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破译曹操“省悟”之谜在线阅读

破译曹操“省悟”之谜

《群英会蒋干中计》情节梳理完毕,教者抛出一个颇能引起学生兴趣的问题――“蒋干返归曹营,将前往江东经过‘逐一说与曹操’,曹操一怒之下,杀了蔡瑁、张允。至此,小说写道:   
  须臾,献头帐下,操方省悟曰:“吾中计矣!”
  
  曹操虽‘一时诡计中周郎’,却能于‘须臾’之间迅速‘省悟’,足见周瑜之计,瞒过了蒋干,终究未瞒过曹操。现在,请大家思考:为什么曹操能迅速‘省悟’判断‘中计’?”
  破译曹操“省悟”之谜,这一话题引起了学生的兴趣。快速翻书――书本上难寻现成答案,凝神思考――浅层次思考也不能解决问题:
  “蔡、张二将与联吴抗曹的刘备、刘琮有不共戴天之仇,三江口一战,蔡瑁之弟蔡?被东吴大将甘宁射杀;蔡、张二将不可能暗降江东。――想到此层,曹操猛然‘省悟’:二将的确是被冤杀。”
  “不对。一部《三国演义》,父子反目、兄弟阋墙的情形比比皆是,文臣武将朝秦暮楚景象更是屡见不鲜。曹操最容易想到的恰恰是:逼于形势投降的蔡、张二人很可能是身在曹营心在‘吴’……”
  “蔡、张二将经营水寨,周瑜‘暗窥水寨’。如果蔡、张二将与东吴暗通款曲,那么,周瑜何必亲自冒险探营?只须听取‘江北来人’详尽禀报即可。――由此,曹操判断,蔡、张二将与周瑜不致暗中勾结。”
  “不通。即使蔡、张二人有投诚之意,周瑜也不会轻信。知己知彼,方可克敌。‘暗窥水寨’是作战需要,此事根本不能成为曹操作出‘中计’这一判断的依据……”
  “曹操是舞文弄墨的高手。军士‘献头帐下’,曹操看那假信,却非蔡、张亲笔所书。――曹操顿时‘省悟’,惊呼:‘吾中计矣!’”
  “荒唐!小说中根本未称曹操‘复看’假信。何况,你又如何知晓吴营高手摹仿不出二将笔迹,而曹操必是笔迹鉴定专家……”
  你来我往,唇枪舌战。三个回合下来,热闹倒是热闹,却未找到解决问题的思路。教者觉得,应当将讨论引入较深层次:
  “大家的发言,似乎尚未完全深入到‘蒋干盗书、曹操中计’这一事件本身,可否从这一层面多作思考?”
  字里行间爬梳过去。片刻,数位学生发言:
  “周瑜行为有矛盾之处!周瑜‘佯作大醉之状’,留书案上蒋干‘暗读’,梦中呓语坐实假信,此时,蒋干看周瑜是‘醉’。‘醉’中天机自泄,曹操尚可相信。尔后,‘周瑜做忽觉之状’,接见‘江北来人’,轻声细语故露杀机。此时。周瑜看蒋干却是‘醒’。周瑜刚刚玩过‘假睡’的把戏,必然想到蒋干也会变‘妆睡’的戏法,怎么会又一次泄露天机,让蒋干听到‘急切不得下手’这关键一语?‘昏睡’时泄露的可能是真情报,‘清醒’时泄露的必然是假情报。――曹操顿时觉得周瑜行为蹊跷不合常理,方才如梦初醒大呼‘中计’。”
  “吴营军纪何等严明。蒋干‘潜步出帐’‘径出辕门’,军士怎可能‘亦不阻当’?退一步说,即使因为蒋干是周瑜之‘客’而阻挡不便,军士也会立即禀报。周瑜发现假书被盗,蒋干获得特级机密,必定要以走舸急追。――手握东吴特级机密的蒋干竟能轻松潇洒归返曹营,由此,曹操判断:此中有诈!”’
  “关键还是那封假信。周瑜欲激曹操杀掉蔡、张二将,于信中写下令曹操胆战心惊之语:‘即将操贼之首,献于麾下。’这是一处重大破绽。一则,如此机密大事,绝不会于信中轻易言之。二则,百万军中取曹操首级,谈何容易?投降之人,切忌大吹牛皮、盲目邀功。――领悟到这一层,曹操立刻断定,此书绝非蔡、张二人所修;蒋干其人带回领赏的物事,原本是伪证一件!”
  三位破案高手振振有词,三次博得热烈掌声。如此“案情分析”,看来已折服多数同学。然而,持不同看法者还是不甘寂寞,破门而出:
  “三位同学的发言,中心只有一个:周瑜之计,天衣‘有’缝。这种看法,貌似有理,其实不值一驳。蔡、张二将,赳赳武夫而已。我倒觉得,周瑜所造假信,十分吻合蔡、张二人‘卖主求荣’却又志大才疏的心态。至于前面两位同学的发言,是建立在蒋干将江东之行‘逐一说与曹操’这一基础之上。以曹操之奸雄本色,岂有不识庸才蒋干之理? 虽然蒋干曾一一道来,曹操其时未必就一一听去,其后更无暇一一推敲。――从曹操喝令‘推出斩之’至军士‘献头帐下’,曹操思考的时间不过‘须臾’,哪里分得清周瑜何时‘假睡’,何时‘清醒’?又怎么会细想蒋干如何脱身,如何归返? ――曹操既已‘省悟’,就不可能再将正确判断建立在庸才蒋干先前一番陈述之上。”
  “破译曹操‘省悟’之谜,从‘蒋干盗书’的若干细节上推敲,此路不通!周瑜离间之计是否天衣无缝,实践才是检验的唯一标准。蔡、张二将首级装在托盘之中,放在曹操眼前,这一事实本身,即可证明离间之计高明至极!不要忘记,周瑜施计的对象是曹操。读者认为曹操中计不合常情,说明周瑜之计确有破绽;反之,读者认为曹操中计合情合理,可证周瑜之计天衣无缝。事实上,《三国演义》作者已对周瑜施计的所有细节反复推敲,曹操中计的必然性为绝大多数读者认同激赏,曹操中计这一事实本身已足以驳倒‘破绽’一说。所以,从蒋干盗书这一细节中去寻绎曹操‘省悟’之谜,可以说是南其辕而北其辙!”
  冷场。两位学生的发言虽未博得掌声,却引起了大家进一步的思索。僵局。讨论有难以为继之势。教者觉得必须支持两位学生的见解:
  “就蒋干盗书的细节作推敲,分析较为细致,也不是全无价值。然而分析问题,绝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确,周瑜之计是否有懈可击,要看施计的对象。现在,我提一个简单的问题:蒋干‘汇报’的对象如果不是曹操,而是曹操的谋士荀?、程昱,他们会不会认定这是周瑜的离间之计?”
  答案空前一致:苟?、程昱首先就得怀疑这是周瑜的离间之计,至少也得“调查研究”一番,蔡、张二将也许就免了杀身之祸……
  学生认识到,应当换一条思路破译曹操“省悟”之谜。
  “周瑜之计,照例瞒不过曹操。要瞒过曹操,必须重重搔着曹操的痒处。假信上写‘操贼之首’,‘睡梦’中呼‘操贼之首’,‘来人’言‘急切’‘下手’:周瑜的通盘设计,在曹操的‘首级’上做足文章,与曹操打了一场心理战。其目的只有一个,让曹操肝火上升头脑发昏心态失衡。待蔡、张二人作了刀下之鬼,曹操摸一摸自己的脑袋,呵,脑袋好好地长在脖子上!于是,一时‘命’令智昏的曹操又成了日常老奸巨猾的曹操。曹操就能以常人之心看待此事。所以,曹操‘省悟’的根本原因,在于从心理失衡复归心理平衡。如此,才一眼看穿周瑜诡计。”
  “事情还不是如此简单。心理变化是曹操‘省悟’的心理基础,还算不上是曹操‘省悟’的‘根本原因’。当‘献头帐下’之时,曹操作出冷静判断的立足点是一人――蒋干、一物――假信。‘须臾’之间作出判断,曹操成功地运用了两个推理。第一,如果蒋干获取机密,那么,周瑜不可能放归蒋干;此刻,蒋干活生生侍立身旁,可见蒋干已经中计!第二,如果书函内容为真,那么,此信不可能落于己手;此刻,书函好端端放置案上,可见此书确系伪造! 曹操是何等老谋深算之人,‘须臾’之间,两种推论如电光石火般从曹操脑海中闪过,曹操立刻作出准确判断:‘吾中计矣!’”
  “推论虽然精彩,却还缺少文本依据,显得有点空乏。原文是‘献头帐下,操方省悟’8字。注意这个‘方’字,曹操‘省悟’在目睹蔡、张二人首级之时,而不是在此之前。可以肯定,二将之‘头’才是曹操新思维、新判断的触发点。从这一角度看,《三国演义》的作者绝非泛泛之辈,小说文字已给读者暗示了曹操‘省悟’之谜!――是不是‘故作惊人之论’,且看文中细节:
  
