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出师表》缘何感动不了刘禅?在线阅读

《出师表》缘何感动不了刘禅?

韩愈曾说:“读诸葛亮出师表》,不堕泪者,其人必不忠。”转眼千年,出师一表令多少仁人志士读来涕泗横流。然而,诸葛亮之鞠躬尽瘁却感动不了刘禅,这背后又隐藏着怎样耐人寻味的故事?
  说到诸葛亮和刘禅之间的关系,历史上多认为是相当和谐的。刘备白帝城托孤道“若嗣子可辅,则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托孤托到连这个“户主”的名头都授权允许修改,足见刘备对诸葛亮的信任,而刘禅更是以“相父”称诸葛亮,诸葛亮也投桃报李,“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如此看来,君臣和睦,可称为“和谐社会”。然而静谧的海面下也许早已波涛汹涌,君臣间的这种“和谐”似乎也布满了裂痕――《出师表》中尽可寻出些端倪。
  《出师表》的中心思想无非“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这也是诸葛亮能够五月渡泸、七擒孟获、六出祁山而不辞鞍马劳顿的原因。然而在诸葛亮辞世之后,刘禅便毫不犹豫地停止了诸葛亮为之献身的北伐事业,甚至连建造“相父”祠堂也颇费了一番周折。《襄阳记》曰:“亮初亡,所在各求为立庙,朝议以礼秩不听,百姓遂因时节私祭之于道陌上。言事者或以为可听立庙于成都者,后主不从。”虽然到处立庙有违礼秩,但是作为蜀汉王朝重要的开创者,刘氏集团十几年的CEO,现任董事长的“干爸”,在成都立庙都不被允许,真应了杜甫那句诗“丞相祠堂何处寻”。功勋卓著的诸葛亮死后归宿如此,实在是“杯具”。而作为“干儿子”的刘禅如此打发“干爸”,也可以看出二人关系并非那么“和谐”。
  《出师表》中说:“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这里就涉及秦汉政治格局中非常重要的两个权力中心――“宫中” 与“府中”。秦汉时期实际是一个君臣共治的时代,丞相甚至有“封驳谏争”之权,也就是说,对于皇帝的命令可以酌情写明意见予以驳回。而“府中”与“宫中”更是各有一套行政班底:丞相的属官叫十三曹,皇帝的属官叫尚书台;十三曹的主官秩千石,而尚书台的主官秩六百石;十三曹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行政机构,工作人员属于国家在编公务员,由国家供养;而尚书台实际上是皇上的顾问团,工作人员也只是皇帝的私人秘书,还得皇帝自己掏腰包付薪水。
  如此看来,“府中”权势堪比“宫中”。
  二者之间虽然有蜜月期,但是矛盾是必然存在的,而矛盾的解决必然是一方以绝对优势压倒另一方,此时诸葛亮“宫府一体”论调的提出便是以诸葛亮对蜀汉的绝对掌控为前提的。
  之后诸葛亮对于人事的安排也颇耐人寻味:“侍中侍郎郭攸之、费?、董允等,此皆良实……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愚以为营中之事,悉以咨之”。侍郎是尚书台的属官,而侍中衔更是因为亲近皇帝而加封的殊荣,如此几位皇帝本该最为亲近的私人助理却也由丞相来任用,军事则更是由丞相任用的向宠来执掌,甚至抬出老子来压儿子――“先帝称之曰能”――让儿子不得不从。代人当家到如此程度,如果说实际“户主”刘禅在即位伊始,尚且可以容忍,那么在诸葛亮辅政五年后,难免心中抑郁。
  诸葛亮死后刘禅立即废除丞相制,以费棉为尚书令和大将军,以蒋琬为大司马,两人的权力相互交叉,相互牵制,极力避免再出一个“相父”。由此可见,对于之前“相父”的专权,刘禅还是心有余悸的。诸葛亮死后,刘禅诏策曰:“惟君体资文武,明睿笃诚,受遗托孤,匡辅朕躬,继绝兴微,志存靖乱;爰整六师,无岁不征,神武赫然,威镇八荒……”这“无岁不征”四个字换个词就是“穷兵黩武”,刘禅立即停止北伐便是对诸葛亮“无岁不征”最明确的否定,也是对《出师表》所言的“奖率三军,北定中原”的政治路线最明确的否定,所以从官府之争以及国策路线的分歧来看,《出师表》没能打动刘禅也在情理之中。
  诸葛亮写《出师表》的时候,刘禅已经20岁,做了五年的皇帝, 尚要“事无大小,悉以咨之”,尚要被告知“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这个为君最基本的素养仍需耳提面命?如果不需要,那么这句话实在是多余,难免引起刘禅的逆反。如果需要,那么这五年里诸葛亮又教会了刘禅多少为君之道?这教授不力的罪名又要算在谁的头上?“辅政”并非“摄政”,以“辅”为主,以“摄”为次才对。历史上多认为刘禅是“扶不起的阿斗”,而我们从诸葛亮死后刘禅对丞相权力的分割和重组,以及立即停止劳民伤财的北伐来看,他也有一定的政治智慧和军事见解,并非弱智。至于为人耻笑的“乐不思蜀”一事,正如《鸿门宴》上樊哙所说,“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自己都已经成了人家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了,还何必逞一时之勇?不如顺天命,做个安乐公,最起码也能保家保身。反过来讲,面对司马昭的羞辱和奚落,刘禅能够安之若素,血泪自咽,这种定力也不得不令人佩服。所以从诸葛亮教辅不力,甚至过分代劳的角度看,《出师表》没能感动刘禅也在情理之中。
  《出师表》前后共13次提及“先帝”,如“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预报之于陛下也”,如“恐托付不效, 以伤先帝之明”等。刘备犹亭一战,损兵折将,命殒白帝城。作为后主,刘禅此时必然想要奋发图强,内可承父皇开创之基业,外可报东吴之国恨家仇。然而《出师表》尽及先帝,似乎先帝之光环是刘禅所不能摆脱的。榜样可以带来力量,但榜样同时也带来了压力,刘禅登基已五年,文臣武将在这五年中未感刘禅恩泽,仍感念先帝特殊的礼遇。丞相夙夜忧叹,并非因为刘禅之盛德,而是因为唯恐伤了先帝知人善任的美名,似乎蜀国的兴衰没刘禅什么事,刘禅的作为与不作为无伤大雅。殊不知先帝在世时只给诸葛亮一个丞相名头,并没有让他开府治事,而刘禅登基之后才让诸葛亮真正开府掌权――这天大的恩泽怎么没见《出师表》提及?先帝光环万万年,而刘禅这欲自立自强的心气也一再压抑,先帝之于刘禅恐怕犹如紧箍咒之于孙悟空,念一遍,便痛不欲生一次,更何况诸葛亮一口气念了13遍,刘禅若能欣然接受就是圣人了。可见从人之常情的角度看,《出师表》没能打动刘禅也无可厚非。
  出师一表,千古绝唱,诸葛亮拳拳之情溢于言表,而刘禅最终未为所动,是历史的遗憾,还是人情的必然,任由后人评说吧。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