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试论贾诩在曹魏时期的历史地位在线阅读

试论贾诩在曹魏时期的历史地位

  贾诩曹操集团的重要谋士,时人称他“有良、平之奇”。陈寿将他与著名的颍川士族领袖苟或、荀攸合写一卷,居于非常显赫的位置。然而,后世史学家从东晋袁宏开始,就对贾诩的为人提出了不同甚至是否定性意见。迄今为止,学术界对贾诩甚少关注,本文拟对贾诩其人作些初步探讨。   
  一
  
  贾诩(147-223),字文和,东汉武威人。武威贾氏乃贾谊之后。祖父贾衍,东汉兖州刺史。父龚,轻骑将军,徙居武威,生二子:缲、诩。
  贾诩天资聪颖,年甫弱冠,被地方举为孝廉,入朝为官。汉阳(今甘肃天水市)名士阎忠非常赏识,认为他“有良、平之奇”。他的机智权变从一件事上充分显示出来。汉灵帝光和二年(179),他因病辞归故里,行至?F(今陕西省?F阳县)境,被反叛的氐人俘虏。贾诩对其首领说:“我段公外孙也,汝别埋我,我家必厚赎之。”太尉段?G久为边将,威震西土。诩本非?G外孙,只是急中生智,借段?G威名以骇唬对方。氐人果然不敢杀害,礼送之,而同伴数十人全部遇害。
  灵帝末,复入京。凉州军阀董卓擅权乱政,因同为凉州人,贾诩受到董卓信任,以太尉掾出任平津都尉,又迁讨虏校尉,担任董卓女婿牛辅的军师。初平三年(192)初,董卓被杀后,长安大乱,牛辅部将李催、郭汜等求赦不得,欲解兵逃归乡里。贾诩对他们说:“闻长安中议欲尽诛凉州人,而诸君弃众单行,即一亭长能束君矣。不如率众而西,所在收兵,以攻长安,为董公报仇。幸而事济,奉国家以征天下;若不济,走末后也。”李催、郭汜等人从之,乃一路收兵,回攻长安,杀王允等文武大臣,控制了东汉小朝廷。李、郭二人为感谢贾诩,欲给他封侯升官,他坚辞不受,最后拜为尚书。在他任尚书典选期间,“多选旧名以为令仆,论者以此多诩”。李催、郭汜混战长安,他被李催任为宣义将军。这期间,他往来于李、郭两大军阀之间,在劝说双方停战、放汉献帝离开长安、保护大臣等方面作出了一定贡献。汉献帝逃出长安后,他上还印绶,建安元年(196)初,辗转投奔到南阳张绣处做军师。
  凉州军阀张绣在南阳立脚未稳,又夹在曹操和刘表之间,形势极为险恶,军中缺少谋士,所以对贾诩的到来非常高兴,以长辈待他,恭谨执子孙礼。贾诩为张绣谋划了三件大事,改变了张绣一生的政治命运。一是说服张绣和荆州牧刘表连和,二是帮助张绣打败了曹操的多次进攻,三是审时度势,公开拒绝袁绍拉拢,劝说张绣归顺曹操。时在袁、曹官渡大战前夕,张绣归顺,解除了曹操的后顾之忧,故曹操非常高兴,表拜张绣为扬武将军,并结为儿女亲家以固之。并对贾诩说:“使我信重于天下者,子也。”表诩为执金吾,封都亭侯,任司空参军事。53岁的贾诩归曹,是其后半生政治生命的重大转折。他的才略智谋,在为曹操实现北方统一、建立霸权政治和实现汉魏禅代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是在官渡之战中帮助曹操坚定战胜袁绍的必胜信心。建安五年(200)秋冬之际,在大军粮乏不继、曹操有退兵之意而征求他的意见时,他分析道:“公明胜绍,勇胜绍,用人胜绍,决机胜绍。有此四胜而半年不定者,但顾万全故也。必决其机,须臾可定也!”贾诩的“四胜论”对袁、曹双方统帅政治军事才能的对比分析,准确精辟,大大坚定了曹操取胜的信心。战后,贾诩升任太中大夫。
  二是劝谏曹操南征孙吴。他认为曹军在不长时间内,连年用兵灭袁绍、征乌丸,夺荆州,需要稳固内部,壮大力量,对孙吴集团造成威慑之势,则用不了多少年即可不征自服。但曹操对其建议未予采纳。
  三是献“离间计”打败韩遂、马超。建安十六年(211),西凉地区韩遂、马超军事集团被逼而反,曹操率大军亲征。曹操问计于贾诩,他说“离之而已”。曹操心领神会,很快征服了韩遂、马超,平定关中。
  四是帮助曹丕稳固继承人地位。建安十八年(213)以后,曹操代汉自立的步伐加快。但在选立继承人问题上,一直犹豫不定。曹丕和曹植各自树党结派,斗争非常激烈。曹丕暗中问计于贾诩,他建议应低调做人,恭谨处事,以孝为先,不违子道。特别是曹操向他征求意见时,贾诩以袁绍和刘表废长立幼的失败教训,希望曹操不要步其后尘。正因如此,在曹丕继任魏王后不到一个月,马上将贾诩升为太尉,进爵魏寿乡侯,以报答他对自己的支持。
  五是劝谏文帝南征。曹丕即位后,颇具雄心,想短时间内一统天下,征求贾诩意见。贾诩对三国形势作了透彻分析后,认为时机不成熟,反对匆忙对吴、蜀用兵,结论是:“臣以为当今宜先文后武。”文帝不予采纳,结果导致多次南征失败。
  魏黄初四年(223)六月甲申,贾诩病死,终年77岁,谥为肃侯。
  
