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三国演义》夷陵之战中的历史与虚构在线阅读

《三国演义》夷陵之战中的历史与虚构

成书于明末的《三国演义》被后世尊为中国古代四大文学名著之一,其文学价值之高自不待言,而作为一部历史题材的小说,其与真实历史相比,究竟有何区别呢?本文以其中一场著名的战役――孙刘夷陵之战为例,对其进行简要分析。   一、引子
  夷陵之战发生于蜀汉章武元年(221年)到章武二年,其起因在于孙权袭取荆州、擒杀关羽而造成的孙刘交恶,刘备之战略目标在于夺回荆州,重新取得对峙三方中的优势地位,其结果却是气势汹汹的刘备败给了名不见经传的陆逊,彻底丧失了对于荆州的所有权,而被牢牢限制在三峡之内。小说《三国演义》(以下简称《三国演义》)从第八十一回“急兄仇张飞遇害,雪弟恨先主兴兵”到第八十四回“陆逊营烧七百里,孔明巧布八阵图”,用了将近四回的篇幅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这一重大战役,其中究竟有多少是真实的历史,又有多少是作者虚构或者前人虚构为作者所沿用的呢?
  二、刘备出兵前准备及安排
  小说第八十一回中叙述了刘备伐吴的军事安排,原文如下:“遂命丞相诸葛亮保太子守两川;骠骑将军马超并弟马岱,助镇北将军魏延守汉中,以当魏兵;虎威将军赵云为后应,兼督粮草;黄权、程畿为参谋;马良、陈震掌理文书;黄忠为前部先锋;冯习、张南为副将;傅彤、张翼为中军护尉;赵融、廖淳为合后。川将数百员,并五溪番将等,共兵七十五万,择定章武元年七月丙寅日出师。”这一段军事安排就很值得玩味。诸葛亮保太子守两川,这一点没有什么问题,尽管《三国志》中没有明确提到这一点,但是,诸葛亮与当时的太子刘禅都没有随军出征,并且从后来刘备病重白帝城前他们从川中赶来,也能够看出这一点。
  接下来的句子很有意思,马超“助”魏延守汉中,很多人认为此处是罗贯中搞错了,并且把它列为有违史实的一个地方。因为马超可是“五虎将”之一啊,魏延哪里能够与他相比,怎么会马超助魏延,显然应该对调。其实,这一条恰恰是尊重历史的。马超在章武元年“迁骠骑将军、领凉州牧”(《三国志?蜀书?马超传》,以下凡引《三国志》内容,均直接写列传名),而魏延则在刘备进位汉中王时,就已“领汉中太守”,后来“先主践尊号,进拜镇北将军”(《魏延传》),汉中太守当然不如凉州牧官大,但是,在汉中的问题上,显然应该是马超“助”魏延。而且,当时刘备并未真正占据凉州,所谓的“凉州牧”只是遥领而已。
  下面赵云的安排一如前面诸葛亮的安排一样,属于据实推理,没有问题。但是,接下来一个人的出现,让人们大跌眼镜,此人便是黄忠。我们来看看黄忠的情况,“建安二十四年,于汉中定军山夏侯渊”,然后“是岁,先主为汉中王,欲用为后将军”,继而,“明年卒,追谥刚侯”。(《黄忠传》)也就是说早在建安二十五年(220年),也就是刘备伐蜀的前一年,黄忠就已经去世,怎么可能“为前部先锋”并且后来又战死沙场?显然,是罗贯中给了这位老将一个悲壮的结局。
  至于黄权、程畿等人,均曾参加战役,不过职位未必完全相同,可说是罗贯中的合理推测,这里不再详究。后面有一个情况很值得注意,就是“并五溪番将”,而《三国志》里怎么说的呢?“(章武二年)二月”,“遣侍中马良安慰五?蛮夷,咸相率响应”,(《先主传》)也就是说,在刘备进驻夷道?亭之后才让马良招纳了五溪蛮,并不是小说中说的出兵前就已经将五溪蛮招入麾下。至于最后一句的七十五万兵力,则找不到任何史料证据,而且根据蜀汉灭亡时“男女口九十四万”,“带甲将士十万二千”(《后主传》裴松之注引王隐《蜀记》)来看,当时的蜀汉政权是绝不可能拥有七十五万兵力的,这一点纯属虚构。
