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复盘赤壁之战在线阅读

复盘赤壁之战

  赤壁,一个原本普通无奇的地方,由于一场战争而成为一个符号。这个符号代表了冷兵器时代最显赫的战役,也代表了军事史上最著名的战例。在1800年前的那个寒冷冬天,在长江岸边那个小山峰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赤壁,一个长江畔普通山峰的名字,由于一场战争,而成为一个符号。这个符号代表了冷兵器时代最显赫的战役,也代表了军事史上最著名的战例。
  因为小说的夸张和渲染,关于赤壁大战的若干地名以及神乎其神的谋略,几乎妇孺皆知。然而,曹操和孙刘联军为何在赤壁相遇?火烧曹营的真实场景是怎样的?曹军的战斗力为何突然大幅下降?所有的疑问,最后都指向了一点,那就是――在1800年前的那个寒冷冬天,在长江岸边一个的那个小山峰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赤壁遭遇
  
  打开汉末地图,荆州三个最基本的战略要地构成一个三角形。襄阳是抗衡北方大军的门户;江陵是控制两湖的中心;而夏口处于汉江和长江的交汇处,连接吴楚两地,北有大别山,南有幕府山,是东吴政权拒北西进的命脉所在。汉末时的夏口,即现在毗邻武昌的汉口。
  建安十三年(208年)七月,曹操率大军南征荆州。八月,曹操兵不血刃取得襄阳。而后又占领江陵,获得刘表七、八万水军以及大量军需物资。
  一心统一天下的曹操,此时想一鼓作气征服东吴。他给孙权送去了劝降书说:“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于吴。”
  在曹操大军压境之际,孙、刘两军迅速结盟。孙权政权中的主战派周瑜更是态度坚决, “将军擒操,宜在今日。瑜请得精兵三万人,进住夏口,保为将军破之。”
  曹操攻占江东,其进攻所向必然经过夏口。而在周瑜看来,“进入夏口”也是“破操”的最基本条件。于是,孙权命周瑜和程普为左右都督,鲁肃为赞军校尉。周瑜率领黄盖、韩当、吕蒙、凌统、甘宁、周泰、吕范将精锐部队三万人,沿江而上至夏口。
  
  而此时的刘备同样也是驻军夏口。迫于曹军压境,忐忑不安的刘备每日派人去江边探望消息,等待东吴援军到来。当周瑜水军终于溯江而上时,刘备想请周瑜上岸相会,却被急速行军的周瑜婉拒,只好乘小船去江中问其兵力,周瑜说,“三万人”,刘备说,“恨少”。周瑜胸有成竹地说,“此自足用,豫州但观瑜破之”。
  周瑜之所以马不停蹄地赶往上游是有原因的。夏口上游的长江南岸蒲圻境内,有一条重要的路上通道,这是一条南达巴丘,北通夏口南岸,东北直插鄂县、西塞、流沂(今黄石一带),经下雉与柴桑相接的战略要道。
  一旦曹军在此一带登陆,则可完全摆脱孙刘联军的水军威胁,运用步兵和骑兵直下孙吴的大本营柴桑。
  而要守住这条通道,就必须遏制曹军抢占此段最关键的战略要地――陆口。陆口,也称陆溪口,又名蒲矶口,是陆水流入长江之口,在今天嘉鱼、蒲圻二县交界处。陆口上游三公里处,即是赤壁山,而隔江又与乌林相望。台湾三军大学编写的《中国历代战争史》称,“必争得此陆口、赤壁,方能以阻止曹军自陆口上陆,过蒲圻、羊头山(今通山县)、阳新直扑柴桑。”
  赤壁当地的地方志学者冯金平曾多次考察过陆口,他也强调,“此处是江东要塞,一旦有失,则整个江东地区必危。”
  也正因为如此,顺江而下的曹操水军先头部队,和溯江而上的周瑜水军,终于在战略要冲陆口上游三公里处的赤壁矶一带遭遇,史书记载,“初一交战,公军败退,引次江北,瑜等在南岸。”
  