  二
  
  贾诩一生,可谓以智谋始以智谋终。纵观其一生行事,有以下几个特点。
  权变机警,料事如神。贾诩凭借智慧,随机应变,化险为夷,度过了一个个险关。其谋略突出体现在军事方面。一是他善于从战役全局形势进行分析而作出正确判断。他刚到南阳不久,就遇到曹操来征。张绣不听贾诩的反对而率军追击,结果大败而归。这时,他却建议张绣整兵再追,而且预料必能大胜,果然不出所料。当张绣问他为何先败后胜的原因时,他解释说:曹操足智多谋,在双方还没有大战情况下主动退兵,曹操必然亲自断后。曹操兵多将勇,我军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在摧破我军有生力量后,曹操必然轻军速进,急于回去处理变故,即使留诸将断后,亦非将军对手,所以,必能取得胜利。二是善于对领兵将帅进行性格与能力分析。官渡之战时他对曹操总结的“四胜论”充分体现了他这方面的才能。三是善于使用攻心战术,分化瓦解对方。如在征韩遂、马超时,他生长边地,对凉州兵团的战斗力和其首领能力特点非常了解,所以,他向曹操建议对韩、马实行“离间计”,很快智破韩、马,平定关中。
  深研兵法,不专儒学。东汉时期,独尊的儒学思想虽然也波及到边远地区,但不占主要地位。贾诩出生在僻处西凉的武威,仁义礼教的道德规范本就淡化,与游牧民族激烈斗争和杂处的生活体验、严峻的生存环境的考验,导致贾诩更不会去在意那些已经变得虚无缥缈的道德礼教,对东汉政府所竭力提倡的名节观念更为淡薄。贾诩一生对兵法权谋之学有很深入的研究。根据《隋书》卷三十四《经籍志三》记载,经过魏晋南北朝400多年的战乱,直到唐初,还残留有他钞写的《孙子兵法》一卷,和他所写的《吴起兵法注》一卷。从他深谙军事谋略来看,他确实对兵法权谋之学情有独钟,造诣颇深。
  深谙人性,以术济身。贾诩能在军阀丛中纵横捭阖,没有特殊的智慧是做不到的。他对人性格心理的分析十分透彻,对形势的把握也比较准确。他假冒段?G外孙以脱大难,就是摸透了氐人畏惧段?G的特殊心理。贾诩从华阴军阀段煨处转投南阳张绣,很多人对此不理解,他说:“煨性多疑,有忌诩意,礼虽厚,不可恃,久将为所图。我去必喜,又望吾结 大援于外,必厚吾妻子。绣无谋主,亦愿得诩,则家与身必俱全矣。”他走后,段煨的作为果如他所料。在曹丕、曹植兄弟结党相争时,彻底摸透曹氏父子心理与各方形势的贾诩,表面上冷眼旁观,暗中支持曹丕,为赢得生荣死哀与最大的家族利益铺平了道路。
  超然事外,明哲保身。贾诩投靠曹操后,自以不是曹操集团旧人,“而策谋深长,惧见猜疑”,唯恐招来不测之祸,便故意韬晦示拙,从不主动向曹操投策献计。而曹操集团内部连绵不断的政治纷争,更使深于权谋的贾诩极度小心,只能政治上不求进取、处事上明哲保身。晚年的贾诩“阖门自守,退无私交,男女嫁娶,不结高门”。官渡战后,他始终未得到曹操重用。他担任太中大夫长达20年而未升迁,便是最好的证明。
  贾诩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历史人物。他的智谋才华得到举世公认,但在三个方面却最受后人訾议:一是他归曹前的投身非所;二是他反对东征孙、刘;三是他的个人品德。
  先说他的投身非所。贾诩出身武威,很自然地和凉州人有种特别的亲近感。而胸怀“良、平之奇”的贾诩,在凉州人圈子里很有名气,自然成为董卓拉拢的重点对象,贾诩对董卓似乎也深怀知遇之恩。问题不在于他投靠董卓本身,而在于他的作为。当时许多名士大臣如蔡邕、黄琬、苟爽、杨彪等人虽也附和董卓,但后人却并没有苛责他们,因为他们是不得已,而贾诩却几乎是真心投靠。他因母丧去官,本可以借此脱离虎狼之地,但他回来后却仍然投身于军阀怀抱。身为汉官,本可借护佑汉献帝之机洗刷政治污迹,但他却上还印绶,复投于凉州军阀段煨营中。特别是他打着为董卓报仇的旗号,鼓动凉州军阀回攻长安,“相攻击连月,死者万数”。给关中人民造成了巨大灾难!无怪乎裴松之斥责他片言只计即导致“邦国遘殄悴之哀,黎民婴周余之酷……诩之罪也,一何大哉!自古兆乱,未有如此之甚”。
