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从天\地\人条件的变化浅析夷陵之战在线阅读

从天\地\人条件的变化浅析夷陵之战

   夷陵之战是确定魏蜀吴三足鼎立局面的决定性战役,我们从战役爆发、相持、决战三个时期天时、地利、人和条件的变化,就可以清楚地发现战场主动权的转移,也就能够很简单的分析出蜀败吴胜的关键所在。     
  夷陵之战是三国时期蜀汉、孙吴之间争夺荆州的重要战役,其结局蜀汉惨败,导致蜀汉永远失去了荆州。此战因交战于夷陵,史称夷陵之战;又因最后决战于?V亭,亦称?V亭之战。爆发于公元221年,结束于公元222年,是中国古代战争史上一次著名的积极防御的成功战例。
  《孟子?公孙丑下》:“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孙膑兵法?月战》:“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不得,虽胜有殃。”而《孙子兵法?地形篇》有云:“故知兵者,动而不迷,举而不穷;知天知地,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可全。”至于“人和”则是指内部力量的整合情况。中国从古至今都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对于事业的达成都是必不可少的一个因素。当然天时、地利、人和不可能全部占全,可能在有的时候只能用好其中的一项,虽然只用好了一项,但最后同样也能够克敌制胜。
  赤壁战后,曹操退回北方,刘备势如破竹,占据荆南四郡、孙吴都督则从曹操手中夺得军事重镇江陵、夷陵。后来,刘备又从孙权手中借得南郡,随后又入蜀占据益州,留大将关羽坐镇荆州五郡。刘备占据蜀川后,迟迟不归还荆州,由于刘备所据荆州居于建业上游,直接威胁孙权江东政权的安危,又是蜀与魏争夺中原的战略要地,东吴只有占据南郡才算真正巩固了东吴。随后孙权派遣吕蒙袭杀关羽,夺回了荆州,吴蜀联盟关系破裂。
  荆州之失破坏了刘备从荆州、益州两路出兵一统华夏的的隆中战略,刘备若想灭曹魏或者灭孙吴,依照《隆中对》来说,都必须夺回荆州,否则他只能依靠蜀道很难割据一方。
  考虑之一:刘备是以“匡扶汉室”为己任的,要实现这一目标,就要北伐中原,消灭曹魏。若无荆州,仅以益州一州之力,难以与北方抗衡;且北伐中原,仅由益州出兵,道路险远,难以成功,最好的就是由荆州和益州同时出兵,形成钳形攻势。
  考虑之二:刘备蛰居荆州时,广树恩德,收买人心,荆州豪杰咸归附之,在荆州士民当中有很大的影响力。因此需趁孙权新定荆州,民心未附,从速伐之,荆州旧人会群起响应;若迁延日久,民心归吴,再讨伐就困难了。
  考虑之三:刘备素来以仁德享誉华夏,而诸葛亮在隆中即指出北让曹操占天时,南让孙权占地利,刘备占人和。而世人皆知刘关张桃园三结义,誓同生死的誓言,更何况关羽对刘备忠心不二、武功盖世,一时不慎死于东吴奸佞小人之手,刘备自然悲愤异常。
  考虑之四:蜀汉位居长江上游,民殷国富,御驾亲征,且携奋勇之师,顺江而下,师出有名,当可一举荡平东吴,一可替关羽报仇,圆桃园美名;二可夺回荆州,并进而荡平东吴,为克服中原大业奠定更为雄厚的基础。
  鉴于以上考虑,刘备决定兴全国之兵,讨伐东吴。
  既然战役在所难免,那么我们来分析此时蜀汉一方的情况。先看天时,刘备出兵之时正值夏季,天气固然炎热,但出兵之初,蜀兵士气正盛,而此时长江水势凶猛,山林繁茂,天时对于双方来说可谓均势。再者益州险固,居于长江上游,刘备又于公元219年从曹操手中夺得汉中,进一步从北面保障了益州的安全,东吴位于长江下游,刘备兴正义之师水陆并进,顺江而下,不可不谓之占地利。刘备以贤德闻名天下,于公元214年领益州牧,开仓放粮,赈济百姓,遂得益州民心,及至221年已历近八年,政治清明,国家安定,及至曹丕于公元220年十月废掉汉献帝,建立魏国,刘备为了延续汉祚,于公元221年四月在成都称帝,国号汉(史称蜀或蜀汉),改元章武元年,刘备本身即为大汉皇叔,延袭正统,上和天意、下应民心,君臣齐心,可谓占人和。