  水军交战
  
  对于此次赤壁遭遇战的具体情况,所有史书都没有详细记载。
  但根据《中国军事通史》的推测,那时的水战,主要采用船舰冲撞、接舷格斗两种战法。主力战舰,是蒙冲、斗舰等战船。蒙冲是冲撞船,船体狭长,航速较快,常乘人不及规避,冲撞敌船。船背蒙盖生牛皮,两厢凿棹孔,前后左后设弩窗、矛穴,使敌人无法逼近,箭和石块都不能毁坏。斗舰是战斗之船,船上设高3尺的防护墙,墙下设棹孔,前后左右树立牙旗、幡帜和金鼓。除此之外,还有大型指挥舰船――楼船,快速冲击型战船走舸等。
  一般来说,冲撞是接舷格斗的基础。选择合适的角度,凭藉水流的冲力,高速冲向敌船的要害部位,使其失去或部分失去战斗力。比如快速从敌船的舷侧擦过,折断长楫,使敌船失去控制,在江心打转;或者撞击尾部舵室,破坏其操纵系统,使其无法转向;或者拦腰撞击斗楼,毁坏弩窗、矛穴或其它船战具,趁其立足不稳、乱作一团时接舷胜敌,有些时候甚至可以撞裂、撞断敌船,使其进水下沉。
  阴历十二月,长江中游盛行北风,周瑜的水师居于上风位置。上风便可扬帆,并借助风力向敌方射箭,或投掷短矛、铁镖等抛射型武器 。虽未接舷,便可迫使敌船退避。
  宋人谢叠山在《赤壁•诗序》中说,“赤壁,至今土人耕地得箭镞”。1949年以后,赤壁共出土刀、枪、剑、戟、斧、钺等兵器几十件,在赤壁山沿江发现铁箭镞数百枚之多,不少箭镞是渔民在江边捕鱼时打捞起来的。从这些箭镞的形式来看,有三棱形、六棱形等。据南京大学六朝考古学家蒋赞初先生考证,这些铁镞是东汉末、三国的遗物。
  曹军数量虽然是东吴水师的数倍,但在江面上遭遇,真正能够面对面格斗厮杀的水军数量受到一定限制。新编的水军战斗力较弱,军中瘟疫流行。而周瑜率领的东吴水师,在长江大湖上纵横多年,骁勇善战。两年首战以曹军失利而告终,曹操“引次江北”,而周瑜占据了对他来说性命攸关的长江右岸。
  
  乌林相持
  
  这一仗后,周瑜掌握了战役的主动权,占领了陆口,曹军只好在对岸的乌林安营扎寨。
  现在的乌林镇,地势平坦,分布着如白骨塌、红血巷、万人坑、乌林寨、曹操湾等多处遗址。但当时的乌林,并非今天这样的平原,而是长江与云梦泽之间的交界线――自然堤。曹军的活动空间,是东南面长江与西北面云梦泽之间狭长地带,主要依靠河滩与自然堤两侧的斜坡驻扎。
  对拥有30万人马、多兵种的曹操大军来说,这样的空间无疑过于狭窄了。而曹军中的精锐骑兵,在这样的地带也发挥不了作用。
  正如学者张靖龙所分言,这样的屯兵环境,一旦打起仗来,曹军“无法发挥作用,仅能充当广阔的大江上水军作战的看客”。
  据郦道元《水经注》记载分析,这一带长江右岸丘陵山地频临江边,矶头较多。而曹军驻扎的左岸矶头较少,间距大。左岸今洪湖乌林一带,仅有两座山峦,减去地面高程,相对高度不足50米。而右岸则丘陵星罗棋布,植被浓密,站在蒲圻的赤壁矶上,居高临下,对岸情况一目了然。
  但这样的优势并非持久作战的依凭。东吴以水军立国,周瑜率领的三万水师,是当时中国受屈一指的劲旅,限制曹军水师沿长江向北运动,虽然有些难度但还是有可能的。而如果曹军的步骑一旦向两翼移动,寻找联军防守薄弱之江段伺机渡江,就难以限制了。
  “今寇众我寡,难以持久。”黄盖也注意到了这种危险。于周瑜来说,最好能抓住有利战机突然袭击。
  