  再说赤壁之战。曹操征服荆州后,决定一鼓作气彻底消灭孙、刘集团,曹操没有采纳贾诩的反对意见,结果大败而归。贾诩反对的理由是:“明公昔破袁氏,今收汉南,威名远著,军势既大;若乘旧楚之饶,以飨吏士,抚安百姓,使安土乐业,则可不劳众而江东稽服矣。”对贾诩的见解,后世提出反对的人不少,如裴松之认为:一则荆州地区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为孙、刘两家所必争。而“荆人服刘主之雄姿,惮孙权之武略”,非靠怀柔所能达到征服之目的。二则曹操既得荆州后,正可以“资刘表水战之具,藉荆楚械榷之手”,一举完成统一大业。若“不乘此取吴,将安俟哉?”三则退一步说,要想保住荆州,也必须征服或削弱孙、刘势力。因此,东征孙、刘乃当日时势之必然,既有必征之理由,又有可征之条件。至于赤壁之战失败的责任不能归诸曹操决策的失误。揆诸当时情势,裴松之的分析是有道理的。史载曹操谋士中除孔融、贾诩外,不见有其他反对者,说明东征非曹操的一意孤行。贾诩的反对理由既苍白无力,对形势的判断也昧于大势。
  最受后人訾议的是贾诩的政治名节与个人品行。贾诩一生以智谋闻名,发言指踪,确乎超出常伦。然而,他却将自己所有的智慧都用于如何保持身家性命与政治地位方面,无论在政治的大是大非问题上,还是在对待朋友同事的品德方面,贾诩首先考虑的是自身利益,而置原则、道义于不顾。为了个体生存的需求,他可以将一切社会道德约束、政治名节等抛掷一边。他对董卓的感情与对汉献帝的态度恰成鲜明对比,再清楚不过地说明了他对政治名节的态度。在遇到劫匪时,他首先想到的是如何自己活命,至于其他人,则根本不予考虑。他与凉州军阀张绣是老乡,也是世交,张绣对他执子孙之礼。可是在张绣受到曹丕羞辱而自杀时,未见他出一言相救。诚如史学家王鸣盛所论:“智计之士见利忘义,不可保信。以此始者,必以此终。”陈寿说他“权以济事,咸此类也”。恰恰说明他一生都在“诈术”中度过。当孙权听说他升任太尉后,感到非常可笑,可见他在时人心目中所处的地位。如果将贾诩和他同时共事的著名谋士如荀或、荀攸、程昱、郭嘉、刘晔、崔琰、毛?d等人稍作对比,其对名节的重视程度与人品之高下,便立见分晓。陈寿说他“算无遗策,经达权变,其良、平之亚”,就智谋而言,诚为笃论,但如果从品行名节等方面来衡量,确乎难以和张良、陈平等量齐观。
  总之,贾诩是一个很复杂的历史人物。他智谋超群,“算无遗策”,汉末群雄谁都不能轻视他,然而却“谋”有余而“识”不足,善于谋身而不善体国,其智谋才华不免流于权术诡诈;他“经达权变”,纵横权术,生荣死哀,子孙昌盛,成为武威贾氏望门的始祖;他轻忽名节,德行有阙,又成为当时与后世訾议的对象。但是,贾诩生活在汉末乱世,不得不仰仗权术以济身。而他的鄙夷名节,重谋轻德,不仅因他出身凉州深染胡风所使然,也是汉魏之际儒学衰落、名教废弛,“尚通悦”、慕通达社会思潮与风尚变化在他身上的反映。要之,“孔雀有毒,不掩文章”,是者自是,非者自非。我们不能完全用今天的价值标准去衡量一千多年前的古人。
  
  责任编辑 阎现章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