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曹操并非“奸雄”在线阅读

曹操并非“奸雄”

凡读过《三国演义》这本旷古奇书的人一定都曾领略过曹操的风采,而善于评论人物的许邵又给曹操扣上了“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的帽子,从此,曹操被迫戴上了“奸雄”这项“桂冠”。千百年来,为人“津津乐道”。但我则认为,曹操这所谓的“奸雄”并不“奸”。   有些人认为,在东汉末年,真正的皇室血统仍然存在,曹操“反汉”的行为实为不臣之举。其实不然,让我们推究一下当时的形势:汉灵帝已死,大将军何进以外戚身份把持朝政,在诛杀宦官十常侍时,反被伏击谋害。而此时有“西凉之狼”称号的董卓带领大军进驻洛阳。董卓入城不久尽揽朝政,他废黜少帝,改立少帝之弟刘协为帝,即汉献帝。大部分大臣纷纷逃出洛阳,当时的汉室早已名存实亡,幼小的汉献帝少不更事,他其实只是董卓的一个傀儡,真正控制天下的实际上是董卓家族。而荒淫无度的董卓根本无心处理朝政,只顾玩乐。曹操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举兵反董卓,而非反汉。所以,曹操所谓的“奸雄”在政治上并不成立。
  有些人为曹操的“挟天子以令诸侯”而感到不齿,认为曹操为了实现一已私欲而祸乱天下,故意寻找借口挑起战争。
  这也是一种误判。当时,反董盟军土崩瓦解,试图拯救天下的曹操再次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郭汜又在祸乱长安,幼小的汉献帝不得不与大臣们出逃。汉献帝虽小,但他身边的大臣也已看出曹操是一个将才,实际上他们的想法是通过曹操来重整天下,曹操的一生可以为我们带来明确的答案:虽己雄据北方,终身未曾称帝。这是为什么?这不正是曹操拯救苍生的表现吗?明知会被“利用”,却为了苍生甘愿背上一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罪名。如此宽广的心胸使我们不得不对曹操肃然起敬。
  读过《三国演义》的人多为才子杨修的死感到惋惜,同时也对曹操这种疾贤妒能的行为而多有抨击。结合当时的历史背景,我们不难发现,杨修的死确实是曹操无奈的选择。曹操的无奈,其实是对杨修性格的无奈。杨修锋芒毕露而不知收敛,稍有机会便卖弄自己的才华。“猜字谜”、“一盒酥”事件便是极好的验证。对于这些,老谋深算的曹操都会“虽喜笑而心恶之”。这些看似游戏的活动实际上有很强的政治试探性。试探什么?试探自己有没有被他人完全看透。如果一个君主被自己的臣子们完全看透,即使他有再高的才能,也只能是为别人打江山,而恃才放旷的杨修偏偏撞在了曹操的枪口上。众所周知,无论是小说中的曹操,还是历史中的曹操,都是十分爱惜人才的,绝不会因为如此小事而对才华洋溢的杨修痛下杀手。这主要还是因为杨修参与了曹丕、曹植的王位继承权之争,曹操越来越厌恶杨修,骂道:“匹夫安敢欺我!”以至于动了杀心,借后来的“鸡肋”事件将其除之。
  综合以上几点,我们不难发现,曹操这位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并不“奸”。而实际上,曹操才算得上是一位真正贤明的君主。虽然罗老先生为突出刘备的“仁”而把曹操写成了“奸”,但这丝毫不能抹杀曹操卓越的军事才能与海纳百川的广阔心胸。在政治上,曹操不依靠任何人的力量而白手起家,从一个不为人知的平庸军阀迅速成为统领北方的霸主;在军事上,曹操用7万人马把袁绍的80万人马杀得抱头鼠窜。在赤壁惨败后,心胸豁达的曹操竟说出一句“今河北仍由我所据”,并大笑三声;在用人上,他唯才是举,曾把辱骂自己祖宗三代的陈琳加以重用。求贤若渴的曹操颁布《求贤令》,形成猛将如云,谋士如雨的盛况。纵观曹操一生,尽心竭力、鞠躬尽瘁,实乃贤明君主之典范也。
  其实,曹操的“奸”只是人们一种直观、武断的看法。当我们真正走近曹操时,才会真真切切地体会到曹操崇高的人格魅力与远大的人生目标。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