  三、战前孙权与刘、曹之交涉
  夷陵之战战斗过程比较复杂,《三国演义》叙述了许多细节问题,这里不便一一考究,择其要者予以分析。
  据《三国演义》,在孙权得知刘备大举出兵进犯的消息之后,大会群臣,商议对策,而此时,诸葛瑾主动请求为使,去说先主罢兵。这一段是否与历史相符呢?历史上,确有诸葛瑾劝说刘备罢兵之事,但是与小说相比,有几处明显的不同。首先,诸葛瑾并没有如小说中说的那样亲自前往白帝城,只是“与备笺”(《诸葛瑾传》)。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在诸葛瑾给刘备的信中没有任何归还荆州的话语,其原文如下:“奄闻旗鼓来至白帝,或恐议臣以吴王侵取此州,危害关羽,怨深祸大,不宜答和,此用心于小,未留意于大者也。试为陛下论其轻重,及其大小。陛下若抑威损忿,?省瑾言者,计可立决,不复咨之于群后也。陛下以关羽之亲何如先帝?荆州大小孰与海内?俱应仇疾,谁当先后?若审此数,易于反掌。”(《诸葛瑾传》)而在《三国演义》中是怎么说的呢?“孙夫人一向思归。今吴侯令臣为使,愿送归夫人,缚还降将,并将荆州仍旧交还,永结盟好,共灭曹丕,以正篡逆之罪。”不仅要还回孙夫人,还要还回荆州,这个与史实相去甚远。须知荆州于孙权之利害甚大,失去荆州,长江上游则无险可守,孙权费尽心思夺取的荆州怎可能如此轻易交回?
  在向刘备求和遭拒之后,孙权转而向曹魏求和,以防止腹背受敌。罗贯中详细记录了赵咨使魏及孙权接受曹丕册封为吴王的过程。《三国演义》第八十二回中,赵咨与曹丕的对话摘录如下:“丕览表毕,遂问咨曰:‘吴侯乃何如主也?’咨曰:‘聪明、仁智、雄略之主也。’丕笑曰:‘卿褒奖毋乃太甚?’咨曰:‘臣非过誉也。吴侯纳鲁肃于凡品,是其聪也;拔吕蒙于行阵,是其明也;获于禁而不害,是其仁也;取荆州兵不血刃,是其智也;据三江虎视天下,是其雄也;屈身于陛下,是其略也:以此论之,岂不为聪明、仁智、雄略之主乎?’”这一段与《三国志?吴书?吴主传》基本吻合,只是措辞稍有区别,而之后的对话则与上传注引《吴书》相吻合,篇幅较长,此处不再全文引用。
  四、陆逊之出场
  外交交涉失败,只能武力御敌。据《三国演义》,孙权先派孙桓与朱然前往御敌,被刘备击败,孙桓受困于彝陵城中。其中战斗细节姑且不论,就事件本身来说,其来源在于《三国志》中的这样一段记载:“初,孙桓别讨备前锋于夷道,为备所围,求救于逊。”(《陆逊传》)可见,这件事确是事实,但是,时间显然有问题。小说中是孙桓战败被围在先,然后陆逊才做了主帅,而事实却是,孙桓“年二十五,拜安东中郎将,与陆逊共拒刘备”(《孙桓传》)和“权命逊为大都督、假节,督朱然、潘璋、宋谦、韩当、徐盛、鲜于丹、孙桓等五万人拒之”(《陆逊传》)由陆逊统帅孙桓等人,不存在孙桓在先,陆逊在后的安排。显然,这里是罗贯中利用了小说情节的复杂性,给陆逊出场以铺垫,显示陆逊的能耐,以增加小说的可读性。   罗贯中接下来并没有立即叙述任命陆逊之事,而是一口气讲了三个故事。说是故事,因为它们全部是虚构的。第一个就是前面我们已经提到过的老将黄忠之死。罗贯中安排黄忠死在了吴将马忠的暗箭之下,这样,既树立了一个悲壮的英雄,又让读者在惋惜之余,更加痛恨孙吴主臣,从而与整个小说以刘汉为正统的观念相符――凡与之对抗的,都视为“反动派”。
