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出师表》中诸葛亮的情在线阅读

《出师表》中诸葛亮的情

诸葛亮一生信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信念,对他的一生史学批评者认为做了一件“不可为而为之”之事,最终积劳成疾,悲壮辞世于渭滨(五丈原),他给历代文人志士留下了无尽的伤感悲叹,“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出师》一表真名世。”《出师表》表露诸葛亮的忠肝义胆,抒写他的深情厚意,其情震撼天地,贯通今古。
  
  一、强烈的责任与深沉的爱国之情
  
  《出师表》写成与蜀汉建兴五年(公元227年),当时形势对蜀汉政权十分不利,223年蜀国战败,刘备兵败忧愤而辞世于白帝城。天下形势已三分鼎立,因连年战争而益州兵源,物力缺乏,面对这种形势诸葛亮心急如焚,深感责任重大,他以强烈的责任感使命感正确执行联东吴和西戎的策略。他掌管国事,励精图治,国力恢复,《表》曰“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三军,北定中原”。伐魏时机臻于成熟,为了争取时机,在《表》中分析形势时写道:“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机存亡之秋也”从当时形势看,曹魏兵多将广,其势甚盛,孙吴富庶险峻,而蜀汉最弱,此种局面下,诸葛亮应稳定中求发展,但他采用寻求机会的办法。因此《表》中分析蜀汉的安危,是对“托孤”责任,“兴汉”使命的思考,可谓其用心深,其情表露迫切,这就明确表露了他高度的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为此他犯言直谏刘禅,提出广开言路、公正执法、正确用人三项建议。其恳切之情感人肺腑,其忠诚之心感慨后世,从历史看“从谏如流”的帝王唯有李世民,如其者何人?向君王冒死纳谏者不多,而谏者留下忠诚之名,生前却悲剧惨痛,故历来大臣明哲保身。诸葛亮作为百官的典范,他不记后果,不避人言,不畏谗言,从政权兴衰,国家兴盛的高度严肃阐理告诫刘禅,其言表对症下药,即启发后主,又批评后主。其语严正,其辞委婉,其情深曲激昂,细切动人,恒、灵二帝之过失,“未尝不叹息痛恨”。这是对历史成败的透视,一片叹息方显思考,一片痛心方显责任,其语感刘禅,其情悲后世。忠贞之臣坚信,“忠贞无好死,好死不忠诚”。诸葛亮《表》中写到“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托臣以讨贼兴汉之效,不效则治臣之最”。其忠贞让百官慨叹。
  
  二、深情的忠君之情
  
  诸葛亮一生一片丹心,他被刘备三顾茅庐而请出山之后以身许国,决心“北定中原”,“还与旧都”以兴隆汉室为己任,表其忠心,《出师表》中凡十三次言称“先帝”,表达对刘备无比怀念之情,他欲报答知遇之恩,而刘备早逝,只能“报之于陛下”。公元223年刘备兵败?V亭,归回白帝城,在忧愤之下一病不起,病重之时托孤诸葛亮道:“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国,君可自取。”托孤使他大受感动,君王的无比信任,使他深感责任重大,为此可见托孤激励了他的责任,同时也唤起了他对国家命运的更深思考。历史评论家指出“诸葛亮在失去时机后逆天时”而动。“这就注定消去国力、人力,灭己而亡”。最终诸葛亮积劳成疾,蜀汉消耗殆尽,无人可用,在灯枯油尽的情况下凄然而悲壮辞世,他的一生,他的辞世,向后人正确诠释了忠君的真正内涵,从当时形势客观分析六出祁山,七伐中原实不合时宜,但从诸葛亮自身出发分析,他不能等待机会,通过战争寻求机会,他要忠诚刘备就不能忘却“托孤”之责,时间和生命对他来说是极其有限的,因此在有限的生命里只能违天时而奋斗,只有这样表现他对刘备的忠诚,才能表现他忠君爱国的深情。其爱国建立在忠君之上,忠君与爱国完美统一。《表》中诸葛亮写道:“故临崩臣以大事,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故五日渡泸,平定西南……”,“今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伐中原”,“兴复汉室,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其言表达了诸葛亮的决心和职责,多纯洁的君王之忠,多高尚的祖国之爱,其情如同日明光照千古,其情如深层火山震撼后人。
  诸葛亮在《表》中叙述身世,三顾茅庐之事深切动人,表明以身许国的经过,二十年如一日,竭忠尽智,不遗余力,其表的深忠曲意,勤于国事之心表露无遗,《表》中写到:“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他只想尽“庶竭努钝,镶除奸雄”鞠躬尽瘁的忠心,而不闻达于诸侯,以其忠诚的志虑,献智于君王,以其真情去感动后主,使他认识到创业的艰难,激励其发奋图强,确立君王威信,树立帝王威仪,其情在《表》中感慨深沉,动人心魄,对刘备有着无限的怀念,对刘禅有着无比的依恋,忠君深情,诸葛亮对这个昏庸之徒以“不亦妄自菲薄,引喻失义”循循善诱,以爱子之情打动刘禅在“危急存亡之秋”认识到亡国之险,又以“先帝创业未半,中道崩殂”鼓励告诫后主,并给其深情淳淳教诲,其情声声热泪,感人至深。
  
