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吕布的蹩脚政治秀在线阅读

吕布的蹩脚政治秀

  陶谦让贤,刘备主徐州,吕布又羽翼之,此曹操心病之源也,遂频频构怨离间,挑起群众斗群众:先密使刘备杀吕布,刘备权衡利弊,一转身就把曹操给卖了;再表刘备为镇东将军、宜城亭侯,袁术上当,开始攻伐刘备。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吕布乘机袭取徐州,三方仇恨深种。   辕门射戟,背景如上。
  当袁术二次派兵欲灭刘备于沛县,吕布居中斡旋,显长技一箭定乾坤,真风流千古传佳话。而后仅两年,即殒命白门楼,不禁让人涕泪满衣裳,亦反思个中利弊。他射的真是戟乎?非也,这只是一场自掘坟墓的政治秀。
  一
  在一个烽火弥漫、政治伦理崩坏殆尽的乱世里说“和平”,岂非欺小童无知?更好笑的是,他生性好勇斗狠,却还大言不惭:“布平生不好斗,惟好解斗。”这是多么眼熟啊,贪官台上反腐倡廉,汉奸大谈爱国主义,不亦类似么?作秀作到这种地步,跟作死何异!
  为刘备张势而又不得罪袁术,其本身的危险远比我们熟知的一切自残行为还要大得多。袁术、刘备之流,都是有个人野心的。所不同的是,刘备伪装得较好,袁术称帝之心则路人皆知。吕布的老婆严氏曾曰:“吾闻袁公路久镇淮南,兵多粮广,早晚将为天子。若成大事,则吾女有后妃之望。只不知他有几子?”妇道人家都知道的事儿,哎,真羞辱保密条例呀!辕门射戟之结果,都是坏消息:帮助刘备,乃养虎为患;亲近袁术,则树敌天下。
  如今讨论祖国大一统的好处,会惹来水军围攻的,不提也罢;但曹操的政略、战略与力量积累,莫不是围绕兼并、消除和消灭各种地方政治共同体,建立统一国家,创再世不拔之业的,在当时也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对此,刘备知道却不说,与曹操若即若离――给兵给粮,帮你打仗,需要帮助就投靠,逮着机会又开溜;吕布不知,却以想当然地辕门射戟作秀,以不切实际的与袁术联姻求安,若非脑子进水,还真没法理解。
  二
  陶谦治徐州,未曾出现饥荒,即使曹操来攻,拔五城,多所屠戮,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刘备领徐州时,亦未担心过粮食问题。而吕布主徐州,时时为缺粮而忧,常常靠袁术救济,何哉?劫掠故也。
  所谓“民为邦本”,一支戕害民生的军队,焉能受到百姓箪食壶浆的欢迎?一个不顾民生的诸侯,战力再强大,迟早也得一边凉快去,安得不速祸而召亡耶?此所谓刘备后来有成而吕布身首异处之因也。治理之道不在专制与否,而在为己为官还是为民。搞好经济,民富则国强,完善公共服务,民附则国强,然后再谈政治分权,才是不二之道。
  以曹操为例,之所以不要命的与吕布争夺兖州,是为稳固后方,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之所以对外常实施二虎争食之谋、驱虎吞狼之计、掘坑待虎之策,均为削弱他人而后谋自强也。只有疆域之一统,权力之有专,方有利于经济发展、社会稳定,方有利于政治上的作为。
  反观吕布,就个人战力而言,他堪称天下第一,但分不清敌我,看不清大势,找不准定位,却以诸侯自居,这种“第一”就显得毫无根据,还热情地主导和平,装深沉,显蕴藉,尽务虚,让人不免觉得滑稽。
  三
  辕门射戟之蹩脚,正有悖于上述两点。
  表面看,似有唇亡齿寒之顾虑,如吕布所云:“吾想玄德屯军小沛,未必遂能为我害;若袁术并了玄德,则北连泰山诸将以图我,我不能安枕矣。”其实缺乏长远眼光和谋略能力。刘备居小沛,无奈而已,终是徐州心腹大患;袁术据江淮,常思僭越,亦为天下所不容。吕布若从袁术所请,不救刘备,则正合二虎争食之谋,待双方精疲力竭,一举而攻灭之,上可解朝廷之忧,取悦曹操,下可除心腹之患,腾出手以安黎庶,强兵南扩,则何至短命如此?
