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孙权善用人才在线阅读

孙权善用人才

三国时期东吴孙权知人善任,突出表现在他一生中四次任命都督上。统领东吴兵马的都督依次是周瑜鲁肃吕蒙陆逊。这四人为东吴开疆辟土、开展外交、抵御外敌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孙权任命的第一个都督是周瑜,周瑜是他的哥哥孙策推荐的,孙策临终前曾嘱咐他说:“外事不决问周瑜。”孙权牢牢记住了这句话,在许多重大问题上都请教周瑜。在孙刘联盟抗曹的问题上,东吴主降派占据优势,虽然孙权不想投降,但最有权威的谋臣张昭也主张投降,孙权只能沉默不语。等到周瑜一到,在全体谋士、武将的大会上,对曹操的兵力做了一番极为精辟且具有强烈说服力的分析后,孙权马上下定了抗战的决心。他下达命令,委任周瑜为大都督,把军权全部交给了周瑜。这次任命,可谓有胆有识。面临曹操率领的号称百万之众的大军,面对张昭为首的主降派占优势的局面,若没有胆量,孙权不可能做出抗战的决定;没有远识,他也不可能肯定周瑜的见解,而委以全部军权。这次任命,是在文武大会上以闪电般的形式进行的,犹能看出孙权的气概。
  孙权任命的第二个都督是鲁肃。鲁肃与孙权相交已经很久了,可谓相知甚深,但他对鲁肃的任命,还是由于周瑜的推荐。周瑜将死之时上书孙权,其中一条建议是:“鲁肃忠烈,临事不苟,可以代瑜之任。”孙权读过遗书后,哭着说:“公瑾有王佐之才,今忽短命而死,孤何赖哉?既遗书特荐子敬,孤敢不从之。”于是即日便命鲁肃为都督,总领兵马。这里,表面上看是孙权不能忘情于周瑜,对他的遗言又不好不听,所以说“孤敢不从之”。但实际上孙权早有意如此,所以这样做,一来是表示对周瑜的深情,遵从他的遗嘱,是对有功者的尊重;二来,他对鲁肃本来就很了解,周瑜遗嘱中提到这一点,正好合了他的心意,所以立即采取果断的任命行动。当初鲁肃初投孙权时,二人就甚为投机。有一次二人彻夜交谈国事,鲁肃为他举策,要其“鼎足江东”,扩展疆土,创帝王之业。赤壁之战,鲁肃力排众议,也给了他极大的支持和鼓励。周瑜死后,比较起来,武将中有勇的不少,有谋的特别是有谋而能担任主帅的可以说没有;文官中白面书生居多,而吕蒙、陆逊还尚未充分崭露头角,鲁肃战略眼光远大,又尽忠竭力,任命他当都督是很适宜的。果然,鲁肃在任期间,对巩固孙刘联盟起了很好的作用。
  孙权任命的第三个都督是吕蒙。吕蒙原是陆口守将,他和陆逊密谋取荆州之时,把守将的名义让给没有名望的陆逊,自己以养病为名,上书辞职,目的是麻痹关羽,使他专注抗魏,不复防吴。一切布置就绪,关羽上了圈套,东吴方面开始行动。可在这里又出了一点小小的波折,孙权召吕蒙商议:“今云长果撤荆州之兵,攻取樊城,便可设计袭取荆州,卿与吾弟孙皎同引大军前去,如何?”孙皎字叔明,是孙权叔父孙静之次子。蒙曰:“主公若以蒙可用,则独用蒙;若以叔明可用,则独用叔明。岂不闻昔日周瑜、程普的左右都督,事虽决于瑜,然普以旧臣而居瑜下,颇不相睦;后因见瑜之才,方始敬服。今蒙之才不及瑜,而叔明之亲胜于普,恐未必能相济也。”