  三、悲剧的人性真情之美
  
  诸葛亮一生有两次可以放弃,而其执着在《表》中表露无遗“臣本布衣,躬耕南阳,苟全姓名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第一次可放弃刘备,因为其师司马徽批评徐庶迫使诸葛亮违命而出山,老师要求诸葛亮待天时而动,一举统一天下,建立千秋功绩,他可选择曹魏,但他放弃了,他可选择了刘备,这一点恰恰反映他是儒学教育的结晶,意识中有传统“正统”思想,其忠义,其仁爱由儒家教育决定其个性,因此出身低微的刘备才能以中山靖王之后和诚心感动他而为之。结果一生艰辛,一生悲怆。其忠诚之情《表》中委婉而抒写。第二次可以放弃刘禅,刘备“托孤”之时,因为刘禅昏庸,不是可辅之君。他继位后,不务国政,信黄皓之蛊惑而玩乐丧志,信其谗言而诏撤征师。229年伐魏以失街亭而告终,重要机会已经失去,天时已不可为之。但诸葛亮竭尽忠胆,他为刘备之托,毫不懈怠,以其生命支撑,决不放弃。这是他的大义决定的,这也是儒家教育使然。正因为他的忠仁和大义,所以这种性格才使他不事二主,以“兴复汉室”为己任,在《表》尾忠心尽袒,仁义崩发,所以才“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每当想到诸葛亮悲情五丈原,他深沉而悲壮的一生让人无限感叹,自古以来评论者曰:“孝以李密《陈情表》为代表,忠则以诸葛亮的《出师表》为典范。”诸葛亮为百官的典范,《袁子》评曰:“何如人也?”袁子曰:“晚得诸葛亮,因以为佐相,而君臣悦服,刘备足信,亮足重也,摄一国之政,事凡庸之君,专权而不失礼,行君事而国人不疑。如此即以为君臣百姓之心欣戴矣。”袁子的评价突出了诸葛亮的责任与国爱,赞颂了他的忠诚与大义。在《资治通鉴》中司马光评曰:“诸葛亮之为相国也,抚百姓,示仪轨,虽仇必赏,犯法怠慢者,虽亲必罚,服罪输情者,虽重必释,游辞巧言者,虽轻必戮,善无微而不赏,恶无谶而不贬。循名责实,虚伪不齿,终于帮城之内,咸畏而爱之,刑政虽峻而无怨者,以其用心平而劝戒明也,可谓知治之才,管萧之亚匹矣”,司马光之评,以深远的史识,公正的史德,严谨的史才,总结了史家对诸葛亮忠君爱国的高尚忠君之情的评价与肯定,对臣子的人性赞美,是对诸葛亮百代官员典范的讴歌。
  
  资料引处:
  1.《三国志》陈寿,P746页,岳麓出版社。
  2.《袁子》袁子,P273页,湖北辞书出版社。
  3.《资治通鉴》司马光,P485页,上海古籍出版社。
  4.《历代名篇赏析练成》中国文联出版公司。
  卢光孝,教师,现居青海湟中;张鹭,教师,现居青海兴海。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