  第二个是甘宁之死。小说中甘宁带病出征,被沙摩柯射杀。这一段写得异常伤感,摘录于此,以供品味:“甘宁见其势大,不敢交锋,拨马而走;被沙摩柯一箭射中头颅。宁带箭而走,到于富池口,坐于大树之下而死。树上群鸦数百,围绕其尸。”(第八十三回)而关于甘宁的死,《三国志?吴书?甘宁传》里只有一句话“宁卒,权痛惜之”,并没有写到甘宁死于此战,也当然没有演义中这般伤感。
  第三个故事最玄乎,玉泉山关公显圣,并且助儿子关兴杀了潘璋报了仇。显圣之事当然是假的,但杀潘璋是不是真的呢?很遗憾,也不是的。《潘璋传》中的这句“嘉禾三年卒(234)”否定了这个让无数读者拍手称快的故事。
  接下来战役的另一主角陆逊登场。罗贯中把陆逊的登场的任务交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阚泽,《三国演义》里描述的是,阚泽以全家性命担保,保举陆逊为帅。翻遍史书,也找不到此事的任何痕迹,显然,这里又是罗贯中的虚构。真实的阚泽是以文采和礼仪见长的,“究览群籍,兼通历数,由是显名”(《阚泽传》),在《陆逊传》中直接叙述“刘备率大众来向西界,权命逊为大都督、假节,督朱然、潘璋、宋谦、韩当、徐盛、鲜于丹、孙桓等五万人拒之”,并没有关于阚泽举荐陆逊的记载。
  五、最后之决战
  《三国演义》中,最后的决战开始前,有两次小规模的较量,一次是吴班屯兵于原野之上,刘备驻兵暗处,而试图引诱陆逊出击,陆逊并没有上当,而是回绝了诸将出击的建议。这一事件来源于《陆逊传》中的这样一段记载:“先遣吴班将数千人于平地立营,欲以挑战。诸将皆欲击之,逊曰:‘此必有谲,且观之。’”此处之小说情节与史实完全一致,没有虚构成分。再来看另外一场战役,陆逊在大战开始前,先派遣淳于丹进攻江南傅彤把守的第四营,结果未能得手,淳于丹战败而还。这件事在史书中只有一句话“乃先攻一营,不利”,罗贯中绘声绘色地把它演绎成了一大段文字,淳于丹这个人脱胎于前文所提到的鲜于丹,傅彤则是傅肜的误写,可以说,这一段,基本属实,只不过加入了小说家特有的演绎笔法而已。
  在战术的安排上,罗贯中反复强调,刘备军驻扎在地形复杂之处,即诸葛亮和曹丕口中所说的“包原隰险阻屯兵”(第八十四回),因而失去了战略上的主动地位。事实上,在《三国志》中,无论是《先主传》还是《陆逊传》都没有明确记载这一点,那么,是不是就此可以认定罗贯中在胡扯呢?当然不能,事实上,这是罗贯中做出了合理推测。在地理上,三峡地区的确山水相接,茂林丛生,地形十分复杂,而根据战斗过程来看,刘备也没有发挥上游对下游的水军优势,而是在陆地上与陆逊交火,这样,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刘备确实是“包原隰险阻屯兵”,给了陆逊以火攻的机会,从而导致了最终的失败。
  战役的过程比较简单,陆逊命令诸将分头放火,夹攻刘备,刘备军大败。这里小说中的情节与史实基本没有什么差别,不过是把任务的分配具体化了。接着,刘备败退的情况很值得研究。演义中刘备败退的景象堪称一幅忠臣效死的悲壮画面,傅彤、程畿、张南、冯习、沙摩柯等人先后战死,就连孙权之妹听说军中讹传刘备的死讯,都投江而死。事实是怎样的呢?先看傅彤,《三国志》中只有傅肜而无傅彤,基本可以判定此人就是傅彤的原型,来看《杨戏传》中的记载:“时又有义阳傅肜,先主退军,断后拒战,兵人死尽,吴将语肜令降,肜骂曰:‘吴狗!何有汉将军降者!’遂战死。”程畿,“后随先主征吴,遇大军败绩,溯江而还,或告之曰:‘后追已至,解船轻去,乃可以免。’畿曰:‘吾在军,未曾为敌走,况从天子而见危哉!’追人遂及畿船,畿身执戟战,敌船有覆者。众大至,共击之,乃死。”冯习、张南,“休元名习,南郡人。随先主入蜀。先主东征吴,习为领军,统诸军,大败于?亭。文进名南,亦自荆州随先主入蜀,领兵从先主征吴,与习俱死。”并且在《三国志?蜀书?先主传》中有这样的话“将军冯习、张南等皆没”,《陆逊传》也有相关记载:“斩张南、冯习及胡王沙摩柯等首”。由此可见,此处俱是史实,并非罗贯中自行加入的情节,而孙夫人投河之事,则并不见于史载,只有“主既定益州,而孙夫人还吴”(《先主穆皇后传》)这样的话,说明孙夫人早就离开刘备,返回吴地,这里应该是虚构的情节。