  吕蒙在这里所提出的问题是用人原则上的“用人必专,不专必败”。所谓专,就是指在一定职权范围内,只能有一个人做最后决定,作为三军统帅尤其如此。但在现实生活中却常出现用人不专的情况:一种是,命令一个人负主要责任,却又命令自己的亲信或亲属当副手。名为副手,实际上他还有一层亲信或亲属关系,他会要求与主要负责人平起平坐。这样在处理问题时就不可能专一,形成不了一致的意见,在紧要关头导致失败。孙皎是孙权的叔伯兄弟,其亲可知,如果他不听节制,法不能加于他,就不好办了。正是从这一点考虑,吕蒙拒绝和孙皎一同领兵。同样还有,命令后起的年轻领导负主要责任,却让老资格的人当副手,这也容易造成不协调的局面。吕蒙说的周瑜和程普就是这种关系。程普刚开始以老臣身份不听周瑜调遣,可后来看到周瑜确实真正有才干才表示佩服。在这里是程普修养比较好,若是换了一味计较个人地位高低的人,那战争要取得胜利,事业要获得成功就很困难了。另一种是,两雄不并立,吕蒙没有说。因为他只是针对孙皎问题提出的意见。若有两个人才,用人者最好将他们分开使用,各用其长,否则二人可能会因为互不服气而闹分裂,结果还是会有害于事业。
  吕蒙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很尖锐,态度也很坚决。孙权一听就明白了其中道理,“遂拜吕蒙为大都督,总制江东诸路军马;令孙皎在后接应粮草。”在这里,孙权仍然表现得知人善任,肯于听从他人意见。
  孙权任命的第四个都督是陆逊。刘备大军出川之时,细作报知孙权,孙权向文武官员问计:“蜀兵势大,当复如何?”众人默然。以致孙权不得不深深叹息:“周郎之后有鲁肃,鲁肃之后有吕蒙;今吕蒙已亡,无人与孤分忧也!”所谓“无人”实际上是有人,只是此人这时还没有出来。因为这时形势尚不十分紧张,一般将领似乎也可御敌。等到刘备大军深入,不准东吴求和,孙权无计可施的时候,陆逊才被举荐出来,担当起力挽狂澜的重任。启用陆逊担任彝陵战役的指挥,遇到了重重阻力,一是因为他年轻,二是因为他没有名气,三是因为他是个书生。一般来说,年轻必然经验不足,没有名望就不能服众,书生肯定不懂军事。但是陆逊却突破了一般的情况。阚泽保荐陆逊时说:“此人名虽儒生,实有雄才大略,以臣论之,不在周郎之下;前破关公,其谋皆出于伯言。主上若能用之,破蜀必矣。”这一次因为反对陆逊当都督的人太多,所以孙权的行动更加明朗、严肃。这个时候的孙权已经是40岁的人了,掌领江东已经22年,在用人方面积累了足够的经验,所以他一听到阚泽的保举,心中就豁然开朗,随即以不同前三任都督的任命仪式庄严地授封。他命人连夜筑坛,次日召集百官聚于坛前,请陆逊登坛,拜为大都督,右护军镇西将军,进封娄侯,赐以宝剑,令掌6郡80州兼荆楚诸路军马。彝陵之战,应归功于陆逊,但若没有孙权用人的胆识,陆逊也不能大显身手。
  这4次重大的人才选拔使用,充分体现了孙权的知人之明和用人之胆,对他事业的发展起了决定性作用。孙吴大业的每一步成功都得益于孙权在关键时刻用对了人,这种用人的胆略和远见充分体现了孙权的人才观。进一步仔细分析起来,我们也可看出,孙权在选人用人上一个突出的特点是大胆启用年轻人才,委以重任,充分信任,放手使用。如周瑜被任命为大都督统管全吴兵马、指挥赤壁之战时,年仅27岁。鲁肃投奔孙权时才20岁,资深的张昭对孙权说:“肃年少粗疏,未可用。”孙权不但没采纳他的建议,反而更加重用他,把鲁肃留在身边,参与机要。吕蒙20多岁时就被封为横野中郎将。陆逊被任命为大都督时年仅30岁。正是这些年轻人才赋予了东吴旺盛的生命力,使孙权能够独霸江东,也使孙吴在魏吴蜀三国之中立国历时最久。孙权的四用都督经历告诉我们,任何时期,竞争的实质都是人才的竞争,人才是缔造一切的主人,没有人才就没有一切。知人、用人是一门很深的学问,要做到知人善用、举贤任能,不拘一格用人才,特别是对年轻人才的选拔使用,尤其需要领导者的胆识。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