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夷陵:三国争霸生死地在线阅读

夷陵:三国争霸生死地

  重中之重   曹操翦除群雄、统一北方后,中国形成了南北对峙的政治格局。而处于“肚脐”位置的荆州,自然成为天下谋略之士聚焦的热点。据《三国志》记载,诸葛亮作“隆中对”,明确提出“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地”,认为只有夺取荆州,方能争霸天下。鲁肃也多次向孙权进言,称“荆楚与国邻接,水流顺北,外带江汉,内阻山陵,有金城之固;沃野万里,士民殷富,若据而有之,此帝王之资也”。
  不过,当宏大壮阔的历史画卷变成一张古代军事地图时,人们或许会吃惊地发现:原来,荆州并非一座孤零零的城市,而是个幅员广袤、地形复杂的区域。具体到汉末三国时期,该区域内分布有3处战略要点,即北部的襄阳、东边的江夏和西面的夷陵。从相对位置来看,它们恰以鼎立之势,分据这个“战略大三角”的3个顶端。那么它们中间,哪一个才是最“关键”的呢?
  答案就是夷陵。冷兵器时代,凡控制大江大河上游者,便天然地具备了战场优势。道理很简单,进攻一方可以建造战船顺流而下,水陆并进,从而形成势不可当的有利局面。夷陵地处长江上游、中游接合部,素称“川鄂咽喉”“三峡门户”。由此向西,可经略巴蜀;向北可进击宜城、襄阳、南阳一线,虎视中原;向东,则能直捣荆州腹地江陵,进而兵临整个长江中下游地区;向东南则能威逼武陵(今湖南常德)、长沙,真可谓“牵一点而动全局”。
  孙刘联军在赤壁击退曹操后,周瑜乘胜追击。曹操退回北方,派大将曹仁断后并负责江陵防务。一番激战后,曹仁退避江陵,苦撑一年多后被迫全线撤退,将江陵拱手让出。而刘备则趁孙曹缠斗之际,轻易攻取了荆州的江南4郡(武陵、零陵、桂阳、长沙)。随着孙权出于共同抗曹的需要,将刚夺得的以江陵为中心的南郡南部也“借”给刘备,当时共有8郡的荆州被一分为三:曹操收缩到北边的南阳郡和南郡北部,刘备控制荆州西南部近5郡之地,孙权则据有荆州东南部的江夏郡,“三足鼎立”局面雏形已现。
  三国后期,蜀汉先亡,曹魏随之亦为晋取代。三足鼎立变为晋吴对峙,夷陵也成了晋吴争夺的前沿。272年,吴国西陵督步阐率众降晋,名将陆抗立即率大军奔赴西陵平叛。西晋急令各路兵马驰援步阐。其中,车骑将军羊祜率部直捣江陵以分吴军之势,巴东监军徐胤率水军、荆州刺史杨肇率步军东西对进杀向夷陵。如此夹击之局,对吴国相当不利,吴军众将担心江陵有失,力劝陆抗从西陵回撤。陆抗却力排众议,不为敌佯动招数所迷惑,集中兵力在西陵城外“围点打援”,很快夺回西陵,斩步阐,使吴国转危为安。
  梦断之所
  《三国演义》里,作家罗贯中将蜀汉人物塑造成千古英雄,将他们所执着追求的“兴复汉室,还于旧都”视为民族大业。然而,残酷的事实却是:蜀汉不仅未能实现统一,反而最早灭亡。对此,学术界多认为“大意失荆州”是刘备集团由盛转衰的“祸根”,这个观点当然是对的,但仍需进一步叩问:荆州因何而失?为何丢了荆州,就难以夺回?所有问题的症结,依然在夷陵。正是由于刘备集团没有足够重视夷陵防务,才导致该地在顷刻间丢失,并直接影响到荆州乃至蜀汉的前途命运。
  219年,关羽自荆州北上发起樊城战役,并利用雨季洪水大败曹军“七军”,斩庞德,擒于禁。关羽虽初战告捷,但曹仁、满宠死守樊城不退,徐晃等各路援军纷纷赶来,樊城前线顿呈胶着状态。而随着孙权“背后一刀”得手,接下来上演的便是关羽兵败身死的惨剧了。
  221年,蜀汉为夺回荆州,大举伐吴。从《三国志》等史料记载看,孙刘双方投入的兵力均在5万以上,规模确实不小。此战历时也久,从221年7月打到222年8月,最后以刘备惨败告终。一地之失,不仅令“隆中对”的“荆益分进合击中原”化为空谈,甚至让蜀汉残留的半壁江山也陷入危局。而后来诸葛亮的6次北伐,不过是力不从心的“空劬劳”之举,“复兴汉室”终成一枕黄梁。后人多批评刘备夷陵之败,是“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时机,在一个错误地点同一个错误的对手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殊不知,刘备拼老命要夺回夷陵,恰恰是因为他在“亡羊补牢”,只可惜最终功败垂成。
  万事皆有由,盛衰岂无凭。关键时刻,一个地理节点所起的作用,往往是历史天平上的重大砝码。在三国时代,夷陵“要害”鹿死谁手,足令功业之兴衰成败初见分晓:曹魏因失夷陵而不得不承认“天下三分”,却又因孙权袭占夷陵、终置关羽于死地而避过最大的危机;孙吴因掌控夷陵而能龙盘虎踞稳居江东数十载;家底最薄的西蜀,则落得托孤白帝城、秋风五丈原。
  (摘自《世界军事》)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