  再来看刘备的逃脱,《三国演义》说到刘备逃走过程中的三个重要事情,一个是“先主令军士尽脱袍铠,塞道而焚,以断后军”,这一情况《三国志?陆逊传》中有明确记载:“备因夜遁,驿人自担,烧铙铠断后,仅得入白帝城”。第二件事是赵云的接应,而且还顺带杀了吴将朱然,这一点,《赵云传》中并没有,而且从朱然来看,就更加离谱,据《三国志》本传,朱然死于赤乌十二年(249年),活了六十八岁,哪里会这么早被赵云杀死。这一条,是罗贯中出于创作要求给赵云加的戏份。还有一件事情,也是最玄乎的一件事:孔明的八阵图。罗贯中把八阵图描绘得如此神奇,以至于陆逊差点被困于此中没出来,这自然是演绎的成分。但是,其来源是什么呢?《诸葛亮传》中有“推演兵法,作八阵图”的句子,这想必就是罗贯中想象的出发点吧!
  六、后续
  这里的后续讨论两件事,一个是陆逊为何不继续追杀刘备的问题。这一点,老罗并没有完全信口开河,直接弄出个八阵图了事,而是尊重了历史,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吾非惧石阵而退;吾料魏主曹丕,其奸诈与父无异,今知吾追赶蜀兵,必乘虚来袭。吾若深入西川,急难退矣。”(第八十四回)这里与历史是相吻合的,《陆逊传》的原话是“又备既住白帝,徐盛、潘璋、宋谦等各竞表言备必可禽,乞复攻之。权以问逊,逊与朱然、骆统以为曹丕大合士众,外?助国讨备,内实有奸心,谨决计辄还。”
  第二个是黄权降魏的问题。小说中称,在大战开始前,黄权曾要求自己督军在前以挡吴军锋芒,而让刘备在后,以防不测,这个正确的建议被刘备否决,反而让他在江北以防魏军;大战之后,黄权又被阻断在江北,不得已而降魏。这两件事都是《三国志》中明确记载的。黄权本传原文如下:“权谏曰:‘吴人悍战,又水军顺流,进易退难,臣请为先驱以尝寇,陛下宜为后镇。’先主不从,以权为镇北将军,督江北军以防魏师;先主自在江南。及吴将军陆议乘流断围,南军败绩,先主引退。而道隔绝,权不得还,故率将所领降于魏。”这里还要提到一个有趣的事实,尽管黄权投降了魏国,但陈寿在写《三国志》时,仍然把他列在了《蜀书》中,这一现象很值得玩味,笔者认为原因大概有三,一者《三国志》中黄权的事迹基本上都是他在刘备手下时发生的,在投降魏国之后的数年里,除了加官晋爵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再者黄权不得已而降魏,并且此后并未对敌于蜀汉;最后黄权之子黄崇死于保卫蜀汉的战役中。
  对比小说《三国演义》与《三国志》中关于夷陵之战的描写,《三国演义》除了鲜明的封建正统观、强烈的尊刘色彩外,还有对忠义思想的大力弘扬,以及在大体上尊重历史,在一些不太重要的情节上,不惜捏造甚至篡改历史以迎合读者口味等特点。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
  责任编辑:姚胜祥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