轻易之举。
  唐长孺先生认为:“这两次政变阴谋都没有实现,却是个值得注意的征兆,即部分名士(哪怕极少数)为了翦除宦官,已不惜为‘非常之谋’,即使冒易代废帝那样越出儒家道德规范的大风险也不妨干一下。而要达到这个目的,阎忠、陈逸等把希望寄托在地方军队上”。这一事件的一个极应注意之处在于,它的鼓动策划者是汉末名士陈番之子陈逸。陈番在汉末有“言为士则,行为世范”的称誉,立志“以天下名教是非为己任”,)少年时即被认为有“清世之志”,是汉末士林领袖之一。陈逸作为这次事件的鼓动者,说明在向来以支持皇权为特征的名士阶层内部,对皇权也产生并存在着主张变更皇权的倾向。
  和董卓变更皇权的实际行为相应,以袁绍为首举着“正义”旗号的名士们,对于皇权变更的态度则与他们自己鼓吹的“正义”名实不符。以袁绍本人为例,在起兵之后,“绍自号车骑将军,主盟,与冀州牧韩馥立幽州牧刘虞为帝,遣使奉章诣虞,虞不敢受”。此事也见于《三国志•武帝纪》载:“(初平)二年春,绍、馥遂立刘虞为帝,虞终不敢当”。从这两处大致相同的记载中来看,袁绍与韩馥好像是真诚地愿意拥戴刘虞为帝的。但《后汉书•公孙瓒传》初平二年(公元191年)时的一段记载却透露了另外的历史信息。这一年公孙瓒曾上疏指责袁绍:“逼迫韩馥,窃夺其州,矫刻金玉,以为印玺,每有所下,辄?o囊施检,文称诏书。昔亡新僭侈,渐以即真。观绍所拟,将必阶乱。” 举凡政治斗争中的上疏弹劾之辞虽易流于夸大,但须在大体事实皆不虚的情况下才能形成强大的舆论压力。这样理解公孙瓒的弹劾,可能于历史事实在一定程度存在偏差,但可以认定的是,公孙瓒所言也必定不是空穴来风。
  
  三、结语
  
  综合上述,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大致的结论,即在东汉末年的帝国内部,已经对皇权变更形成了相当普遍的认同,也可以说东汉皇权危机已经到了不可避免的境地。在这一历史背景下,由谁来完成这一历史趋势,可能只取决于谁的方式更为直接和有效。董卓的粗暴手段完成了皇权变更中的重要一步,但也遭到了大规模的反对。名士们在观望中也有着自身对于皇权的觊觎,所谓“义士”,无非是在皇权危机的过程中,因“群凶”成事而未现其凶罢了。如果以东汉皇权为中心来观察,“义士”与“群凶”之间对待皇权在态度上的差别,就显得无所谓“义”与“凶”的截然了。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