  我本人一直认为吕布有“三不爱”:不爱民,不爱兵,不爱将。这就决定了他不可以为君,甚至缺乏为帅的素质。公元192年,吕布从王允计,取董卓首级于长安,虐焰既灭,汉室所以幸甚也,温侯所以有功也!至若董卓旧部卷土重来,王允死,他亡命江湖,短短四年间,投袁术,依袁绍,交张邈,窃取兖州,附丽刘备,终虎踞徐州,成为一方独立势力,故曰其不易也。
  既然有功于朝廷,则理应选择跟随汉献帝;既然创业不易,就该审时度势,与曹操真诚合作。在此选择下申明自身利益或利益边界,并以坚决意志和战场功绩保障之,何愁不得善终或成就一番事业?
  然辕门射戟,无意中对抗了曹操分化瓦解与各个击破的方针,进一步惹恼了袁术,也使得刘备得以喘息。这一政治作秀,实在不知其所以然也,具百弊而无一利,最终只能坑死自己。
  四
  换言之,吕布若谋求独立自强,也不是没有机会和条件,文有陈宫,武有张辽、高顺,皆一时之人杰,他自己更是战力非凡,若能多关注民生,让百姓休息生产,广积粮草,招揽人才,治兵治将,周边鼠辈安敢仰视之、急图之?即便曹操这种“千古第一奸雄”出手,短期内亦未必能奈其何。
  自掘坟墓的人是没救的。辕门射戟,吕布正是为自己掘了一坟。
  很快,副作用开始显现。刘备得到当地富豪糜竺的赞助,四处招兵买马,张飞还扮强盗劫了吕布的150匹好马,养蛇反被蛇咬,于是双方撕破脸皮又开战。打不赢就跑,刘备一贯如此,跑到曹操那儿避难去了。
  袁术这边呢,徒费许多粮米而一无所得,自然心有不甘,一计不成再谋一计,玩了一招“疏不间亲”,意在捆绑吕布,加害刘备。若不是陈元龙父子以“反贼亲属”晓以利害,吕布肯定会跳入火坑的,这一点,我非常看好他。一个自掘坟墓的人,有人帮他挖了坑,他还不跳啊?
  果不其然,袁术随后称帝开张,第一件事即派七路大军跟吕布玩命。也难怪他怒火中烧,那几年吕布吃他的用他的,次第偏向刘备,向曹操示好,不找他麻烦找谁?然袁术与吕布同出“三不爱”师门,一丘之貉而已,军队沿途劫掠,如同土匪、乌合之众,哪来的战斗力?至此,吕布方才觉悟,原来“唇亡齿寒”不过是个传说,多虑了,多虑了。
  玩了一场政治秀,原本希望两不得罪,沾点便宜卖点乖,结果事与愿违。建安三年,曹操杀了回马枪,得刘备相助,彻底的将吕布送进了自己掘的坟,充分证明了一句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五
  辕门射戟之教训,够深刻!吕布或许智短一筹,陈宫或许智迟一刻,曹操或许狡黠无比,然刘备扮演了啥角色呢?不太光彩,大忽悠一个。
  以曹操的密杀令反间曹吕关系,地盘被夺,还能以求救信直接软化吕布的智商,对此等沐猴而冠之辈,断乎不能缺心眼。
  毛宗岗批曰:“操欲杀布,而备出书以示布;术欲攻备,而布亦射戟以救备:相报之道也。”相互报恩,于吕布是可信的,于刘备则荒谬矣,他对有恩于他的人不使坏都不好意思出去混,君不见其借荆州之事乎?
  刘备之流的套路,不外通过画饼某种所谓的普世价值如仁义道德等哄骗一帮信徒,假借某种身份如皇裔等拔高自己贬低他人,用高大上如反思、忧患等忽悠粉丝,最后给所有反对者扣一顶帽子如国贼等打入另册。人家曹操好赖只是想做周文王,刘备却一心做王莽――搞野分权。
  很不幸,吕布做了“备粉”,临死方知“大耳贼最不能相信”,可惜晚矣!很不幸,时至今日“刘备”之流毒依然还在。他们仍会一如既往“仁义”下去,一如既往忽悠庙堂和江湖众生,稍不如意还会卖卖乖――不为五斗米折腰。很庆幸,越来越多的“吕布”已然觉醒,辕门射戟不会再发生。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