  公元221年7月,刘备遣将军吴班、冯习率领4万多人为先头部队,夺取峡口,攻入吴境,在巫地(今湖北巴东)击破吴军李异、刘阿部,占领秭归。为了防范曹魏乘机袭击,刘备派镇北将军黄权驻扎在长江北岸,又派侍中马良到武陵活动,争取当地部族首领沙摩柯起兵协同蜀汉大军作战。战役开始之初,天时为吴蜀共有,地利、人和则皆为蜀汉占优。面对蜀汉咄咄逼人的态势,吴主孙权分析优劣后便几次遣使求和,但都遭到了刘备的拒绝。孙权见求和不成,便积极做战争准备,首先向曹魏称臣求和,以解北方夹击之忧,于此同时加强防御,在交战不利、连折数员大将的情况下,毅然果断的拜陆逊为大都督,总督荆楚诸路军马。
  陆逊上任后,通过对双方兵力、士气以及地形诸条件的仔细分析,指出刘备兵势强大,居高守险,锐气正盛,吴军应暂时避开蜀军的锋芒,再伺机破敌,耐心说服了吴军诸将放弃立即决战的要求,果断地实施战略退却,一直后撤到夷道(今湖北宜都)、?V亭(今湖北宜都北古老背)一线。然后在那里停止退却,转入防御,遏制蜀军的继续进兵。并集中兵力,准备相机决战。这样,吴军完全退出了高山峻岭地带,把兵力难以展开的数百里长的山地留给了蜀军。
  公元222年正月,蜀汉吴班、陈式的水军进入夷陵地区,屯兵长江两岸。二月,刘备亲率主力从秭归进抵?V亭,建立了大本营。这时,蜀军已深入吴境二三百公里,由于开始遭到吴军的扼阻抵御,其东进的势头停顿了下来。在吴军扼守要地、坚不出战的情况下,蜀军不得已乃在巫峡、建平(今四川巫山北)至夷陵一线数百里地上设立了几十个营寨。
  战争进行到此时已经半年有余,蜀军深入吴境、背井离乡,而吴国方面,因陆逊刚刚到任,且一介书生、人微言轻,吴将多有怨言,上下貌合神离。此时对于双方而言,首先看哪方将帅能始终保持清醒头脑,戒骄戒躁;其次看哪方更能上下齐心,同力御敌;三看哪方能更好地利用地利条件为己所用。
  从正月到六月,两军仍然相持不决。刘备为了迅速同吴军进行决战,曾频繁派人到阵前辱骂挑战,但是陆逊均沉住气不予理睬。由于陆逊坚守不战,破坏了刘备倚恃优势兵力企求速战速决的战略意图。蜀军将士逐渐斗志涣散松懈,失去了主动优势地位。六月的江南,正值酷暑时节,暑气逼人,刘备无可奈何,只好将水军舍舟转移到陆地上,把军营设于深山密林里,依傍溪涧,屯兵休整,准备等待到秋后再发动进攻。由于蜀军是处于吴境二三百公里的崎岖山道上,远离后方,所以后勤保障也很困难,且加上刘备百里连营,兵力分散。
  东吴方面陆逊任职已近十个月,由于陆逊深得孙权的信任,且执法有度,军纪严明,大敌当前,长期磨合,已是上下齐心,同仇敌忾,誓同生死,且一直求战心切,待机而动,此种心情压抑越久,其作战也必将愈加奋勇。此时蜀军舍水就陆,已无地利,再加上久战未果,上下急躁,其势已成强弩之末,对比于东吴更失人和。古人云: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而今刘备最注重的人和都已不复为其所有,也就注定了蜀军夷陵之战中必然惨败的命运。
  而此后陆逊继续审时度势,采取正确的战略战术。决战开始后,陆逊即命令吴军士卒各持茅草一把,乘夜突袭蜀军营寨,顺风放火。顿时间火势猛烈,蜀军大乱。陆逊乘势发起反攻,迫使蜀军西退。吴军进展顺利,很快就攻破蜀军营寨40余座,并且用水军截断了蜀军长江两岸的联系。蜀军全线崩溃,大部死伤和逃散,车、船和其他军用物资丧失殆尽。刘备乘夜突围逃遁,几乎被擒,后卫将军傅彤等被杀。后依赖驿站人员焚烧溃兵所弃的装备堵塞山道,才得以摆脱追兵,逃入永安城中(又叫白帝城,今四川奉节东)。次年四月,刘备恼羞于夷陵惨败,一病不起,亡故于白帝城。三国时期三大战役中的夷陵之战就这样结束了。
  纵观夷陵之战爆发、相持、决战三个时期天时、地利、人和三个方面双方倚仗的条件所发生的变化,不难看出战场形势瞬息万变,而战争中天时多半为双方共有,所以为将者一定要善于利用地利之便,善于扬己之长避敌之短。三条件中,“人和”是最重要的,起决定作用的因素,“地利”次 之,“天时”又次之,将帅安和、士卒同心才是制胜的关键。
  参考文献:
  [1]彭凯 《略论刘备夷陵之战失败的原因》[J]贵州文史丛刊,2007.
  [2]张道葵《夷陵之战审视》[J]湖北三峡学院学报,1997.
  [3]陈辽《简论夷陵之战》[J]湖北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2.
  [4]朱大渭《<隆中对>与夷陵之战》[J]江汉学报,1962.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