  火烧曹营
  
  曹操“引次江北”之后,不习惯船上颠簸摇晃的北方步骑便弃舟登陆扎寨。当时的船舰尚未采用铁锚,一般的木船便用棕绳系在岸上,为了防止被西北季风时节被刮离,飘向江中及对岸,曹操下令将停泊岸边的船只首尾连接在一起。
  木舰船时期的水师,最常用也是最有效的战斗方式就是火攻。江东水师一向是惯用火攻的高手。曹军的船舰和营寨之间,是呈带状分布的芦苇丛。长江中下游的河岸、湖泊、芦苇广泛发育,洞庭湖芦苇不仅生长茂盛,而且植株高达5米以上。今天的赤壁以及乌林江边,依然生长着大片芦苇。冬天的芦苇已经枯黄,干燥易燃。火一旦烧起来,风助火势,从岸边的船舰、芦苇延及岸上的营寨,再烧到云梦泽边的芦苇丛,曹军被夹在中间几无逃身之处。而阴历十二月正是长江中游一带最冷的季节,烈火焚烧之际,士兵若被迫跳入水中,即使不冻死或溺毙,也已失去了战斗力。
  火攻有了实施的可能性,周瑜思量的是,如何让火源接近曹军。
  为了麻痹曹操,打消其警觉,给火攻船队创造接近曹操的战机,周瑜和黄盖策划了一个计谋:黄盖诈降。接黄盖降书后,骄傲的曹操以为孙刘联盟瓦解在即。
  戎马多年的曹操,不可能不知道火攻的危害。他之所以没有防备,是因为火攻首先要考虑的是风向,江汉地区的冬季北风劲吹,而曹操驻扎在赤壁对岸的西北方向。然而,曹操不知道赤壁江上也会“东南风盛”。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台湾三军大学《中国历代战争史》称:是年十一月十三日甲子,晨起江上雾开,晴空风暖,时值前一日冬至,六管灰动,一阳方升,午夜时南风稍急,黄盖率战舰……
  《三国志通俗演义》写道:建安十三年十一月二十日甲子吉辰,诸葛亮于是日祭风,三更时分风起,周瑜即令黄盖使小卒驰书报曹操,言“定今夜二更,但看船头插青龙牙旗,即粮船也。”
  但实际上,具体是哪一天发生的火烧战,正史均无记载,已不可考。诸葛亮借风更是传说而已。问题是,在当时西北风盛行的冬季,何来如此猛烈东南风?
  学者张靖龙推测,这么大的风当是湖陆风。由于水域和陆地之间的热力性质的差异,造成了水陆之间的温度梯度,进而造成了水陆间气压梯度的存在:白天气流从水域吹向陆地,分别称为海风、湖风和江风;夜间从陆地吹向水域,统称陆风。
  冬天时的东南暖湿气流,往往出现在一次寒潮从盛到衰之后,正是在以寒冷为表征的大的天气系统出现衰弱时,陆风开始出现并逐渐增。十二月,正好是陆风猛劲的时候。
  乌林的西边,即是宽阔的云梦泽,由于其狭长的岛形的地理条件,加上缺少丘陵的平陆地形,当年的陆风风速非常大。“火烈风猛”,烈火燃烧时,热气流上升,又会对地面原来的风速起到增强作用,所以黄盖的火攻致使乌林的曹军 “灰飞烟灭”。
  周瑜数次进入江汉地区作战,熟悉这一带的天时地利,其麾下的甘宁,在荆州江夏太守黄祖手下供职多年。而且,两军隔江对峙的日子里,风向东南的陆风,应该刮过多次,其规律并非不能掌握。
  《水经注》记载,当时长江水受右岸黄盖山逼溜北上,直趋周瑜破曹操处的乌林。上游的舟楫,即使任其漂流,也会自然被水流冲向长江主流所经过的乌林岸边。
  交战那天,黄盖亲自率领蒙冲斗舰10艘,装满浇灌了鱼油的柴草和芦苇,用红幕布遮住,船上插着旌旗、龙幡,又调集了部分小船系在后边。快接近曹军船舰时点燃大船,像箭一样扑过去,火猛风烈,浓烟滚滚,烧毁曹军船舰后火焰窜向岸上营寨。
  周瑜见火攻得手,率领轻装的精锐部队,在黄盖船队后面擂鼓大进,等待多时的刘备军队也从北岸向乌林前进。
  
  疫病流行
  
  《三国志•刘备传》记载:“先主与吴军水陆并进,追到南郡,时又疾疫,北军多死,曹公引归。” 《三国志•周瑜传》记载:“时曹公军众已有疾病,初一交战,公军败退,引次江北。” 可见,曹军中流行的疾疫,是导致整个作战部队战斗力下降的重要因素。
  由于资料的缺乏,疾疫是什么病,研究者往往语焉不详,通常以“水土不服”笼统概括。近几十年来,陆续有学者参与探讨,很多人分析,有可能是血吸虫病,也可能是南方流行的疟疾,也即瘴气。
  “曹操兵败赤壁,主要是由于血吸虫感染所导致”。福建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医师李友松认为,赤壁之战的战场,恰恰是当时血吸虫病严重流行的地区,而且时间又是血吸虫病的感染季节。曹操水军在赤壁之战战前染上血吸虫病,经过一个月以上的时间就发病了,致使大战时疲病交加,不堪一击。 而刘孙军队的士兵长期在血吸虫流行的疫区中从事生产、生活,或多或少已产生一定的免疫力。
  而学者张靖龙认为,曹操数十万大军,不可能只患一种疾病,疾疫有多种可能性,但占主导地位的应该是南方的地方病,除了急性血吸虫、疟疾之外,长江中游在该时间段内容易发生的地方性传染病都应该加以注意。
  疫疾对赤壁大战的影响到底有多大,不得而知,反正曹操直接把失败原因归於疾病,他在战后写信给孙权说:“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烧船自退,横使周瑜虚获此名。
  曹军在遭到奇袭后,营寨大乱,人马烧死溺死无数。等曹操返回江陵时,30万大军,一大半人马被烧、溺、饿、冻、病死在长江与云梦泽一带。曹军失的元气,多年后才恢复过来。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