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刘备的性格组合在线阅读

刘备的性格组合

京剧《甘露寺》,本来有一句乔玄夸赞张飞的唱词——“曾破黄巾兵百万”。大概是为了端正对农民起义的态度,1961年,这一句被改为“鞭打督邮他气冲牛斗”。   张飞鞭打督邮,来自《三国演义》。罗贯中塑造的张飞是:“睁圆环眼,咬碎钢牙,滚鞍下马,径入馆驿……督邮未及开口,早被张飞揪住头发,扯出馆驿,直到县前马桩上缚住,攀下柳条,去督邮两腿上着力鞭打,一连打折柳条十数枝。”当督邮向刘备求救时,刘备“终是仁慈的人,急喝张飞住手”,“乃取印绶,挂于督邮之颈”,并批评了督邮一番。
  此案即使让福尔摩斯来侦办,恐怕也不会怀疑:张飞是打人凶手,而“急喝张飞住手”的是刘备。
  如果一切都如此简单,世上的河流,就不会弯弯曲曲了。猫儿腻恰恰在于,罗贯中把历史事实“掉包”了,他让真正的打人者刘备,换上“仁慈”的面具,而让无辜的张飞去垫背,当打人凶手。
  陈寿的《三国志》,说得清清楚楚,正是刘备,“直入缚督邮,杖二百”。
  上世纪八十年代,刘再复提出“性格组合论”,认为人物性格有二重性与多重性,“性格所体现出来的审美价值不是单一的价值,而是一种立体的、复杂的价值”。
  问题是,罗贯中活在十四世纪,没受过“左”的熏染,为什么搞起教化来,手法如此圆熟?你看,《三国演义》中,经常搞一种类似数学上的“同类项合并”:这位是仁义大师,所有的柔筋脆骨,都归他;那位是奸诈教父,一切黠猾刁蛮,非他莫属。
  教化,总是粘着一点政治粉末。与当时的封建政治搭界了,走起路来,脚脖子就会扭歪。罗贯中“拥刘反曹”,凡史实与此抵牾,便“移花接木”,便“削足适履”。他为什么“拥刘”?正统观念,元末明初的形势,都可作解释。
  其实,让刘备亲手鞭打督邮,违法不违规。这个“规”,便是人性之“规”。第一,当时的刘备还是小角色,用不着像柔远怀迩的当政者那样,居高作秀,摆出妇人之仁。第二,与关、张“兄弟”相称,自己太软皮邋遢,如何让兄弟们服服帖帖跟你走?第三,督邮要“沙汰”刘备,刘备求见,“督邮称疾不肯见备”,刘备受辱,脾气发作,动手打人,这属于“失控”,但尚在“人之常情”中,依照“性格组合论”,是属于“常态的二重人格”,而非“病态的二重人格”,因为刘备并无精神病。说高级了,据说还是处于“‘不一’与‘一’的最好组合状态中”,因为“性格的丰富性中必有一种主导性格”。如此看来,刘备以“仁”为主,以“不仁”为辅。
  “性格组合论”是针对文学的,但对史学,何尝无益?一部历史,证实了“人的性格是极为复杂的心理系统”。最近,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了赵剑敏的十卷本史诗《大三国》,此书把真实的、敢作敢当的血性汉子刘备展示出来。对于鞭打督邮一节,书中这样写道——
  “到了边界处,刘备跳下马,把县尉的绶带挂到了督邮的脖子上,将他绑于树干,挥动马鞭,连鞭二百下,打得督邮鬼哭狼嚎。打罢,怒气未解的刘备拔出剑,要结果了督邮的性命。督邮哀求,百般哭辩,说是朝廷的意思,与他无干,请高抬贵手饶他一命。听到此话,刘备知确非督邮之意,把仇恨转到了宦官身上,严辞训斥了一顿,解缚给放了。”
  这样的刘备,回归历史了,呈现厚度了,也让人觉得,史学可信了。至于开头所讲,乔玄夸奖张飞“鞭打督邮”的唱词,是改词的人上了罗贯中的当,应由罗贯中负全责。
  【原载2012年4月11日《新民晚报·夜光杯》】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