  即便唤蔡瑁、张允到帐下。操曰:“我欲使汝二人进兵。”瑁日:“军尚未曾练熟,不可轻进。”操怒日:“军若练熟,吾首级献于周郎矣!”蔡、张二人不知其意,惊慌不能作答。操喝武士推出斩之。
  
  深入研究这一细节,即可破译曹操‘省悟’之谜。这里的关键是‘不知其意’‘不能作答’两句。‘献头帐下’之前,曹操的一腔怒火发泄到蔡、张二人身上,二人‘惊慌不能作答’。在曹操看来,‘惊慌’这种神态,失语这种举止,正是阴谋已泄心虚理屈不能抵对的表现。待‘献头帐下’之后,由‘首级’这一触媒,曹操才想到‘吾首级献于周郎’一语,蔡、张二人听来必定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蔡、张二人如何知道东吴盗书?如何知道案上假信?如何知道蒋干说辞?――因为‘不知其意’,所以无从抗辩,‘不能作答’。此时,曹操才‘省悟’,蔡、张二人死到临头茫然不知所措的神态,反是一种冤死症状!曹操终于恍然大悟:周瑜行使了离间之计,蔡、张冤做了刀下之鬼!”
  掌声。讨论至此,教者觉得已经相当深入:
  “在前面同学发言的基础上,三位同学分别从心理、逻辑、细节三方面破译了曹操‘省悟’之谜。在这个问题上,自可见仁见智,无须强求统一。其实,曹操中计不过是小说中的事件,从未有人想到去破译曹操‘省悟’之谜。这是因为,研究这一问题并无多少学术价值。但是,这场讨论,培养了审美情趣,激发了创造思维,操练了分析方法,演习了论辩技巧。这,才是讨论的价值所在。”
  
  (南通市第三中学;226001)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